学会用心理预期来引导人际关系!

百事普洱 2019-08-13 15:36:17


第1章 花开花落

树上的桃花盛开,层层叠加的粉色让人眼花缭乱;一只迷糊的鸟儿穿梭在花间,偶尔的停顿,似是在感叹景色的美好。

池塘锦鱼露出水面,吞吐出一片透着彩色的泡泡。

岸上,一群莺莺燕燕围着中间俊美的男人。

只见男人浓密的剑眉下一双英气的凤眼,冷冷的看着一群谄媚的美人。

突然人群一阵骚动,几个家丁模样的男人拖着一个衣衫凌乱的男人,来到男人的身前。

一个绿色的靓影扑进男人的怀里,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抖。

一个同为衣衫凌乱的少女被抬过来,身体宛若没有一丝生气。

众女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不是王妃姐姐吗?”不知是谁大叫到。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顿时一片哗然。

炎龚面无表情的看着一群莺莺燕燕,不知不觉周围的气压降了下来。

炎龚冷声到“怎么回事。”

怀里的少女带着哭腔说到“王爷,姐姐居然…居然…”

炎龚轻拍着少女的背“青儿,怎么回事,慢慢说。”

叶青儿这才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美丽的妆容已不见,却掩饰不住精美的脸。

“姐姐她…姐姐…王爷,青儿说不出口。”

“你说。”炎龚随手一指一个家丁,周身的强盛的气压压向家丁。

家丁颤抖的说到“王…王爷,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在偷情。”

瞬间,众人惊叫起来。

炎龚不满的冷眼扫向众人,众人浑身一颤,安静了下来。

“可要有证据,否则污蔑王妃,可是死罪。”

家丁只感冷汗直冒,身体抖如筛子,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但炎龚还是从家丁的话中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今早叶青儿去看叶云儿的时侯,正好碰到叶云儿正在偷情。

“王爷,奴才说的全是实话啊。”

跪在炎龚面前的叶云儿,本是不喜世事,个性温和,从未遇到这种事,早就慌不则路。

此时她脸色苍白,眼神空洞,而听到下人的话,浑身激灵。

“你胡说,本妃从未做过如此不知廉耻的事。”

“可是下人和青夫人亲眼所见。”

“你…”

叶云儿说不过,只能祈求的看着炎龚,可是炎龚的眼神从未离开叶青儿的身上。

叶云儿苦笑,也不再说话,宛若一潭死水。

叶青儿看叶云儿死了心,得意的扬起嘴角。

“王爷,虽然姐姐触及了律法,可王爷若是按律法触觉姐姐,不只会使青儿寒心,也抹黑王府啊。”

叶青儿的话仿佛一把尖利的刀刺进叶云儿的心里,虽说的好听,但话里却带着刺。

炎龚宠溺的看着叶青儿,仿佛一切都是空气。

“那青儿说怎么处置呢?”

“讨厌~王爷怎么能让青儿处置姐姐呢~”

“你啊。”

炎龚宠溺的刮叶青儿白皙的鼻子,待旁人如无物。

“不过,虽然姐姐做了如此不耻的事,但王爷可要答应青儿流姐姐一命。”

“好,就按青儿说的办吧。王妃行为不检点,与家丁通情,除去王妃头衔,降为夫人。”

炎龚无情的话,把叶云儿打入了地狱,没想到炎龚如此不念夫妻之情,只凭片面之词就订了她的罪。

叶青儿嘲讽的看着瘫软在地上的少女,哼…王妃这个位置是我的。

叶云儿抬头看着她爱了八年的男人, 是如此薄情寡义。

一个失去王妃头衔,又失去宠爱的女人,是很难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府里生存下去的。

“王爷…这是不相信臣妾是清白的吗?为何不信臣妾,臣妾没有做对不起王爷的事啊。”

叶云儿哭喊,她抛弃了所有,却没想到得不到炎龚的一点信任。

叶云儿脸上早已看不出精致的妆容,头发凌乱,宛若从疯人塔里逃出的疯子。

“王爷,臣妾是冤枉的,是不是这个jian人污蔑臣妾,一定是她污蔑臣妾。”

温和的叶云儿第一次抛开礼节,宛若泼妇般的冲炎龚大喊。

叶青儿嘲讽的看着叶云儿,嘴里却委屈的说到“妹妹怎么会污蔑姐姐,明明是姐姐寂寞偷情。”

“你…你这个jian人,我要杀了你。”

叶云儿双目布满血丝,疯狂的向叶青儿扑过去,却被家丁拦了下来。

“让开,给本妃让开。你想死吗?”

