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75届雨果奖看科幻小说的发展

武汉卷藏 2018-07-09 09:24:04

当地时间8月11日晚十时,第75届雨果奖在赫尔辛基正式揭晓中国作家刘慈欣长篇小说《三体Ⅲ·死神永生》无缘最佳长篇故事奖,未能续写2015年《三体》获雨果奖的传奇。该奖项由黑人女作家N-K-杰米辛(N. K. Jemisin)的作品《方尖碑之门》(The Obelisk Gate)蝉联,该作品是她“破碎之地”系列的第2部,其前作《第五季》亦获得了2016年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也成为了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黑人作家。


越发“政治正确”的雨果奖与越发遥远的硬核科幻

近年来传统的古典式硬科幻渐趋式微,多元化的、女性主义的、LGBTQ的科幻方兴未艾,和整个社会的大环境息息相关,悲伤小狗等“科幻右派”随之崛起,但科幻右派们夺权没有特朗普总统那么顺利。所以近年的星云奖和雨果奖作品出现了奇特的两极分化现象,一方面是右派团体疯狂刷票,许多评价不高的硬汉军事科幻纷纷入围;另一方面科幻圈主流的选择也更加“政治正确”,从作家来看阴盛阳衰,去年的星云奖甚至完全被女作家横扫;从作品来看,每年以女性、性转、同性恋为题材获奖的作品也占了很大的比例。

《三体》三部曲是中国作家的作品,似乎带有多元文化的属性。但在价值观上又秉承黄金时代的技术主义,甚至还有几分传自苏联美学的雄浑壮美,和主流的政治正确大异其趣。如今三部曲的英文版都已出齐,它是否会反馈给西方人一些新的东西,是否能在世界科幻史上带来某些转变,是远比得不得雨果奖更有意义的问题。毕竟,大刘已经不需要再用一座雨果奖杯证明自己。


凤凰文化专访刘慈欣:科幻硬核从未过时

在大刘看来,欧洲和美国的科幻文化是很不一样的,欧洲的文化氛围比较浓,科幻更偏文艺方向,而美国科幻更多的是大众文化。但就科幻迷而言,他们的共同点更多,那种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那种探索的精神,那种摆脱平凡的日常生活的希望,那种在精神上进入到一个新世界的愿望,以及由此产生的对科幻的热爱,能感觉得到在精神上都是共通的。

在他看来,任何一个文学题材都有别的文学所不可替代的地方,它之所以吸引人可能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这些不可替代的东西吸引了人,科幻也是一样,现在国内的、国外的作家也好,评论家也好,都认为传统科幻好像过时了,我们在现代的浪潮中似乎该寻找一个科幻文学新的方向,这个我承认可能是事实,但是传统技术型硬科幻是不是过时了,这个很难说。昨天有一件事给我印象很深,就在科幻大会的集市上,有一个雨果奖奖杯的展示,不同时期的几十个奖杯都摆在那儿,你会发现,奖杯的底座形状千变万化,但有一个东西是不变的,就那个金属的火箭。不管它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很好地展示了科幻的本质,科幻的表现形式可能是变化万千的,但是肯定有一个核心是应该坚持的,不变的,而这个核心正是科幻文学存在的依据,“我觉得一句话说不清楚,它是一种情怀,一种感觉,一种理念,就是用基于科学的想象来表达人面对宇宙面和对大自然这种感觉,来表现人和宇宙的关系,我觉得这是它的核心”。


文章整理自凤凰资讯




为馆配市场提供最新、最全面的行情动态

联系QQ:2229462591

      QQ:745929179

武汉卷藏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互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