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小说(全本免费)

免费可爱小说 2018-04-01 07:52:59


可爱小说精选及可爱小说推荐。

本周可爱小说最受欢迎的小说

情深误终生(热)

都市血色风暴(热)

在想你的夜里(热)

不负岁月不负你(热)

野玫瑰

爱恨两痛

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热)

被遗忘的刻骨铭心

时间使我忘记爱

一段流浪的爱情

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

爱你不负年华

逆世医妃

神奇保安俏总裁

神医惊天录

豪门游戏:总裁独宠小猫咪

小村医的强悍人生

重生魅后俏冤家

婚姻的黑色幽默

总裁再宠:说好不回头

-----------------------------------------------

本本都是精华,本本都美不胜收!

你只要记得小说名就不愁找不到它了!

-----------------------------------------------

可爱小说精选及可爱小说推荐。

当程逸新和程希芸轻轻推开病房的门时所听到的,就是裴诗茵的这么一些内容的声声的呼唤。


都是承诺着跟韩俊宇在一起,跟他结婚之类的话。


兄妹俩听得有些蹙眉,裴诗茵看到他们来,也是很有些尴尬,不过,叫唤的韩俊宇的话却是不曾停止。


俩人静静的看了韩俊宇一眼,看着他那毫无血色的脸庞,本来由于听到裴诗茵的那些话有些生气的程逸新这个时候却是一点气也生不出来了。


“俊,我们来看你了!”


“表哥!”程希芸一见韩俊宇那副模样也是一脸的心酸。


“不,不要,不要相信希芸的话,她是来阻止我们结婚的,茵,不要相信她……”程希芸刚刚开口叫了韩俊宇一声的时候,突然间就听到韩俊宇在嘴唇微动的说出这些话来,而且他一边说,额上大滴大滴的汗珠就在不断的渗出出来。


而他的眼睛这个时候还是紧闭着的。


程逸新和程希芸两人一听,都相互的对望了一眼,程逸新停止了说话,给了一个眼色给程希芸,程希芸马上的变得会意了。


二哥的意思是让她试着继续的刺激一下韩俊宇。


或许是因为韩俊宇现在的意识正停留在美国的时候的那段记忆,并不是他真正的醒了,他的双眼还一直的紧闭着的,现在也只不过信若做梦一样情况罢了,或许继续刺激一下他,也是可以考虑的。


“表哥,你再不醒来,我就把诗茵带走的了!”


“不,不要……诗茵是我的,你们谁都不能带走她的,谁都不能!”


“你不想她跟着我走,你睁开眼睛啊,你把她抢回来啊,要不然,诗茵走了,你就永远也没有机会跟她结婚了。"


“不,她答应跟我结婚的了,我明明听到她答应跟我结婚的了,你们不能够把她带走!”


裴诗茵一边听着韩俊宇无意识的跟程希芸的那些对话,心里又一尴尬又是心酸,那种酸涩的感觉是怎么挡也挡不住的涌上心来。


之前虽然她一直知道学长爱着她,很爱很爱,可是,他对于她关心和细心呵护都没有现在的一刻来得震憾。


现在他在生命垂危的时候依然是记挂着她,念叨着她,口口声声的让她不要离开。


“俊,你快点醒吧,你醒了,我就不跟希芸走,我留下来,跟你结婚,我们去度密月,然后……然后我们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过日子!”


“对,表哥,你要是现在睁开眼,这一次我就不把诗茵带走了,让她陪着你,跟你结婚,跟你百头到老……”


“只要你现在就睁开眼,你不是很想看到诗茵穿着婚纱的样子吗?她穿着婚纱跟你走进红地毯的时候应该多么的美……”


“对,俊,你睁开眼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正当裴诗茵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手心莫名的就紧了一下。


韩俊宇的手指有反应了,她欣喜若狂,“对,就是这样,学长,你快睁开眼,睁开眼晴看看我啊!”