炎龚冷笑“你从来都不是本王的妃,本王的妃只有青儿。”

叶云儿衣衫凌乱,头发披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什么?不………”

叶云儿掺叫一声,身体也瘫软了下来,渐渐的被绝望淹没。

叶青儿把脸埋进炎龚的怀里,在没人见的地方向叶云儿露出胜利的笑容。

叶云儿看到叶青儿的笑容,更加疯狂的挣扎起来,她要撕破叶青儿的脸,一定是她陷害她。

炎龚安慰吓着的叶青儿,平静无波的凤眼透着冰冷,射向宛若疯子的叶青儿。

“把叶夫人带到杏仁院,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靠近半步。”

“是。”

“不……不……王爷,您一定要相信臣妾,臣妾是冤枉的…王爷…”

叶云儿的撕心裂肺的哭声渐行渐远,炎龚抱着叶青儿离开了青园。

炎龚把此地叫做青园,对叶青儿可说是用心。

众人才松了一口气,随后幸灾乐祸看着杏仁院的方向。但是她们绝不会相信,叶青儿是什么善良之辈。

叶云儿被关在杏仁院里,发疯的狂摔院里的装饰。

炎龚,她深爱的人,亦是伤她最深之人。

叶云儿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她爱了他那么多年,也因为他苦了那么多年,却无法在他心中留下一个影子。

“小姐。”

叶云儿木纳的转过头,看到自己的陪嫁丫鬟小环,苦笑一声。

小环自小跟在叶云儿的身边,她怎么会不懂叶云儿对炎龚的情。

“小姐,王爷那么无情,您还是……”

小环意识到自己又说出这样的话,闭上了嘴,等着叶云儿的打骂,却没有意料中的疼痛。疑惑的睁开眼睛。

“小环,你说得对,可惜现在太晚了。”清冷的月光,撒在庭院里,叶云儿轻扶秀发,墨色的秀发在月光中飘动,宛若水中轻柔的水草。

小环看着月光下有些朦胧的身体,她感到叶云儿放下对龚王爷的爱。

叶云儿披散秀发,紧皱的眉头舒展,眉下的凤眼没有一丝情绪。

身上素雅白裙飘动,宛若流落人间的仙女,白裙一瓢,叶云儿栽倒在地。

第2章 男友的婚礼

水泥地上反射着炽热的阳光,高耸的大厦,街上奔驰的车辆。

一家咖啡厅里,浪漫的装饰和气氛,显出主人的温婉柔情。

高跟鞋踏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店长好。”几个靓影欢快的向门口清丽的身影打着招呼。

门口由树藤编织而成,点缀上几朵喇叭花。

门下站着清丽的身子,一身干练的职业装衬着她清秀的面容,不显俗气,反而在干硬的职业装下露出一份柔和。

“嗯。”

叶云看着自己精心装扮的店面,满意的走进办公室。留下身后痴呆的几个员工。

几个靓丽的少女惊艳的盯着办公司门口,店长果然是让人嫉妒不起来啊。

她们的店长虽只是长着一张普通的脸,却有吹弹可破的肌肤。身上特有的气质是那些庸脂俗粉所不及的。

叶云坐在办公椅上假寐,揉了揉太阳穴。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叶云疲惫的拿起手机,看上面显示的熟悉号码,眼里带着忧伤。

从包包里拿出绣着喜字的请帖,

白皙的手微微颤抖。

闭上眼睛,深呼吸,再次睁开眼时,波涛已平静。

手机另一边的人一遍一遍的打着,直到第五次的时候叶云按下接通键。

“喂。”叶云控制了很久,才吐出一个字。

“小云,你收到请帖了吗?”

