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山神之后[穿书]by宁世久(强强 修真)

耽美推文 2018-10-17 16:58:57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文章

文荒中的好文,喜欢。主角有点坏,但是攻很好,真心实意想当大侠,助人为乐的,两个人的碰撞很好看。而且神道与仙道冲突的设定也很喜欢。


文案 

季莳死了,穿越了,他穿越到一本仙侠小说里。

他成为书里一只小小的炮灰山神。

继承了上任炮灰留下的各种遗产——仇家,仇家和仇家,初穿越的季莳表示:“我不当山神。”

众神道前辈:“不行!好不容易等来你这个气运之子,没有你我们怎么和仙道的那个气运之子斗!”

季莳:“……劳资为什么要和主角斗?!”

主角:“大道之争,不死不休,道友,我们做过一场吧。

仙道主角×神道穿越者

强迫症依然刷副标题:《穿越成山神之后的精分作死日记》、《关于修真界神道仙道和谐发展的三项建议》


食用指南

1,本文修仙等级设定借鉴终点小说,无极书虫大大的《太浩》,已得到授权【太浩很好看,请大家吃我安利。

2,但是非同人非同人非同人,强调三遍,以上。


晋江编辑推荐:

神作《无上天尊》主角晏北归以身补天死亡烂尾完结,在读者间传出沸沸扬扬的骂名,却也惹得无数天真少女们抛洒热泪。季莳的妹妹也是撒热泪的天真少女中的一员,季莳好容易安慰完自家妹妹,却被人捅肾而死,穿越进《无上天尊》中,顶替某炮灰成为一个小小山神,并在第一天就遇见了传说中的圣母主角晏北归。

本文作者文笔流畅,小说节奏紧张刺激,自称坏人的季莳和坚持心中侠义的晏北归一相遇,便是天雷勾地火,相爱相杀不可开交,使本文两个主角互动十分有趣。并且,随着两主角互帮互助各自前进,仙道,神道,魔道,界外势力,一一登场。主角季莳如何在这些势力的团团包围下壮大神道,他和晏北归的感情又会何去何从,无一不令人心生期待。



  第一章


  雨。

  天雨。

  天雨如瀑。

  天上地下都是漆黑一片,滚滚黑云遮掩所有光明,浑浊带着咸湿气味的雨水铺天盖地地从天河上奔涌而下,颜色同样是漆黑,如同黑墨。

  黑暗中,虚弱灯火一般的三十六座大小仙城飘摇不定,环绕城池的阵法禁制光芒在黑雨的打击下不断闪烁,须臾之间就有一层禁制黯淡下去,不见踪影。

  仙城之中的修士和凡人齐齐沉默。

  他们看着头顶的逐渐支撑不住的禁制,眼中只剩下绝望。

  沧澜大世界……或许今日之后,就没有这个名字了。

  一位手持仙剑立在仙城之上,硬生生劈开黑雨的元神修士回过头来,胸口憋着的一口气瞬间被自己给吞了下去,像个泼妇一样挥舞着长剑大骂道:“呆愣着干什么,会阵法符篆的人赶快去修复禁制啊!”

  嗓音一出,才听出这位男修打扮的元神修士竟然是位女子。

  她的剑势不过停止了这么一刻,黑雨如同水银一般,顺着小小破绽流入,哪怕她反应过来,以剑光盾远,也被黑雨沾染上广袖一角。

  好歹也算是件法宝的文衫上三十六道禁制瞬间明灭,竟然是齐齐破损了。

  这位女修也为黑雨的威力吃了一惊,手指间迸出一抹剑气自己斩断了袖角,那把能劈开雨势的长剑更是耍的密不透风,灌注其中的法力更甚之前。

  在她忙活这些的时候,脚下仙城中,那些被这天地末日的景象给吓到的修士们才终于动起来,金丹修士们纷纷驾云飞天,以术法法宝对抗黑雨,一起重新搭建起阵法。

  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对抗黑雨的并非只有元神女修一个,其他三十五座仙城之上,也有一位或者两位元神真人以己身劈开雨势,好保护仙城之人。

  而这些元神真人目光盯着的,都是同一点。

  不是头顶黑压压的乌云黑雨,而是沧澜大世界中央,那个不断有雷光闪烁的地方。

  元神真人们的神识铺展过去,相互碰撞,不断交流。

  “这是第几道雷劫了?”

  “第七十二道。”

  “只剩下最后九道了吗?吾辈果然无人能浩然道友左右啊。”

  “撑天柱如何?”