“茵!”韩俊宇的手指更是有力的握了裴诗茵一下,下一秒,他的双眼张开了。


“表哥!”程希芸这个时候也有些欣喜若狂,“二哥,你快点去给姑姑打个电话吧!”


“好,你们先聊聊,程逸新这个时候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他何止只给程曼雪打电话,大哥也少不了要通知,要是大哥听到这么一个消息,睡觉的时候也会睡得舒心一些。


裴诗茵这个时候也是狂喜,一颗悬起的心这才慢慢的放了下来,天知道她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有多担心,多难过,现在的终于是可以松下了一口气了,也幸好程希芸他们的到来,两人无意中的合力将韩俊宇给刺激醒了,说实在的她正是彷徨无助助得不知怎么办才好呢!


只因她无论如何也叫不醒韩俊宇啊,虽然按照了程曼雪的说话,说着那些他想要听的话了,可是一直都没有多大的反应,而加上程希芸这么一出声韩俊宇居然就马上有了反应了。


这还真是幸亏了程希芸的帮忙了。


“茵,我……我怎么在这里了,你不要跟,不要跟希芸走!”


“你受伤了,住医院里了,现在好了,你终于能醒来,我不会走,我一直陪着你,你放心好了。”


“表哥,这一次,我没有跟你抢诗茵!”程希芸抿嘴一笑,心里还是有着层层的隐忧。


表哥是醒了,可是看来对于诗茵的感情还是执迷不悔啊,大哥可是有得苦果子吃。


“受伤,住院?我们现在不是在美国!”韩俊宇的思维开始慢慢的拉了回来,他终于是想起来了。


他暗算了雷的深,然后他们都中枪了。


韩俊宇的嘴角开始慢慢的掠起了一个苦涩的弧度。


他刚才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梦见他跟裴诗茵恋爱,结婚,还有在重要关头的时候,程希芸突然出现了,她突然而来,又要破坏他跟裴诗茵的婚礼了,这让他焦急无比啊,紧接着就在她们一声声的引导下,醒过来了。


醒来的时候美好的场景已经不复存在,所有的所有,都只是一场梦,甚至在梦里,他也没有真正的跟裴诗茵完完整整的举行完那个婚礼。


他仅仅是做梦也没有办法真正的和心爱的女人走在一起。


“程希芸,为什么,在梦里,你还是要破坏我跟诗茵的事!”


“表哥,你能醒过来就好,别那么多的抱怨了,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不得,生命是美好的,你可得千万要珍惜!”


“表妹,你不恨我了?”韩俊宇这个时候的神智是越来越清醒了。


“恨你我就不来了!”


“对不起!”韩俊宇是第一次那么认真的对着程希芸说对不起,他知道程希芸恨她,而他,也恨着程希芸,想当初在美国的时候要不是程希芸的出现,把裴诗茵给带走了,他跟裴诗茵早就领证结婚了。


他总是觉得自己恨得很是有理由,而现在他却是认认真真的向程希芸道谢,他知道自己这次醒来,也是全靠刚才程希芸的那些刺激话语。


“没什么,以前的事情,我都忘记了,你能醒来就好。”程希芸这么说也是很有些感谢韩俊宇在最关键的时候没有暗算自己大哥,而是反过来暗算雷的深,这让她的心里或多或少的对韩俊宇也是存了一些感激。


他们之思的恩恩怨怨这么多,一时之间也是说不清楚了,是怨也好,恨也好,程希芸都想是暂时的抛开不想多想了。


有什么比活着更好呢,再多的怨和恨,她也不想韩俊宇就这么死了。


“我会醒来的,有茵在叫唤着我,我就不值得离去。”韩俊宇一听程希芸那么说,又微微的道了一句。


程希芸和刚刚进来的程希芸和程逸新一听他那句话,又不禁的微微蹙了眉。


人是唤醒了,可是由始至终,却是对于裴诗茵的执着没有一丝的改变。


“你们好好的聊聊吧,俊,你爸爸一直都很担心着你!”裴诗茵望了一眼脸色已经缓和过来的韩父,淡淡然的道,“我先出去一下,找些吃的,一会再回来看你!"裴诗茵说着,随意的找了一个借口就出去了。


“嫂子,我陪着你吧,你也是刚刚脱险,不要随意的乱走,”程逸新很有些不放心的跟着出去,众人也不以为意。只是韩俊宇很是不舍的道,“茵,你吃好了要赶紧回来陪着我啊!”


