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小说走红国外:“为什么我才知道还有这样的小说!”

HUSTmaths 2018-05-12 12:23:45

2015年初,正是中国网络小说在英语世界翻译热潮的开端。当日韩漫画与轻小说培育出的英语读者,逐渐对日韩作品的套路感到厌倦时,他们便顺理成章地,将目光转向在这些论坛上零星出现的中国网络小说。

如何辨别一部小说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只要前几页常提到‘脸’,就知道是东方人写的。推动这些小说发展的情节,常常就是谁不给谁面子,或者要找回这个场子(即夺回这个地盘),这真的很东方。”



美国小伙凯文·卡扎德读了半年中国网络小说后,成功地戒掉了毒瘾。


2014年,卡扎德失恋了,他心情苦闷,不愿出外见人,整日窝在家里,用毒品自我麻醉。一段时间后,他的胸口开始剧痛。去医院做了几次扫描,结果都是“没有异常”,卡扎德却不放心,总觉得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自己。
卡扎德喜欢读漫画。有天他正在网上读漫画,网站聊天室的对话框忽然不停地闪起来。卡扎德并不经常参与聊天,但这回的讨论似乎异常热烈。卡扎德终于耐不住性子进群围观,漫友们一窝蜂激动地劝他:“读过CD没?”“你一定得读CD!”卡扎德一脸懵圈:“CD是什么鬼?”
“CD”是中国玄幻小说《盘龙》(Coiling Dragon)的英文缩写,2014年,《盘龙》被美国网友“任我行”自发翻译成英文,在网上连载,令许多英语读者大开眼界。

“我们西方文化有哈利·波特和各种优质小说,我长这么大,什么样的小说没读过?”自诩阅历丰富,卡扎德随意点开小说链接,结果“彻底陷进去了”。一整天,他不吃不喝,一连读了五六部(《盘龙》共二十一部),相当于中文一百多万字。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半年后,因为沉迷中国网络小说,卡扎德彻底戒掉了可卡因。“过去我回家后只想着吸毒,现在我回家后满脑子想的都是中国小说,它们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但至少不会伤害身体。”卡扎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像卡扎德这样“满脑子想着中国小说的”的国外读者越来越多。2017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委托全美排名第三的网文翻译网站沃拉雷小说网站主艾菲尔(etvolare)在站内发布采访征集令。“6个小时之内收到上百封邮件。”艾菲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这些读者来自亚非欧美的18个不同国家,大部分是大学生,此外,多是软件开发等理工科职业的从业者。


“我要成为玄幻小说中的人物”


大概两年前,《盘龙》的作者、著名网络小说家“我吃西红柿”听说了卡扎德的故事。“当时我目瞪口呆。”“我吃西红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也有好些读者说,看了小说对生活有了新的认知,还有努力奋斗成就一番事业的,我觉得是不是在忽悠我啊。”
接触到中国网络小说后,卡扎德一度也被小说《逆天邪神》中的主人公云澈吸引,觉得他“很酷”。“他每到一个世界、一个新的城市,都会占有那里最好的女人。我是一个美国人,这在我们这儿是不现实的。”卡扎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当我发现小说里所有人物的生活方式都不现实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作者不太成熟,作者在生活中肯定不像他的小说主人公,遍地风流又战无不胜。”

相比之下,卡扎德还是更喜欢《盘龙》的主人公林雷——他在找到灵魂伴侣后,就专注于家庭,并时刻疼爱妻子,虽然活在另一个世界、拥有魔法,却有着现实的生活方式。


▲ 许多国外读者,先接触到《盘龙》的漫画,才开始阅读小说原著。有趣的是,漫画《盘龙》的官方译是“CrouchingDragon”,而国外翻译组通用的译名是“CoilingDragon”。

在追更网络小说这方面,卡扎德有许多同好,他们彼此互称“道友”。一些沉迷较深的“道友”,和卡扎德一样,希望成为玄幻小说中的人物,并坚定地相信中国网文所描述的玄幻世界和神奇魔法确实存在。
“通过训练,人们是可以看到能量的。”卡扎德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他的“研究成果”,“修行到一定级别,就能在人们身上看到不同颜色的波纹,由此判断一个人是否说谎、恋爱。”
“道友”们平时用网文中的设定互开玩笑,还会搜寻世界各地的“魔法书籍”,包括伊斯兰、冰岛、印度和西藏的民间传说,翻译后放到一个叫做“秘密文件”的网站上。卡扎德将这些传说理解为“历史上的事实”。
也正是因此,在许多人看来重复无味的网文情节,在他们看来,其实是了解平行时空风土人情的渠道。通过阅读,他们时刻准备着迎接另一个世界的召唤。


