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原创石油题材科幻小说:双界

晶若桃源 2018-10-11 08:23:58

 

1.

陆建林抬头看了眼食堂墙上的挂钟,已经26:35了,赶忙把餐盘里泛着些许油星儿的青菜根扒拉进嘴里,罢了拿工服袖子在嘴边囫囵一抹,戴上防护面罩,急匆匆地跑回驻地。

 

一进宿舍楼,迎面碰上了副站长李大风。

“哟,老陆,你怎么还在这儿呐?不是今天就轮休了嘛!”

“前些天雨下的把生产区西面外墙那护坡又给冲陷了,我和维修班的弟兄填了一下午,也没顾上瞅时间啊!对了,回头得给处里上报这处水毁,老这么填也不是办法……”

“行了,你快去拾掇东西吧,今天上午站长参加处里的生产视频会时已经把这个问题上报了,估计等你轮休回来都把新的水泥护坡夯上了。眼看着快下午九点了,虽说这边时间慢,可你这点工夫也太紧张了,再迟些怕赶不上发射了。”

“哦那不说了啊李站,我赶紧去收拾。”

 

陆建林三步并作两步跨上楼梯,一溜烟跑进房间,摘下防护面罩,脱下满是油污的工作服,从窗台上取回接满了雨水的脸盆,把毛巾在盆里浸湿又捞出来使劲擦了擦脸、脖子和胳膊,然后从衣柜里拿出叠放得整整齐齐的夹克和牛仔裤穿到身上,接着把手机、钱包、身份证、发射卡、交通卡装进上衣和裤子口袋,把刚换下的以及这一个月来穿脏的三套工衣塞进背包,临出门前看了看表,26:65,离下午九点整还差15分钟,他这才不慌不忙地拾起地上的抹布把工鞋上沾的泥擦干净,拿起防护面罩,锁了门走出宿舍楼。

 

陆建林工作的输油站位于二界第七区29号山体的半山腰,从这里下山,去最近的穿梭巴士站大约要走10分钟,乘坐巴士到列车枢纽站还需要半个小时。二界第二区至第十区每天各有一趟列车往返于各区与第一区的发射中心之间,七区列车始发时间为下午十点半,即28时45分——二界比一界自转速度慢,每个太阳日是36个小时,每小时90分钟——二界也因此有着与一界截然不同的气候。从第一区到第十区,环境恶劣程度逐渐递增。陆建林所在的第七区就常年刮风,出门必须佩戴防护面罩,否则会被风中夹带的砂石刮伤。

 

26时76分,陆建林到达了穿梭巴士站,看到去往列车枢纽站的专线巴士已经在此等候了。车上面几乎挤满了人,每个车窗望进去都是人头攒动。他来到车的前门处,刷了交通卡,把背包从肩上卸下,取下防护面罩塞进去,用双手把它举过头顶,艰难地从人群之间的缝隙挤上了车。

 

“前面的人再往后走走啊,也就半小时车程,大家互相体谅一下!”司机扯着嘶哑的嗓子冲着乘客们喊道,随即又回过头来压低声音对身边的几个人嘟囔着,“知道大家挤着难受,可正是资源紧缺的时候,油和天然气都是限量供应,连日阴雨天也用不上太阳能,每天最多就跑那么几趟,我们也没办法,多拉一个是一个。现在这情况大家也都清楚,好赖都得坐这车,否则耽误了回家时间还得等十天。”

 

此时,陆建林已经在车上找到一个相对合适的位置站定了。斜面向车窗,他的半个身子就在前一个座位的椅背与后一个座位的乘客之间的狭小空隙里插着。虽然时不时地都能感受到来自身后的热浪,起码面前的这部分空间以及窗外的视野能够让他不至于感到透不过气。

 

27:00,汽车发动了。空调开始工作,原本弥漫在陆建林身边的阵阵香水味、汗味、烟民身上隐约留存的烟味、工服上沾染着的原油味,以及衣服晾晒时因下雨照不到太阳而只能阴干后散发的夹杂着洗衣液清香的霉湿味,都随着空调吹出的风四散飘远。有座位的人或放眼窗外,或闭目休息,或摆弄手机;站着的人大多紧握扶手,或机警或无奈地准备着抵御来自某个方向的人潮压迫;也有被挤在中间、前后左右都是人、够不到扶手而“四面楚歌”的,只能双腿呈“八”字形站立并且随时调整重心,以免随着汽车偶然的颠簸倒向他人。

 

“滴滴滴 滴—滴— 滴滴滴……”,陆建林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四五次。与此同时,车里此起彼伏地响起了几种不同的手机铃音。“终于有信号了”,他心想。上班一个月,几乎累计有25天手机都没有信号。他赶紧从裤兜里取出手机并飞快翻着短信,想看有没有妻子发来的。

——“您尾号3606的卡5月17日代发工资收入6,084.75元,余额27,142.09元。【昆仑银行】”

——“尊敬的陆建林,您投保的太空意外险已承保,陆建林保单号605476390065008。详询92888。【万远人寿大中华区分公司】”

——“陆建林您好!您乘坐的05月17日二界到一界YJ7102星际航班,计划发射时间34:00,请提前四个小时到发射中心A区323柜台办理手续,发射前180分钟停止办理。【宇界星际航空】”

——“尊敬的客户您好:本期为您(第19期)还款,请在本月20日下午三点之前将分期还款27777.78元足额存入还款账户且还款账户状态正常。如有疑问,详询4000029999。【尔海消费金融有限公司】”

……

陆建林叹了口气,锁上手机屏幕,又把它塞回了裤兜里。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