裴诗茵点头答应,走出去的时候却很是蹙眉。


学长人是救回来了,可是,当她出院的时候,她还是得伤害他一次,得重新的把自己在他昏迷的时候所说的所有话都推翻。她还是得清清楚楚的拒绝他一次。


一想到这里,就让她的心是不由自主的揪紧,她不想伤他,不想那么残忍的说着拒绝的话,可是却是不得不说,她对于这种事情烦恼透了。


“嫂子!想吃些什么?我开车跟你一起去吃吧?”程逸新一边说,一边才开始发觉,自己今晚也是没有吃好,大哥的事,公司的事,乱成了一团了,他们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呢。


“都深夜了,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看看哪里开夜市的,将就着吃一点就好。”


“好!”程逸新淡淡的笑了起来,裴诗茵失忆了之后,他们还是每一次那么新近自然的聊着天呢。


“逸……逸新,那个宁敏悦她怎么样了……”裴诗茵是在车子里沉默了好久才问出了这么一句想要问了好久的话。对于韩俊宇内疚之外,对于宁敏悦的感觉也是十分内疚的,要不是因为她,程逸奔应该还好好的跟宁敏悦在婚宴之中,又怎么会突然的离场?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不好。


宁敏悦上次那么拼命的救了她,而她呢,反而是成了破坏她婚礼的罪魁祸首了,虽然这都不是她的本意,不过事实上是的确的如此。


要不是她突然出事,程逸奔跟宁敏悦的婚礼一定是好好的。


“逸新,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这一次,我是把公司害惨了吧?”裴诗茵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那么诚心的跟程逸新说话。


因为之前韩俊宇所说的那些故事,她是无论对程希芸还是程逸新,都很是有着偏见,所以是从来没有那么认真和交心的对着他们说着话。


“不关你的事情,你本来就是受害者,那个雷的深要不是针对大哥也不会掳走你,而你出事之后,事情要怎么处理,都是大哥自己做的选择。大哥是因为觉得你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这可不是说因为你的问题!什么害不害的呢,要是大哥她一点不在乎你,那么大哥也不会做这样的选择,既然大哥能这样选,自然是认为值得。”


程逸新看着裴诗茵,是那么耐心的分析着程逸奔的心态给她知道,他是那么想,那么想裴诗茵能早点了解到程逸奔对于她的爱。


自从裴诗茵失忆了以后,程逸新可是没有少看到大哥为裴诗茵的事情而痛苦了,而裴诗茵却是始终都想不起他的大哥,始终都像是看不到大哥对她的深爱。


刚才,听着她在病房里跟韩俊宇说的那些话,程逸新的心里就有些愤怒。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裴诗茵只是为了让韩俊宇快点醒来才那么深情的跟韩俊宇承诺着那些话,还是她根本就已经是那么爱韩俊宇了?


因为之前,他可是没有少看到她对韩俊宇的种种好,对自己大哥是那么的排斥和疏离。


而至于裴诗茵后来心态上发生的那么多微妙的变化,程逸新可是不得而知的,别说他那么忙,即便是他能清闲些,可是也是无法那么细致的察觉到一个女人心里的那种细微的变化。


程逸新的话让裴诗茵的心里稍稍的好过一些,只是她也知道程逸新之所以那么说,也是为了让她好受些而已,无论是直接简直,这件事情压根就是跟她有关的。


而程逸新的话也让她知道程逸奔对于自己的深情,当然她也听得出来,程逸新说这些话的意思,他想她知道自己大哥对她有多深爱……


“谢谢你,逸新,谢谢你这么跟我说,其实,我现在虽然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可是我……可是我……对你大哥的爱却已经是苏醒过来了……”裴诗茵很有些尴尬的说着,语气却是显得无比的坚定。


