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小说虽然火他却认为科幻小说或许会永远边缘

瑰蜜rosehoney 2018-10-01 07:22:37


  中国科幻小说越来越成为文学界的热词。不过,在科幻小说家、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夏笳口中,“科幻小说”依旧是“小众的”,是与“主流文学”相对的概念。“它永远与大众所熟悉的‘常识’存在距离,永远处于相对边缘和受压抑的状态。”最近,由夏笳主编的短篇科幻小说集《寂寞的伏兵》出版。通过这部小说集,她希望呈现的,正是这支很长时间中在荒原上自娱自乐的队伍的整体风貌。

  《寂寞的伏兵》脱胎于夏笳在北京大学的博士论文,不是史论专著,但带着史论的视角。其中收录的13篇短篇小说,包括中国最早的“赛博朋克”(cyberpunk)之一《决斗在网络》、刘慈欣的《流浪地球》等。不过,作品的知名度、精彩程度并非她选择的唯一标准,她更希望凸显的,是1991年至今,中国科幻小说界的多元面向。比如,陈楸帆的《G代表女神》以女性的私人体验作为故事的切口,在夏笳看来,这种视角在稍显“灵肉分离”的中国科幻小说中并不多见,所以将其收入书中。“陈楸帆也写过一些经典之作和得奖作品,但我觉得这部作品是最能代表他特点的”。

  《寂寞的伏兵》所收的小说,其发表的时间起点为1991年。事实上,作为对“现代资本主义开启的工业化、城市化、全球化进程给传统生活方式带来冲击”的反映,科幻小说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已有100多年。依照夏笳的梳理,最初的“科幻热”源于国人的译介,其中不乏鲁迅、梁启超这样的文人。“获一斑之智识,破遗传之迷信,改良思想,补助文明”,这是鲁迅对科幻小说的态度。当时许多文人的原创科幻小说,大都寄寓着老大帝国蜕变为现代国家的梦想。故事中的中国常常是已经走向富强之路,主导了世界格局。进入民国时期,也有不少小说家借科幻针砭时弊、臧否人物。

  新中国成立直至1966年,科幻小说始终没有进入“文学”的大雅之堂,蜷缩于少儿刊物的版面,被定位为“科普教育读物”。1978年后,科幻小说随着英美小说一起被大量译介到中国,激发了国内小说家的写作,进而形成了1981年的高峰。短短3年,科幻小说创作者的数量从1978年的30人扩大到200人。

  夏笳之所以将1991年作为另一个时期的起点,是因为一本重要的杂志。那一年,四川科协旗下的《科学文艺》改名为《科幻世界》。“从这次改版开始,这个杂志用了一系列手段,把科幻当做一个文化品牌的标签打出来。这和1980年代把科幻当做科普教育的从属,是不同的。之后,科幻小说就这样慢慢发展到现在,培养了读者、作者,也有了现在那么多组织机构和发表平台。”

  夏笳是从小熟读这些作品长大的,然而要她在那么多喜欢的小说中挑出13篇来代表26年,也是一件痛苦的事。因为书的篇幅限制以及其他一些原因,她不得不做很多割舍。所以在前言的最后部分,她把那些“同样十分值得一读”却没入选的篇目都一一列明。

 

 

  谈论今天的现实无法脱离技术

  第一财经:你自己也是科幻小说作家,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科幻的?

  夏笳:我中学的时候开始写作、投稿,曾向《科幻世界》投稿,但是被退稿了。大学时,我在网络上和一些网友一起写着玩,无意中被一位编辑看到,拿去发表了。所以第一篇正式发表的是2004年的《关妖精的瓶子》。

 

  第一财经:26年来,科幻作家的关注点和表达方式有什么变化呢?