▲  因为沉迷中国网络小说,美国小伙卡扎德彻底戒掉了可卡因。(卡扎德供图/图)


一个配角写10章

西方文学不可能的


“记者先生,请原谅我粗俗的词汇。”18岁的哥伦比亚学生卡洛斯·霍华德向记者描述他初读中国网文时的心情,“为什么我才知道还有这样的小说!”
卡洛斯·霍华德最初接触到的《盘龙》,是漫画版。按图索骥,霍华德找到了原版小说。“当我意识到与原版小说相比,漫画有多乏味的时候,我就不再阅读漫画。”霍华德说。
漫画读者,是中国网络小说的一大粉丝库。2014年,《盘龙》英译章节被网友上传到一家日本漫画网站,没过多久,这条帖子就炸开了锅,讨论热度很快力压该网站的绝大部分漫画贴,以至于管理员不得不出手把《盘龙》的帖子删除。
在中国网络小说进入英文世界读者视线之前,东方故事输出最成功的,就是日韩网络小说和漫画。当日韩漫画与轻小说培育出的这批英语读者,逐渐对日韩作品的套路感到厌倦时,他们便顺理成章地,将目光转向在这些论坛上零星出现的中国网络小说。

艾菲尔是由西方奇幻小说“叛变”成中国网络小说读者的。艾菲尔最喜欢的西方奇幻作家是梅赛德斯·拉基(著有《鬼影骑士》等)、安德烈·诺顿(著有《巫术世界》等)和塔莫拉·皮尔斯(著有《母狮之歌》等)。采访时,艾菲尔不时看一眼书柜墙,由某个书脊上的名字信手拈来地谈到书中的故事,如今书架“超载”,她要读的新书已经没地方放了。

艾菲尔读到的故事主要有两种:这个世界被邪恶笼罩,有天出现了一个救世主;一个很平凡的小女生或者小男生,历尽千辛万苦,成长为伟大人物。

中国网络小说讲的故事们也大同小异。但艾菲尔还是能够很快辨别一部小说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只要前几页常提到‘脸’,就知道是东方人写的。推动这些小说发展的情节,常常就是谁不给谁面子,或者要找回这个场子(即夺回这个地盘),这真的很东方。”


“色即是空” 怎么翻译

艾菲尔是台湾人,高中毕业后到了美国。小时候她爱读金庸小说、看武侠影视剧,高中时,她接触到中文网络小说。
2015年以前,艾菲尔一直是一名华尔街“金领”,工作内容是金融与并购咨询。2015年底,艾菲尔开始翻译第一部中文修仙小说。
翻译网络小说前,艾菲尔兼职翻译过一些商业文件、音乐教材和电脑游戏文案。艾菲尔发现,虽然中国有一些不错的网络小说和游戏,但它们很少被翻译到英语世界。而她小时候爱看的华语影视剧,配的英文字幕也常常十分糟糕。
2015年,她读到中文网络小说《三界独尊》,小说开头,主人公因在大殿上放了一个屁,便被处以极刑,投胎转生。这个荒诞的开头把艾菲尔逗乐了。她决定动手翻译这部小说。
最初,一章3500字的小说,艾菲尔要花两三个小时才翻完。
翻译网站的编辑不懂中文,但英文水准很高。他们通读译文,遇到难懂的地方,就让译者详细解释原文的意思,修改理顺。

请输入标题     bcdef

仙侠、武侠小说里常会提到佛教概念。“比如‘色即是空’,天哪,我怎么翻啊。”艾菲尔对记者感慨,有时候四个字的经文,她会翻出一整段,先解释宗教,再解释这个句子的原由。
中国网文里常常出现的“道”,已是英语读者熟悉的词汇,翻译时可以直接译成“Dao”。武侠世界网站专门设置了栏目,介绍阴阳、八卦与“道”相关的知识。书迷们聊天,都像卡扎德一样互称“道友”(Daoist),论坛时兴的问候语是“May the Dao be with you”(愿“道”与你同在)。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然而绝大部分“修仙术语”在英语世界没有这么好的群众基础,这通常让译者很犯难。比如“修炼真元”,“真元”就很难解释。
经过两年积累,现在,翻译3500字的章节,艾菲尔只需要一个小时。即便如此,翻译700多万字的《三界独尊》仍是个庞大的工程。
当艾菲尔翻译了20多万字的小说时,她获得了第一笔收入。这笔钱来自一位读者的赞助。“真的是可怜的少,大概是买了一个礼拜的菜就没有了。但这件事让我意识到,也许真的可以往这方面走走看。”艾菲尔说。



痛苦结成的烙印是生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