“嗯。”手有些颤抖, 她等了三年的男友,现在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

“那小云到时候来参加我的婚礼啊,小兰挺想你的。”

“好。”

“呵呵…你还是这么的清冷,小心嫁不出去。”另一边的男人打趣着叶云。

叶云手一抖,清秀的面容有些扭曲,眼里带着恨意,百合般的气息透着罂粟。

“好。”

“那好,先挂了,婚礼快开始了,你也快点过来。”

水云张着嘴,不等她说出一个字,电话里面只剩下嘟嘟的声音。

叶云紧紧的握着拳头,关节微微泛白。

“店长,今天是情人节,员工想要放假。”助手打开办公司门,径直走了进来。

叶云讨厌礼数,所以没有对员工的行为有过多的要求。

叶云松开紧握得泛白的拳头,对助手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走向沙发。

“放三天假,大家都去好好玩玩。”

“好。”

助手雀跃的离开办公室,她们店长最好了。

很快整个店只剩下叶云一个人。

叶云坐在沙发里,看着巨大落地窗,思绪飘向远方。

炽热的太阳渐渐西落,叶云从沙发里做了起来。急忙的跑向停车场。

白色的礼堂渐渐靠近,叶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眼里的忧伤也越盛,直到眼泪流了下来。

迷雾迷了眼,也迷了心。

叶云看着远处的礼堂,车速加到最大,如子弹般的飞射出去。

银白的跑车划着优美的弧线,撞破精心装饰的门,带着霞光进到礼堂,喧闹的礼堂瞬间鸦雀无声。

叶云打开车门,只见一双水蓝高跟出现在眼前。之后是一张清秀的面容。

叶云走到一双新人面前,摘下墨镜,微卷的头发随着动作摆动。

叶云穿着水蓝色礼服,吹弹可破的肌肤让周围女人红了眼。

叶云随只是普通的脸,却无法让人忽视她周身的气质。

叶云明媚一笑“好妹妹结婚怎么不叫姐姐呢。姐姐很伤心呢。”

叶兰脸色微变,大大的凤眼带着怒色。

叶云不等任何人反应,拿出一个小礼盒放在叶兰的手里,眼却看向一旁英俊的男人。

“你也真是的,结婚都不早点告诉我?”

男人的眼神微闪,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被叶兰拦了下来。

“呵呵,你说笑了,我可不记得我有一个姐姐。”叶兰和叶云是叶家唯二的女儿,叶云,却是叶家家主从外带来的私生女,自然不会受人待见。

叶兰眼里带着的挑衅,今天可是她和她男友的婚礼。

叶云转开了视线,看向另一边呆住的老人,冷笑一声,决然的离开了礼堂。

叶云知道, 她是叶家不能接受的私生女,叶家自然不会为了她而教训叶兰。

叶云开着跑车,心里最后的希翼也消失。

突然在拐角处,一辆汽油车脱轨撞上叶兰的跑车,跑车随着汽油车一起掉下了悬崖。

在最后一刻,叶云没有害怕,有的,只是解脱。

恐怕,即使自己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吧,不过,这样也好。

“砰‘’

汽油车漏油爆炸,天边一片血红。

第3章 叶云

月色消失,黑暗笼罩了这个偏僻的小院。

一抹素色裙摆飘动,一声惊呼声从小院里传出。

“小姐!”小环看到自家小姐倒下的身影,急忙跑过去。

屋里的烛光,透出窗外,照射在叶云儿苍白的秀美脸上,嘴角挂着血丝。

小环颤抖着手,探向叶云儿的鼻尖,宛若被水烫般迅速缩回手,一声掺呼从小环的嘴里传出。

小环眼里打转的泪水滑落,泛白的嘴唇颤抖着,双眼凝聚着绝望,身上的灵动渐渐陷入黑暗。

突然暗处一声破空声,划破叶云儿的脸。

……

叶云微微睁开双眼,脑海里回忆生前的生活片段,露出一丝苦笑。

突然一声哭声吸引叶云的注意,只见白茫茫一片的空间,不知什么时候有一个少女蹲坐在地上哭泣。

叶云走向少女,轻拍着少女的背,不是她不疑惑,不害怕,只是这种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她心生痛惜。

少女抬起头,只见一张白净的瓜子脸,柳叶眉下是一双带着妩媚风情的眼睛,眉间是化不开的伤和痛。

一行血泪让人心疼。这正是叶云儿。

叶云看着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却是一张天人般的脸的叶云儿,心里又是一阵抽痛。

叶云儿带着哭腔,带着几分祈求,说到“你能帮我报仇吗?”

叶云一时没反应过来,她已经死了,怎么帮她报仇。

“我已经死了。”

叶云苦闷的低下头,看着蹲在地上的叶云儿。

“我知道。”

“那我还能怎么帮你报仇。”

叶云儿明媚一笑,只是眼上的血泪让人生寒。

叶云感受到叶云儿身上的怨气浓很密,看来她生前也是个可怜人。

“我自然是有办法。”

“我为什么要帮你。”

“呵呵……你现在除了我的这条路,你还能离开这里吗?”

