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友书店||科幻小说之父---凡尔纳海洋三部曲

聚友 2018-02-10 10:56:31

凡 尔 纳 海 洋 三 部 曲





作者简介


儒勒·加布里埃尔·凡尔纳(Jules Gabriel Verne,1828.2.8~1905.3.24),是19世纪法国著名的作家,被誉为"现代科学幻想小说之父",曾写过《海底两万里》、《格兰特船长的儿女》、《地心游记》、《八十天环游地球》、《气球上的五星期》、《机器岛》、《飘逝的半岛》等20多部长篇科幻历险小说。其小说收录于总体为《在已知和未知的世界中的奇异旅行》(Voyages Extraordinaires dans les MondesConnus et Inconnus)系列作品集。其中《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被称为凡尔纳三部曲。凡尔纳的作品形象夸张地反映了19世纪"机器时代"人们征服自然、改造世界的意志和幻想,并成为西方和日本现代科幻小说的先河,我国的科幻小说大多也受到他作品的启发和影响。凡尔纳的作品情节惊险,人物生动,熔知识性、趣味性、创造性于一炉,他提出自然科学方面的许多预言和假设,至今还启发着人们的想象力。



内容简介

  •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是儒勒·凡尔纳三部曲的第一部。故事讲述了游船"邓肯号"船主格里那凡得到两年前遇难失踪的苏格兰航海家格兰特船长的线索,请求英国政府派遣船只去寻找。英国政府对苏格兰人一直是歧视的,竟拒绝了他的请求。格里那凡对英国政府的态度颇为愤慨,毅然决定自行组织旅行队,亲自去完成这一事业。他带着格兰特船长的儿女,穿过南美洲的草原,横贯澳洲内地和新西兰,环绕了地球一周。一路上,他们以无比的毅力和勇敢,战胜了无数艰险,终于在太平洋的一个荒岛上找到了格兰特船长。这部小说谴责了贫困、失业和人压迫人的现象,对殖民制度提出了控诉,对那些为自由而斗争的人民表示了同情。这部小说可以启发青年培养勇敢的意志和克服困难的精神,而且还能丰富青年的科学知识。

  • 海底两万里

《海底两万里》是儒勒·凡尔纳三部曲的第二部,叙述了法国生物学者阿龙纳斯在海洋深处旅行的故事。这事发生在1866年,当时海上发现了一只被断定为独角鲸的大怪物,他接受邀请,参加追捕,在追捕过程中不幸落水,泅到怪物的脊背上,其实这怪物不是什么独角鲸,而是一艘构造奇妙的潜水船。潜水船船长尼摩邀请他作海底旅行。他们从太平洋出发,经过珊瑚岛、印度洋、红海、地中海,进入大西洋,看到许多罕见的海生动植物和水中的奇异景象,又经历了许多危险;最后,当潜水船到达挪威海岸时,阿龙纳斯不辞而别,把他所知道的海底秘密公诸于世。

  • 神秘岛

神秘岛》是儒勒·凡尔纳三部曲的第三部,它把前两部的情节的线索都连结了起来。故事是叙述在美国南北战争的时候,有五个被围困在南军城中的北方人趁着偶然的机会用气球逃脱了。他们中途被风暴吹落在太平洋中的一个荒岛上,但是他们并没有灰心失望,他们团结互助,以集体的智慧和劳动,克服了重重困难,建立起幸福的生活。他们从赤手空拳一直到制造出陶器、玻璃、风磨、电报机……他们挽救了在附近另一孤岛独居了十二年而失去理智的罪犯,使他恢复了人性,成为他们的忠实的伙伴。这些荒岛上的遇难者虽然什么也不缺,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返回祖国的努力。一天,他们终于登上了在格兰特船长的儿子罗伯尔指挥下的邓肯号,重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这几个遇难者在荒岛上度过的岁月里,不断发现了不可思议的奇迹。每当他们在危急的时候,似乎总有一个神秘的人在援助他们。原来这人就是《海底两万里》一书中的主人公、潜水船诺第留斯号的发明者、反抗压迫的战士--尼摩船长。