虽然这么尴尬和害羞的话换作平时她是绝对的说不了来了,可是现在,她倒还是坚决的说了。因为她知程逸新的担心着自己大哥的感情问题。


程逸新听了裴诗茵这么一说,果然是松了一口气,“好,真的好,能听到嫂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嫂子也不用害羞不好意思,你没有失忆之前,跟大哥的深情大家可都是清楚得很。”


“嗯!”裴诗茵略微羞涩的点了点头。之后,裴诗茵还问了很多程逸新有关于收购程氏的事情,以及现在停止收购对新公司的影响。


在她的心里,始终觉得自己害了程逸奔了,要是真的因为这次的事情,让程家再也没有办法夺回程氏,那么她的心里会深深的有着不安。


“嫂子,这些事情一时半会说不上来,而且,你也不用担心这些,无论是做生意还是谈感情都是需要缘份这两个字,如果这一次最终真的必须完全停止收购,也不是你的错,只是我们的部署还不到位,你没必要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程逸新自然知道裴诗茵的想法,只是,她这么不安的感觉,对于整件事情可是一点的帮助也没有。


即使这一次真的是因为救她,失去了收购回程氏的大机会,可是这也是程逸奔的选择,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没句,这是大哥的选择。


这当然是大哥觉得裴诗茵比程氏重要才那么做,这当然是大哥觉得值得才这么做了,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这是大哥的选择!


相较而言人和公司,自然是人重要了。


即使是让程逸新重新做决定,他的决定也是跟程逸奔所一致的。对于人与公司之间,当然是人重要,更何况,裴诗茵还怀着程家的血脉,程逸新是医生,自然是对于生命更为看重。


不过要是跟宁秀婷讨论此事的话,肯定也是有着严重的意见分岐了,刚才她还打过电话给他,在数落着他大哥的一大堆不是呢。


本来,程逸奔这样的就取消了婚礼,并且从婚宴中走了,这样的举动让宁秀婷敏悦、甚至宁秀婷生气那也是情有可原,相对于宁敏悦,站在她堂姐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也是无可厚非的,只不过后来,他已经跟她说了裴诗茵出了事之后,这丫头还是没有一点同情心的在数落,这就让程逸新的心里很是不爽。


他是越来越觉得自己跟这个宁秀婷的思想上分岐太多了。以前是她怕他生气,一直在迁就着她,可是这时间一长,她的大小姐脾气就怎么藏也藏不住了,而且,对于他这个外表风光的程家二少,可是一颗心却完全在医学上,而不在家族生意上的,这一点宁秀婷最最是不能接受了。


她的目标可不仅仅是当一名医生的太太而已,一个当医生的老公是绝对满足不了她的虚荣心。


可是偏偏的,当医生就是程逸新的理想,对于这一点,两个人都不知道争吵过多少次了。


程逸奔回来之后,程逸新不仅仅一次提过,当程氏成功回归之后,他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由于之前两人从来没有触及到这方面的问题,听程逸新那么一说,宁秀婷立刻就表示反对了。


说实在的,宁秀婷之所以一向都对于程逸新那么的迁就,那么的在乎,可不仅仅看中他医生的身份,而是看中他程家二少的身份,如果没有了这一层身份,程逸新对于宁秀婷来说也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缘份?真的是那样吗,真是不是因为我搞砸了吗?”裴诗茵这个时候也没有感觉到程逸新是在想着心事。心里很有些不安的说道。


“大嫂,你不必的焦灼,其实,你可以将心比心的调转过来想想,要是你是大哥,大哥是你,看到你有危险了,会不会把你置之不顾了?”


“那当然是不会了!”裴诗茵也有些失笑了。程逸新那么一问,果然让她释怀了起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