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全球销量2000万册的女性小说,矫正了《我的前半生》中妖魔化的女性观

豆瓣读书 2018-04-15 12:26:31

「 豆瓣读书,让好书遇见你 」



《我的前半生》一经开播,就成了刷爆朋友圈和微博的热门话题,女主罗子君凭借一场婚姻一跃成为人生赢家,也同样是因为这一场婚,人近中年却差点无家可归。


如果你读过亦舒的同名原著,子君的形象被过分突出成一个世俗浮夸的豪门阔太,穿着浮夸,对人尖酸刻薄,每天日常就是购物,美容,查岗,俨然成为了一个只会依附男人的附属品。



当然这样三观不正的开篇,仅仅作为电视剧的铺垫,用于衬托子君离婚之后的觉醒。这般被如此“大方”地搬上银幕的陈旧女性观,在遭受诟病的同时,也侧面是说明了现实的生活中,也不乏这样的女性。


《我的前半生》将关于女性的话题又一次炒成了社会热点,在这个热点之下,各种女性价值观良莠不齐,层出不穷,究竟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女性,再一次考验起诸位女性同胞的价值选择。


就像《第二性》的作者波伏娃提出的“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女性,可以由自己做主,自己来把握自己的命运。


如果说《我的前半生》中以“女性觉醒”之名,宣扬着各种可疑陈旧的价值观,那么身为女性,究竟如何才能走上真正的自我觉醒之路?



1977年,美国作家玛丽莲·弗伦奇出版了一部三观很正的女性小说——《醒来的女性》


《醒来的女性》是一部反映了整整一代美国女性生存境遇,令每一位普通女性心生共鸣,潸然泪下抑或热血沸腾的小说。


出版以来全球销量超过2000万册,出版22种语言版本(这是什么概念?只有《1984》《教父》《苏菲的世界》这样的世界级畅销书可以达到这个量级。,堪称“小说版的《第二性》”,甚至间接推动了第二次女权主义运动。无数女性认为这本书写出了她们一直被压抑的内心世界,甚至改变了她们的一生。



/


一部小说版的《第二性》 


《醒来的女性》的作者玛丽莲·弗伦奇于1972年获得哈佛博士学位,并于1977年出版《醒来的女性》一书,一举成名。本书的创作深受《第二性》影响,被称为“小说版的《第二性》”。


尽管本书由于暴露了很多尖锐的社会问题和性别歧视问题而引发舆论争议,但本书仍在全球销出2000多万册,出版22种语言版本,成为现象级的话题之作。


无数读者表示,这本书中所写的,就是当时女性最真实的生活。



较之《第二性》中波伏娃从哲学和理论的高度界定了女性在人类社会中的处境,弗兰奇笔下的《醒来的女性》则是将女性以鲜活的形象,投影到当时那个“文明优于野蛮”、“白人优于黑人”的大社会背景之下,每个普通女性最真实的生活之上。


本书以女主人公米拉的视角,写尽她从童年到中年的人生,以及她身边一群身份各异、性格各异的女性的孤独与放浪、欢乐与苦痛。


《醒来的女性》写出了许多女性“早已习惯的,那些未曾言明、未经深思的压迫,未经选择就自动适应了的生活”。英国著名女性主义作家Fay Weldon称其为 “这是那种会改变你一生的书。”



/


 首先我们来认识一下米拉。


米拉是一位热爱读书的小镇女孩,从小她就是个独立而聪明的孩子。她的精神偶像是尼采,开学第一天就学完了全部的课本,学校只得让她跳级。


而她的母亲对她的期望却仅限于“嫁个好人家”,对她严加管束。在一个封闭的小地方,她的聪明和独立却使她成为异类。


十九岁,她读大学,爱上一位热情而潇洒的男同学,但不久发现他需要的只是一位崇拜者。失恋的米拉在酒吧畅饮,与邀请她的每一位异性跳舞,却因此得了“荡妇”的名声。


她终于屈服于舆论压力,草草恋爱结婚,努力让自己做一位主流鼓吹的“贤妻良母”。丈夫有体面的工作,她也住上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大房子。


她举止优雅,总是面带微笑。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在生活的平静表象之下,她正在默不作声地崩溃……她逐渐发现与丈夫三观的分歧与沟通障碍,却只能默默接受这样的婚姻。



直到有一天,丈夫告诉她他在外有了情人,要和她离婚。三十多岁的米拉经历了绝望的自杀未遂之后,勇敢重新开始她的人生。


她拿到哈佛的录取通知,在人们的侧目下重新入学读书,在那里,她认识了一群个性鲜明、与众不同的女性朋友,才发现生活其实有更多可能……在哈佛她也收获了爱情,但面临事业与爱情的二选一时,米拉最终没有放弃自己的事业和独立,哪怕孤独重新将她包围......