在线阅读: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第一章 酒瓶中的秘密

1864年7月26日,东北风呼呼地叫,一艘典雅而华丽的游船使足了马力,在北爱尔兰与苏格兰之间的北海峡海面上航行。英国国旗在船尾桅杆的斜竿上飘动,大桅顶上垂挂着一面小蓝旗,旗上有金线绣成的“E.G.”两个字母(是船主姓名(Edward&Glenarvan(爱德华·哥利纳帆)这两个字的第一个字母),字的上面还有个公爵冕冠标记。这艘游船叫邓肯号,它属爱德华·哥利纳帆爵士所有。爵士是英国贵族院苏格兰十二元老之一,同时是驰名英国的皇家泰晤士河游船会最出色的会员。

哥利纳帆爵士和他年轻的妻子海伦夫人,以及他的一个表兄麦克那布斯少校都在船上。

邓肯号新近造成,它驶到克莱德湾外风海的地方试航,现在正要驶向格拉斯哥;在可以看到阿兰岛的时候,了望台上的水手忽然报告说:“有一条大鱼扑到船后浪槽里来。”船长约翰·门格尔立即叫人把这事告诉哥利纳帆爵士。爵士带着少校来到船尾楼顶上,问船长那是一条什么鱼。

“啊!爵士,”船长回答说。“我想那是一条老大的鲨鱼。”

“这一带会有鲨鱼吗?”爵士惊奇地问。

“是有的,”船长又说,“有一种鲨鱼,它的头象天秤,大家叫它‘天秤鱼’,在任何温度海洋里,都可以发现这种鲨鱼。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我们现在碰到的是那么一个坏蛋!假如您许可的话,只要夫人喜爱看一种古怪的钓鱼方法,我们很快地就可以知道它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怪物。”

“而且,”船长又说,“这种可怕的有害的鱼杀不尽。我们抓住机会除掉一害吧,如果您高兴的话,我们把它钓起来,那么,这既是一幕动人的情景,又是一件有益于人们的好事。”

“那么,你就做吧。”爵士说。

爵士叫人通知海伦夫人。夫人也上到尾楼顶上来了,她兴致勃勃地来观赏这幕动人的钓鱼。


海面水天一色清楚明朗,鲨鱼在海面上自由而快速地游来游去,大家看得一清二楚。它忽而沉入海里,忽而飞身跃进,敏捷矫健惊人。门格尔船长分别发出命令。水手们把一条粗绳从右舷栏上扔下海去,末端系着一个大钩,钩上穿着一块厚腊肉。那鲨鱼虽然还远在45米以外,就闻到那块送给它解馋的香饵了。它迅速地逼近游船。大家看到它那灰黑色的双鳍猛烈地打着波浪,尾巴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沿着笔直的一条路线前进。它一面向前游,一面瞪着两只突出的大眼睛,眼里仿佛燃烧着欲火,翻身时,张开的两腭显出四排白牙。它的头很宽,好象一把双头铁锤按在一个长柄上。门格尔船长未曾看错,它果然是鲨鱼中最贪吃的一种,美国人叫作“天秤鱼”,法国普罗旺斯省有人叫它作“犹太鱼”。

邓肯号上的乘客们和水手们都出神地看着鲨鱼的动作。一会儿那家伙就游到钩边来了,它打了一个滚,以便更容易吞食,那么大的一块香饵到它的粗大喉咙里就失踪了。它立刻拖着缆索猛列地一摇,被钩上了。水手们赶快旋转帆架末端的辘轳,把那怪物吊了上来。

鲨鱼一看出了水,蹦得格外厉害。但是人们有法子制服它:又是一根绳子,末端打了个活结,套住它的尾巴,叫它动弹不得。不一会儿,它就从舷栏上被吊上船来,摔到甲板上。这时,一个水手悄悄地走近它,狠命一斧头把它那可怕的尾巴砍断了。

钩鱼的一幕结束了,那怪物没有什么可怕了。水手们的报仇欲望得到了满足,但是好奇心还没有得到满足。是啊,任何船上都有这样一个习惯:杀了鲨鱼要在肚子里仔细找一下,水手们知道鲨鱼是什么都吃的,希望在它的肚子里找到点意外的收获,这种希望并不会总是落空的。