叶云儿脸上的笑容宛若涂上了罂粟,宛若刚才的美好只是幻觉。

“是吗?”

“没错,你只有帮我,我才让你离开。”

叶云看着叶云儿,手狠狠的掐上叶云儿的脖子,冷笑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你以为我生前懦弱现在还懦弱吗?”

叶云儿震惊的看着叶云,没想到她会醒悟过来。

“祈求别人的事情,最好该有祈求的样子。”

叶云儿扭曲着脸,艰难的说道“要是…你…不选择…帮我,你…是…出不…去的。”

“呵呵…我不是也可以不用选择吗?反正这里不止我一个。”

水云儿停止了挣扎,眼里有悔恨,有痛苦。

叶云看着叶云苍白的脸呈现猪肝色,放开掐着叶云儿的手。

叶云眼神复杂的看着叶云儿,没想到叶云只是个灵魂却还有人的知觉。

叶云儿自然也感受到叶云复杂的眼神,这次她可不傻到还会威胁叶云。

“你现在知道了吧,只要我的灵魂还有知觉,就可以让你出去。”

“好。”

叶云儿摇晃的站起来,有些疯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好,我这就送你出去,只希望你能为我报仇。”

叶云沉着脸,清秀的面容有些白,有一丝迷茫,一丝担忧。

叶云只感头痛欲裂,身上如灌了铅般,沉重无比。

躺在陈旧的床上的叶云眼皮跳动一下,续而恢复平静。

小环正在外面煮着药,额前的汗滴落在地,身上的衣服有些肮脏。

门突然被大力踹开,外面来了一群不怀好意的人。

小环紧张护着药罐,警惕的看着进来的一群人。

一声尖利,带着傲慢的女声从门后响起。

“哟~夫人过的日子真是好啊,我们这些下人可没有如此的待遇呢。”

话里带着明显的嘲讽,几步来到小环的身前,一手拽过小环,药罐摔在地上,汤药撒了一地。

小环惊叫一声,蹲在地上,泪水不紧流了下来,没了药,她家小姐怎么办啊。

“李管家为何要如此对待我家小姐?。”

“哈哈,谁不知道夫人与下人通奸,要是我是王爷早拿去浸猪笼了。”

“就是,要是我啊,早跳河了。”

“还想治病,真是做梦。”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丫鬟抬脚踹在小环的身上。

小环奋力推开踹自己的丫鬟,气氛的说到“夫人是冤枉的。你们这里势力狗。凭什么那么对我家小姐。”

“呵呵,小姐,她早被叶家遗忘了,叶家现在只有王妃一个女儿。”

小环不敢相信,当初口口声声说只有小姐一个女儿的叶家,就这样让她家小姐流落在外。

“不可能,你们这些势力眼,白眼狼,当初小姐对你们哪点不好,要这样对我家小姐。”

几个丫鬟听到小环说她们是势力狗,气愤的拽着小环的头发,把小环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哼…谁会相信这样的人会真心实意对待我们这些下人。”

小环一个人终究敌不过众人,只能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上。

叶云只感耳边嗡嗡的想,烦躁的睁开眼睛,听到外面的打斗,眼里冰冷一片。

“你们当这是什么地方,菜市场?”

众人听到冷喝声,纷纷震惊的看向站在门边的叶云。

叶云皱着漂亮的眉头,有些烦躁的看着众人。

“谁家的狗也不管管,乱放出来咬人。”

第4章 恶奴

叶云倚在门边,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一只手揉着太阳穴。

叶云有些懊恼,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个躯体主人的记忆一下子会涌现。

也怪她自己怎么就没去看一些穿越小说,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她就不应该全身心的放在那个陈世美的身上。

叶云烦躁也不无道理,毕竟她答应人家要帮人家报仇了。

原来这个躯体的主人也叫叶云,只是后面多了个儿,倒也不是难接受,只是她的人生也太坎坷了些。

叶云儿本是叶家唯一的女儿,不想一个女人带着个女儿回来,也是现在的王妃——叶青儿。

本也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要怪就怪叶云儿太懦弱善良,叶青儿太善妒。

及蒂后,叶云儿嫁给了她爱慕多年的龚王爷,却不想叶青儿做事更加变本加厉,直到叶云儿垮台。

叶云头疼的揉太阳穴,叶云儿也太懦弱过头了,比她上一世还懦弱。

不过她现在已经不再是懦弱的那个叶云,死了一次的她可是很珍惜生命,既然别人让她死,她就让别人下地狱。

“哟~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叶夫人啊。”