  “……还未成型。”

  交流的神识们顿住,半晌后,齐齐叹气。

  此方大世界天地将崩,唯有炼制仙器撑天柱才能支撑住这一方大世界的天地,然而沧澜大世界因为法则不全,数万年来从没有人成功历劫成仙。

  想要炼制仙器,唯有在哪位大能修士渡劫时,攥取那一丁点雷劫之中的仙灵之气,才能成功。

  而这成功,也不过是万中取一罢了。

  被无数人紧盯的雷光中,被劈得身上连一点布片都没有剩下的晏北归也叹了一口气,伸手抓住身边的一根长棍。

  从天而降的雷劫仿佛贯通于天地的巨大光柱,照亮被黑雨覆盖的世界,晏北归手腕转动,抡着浩然剑划过一道圆弧,正好迎上了头顶降下的雷光。

  那一瞬间雷电停顿了片刻,顷刻熄灭,残余的雷劫之力侵入他的五脏六腑,经络血脉,大肆破坏一通后终于消停,晏北归从中默默提炼出来的一点仙灵之气,逼入手中的长棍。

  长棍似金非金,似玉非玉,通身洁白,在灌入那一点仙灵之气后,更是色泽温润,散发着淡淡光辉。

  正是那还未炼成的仙器——撑天柱。

  又一道雷光劈下,晏北归默默数着。

  这是第八十道了,九重天劫只差最后一道。

  然而撑天柱距离完成还差许多。

  勉强支撑着的晏北归抬起头看看天空,握紧长棍。

  除此一条,也别无它路了,他想。

  其实答应炼制这撑天柱的时候就有这预感,但他还是想再搏一搏,可惜……

  赤条条一人来到这世上,又赤条条一人离去,偶尔也觉得……有一些寂寞啊。

  这样想着,他撤下所有防御,将全部法力灌入长棍中。

  最后一道雷劫劈下。

  这是八十一道雷劫中最强大的一道,还未落下就有骇人声势,天上地下白亮一片,连覆盖了天穹的滚滚黑云也被雷光劈开一个巨大圆洞,呼啸而至的九天罡风逼着众人将神识收回体内,猛烈的白光也让人眼睛无法睁开。

  好半晌后,众人睁开眼睛,再次看向那一点。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那位元神女修喃喃:“……浩然道友呢?”

  天地间没有那位以浩然为道号的沧澜大世界第一人。

  许久不至地面的阳光从破开的云层上倾泻而下,在这片阳光中,只留下晏北归的一声喟叹。

  “我只能做到如此了。”

  众位元神真人茫然四顾:“……浩然道友?”

  元神女修突然有了一个猜测:“以身炼器?!”

  未闻回声。

  能见到的,只有一根长棍沐浴在阳光下,不过须臾,就长成了一根撑天巨木。

  Fin

  作者有话说:

  咩哈哈哈哈……&lt(* ̄▽ ̄*)/

  主角死掉啦,就酱

  我说完结你们还不信,看看,完结了吧

  ———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哈!!!”

  充满少女气息的房间中,季莳跌坐在小沙发上,捧腹大笑。

  “小二,你就因为这个哭了一整晚,真是涨能耐了啊你……哈哈哈哈哈哈天啦!!!”

  季莳笑得浑身都在抖,修身的西装因为他的剧烈动作皱得不成样子,连眼镜掉在沙发上也没有注意到。

  房间的床上,被季莳嘲笑的季小妹顶着一双哭红的核桃眼,木然看着她哥哥。

  自从半个小时前看到她哥哥因为她赖床直接推门进入她的闺房,从她枕头下抽出这本书,看了第一页后直接翻到结局,看完后哈哈大笑后,季小妹就一直是这个表情。

  好半晌,笑累了的季莳才终于有能力直起腰,他将手中的书翻回到封面,看了看那四个狂草的大字——无上天尊。

  “噗哈哈!”他又忍不住笑起来。

  这个名字搭配最后的结局,真是说不出的喜感。

  而抱着枕头坐在床上的女孩弱弱打断他。

  “哥……你能别笑了吗?”

  季莳笑容顿住,摆出一张面瘫脸,片刻后,他嘴角裂开到耳根下,笑得更加癫狂了。

  季小妹:“……”

  为什么别人的哥哥温柔又能干,她哥哥却是丧心病狂。

  像是感觉到了她的腹诽,下一秒丧心病狂的某人问她:“这是网络小说吧,竟然也能实体书?”

  季小妹打了个冷颤,小声说:“……我买的同人作者发的个人志,这本是送的。”

  “哦?”季莳又翻了翻这本书,他不懂个人志是什么东西,作为家长和季小妹身上所有活动资金的提供者,只能问出另一个问题。

  “多少钱?”

