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窑的宿命是郊•庙 《神的汝窑 之一》

公子斜 2018-09-27 09:56:16

汝窑被选中,是为入禁,而不是入宫,没有哪个文献说过汝窑被选入宫。一字之谬,使汝窑这种以供奉神明为主的瓷器,变成了纯粹的帝王玩物。把陆游的“禁中”一语,解释成“宫中”,应归咎于治学者的太随意。几乎所有的学者都遗漏一个问题,宫中选瓷入宫,无论是盛东西,还是摆着看,有必要非得二选一这么慎重吗?

 

禁和宫不是一个东西,虽然古代有人把禁中解释成宫中,但古代有人把监狱也叫禁中,其实古代把许许多多规定不许随便进入的地方都叫禁中,禁中和宫中之间的类同关系没有排他性。说句不好听的,厕所也叫过禁中。在词典中,禁中排第一的释义词是供桌。

 

《史记·天官书》:“岁阴在酉,星居午。……作作有芒。”其“有芒”,是指至阳,光芒四射,张扬显赫。所谓的“定器有芒,不堪用。”是因为定器作为供器,其“有芒”有冲鬼神,在供桌上不可用。“定器不入禁中”一句里的“禁中”,具体指的应是郊、庙之所。真实的历史是,宋代宫中从来没有一天限制过使用定瓷,也没有限制过一批定器进宫,即使在北方敌国占领定州的时期。

汝窑首以礼器,供奉神鬼,而次以享器,侍奉帝王,就体积变小了。1115厘米直径的小盘占量最大。近几年,最早意识到这些超小的盘子是礼器的是北大的秦大树教授。苏富比拍卖达两亿价值的汝窑小盘,一个13厘米,一个13.5厘米。

 

汝窑为什么这么小,有个学者在论文里是这么说的:“遗址所有的匣钵没有超过30厘米的,这使我们找到了汝窑为什么体积都不大的原因。”读到这里,我无语了。我想起了小时候读过的一篇科幻小说。书中描述一个外星学者研究的课题:《地球人中,女人脚比男人脚小的原因。》

他的论文结论是:经过对地球上大量鞋店的调查统计,终于找到了地球上的女人比男人脚小的原因。原因是所有鞋店里的女人鞋都小于男人鞋。这个学者以这篇逻辑严密的论文获得了那个星球所有人的尊重。

北宋官窑的香炉

 

其实匣钵小只是果,不是因,大部分汝窑体积小是因为供案小,供案小是因为列祖列宗都住一庙多夹室等集体宿舍。太庙,从周朝至清朝,格局变化很大,开封太庙由于金人毁坏和洪水淹没,真实情景难以复原。

杭州南宋太庙遗址

最重要的问题是礼制的等级太多,等级多,自然大小区别尺寸多,造成相近等级礼器尺寸非常接近。这就是为什么北宋官窑脱模后,再无修削外壁的原因,也是窑厂严格管理礼器尺寸的证据。苏富比两件汝窑器的外壁皆有不平整,但没有动刀修削痕迹,可以看出礼器生产在皇室威权镇吓下,窑人的战战兢兢。不过,这倒给今天北宋官窑的汝窑器鉴定提供了参照。

 

有些事看起来难以理解,换个角度再看,豁然觉得,原来如此。所以我们要多维度地看问题。汝窑,如果失去了事神这个维度,就变成一堆没有关联的线索。我们看不清它为什么而出现?也看不出它为什么陡然间又消失?

北宋官窑瓷片

 

汝窑,不是工艺先消失的,而是需求先消失的,后续二百年的异族执政,是汝窑在历史上陡然消失的主因。大多历史学家都认为是战争的破坏,其实是汉族皇室的祭祀订单不再,汉皇室的祭祀诉求才是汝窑的宿命。

 

皇帝秉国的主要工作,今天的人都以为是上朝,其实不然,古人曾这样评价万历帝执政的不作为:“不郊、不庙、不朝。”《论语·八佾》:“子入太庙,每事问。”《左传·文公二年》:“秋八月丁卯,大事于太庙。”可见,祀天与祖才是帝王的头等大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