嘲讽的声音把叶云拉回了现实,冷若冰霜的眼神射向李管家。李管家一抖,暗咒骂了声,没有放在心上。

几个丫鬟也回过神,看到是叶云儿(现在开始叶云就是叶云儿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鄙夷假清高的叶云儿。

“呵呵,叶夫人过得挺好的嘛,还有时间去睡觉。”

李管家尖利的声音宛若一把利刀,生生割破小环的耳朵。

小环气愤的站在李管事的面前,胸口不停的起伏,脸上因为气愤而满脸通红。

“你们这些白眼狼有想做什么,欺负我家小姐就从我身上踏过去。”

“你以为我不敢吗?”

李管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推开小环,带着一众丫鬟冲到叶云儿的面前。

小环刚被揍得浑身是伤,现在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云儿被推到地上。

叶云儿头痛欲裂没有注意要李管事,不小心被一把推倒在地,额头撞到地面,红肿一片。

小环强撑着身体,抱起叶云儿,愤恨的看着李管事她们翻摔屋里的东西。

“小姐,你没事吧。”

“嗯…”

叶云儿呻吟一声,紧闭着双眼,眉头紧紧的皱起,身上白色的纱裙染上一成灰。

小环看叶云儿痛苦的样子,心里越发难过,为什么她们要如此对待善良的小姐。

李管事带着一众丫鬟走了过来,一脚踢在小环的身上。

小环强撑着身体,紧紧的护着怀里的叶云儿。

李管事见小环没有还手,无趣的停了手,她停了手自然其他人也停手。

“呵呵……王妃可是让我们好好的招待你们呢,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李管事吐了口口水在小环身上,带着一众骂骂咧咧的丫鬟走了。

小环脸色苍白的靠在叶云儿的身上,嘴角有一条血丝,双眼紧紧的闭着。

她想不通,她们都落魄成这样了,王妃还不放过她们。

叶云儿紧闭的双眼睁开,看着依然紧紧抱着自己的小环,眼神有些复杂。

叶云儿动了动,小环紧张的睁开眼睛,紧张的看着叶云儿。

“小姐,,都怪小环没用,保护不了小姐。”

说着眼泪流了下来,脸上东一块西一块的青紫,再加哭泣而有些扭曲的脸,怎么看怎么瘆人。

叶云儿的瞳孔缩了一下,恢复了平静。

“没事。扶我起来。”

“小姐,我…”

“你先扶我起来。”

小环扶着叶云儿起来,坐在一旁的石头上。

小环看着叶云儿靓丽的脸被灰尘掩盖,曼妙的身体削瘦,心里一阵难受。

叶云儿看不过小环自责的脸,叹了口气“你又何必自责,要怪,就怪我当初太轻信叶青儿了。”

“小姐。你终于不相信二小姐了。‘’

小环为叶云儿高兴,也为叶云儿的遭遇感到心酸。

“呵…”叶云儿冷笑一声,她可不是真正的叶云儿,她只不过是借尸还魂的灵魂罢了。

不过这件事不能说出去,否则会被当成妖怪,那就得不偿失了。

“小环,你扶我进屋去,我头有些晕。”

叶云儿突然感到脑袋一阵头晕目眩,舒缓的眉头又紧皱起,刚刚好些的气色瞬间消失。

柔弱的身体宛若风吹可倒,白色纱裙松垮的挂在叶云儿的身上,更加显得她病弱不堪。

小环扶着叶云儿躺在床上,看着叶云儿一趟下就沉睡,心里宛若歡了铅,一直沉入谷底。

第5章 暗藏

与叶云儿院子不同的是一边富丽堂皇的宫殿里,一位身穿粉色萝裙,头戴一只粉色玉簪,一头流云鬓 ,显得妩媚动人的叶青儿躺在贵妃椅上。

“娘娘,叶夫人如今已无法威胁到娘娘,娘娘现在可以高枕无忧了。”

叶青儿明媚一笑,宛若天地都失去颜色,跪在地上的李管事失神的看着叶青儿。

李管事虽也是女人,却不嫉妒叶青儿,她也嫉妒不起。

“嗯,她怎么样。”

“今天叶夫人醒了,还阻止奴婢教训小环,不过看她那样子,也是活不久了。”

“嗯。”

叶青儿满意的点了点头,叶云儿,看你现在怎么跟我斗。

“你先下去吧,一会王爷该回来了。”

“是。”

“等等。”

李管家起身的动作一顿,又跪了下去。

“娘娘还有什么吩咐?”