  夏笳:1990年代至今,其实是一个比较独立的时期。1990年代,中国科幻出现了所谓“新生代”作家群,在我看来,存在三种不同的方向。第一种大多围绕个体与环境之间的冲突展开,从人道主义角度对现代文明和都市生活提出质疑,并往往带有青春期反叛或感伤怀旧色彩,代表人物包括星河、杨平、凌晨、赵海虹、苏学军、柳文扬、刘维佳、潘海天等作家;第二种则重新走向感时忧国的救世情结,同时呼唤某种道德责任感和英雄主义激情,其代表人物主要是何夕、王晋康、刘慈欣这三位所谓“核心科幻”作家;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常年在新华社从事新闻工作的韩松,运用其风格化的叙事手段,走出了一条以科幻小说进行文化批判的另类创作道路。

  2000年后,80后科幻作家开始陆续发表作品,被称作“更新代”,其中包括陈楸帆、飞氘、长铗、拉拉、宝树、张冉、钱莉芳、程婧波、迟卉、郝景芳、夏笳、陈茜等。

 

  第一财经:科幻小说虽然是借助想象力塑造一个未来时空。但很多时候,它反而更能体现人类在当下的生存现实。在你看来,主流文学作品刻画的“现实”,和科幻小说中传达的“现实”有什么不同?

  夏笳:当要表达现实本身超现实的一面时,主流文学作家会选择用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去写,他们可能会回避一些技术上的术语。但是,对一个从小阅读科幻作品的人来说,他会倾向于以技术性的角度去表现。实际上你会发现,今天,中国人和世界其他国家的人一样,他们所面临的问题,无法抛开技术来谈人的存在,也不能单单用诗意或者感伤的方式去描述。技术的部分,包括技术和人的关系,是应该探讨的。

 

  第一财经:从那么多小说中选出13篇,似乎很难。在选篇上,你有什么标准?

  夏笳:当时为了写论文,我需要读大量的作品。《科幻世界》这些年刊登的,我都一篇篇去看,在此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个我自己所挑选出来的重要作品清单。比如,我选的第一篇是星河的《决斗在网络》,他非常高产,很有能量,写作风格也一直在变化。《决斗在网络》作为他的早期代表作,可以说开创了中国“赛博朋克”的潮流。当时,互联网还没有流行,大部分人没有条件上网,小说中关于主人公进入网络空间的描写,是非常有震撼力的,几乎影响了一代年轻人。

  我的选篇标准不光是得奖与否以及在读者群众中的影响力,虽然这也是重要标准。事实上,陈楸帆的《G代表女神》不可能发表在《科幻世界》上,它的读者可能不是那么广,只是一小部分读者认同。但我认为,这部作品很能代表他在整个科幻创作群体中的特点。这里面,也有一个史论角度的考虑。所以我在入选的每篇作品后面都写了一段几百字的论述,来对作者的创作特点和入选作品的内涵做一点分析和阐述。

 

 

  科幻小说的“国际”,基本就是指美国

  第一财经:你觉得现在中国科幻小说在国际上处于怎样的位置?

  夏笳:其实,我们现在说的“国际”,基本就是指美国。除了美国之外,其他国家的科幻并不很繁荣,包括德国这样注重技术的国家在内。德国的科幻特别小众。美国具有巨大的科幻市场、科幻产业的环境。还有如加拿大、澳大利亚这样的英语国家。近年来,我们科幻小说方面的交流主要也是和美国交流,主要通过少数几个人。美国科幻说实话一直是比较“排外”的。

  这种“排外”是指:他们的读者基本上很少读翻译作品。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具有巨大的科幻市场、科幻产业的环境,他们自己的作家和作品体量就很大,再加上来自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英语国家的作品。另一方面,美国本身就是个移民国家,他们的科幻创作本身就具有非常大的文化多样性。比如,刘宇昆是美国作家,用英语写作,但是他又会写一些带有中国元素的作品。

  中国这几年正在崛起,不光在科幻小说领域,在各个领域,美国都对中国特别关注。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和美国的编辑才有发挥的空间。其实,过去他们也很努力,只是能够溅起的水花比较小。当然,其中还有意外的因素。比如,《三体》刚刚出来的时候,大家认为不会卖得很好。确实没有想到,它制造了这样的效果。这和作品本身质量好是有关的,也不可否认中国崛起的大背景。近几年,中国一直在想如何打入国际,也就是如何被美国的读者接受。在某种程度上,这已经成为现实。

 

  第一财经:美国科幻小说的繁荣,背后有怎样的因素?