海伦夫人不愿参加这种腥臭的“搜索”,回尾楼去了,鲨鱼还在喘息哩;它有3米多长,600多斤重。这样的长度和重量一点也不稀奇,不过,天秤鱼虽不是鲨鱼中最大的一种,但至少也算是最凶猛的一种。

不一会儿,那大鱼被人们毫不客气地用大斧头剖开了肚子,鱼钩直吞到肚子里,但肚子却还是空空的;很明显,那家伙很久没吃东西了。水手们没精打采地正要把那残骸扔下海,这时,水手长的注意力被一件东西给吸引住了,在鲨鱼的肚脏里,有个粗糙的东西。

“呃!那是什么呀?”他叫了起来。

“那个呀,”一个水手回答说,“那是一块石头,那家伙吞下去为了平衡身体的。”

“去你的吧!”另一个水手说,“那明明是个连环弹,打进了这坏蛋的肚子,还没来得及消化呢。”

“你们都别胡说,”大副汤姆·奥斯丁驳斥道,“你们没看见这家伙是个酒鬼吗?它喝了酒不算,连瓶子都吞下去了。”

“怎么!”爵士也叫起来了,“鲨鱼肚里有只瓶子吗?”“真是个瓶子,”水手长回答,“不过,很明显,这瓶子不是从酒窖里拿出来的。”

“那么,奥斯丁,”爵士又说,“你细心地把那瓶子取出来,海上找到的瓶子常常是装着宝贵的文件的。”

“你相信这事吗?”少校问。

“我相信至少这是可能的事。”

“啊!我并不是不同意你的看法,”麦克那布斯少校回答,“也许那瓶子里有个秘密呢。”

“一会儿我们就知道了,”哥利纳帆爵士说,“怎么样,奥斯丁?”

“喏,”大副回答,指着他费了不少力气才从鲨鱼肚子里取出来的那个不成样儿的东西。

“好,”哥利纳帆说,“叫人把那个难看的东西洗干净,拿到尾楼里来。”


奥斯丁照办,他把这个离奇的瓶子送到方厅里,放在桌子上,爵士、少校、船长都围着桌子坐下,一般说,女人总是有点好奇的。海伦夫人当然也围了上来。

在海上,小事都是当作大事看待的。有一阵子,大家一声不响,眼巴巴地望着这只玻璃瓶子。这里面装的是船只出事的线索呢,还是一个航行者闲着无聊写了一封不相干的信丢到海浪里闹着玩的呢?

为了要知道其中的究竟,爵士立刻着手检查那个瓶子。他十分小心——好象一个英国检察官在侦查一件重要案件的案情。爵士这样做是对的,因为一件表面上看来似乎是无所谓的事,往往会发现重要的线索。


在检查瓶子内部之前,先检查外部。它有个细颈子,口部很坚实,还有一节生了锈的铁丝,瓶身很厚,即使受不同程度的压力都不会破裂,一看就知道是法国香槟省制造的。卖酒商人常常拿这种瓶子敲击椅档子,椅档子敲断了,瓶子仍然安然无恙。这次发现的这只瓶子能够经过长期漂泊,不知被碰撞过多少次,而还能完整无损,可见它是多么的结实。

“是一只克里各酒厂的瓶子。”少校随便讲了一句。


正因为他是内行,所以他的判断并没有人提出异议“我亲爱的少校,”海伦回答说,“如果我们不知道瓶子是从哪里来的,单知道是哪家酒厂出的,有什么用呢?”“我们就会知道从哪里来的呢,我亲爱的海伦,”爵士说,“我们已经可以肯定它是来自很远的地方。你看,瓶外面粘附着的这层凝固的杂质,可以说,在海水浸渍的影响下,都已经变成矿石了!这瓶子在钻进鲨鱼肚子之前,就已经在大洋里漂流了很久了。”



咨询电话:0482——8219458          

咨询微信账号:JY785890224

微信公共平台账号:JYSDWXH

购书网站:www.BOOK521.com

                               

                          阅读 | 成长 | 精彩

                          

                             关注聚友书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