《醒来的女性》中穿插着十几位女性不同的遭遇与故事,借由她们的生活与命运展现了在那个女性权益尚未得到重视的年代,女性的天性在社会、家庭中所受到的无形束缚,以及在主流价值观的塑造下所接受的那些“未曾言明的压迫”。


通过一系列的文字渲染和社会环境还原让小说的情节无限贴近真实的生活,引发读者强烈的共鸣!其实这些女性,就是我们身边的朋友、长辈、亲人、甚至是你我自身。


包括作者弗伦奇,她笔下的米拉成为了自己的“替身”,是她一生致力于为女性权益发声的重要伙伴。


/


  什么是女性?  


如果按照纯生物学的定义,女性代表着子宫和生育。这是人们为女性设定的生活,使之在意识中以没有自主思想的状态完成她们的自然宿命。但是从物种的意义上来说,女性对人类做出了相等的贡献,却承受看比男性更悲苦的命运。


小说中米拉的时代,甚至更早之前,女性就被“塑形”成男性的附属者。


从西方文化《圣经》第一章“创世纪”中,夏娃是亚当的一根肋骨,到中华文化几千年来的女人应该“三从四德”,乃至童话故事中只会等待王子亲吻才得以苏醒复活的公主们,直到今天,我们的社会依旧还笼罩在种种平等的假象之下。


当“女权”这个词被污名化和曲解,以李银河为代表的“女权主义者”被妖魔化,我们似乎忘记了,“女权主义”所主张的,仅仅是希望每一位女性在做出重大的人生选择时,不是源于恐惧,不是源于外界的压力,而完全是发自本心。希望她们也能够拥有和男性同样的多元选择的自由。 




数百年来的传统价值观为女性定义了“幸福来自家庭”,认为生育是女性价值升华的最重要部分,却忽视了那些厌恶生育的女性的真实想法。


《醒来的女性》中就对女性的生育过程中的矛盾与挣扎进行了全面的展示,这是在其他文学作品中很少见到的,没有仅仅展现女性生育的艰辛所衍生的痛苦,而是进入女性最真实的灵魂深处,那种源自潜意识的对于生育的恐惧。

  

米拉极力不去感知周围的事物。令她痛苦的并不是分娩。生孩子固然痛,但不是非常痛苦。令人痛苦的是这种场景,是冷漠与麻木,是医生与护士的蔑视,是躺在床上将双脚放进马镫形皮带里,让人随时可看到暴露在外的阴部这样的耻辱。她试着离开,找一个心安之处,在那里,这一切丑恶都不存在。她脑海里不断闪过一句话:没有别的出路了。


回归到我们所处的社会,每当评价一个女人时,往往会倾向于她妻子和母亲的身份,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不愿意放弃自身独立性的女性也会被社会诟病为“异类”,那些上个世纪发生在米拉身边的事情,也在我们身边一次次循坏着,从未停止。


《醒来的女性》探讨了各种各样关于女性权益的话题,甚至也为残疾人、同性恋者、性少数者在内的社会弱势边缘群体正名。


也正因为如此,无数女性和边缘群体认为这本书写出了她们一直被压抑的内心世界,甚至改变了她们的一生。


谨以此书献给每一位在生活中寻求自我的女性。


《醒来的女性》

【美】玛丽莲·弗伦奇

北京联系出版公司

未读·文艺家

2017年7月

豆瓣评分:8.6


<  END  >





 #福利时间# 

无论你是男/女

说一说你在性别,或者其他方面

遭遇过的不公平对待


请在文末留言,获赞最多的10位读者

我们将送出《醒来的女性》一本

截止日期:7月27日





长按下方二维码下载豆瓣App

→在这里,让好书遇见你!


谢谢阅读,点击阅读原文,关注和购买《醒来的女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