  季小妹沉默了。

  几秒中没有等到答案,季莳挑起一边眉尖,看了看不敢和自己对视的自家妹妹,又看了看手中书本可以打负分排版和劣质纸质。

  啧,看来是很贵。

  他目光转移,找到了季小妹书桌上拆封一半的快递箱,走过去翻了翻,找出一堆卡通钥匙扣和一本——

  “无上天尊同人,春华有你一夜度?”季莳一个字一个字念出这本书的名字。

  这本书名充满某种暗示的书装横设计和纸质要比《无上天尊》好得多了,季莳把两本书叠在一起放回到季小妹的书桌上,又拿起一个卡通钥匙扣。

  钥匙扣是透明塑胶的,里面有双层的卡纸,卡纸上印刷的是一条漆黑小蛇,正吐着蛇信,圆头圆脑看上去还有几分可爱的模样。

  大概是书中哪个角色吧。

  他在季小妹的战战兢兢中重新一屁股坐回小沙发上,捡起眼镜戴上,慢条斯理扯下自己的领带。

  季莳做出这种架势颇有一种马上就要出手打人的样子,季小妹吓得把自己埋进了被窝,只探出了一个脑袋。

  季莳看到她这个鸵鸟样子,恨铁不成钢地直接用两本书砸她头。

  “小二啊,你自己说,”他指着季小妹,“买这种东西有什么用?”

  “我喜欢无上天尊的主角。”季小妹小声喃喃,“我觉得晏北归很好。”

  “崇拜一个书中的人物?好吧你就算是崇拜斯嘉丽我也不说什么……崇拜网络小说里的人物?”

  “网络小说怎么啦!”季小妹的声音一下子就尖利起来。

  她肿得和核桃一样的眼睛又流出眼泪来,一边哭一边打嗝,还断断续续说:“要是世界上,真的能有晏北归这样的人就好了,在任何情况下都愿意帮助别人,甚至牺牲自己,哥……要是当初我们……我们也能遇到这样的人就好了。”

  季莳眼神一冷,他默默听季小妹说完,不屑道:“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人,我们家当初的事情你还没有看明白?小二,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好人不会长久,就算是书里面,这个好人主角最后不还是死了,如果不是你哥我心黑手狠,你以为你现在能有钱买这种闲书?”

  季小妹:“……呜哇啊啊啊啊啊!”

  季莳被她的震耳欲聋的哭声吵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双手插在裤兜里站起来就走。

  离开前他留下一道门缝,对着里面喊:“再哭你就滚粗劳资的房子!”

  里面的哭声一顿,一秒后再度响起,哭得更凶了。

  切。

  年轻人,就是天真,季莳默默想。

  天下怎么可能有这种好人存在?要是真的有,他怎么从来没有碰到过一个。

  现在的书真是越写越无聊了。

  小二这个天真样子,要是自己哪天出了意外,她得怎么活下去哟。

  决定了,今天就不给她带早饭了,必须让她感受一下残酷的世界。

  做出这个让人愉悦的决定,季莳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走出了这间公寓,搭乘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找到自己灰扑扑的座驾。

  停车场里有些昏暗。

  就在他打开车门的一瞬间,一个人突然从他身后的车里扑出来。

  裹在来人脏兮兮衣服中的匕首露出尖锐一角。

  季莳只感觉后腰一热,片刻后疼痛才顺着脊椎蔓延到脑中。

  来人拔出刀来,又捅了一刀,这回捅的是后背心。

  惊愕不过刹那,季莳想都没有想,也没有顾上自己的伤口,反手夺下来者的刀,捅了回去。

  激烈的动作让伤口撕裂得更大,失血带来的眩晕让他做完动作后就软倒在地,挣扎爬起的时候眼角瞥到那个捅了他一刀的小混混呛呛踉踉离开,他啧了一声,咳出血沫,心里倒是一松,让气力也跟着松了,倒地爬不起来。

  乌龟财不是还没有从监狱里出来吗?竟然能腾出手报复他了?只派来一个人好像不太对,但是他刚才下楼没有看到有电梯上楼去……首先还是得通知小二搬家。

  这个状态……不太好。

  季莳一边计算着,一边勉强抬起手扶起眼镜,然后在裤袋中摸索手机,又颤抖地将手机拿到面前,拨通季小妹的电话。

  手机播放出一声又一声漫长的嘟,等待接通的季莳只觉得身体越来越冷,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他摇摇头想让自己打起精神来,却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那一枚钥匙扣,小黑蛇沾上了血显得有些狰狞。

  ……刚才拿到手好像没有放回去,小二大概又要哭了。

  恍恍惚惚中,季莳好像看到了云雾在眼前弥漫,其中有金光一闪而过。

  什么鬼东西?失血会导致幻觉吗?

  好累啊……他可以闭上眼睛吗?闭上眼睛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电话终于接通了,少女的声音传出来,回荡在空旷的停车场。

  “喂……哥?哥哥?你说话啊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