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美作家Judy小说再次来袭:墨尔本没有烧饼夹臭豆腐

行走的笔龙胆 2018-08-11 09:27:16

龙胆说:有的事,已经过去,却忘不掉。有的人,虐不到,只能虐自己。


墨尔本没有烧饼夹臭豆腐


文/Judy


小时候,你干杯我随意。

长大后,我们都没有给彼此喝一杯的时间。

末了,你我各一杯摆在面前的时候,变成了我干杯你随意。

酒品是会变的,一点没错。

我始终相信,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已将欠下的全部还给你,连本带利。

你终于可以走得没有遗憾。嗯,那是你的风格。

你满意了,就好。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也会由衷微笑,对着泛黄的记忆。

我愿意相信这世上有那样一种情,不能说,不能见,只能感知,也不知延续至何时。


你走后。

我养了一只狗。它跟你一样爱沉默、智商高。

又开始边抽烟边画画。没人再来给我掐灭。

不敢再喝醉。因为怕醉后喊的是你的名字。

养死了一批多肉,又搬回了一批重新开始养。

看完了一场又一场的电影,翻完了一本又一本的书。

点开你的微信,打了很多字,又删除,换个话题重新打字,还是删除,始终没能按下发送键。

于是生无可恋地将自己塞进被窝,闯入一场又一场的梦,都是关于你。我到处找你,我把你弄丢了,焦急而心疼,可就是找不到你。

醒来庆幸,我们还在同一星球上。只是不同的时区里。

你终于开始比我早起了,以后都是。只是我再也享受不到你的第二杯半价了,以后都是。


    一年后。

我不再那么没出息地总是留意关于你的一切消息。

但我还是听说,你也有干杯的时候。说你喝醉以后,就开始闹着要买烧饼夹臭豆腐吃,说没有臭豆腐的话就烧饼也可以。

墨尔本哪有什么烧饼夹臭豆腐?

湖州有,我们高中校门口的小摊上有,一块五一个。不夹臭豆腐的话,五毛一个。我也不记得是你请我吃得多还是我请你吃得多了。

我笑得哭了起来。

眼泪是咸的,是温暖的。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你跟同班另一位男生也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们以石头剪刀布的方式来决战,为了我。结果,是你赢了。

初中的时候,我们需要骑一段长长的还有各种大坡小坡的山路去上学。班里很多同学都买了崭新的自行车。

我的自行车是我父亲花了一百元,从那些偷车贼手里买来的,一辆虽然并不旧但却让我觉得无比不光彩的凤凰牌红色女款车。

你的自行车,大大的、旧旧的,高个子邮递员骑着送信送报的那种。你那个时候还没发育,屁股坐上车凳的话,脚就够不着脚踏板了。所以你是站着骑的,站着骑完了三年的初中路,没有一次迟到早退的记录。

每次路上看到你小小的身体努力的样子,我都感觉心疼疼的。也之所以,每次考试,我都特别关注你的成绩,不是要跟你比高低,而是觉得只有你得了好成绩,我才安心。

那次,你眼里进了沙子,你疼得捂着眼睛蹲在地上,所有同学都看着你围着你,相继有同学帮你吹,但还是吹不走你眼里的沙。

于是我走到你面前,那个时候我比你高,我拿开你捂着眼睛的手,这是我第一次碰男生的手。我把脸凑近你的脸,要我的嘴巴对着你的眼睛,我还需要踮一踮脚尖。

你的眼睛里面,温热,柔润。有一点点咸,那应该是你的眼泪。

你终于可以睁开双眼了。我吞了你眼睛里的味道,红着脸急急地跑回了教室。

那天的日记里,我写到了初吻。


我们,阴差阳错地上了同一所高中。

那些城里的孩子,请教你数学,请教我英语。转身后,笑话你脚上你妈做给你的布鞋,笑话我身上我妈给我织的毛衣。

你看起来,从来不当一回事。只顾自己埋头学习。

于是我跟着你不当一回事,继续穿着妈妈给我织的毛衣等你放学。校门口的小吃很多,麻辣烫、炸鸡腿、香酥鸡、薯条等等。你说你喜欢吃烧饼,我说我也是。其实我知道,烧饼是最便宜的,也最能填饱肚子。