  夏笳:我觉得这是历史中的多种因素共同促成的。本来,科幻起源于欧洲,最早是英、法,德国也出过许多好作品。到了1920年代,科幻小说出现了从欧洲向美国的转移。我们现在看到的科幻的重心就在美国,而且这个传统是非常连续的,从没中断过。

 

  第一财经:你在书中说到,1981年是中国科幻小说的巅峰之年。1982年,科幻小说很快走上了下坡路。为什么这种转折会发生在1982年?

  夏笳:1981年的高峰是因为1978年迎来了一个“科学的春天”,出现了整个社会的文化转向。1978年到1982年之间,涌现出很多新人新作,是一个井喷的状态。到1982年,繁荣之后进入平淡期,也是正常的。但另一方面,因为突然井喷,创作人员内部和科协之间有一些不团结,也产生了争议。人们相互批评和指责,这有碍于作者的持续创作,很多作者产生了思想矛盾。再加上了1983年底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科幻小说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第一财经:从出版和影视方面来说,中国的玄幻、奇幻作品还是要比科幻受众更广。

  夏笳:科幻本身在中国繁荣期很短。它从出版渠道再到写作风格都比较局限,所以我觉得它还是非常边缘和小众的文化。虽然大家对科幻比较有兴趣,但大部分人接触科幻小说很少。近年来很多奇幻、玄幻作品被拍成电视剧和网剧,背后是有文化和工业基础的,历史和神怪类的文化在中国一直没有断过,相关的小说和影视作品近几十年来一直都深入人心,老百姓更容易进入这类作品的逻辑。而对科幻作品,人们接受起来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

 

 

  相关链接

  三联科幻精选系列

  《<三体>的X种读法》、《科幻中的中国历史》、《寂寞的伏兵:当代中国科幻短篇精选》分别从三个不同角度勾勒出中国科幻小说的图景。

  《三体》文本的解读路径,包含几乎所有当代中国的主流思潮。《<三体>的X种读法》即关于《三体》的精彩解读的选编。李广益、陈颀所选的文章,既有中国的,也有外国的,既有学者和专门研究,也有来自媒体和读者的,打破了《三体》静态的文本形态,将文本与文化背景相联系。

  《科幻中的中国历史》是一部侧重于观照历史、回返历史的中国科幻小说集。编者、作家宝树选择了11篇科幻小说,并将历史科幻大体分为了三种主要类型:一是“秘史”,即以科幻元素来对历史做新的诠释,如《长平血》(姜云生)、《晋阳三尺雪》(张冉)等等;二是或然历史,也可称“别史”,在中国科幻作者中,或然历史类的写作很大一部分围绕着现代化的焦虑而展开,如刘慈欣的《西洋》;最后一种特殊的历史科幻则是历史经验的全然错乱和碎片,宝树将它命名为“错史”,如《一九三八年上海记忆》(韩松)等等。

  《寂寞的伏兵:当代中国科幻短篇精选》由多次获中国科幻银河奖和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作家夏笳,从中国本土“新生代”与“更新代”作者中,精选出13 篇代表性作品。这组作品勾勒出中国科幻在过去近三十年中走过的道路和形成的版图。


  来源:第一财经】,本订阅号尊重原创者版权,已注明出处,详情请阅读原文。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有损阁下版权,可立即通知删除。

投资理财需要帮助可添加本订阅号、给小编留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