“记得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是本妃做的,特别是王爷。”

“放心,奴婢一定尽心尽力。”

“嗯,退下吧。”

“是。”

李管家往后退了一步,才转身离开了这里。

叶青儿慵懒的躺在贵妃椅上,看向偏僻的杏仁院,虽然她阻止王爷按律法对处置,但并不妨碍她折磨叶云儿。

温和美好的笑脸挂上阴狠,一个水果不知何时掉落,果肉飞了一地。

……

叶云儿听到小环的脚步声消失在房间里,睁开了眼睛。

眼里闪过一抹凶光,没想到一穿过来就遇到来刁难的恶奴,可想到叶云儿过得是不仆不主的生活。

叶云儿突然感到胸口一疼,一股怨气从心里冒出,看来水云儿刚才的话影响到死去的水云儿。

水云儿看着陈旧的摆设,刚才又受到恶奴的翻乱,更加让人感到悲凉。

“叶云儿,我一定让她们该流血的流血,该偿命的偿命 ,你就安心的去吧。”

刺骨的寒冷和浓郁的怨气渐渐消散,水云儿松了一口气,同时感到一丝无助,毕竟她一个人怎么斗得起龚王妃——叶青儿。

叶云儿有些烦躁的闭上眼睛,没想到事情会那么糟。

门吱呀一声,小环端着个瓷碗走了进来,叶云儿不动声色的打量小环。

小环轻摇叶云儿,叶云儿顺势睁开了眼睛。

“小姐,该喝药了。”

叶云儿听到喝药,脸立马跨了下来,看到黑乎乎的的药,脸一会红一会白。上一世连带甜的药片都不吃,何况是草药。

“小环,等一下。”

小环疑惑的看着叶云儿,手里的药发着一股古怪的味道。

“我不喝。”

叶云儿绷着一张脸,紧张的看着小环手里的药碗。

“小姐,你不是醒来就一口喝完的吗?怎么今天…”

“等等,我醒来过?”

叶云儿有些惊讶,难道原版的叶云儿并没有完全死?

“是啊,前几天小姐突然醒来,说了几味草药之后,就每天这时候醒来喝药。”

叶云儿皱着眉头,似乎事情越发往不可思议的方向进发。

“我们不是已经没有银子了吗?你怎么会有钱去买药。”

“这些药都不值钱的,山上随处可见。”

“那你是怎么出去采药的?”

叶云儿虽然挂着微笑,但周身那气压却无法让人忽视。

“小姐…我是偷偷从后门溜出去的。”

小环有些委屈的带着哭腔说到,她家小姐醒来后,就有些奇怪,现在还说出怀疑她的话,她怎么能不伤心。

叶云儿释然一笑,她上一世没有真心对她好的人,这一世穿着叶云儿的身体,得到一个真心对她的人,她不应当存在怀疑。

别人对她好,她会回报千百倍的好,若是别人欺辱她,她也会千百倍的还回去。

“好了好了,幸苦小环了。”

小环听到叶云儿的声音软了下来,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一丝疑惑。

“小姐,你…”

“我还是我,别多想,只是发生了那么多事,有些多疑。”

“嗯,没事,我会保护小姐的。”

“嗯。”

叶云儿成功转移了话题,端起小环手里的药,闭着眼睛一口喝完。

“你也休息吧,看你一身伤也不上些药,对了,应该有一些铁打损伤的药才对,你先敷上。”

“呵呵,小姐放心了,小环皮厚,不碍事。”

“怎么能不碍事,快上药。”

“我…药不多,是留给小姐的。”

“你不保护好自己,怎么保护我。”

“我…好吧。谢谢小姐。”

小环几乎要流下眼泪,从前的小姐从没如此关心,也没有过问她。

“去拿来我帮你上。”

“我自己来就行了,小姐还没好,应该好好休息。”

“你有的伤自己上不了,我帮你。”

小环扶着叶云儿躺下,掖了下被 子,低下头走了出去。

“不用了,小姐应该休息。”

叶云儿无奈的躺在床上,看着小环走 了出去,不知不觉眼皮沉重,渐渐的陷入了黑暗。

小环来到院里,松了一口气。

她居然会受不了叶云儿身上发出的气势。

随即摇了摇头,可能是她想多了。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