高一下半年,你已经长得比我高了,声音也变了。这个时候的男孩子是不是食欲特别好?放学后你总喊饿,于是我就说吃不下,分你一半我的烧饼。有时我们会奢侈地夹几块臭豆腐,相视傻笑后,并排而走,各吃各的。后来回想起来,高中挑灯夜读而学的那些知识好像也并没派上什么用场,倒是每天那一小段一起默默走默默啃吃的短暂时光,留在心底挥不去。


四年的大学,没见过一面。

毕业后,我急急地进了一家品牌服饰公司,当设计师。你说你还要继续在黑暗里前行一段路。两年后,你取得了硕士学位,进了北京一家外企。

靠知识改变命运的人,彼此都充分懂得彼此内心的苦。彼此也都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的自尊。

那些在高中时笑我土里土气的同学,都开始赞美我的穿搭。那些当年顾不得多看你一眼的女生,都开始尊你为男神。

我们的对视,穿过外表,穿过时光,甚至穿过两段婚姻,好像没变,的确又是变了。

我更怀念的,也许是那时候你穿着布鞋,啃着烧饼夹臭豆腐,走马路总是在我左边,然后满嘴食物跟我说话的样子。


我嫁给了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有着阳光般笑脸的人。

而你的另一半,是你读研时遇到的。

我们一起看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时间上一起。电影结束,各自和另一个人回各自的家。

《致青春》,你说整场下来,想到的人都是我。我给你发了一个憨笑的表情符,然后关起卫生间的门,哭完了一包纸巾。

故事原本可以结束了。

可是,我们竟然出差到同一个城市。

你说:你一直都是我的梦。

我看着你额头的疤痕,它竟然变得越来越精致了,那是小学五年级时我不小心弄伤了你之后留下的。

你告诉我半年后,你将去墨尔本,也许再见,我们就是老妇老翁了。

我懂你的意思。

我穿了一件自己设计的露肩连体裤去见你。那一天的妆容,比我结婚时还化得妩媚又气质。

你帮我开车门,帮我拉餐厅的椅子,你对造成了小失误的服务员也是一脸温柔、语气平和。


大学时,为什么不来找我?我点了一支烟,问你。

不敢。你答得精炼,笑得惨烈。

爱错了叫做青春,不敢爱也叫做青春。

我总以为,不爱你的那个人,说去洗澡,结果就像死在了浴缸里一样再也不会回来;不爱你的那个人,说去卫生间,结果就像被马桶冲走了一样再也不会回来;不爱你的那个人,说去上大学,结果就像去结婚了一样再也不会回来。

其实,对方也是这样想的。

那时候你就该睡了我的。我徐徐吐烟,说。

你掐灭了我的烟头,用嘴唇堵住了我,不再让我说下去。

我知道,我们剩下的,只有做爱。

二十天后,酒店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东西。

你先走了,趁我睡着的时候。穿走了我熬夜给你做的衣,你是我见过最适合穿红色系的男人。

你给我留言,说送行是一件难过的事情。你的字迹这么多年竟然没怎么变,还是有些不太好看。

你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们,下辈子吧。

你知道我不会要这辈子。

我也知道你希望我就像此生不曾认识你那样活着,享受每一顿早餐,看每一轮你看过的夕阳,和另一个人一起享受第二杯半价,只在画画时抽烟。

生命、家人和爱情,必须丢掉一样的话,那必须是爱情。爱情是消费品,情绪过了,什么都不是。

只是我不知道,我的情绪何时能过。

放开手和舍不得。爱下去和不可以。这世界有那么多的不,习惯就好。路过而已,换一下思维方式。

或者,像《致青春》里郑微最后说的那样:爱一个人,应该像爱祖国、山川、河流。

那样也是可以的。

(转发是最好的支持)

▼苹果用户赞赏二维码识别

一直在想提供好看的故事。请您帮我点击二维码下方的广告栏,只要点击,关注并不是必须的。你的点击就是对我的赞赏。谢谢。

  

行走的笔龙胆
欢迎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