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所困】lovesick小说中文版二次连载ing(第二十一章)

天府泰剧 2018-08-13 07:31:53

CHAPTER 21: Helper 救世主

 

这段时间我的校园生活还真混乱啊,拜托帮我找个能比混乱还能体现混乱感的词语,我一定会积极采用的!

从上至下从左到右,难道都没有人意识到我乃堂堂音乐社社长大人一枚么?额,好吧,连我自己也不相信,我居然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小事上,距离球赛公演已经不到几个星期了。

自我荣登音乐社社长之位以来,在处理团内事物期间,我一直都是为现场乐队(live band)服役的,至于仪仗队(marching band )我还真没有什么待过的经历,对此更是知之甚少。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被我摊上这么个事,叫我全力负责仪仗队相关事宜,真是让我神伤不已。只好委托高年级的学长前辈们协助我处理棘手问题。

我们各种紧锣密鼓的开始排练,一大早从七点开始小伙伴们就练起来,到了中午一起聚在社团教室解决午饭,傍晚呢也要搞到六点为止(甚至八九点都有)。早上我一般不太现身,除非在升旗仪式的时候过来看看他们演奏国歌。中午我也不怎么出来(之前甚至还躲起来玩抽木条去了),因为film是负责人。到了傍晚,就不得不去瞅瞅了,我可是社团的精神支柱啊,哈哈哈(也许大概是吧)。

这会儿社团里闹哄哄的,各种嘈杂的音乐声混合在一起(我都不好意思把它们叫作歌),期间还不时迸发出几句我的斥责声,实在是太不用心唱了。可想而知我是多么的心急如焚状啊。我只想确保当天表演能perfect到底,不要在另外三所学校面前丢脸,我的用心良苦弟弟们可曾知晓啊(就算现在不知道,再给你们两三年时间自然就明白了)。
  “no学长!!!!!出事啦!!!!!怎么办啊!!!”玛德!我还没有给读者详细解释接下来的事呢,你们瞎嚷嚷啥呢!!!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来者谁人,定是per和nod这两小子,举校闻名的呼嚎第一能手。我边想着边斜眼看快要震裂的大楼墙壁。

“你俩搞毛啊?”我嘱咐乐队小弟们继续不要在意,然后扭过头出去找他俩。这两只小畜牲就这么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我面前,瘫靠在门上一副死里逃生状。

“no学长……phui老板他……呼…呼…呼…”可怜nod一副想说说不出的样子,想使劲抬起头来却一屁股瘫坐了下去。

per补上来,“phui他…呼…呼…呼…”真是要命啊一个比一个没用-_-"...我今天还能问出个鸟蛋啊!!!!!!!

“难不成phui杀过来了!!我一定要求他贱收了你们抵换那两万铢,就现在!”我就是说说笑而已,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同时用手指向我这样的大智者。

“啊…没错啊…学长!…phui把鼓送来了,就在2003大楼!”卧槽槽槽!!!!!衰到姥姥家了啊我真是!!!!!!唉,重心一失我跌坐在per和nod中间,动弹不得。“怎么办啊,学长!要打电话求助dew学长吗,我们的应急款还够吗?”kew是高三的学长,是乐团掌团人,直接受用于Mrs. Patraporn门下,但……

“有是有,但是这些都是表演当天必须的服装费和设备维护费,还有你们的辛苦费啊。诶呀,好多支出啊,圣诞比赛输了连插白旗的钱都付不出了,真是糟糕透了。我觉得你们还是直接打电话给gnoi让我痛快揍一顿比较靠谱!”此时的社团正处于缺金少银的艰难环节!!我看还是把自己贱卖得了!!!

“要我说还是打电话给pun学长吧,你们不是很铁吗?”

“你给我闭嘴行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咋滴!为神马嘞,吵架了?”

“没有!!!!!”我一口盐汽水喷死per,突然想起pun曾说过会帮我搞定社团经费的事情,但是要点时间,因为拨款已经结束了。但他还是向我许诺,不管怎样一切都包在他身上(呵呵,他还真是了不起!)。

“不想去烦他了,他现在一定在想办法。per!带我去见phui吧,本社长亲自跟他交涉,他应该不至于对我动粗吧?”说完我倒吸一口冷气,拎起两位还在发懵状态的小弟带路,他们满脸的不情愿,但我可不在乎。就现在,带我去!

我们直奔2003大楼,那是事务部门的地盘。根本没有时间让我平复心情,因为前面不远处我就看到phui和学弟们围在一起欣赏那架新鼓。玛德,我要是不幸遇难了,请务必用国旗庄重的将我的遗体包裹好送至家中。

“嗨,小no!你好啊!”phui隔老远就迫不及待跟我打招呼, 不知道他会不会从我这张惨白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

我跨着大步英勇向前,配合着抑制不安的微笑,“下…下午好啊,phui…最…最近可好?”听起来蠢极了,是吧-_-"

“好的很!球赛预演准备的怎样啦,有机会穿自己一直想穿的连体工作服吗,哈哈哈。”切,问的这么一针见脓真的好吗T.T他是老前辈了,大我六七届,还是学生时代的他也在音乐社里混。

“穿毛线啊,作为音乐社社长怎么能去台前瞎凑热闹呢,不说了,都是泪啊。”但是他居然大声笑我!这就是传说中的建其乐于其悲之上么!!!工作服就是大家的演出服,各种样式应有尽有,啦啦队服,迎宾服,清洁服,设计人员和技术人员的都有,就像消防服那样的也有,土黄色的(那颜色官方叫什么来着!?)我常试想自己身上也能有这种颜色,超想穿那样的衣服啊!!!!!!(怀疑我有想当消防人员综合症)。

“嗯,我去年就闻出你的怨气啦,你想偷跑去加入球队供给部门,却被orch抓了回来,看到那时你的样子,我简直笑得欲罢不能,哈哈哈。”oak学长是去年的音乐社社长,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爱我至此,丝毫不许我离开他半步,每次有重要活动也必然会拉上我参加,直到他传位于我,孽缘啊。

“好笑吗,他粉碎了我的梦想,我也想着有朝一日能够穿上工作服!”

“不过看着团队日益进步,不比哪所学校差,这正是本校学生的梦想,更是乐队几届成员们共同的梦想啊……”phui边说边笑,搞得我也不得配合他笑着。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接手这个社团的啊。

“今年的活动一定会办得更加壮观!”我一说完就被phui用胳膊肘子捅了一下,这算是前辈对晚辈骄傲自大的惩罚吧,哈哈哈。但最终我担心的话题还是开始了,“小子,别忙着吹牛,钱先付了,两万。”  

吓!!!!!!怎么办!!!!!!!

“这…嗯…………”

“你可别说你没钱啊……”不说这个那我还能说什么呀!!!!

“就…我没钱。”猜对了吗。

“你说笑呢吧,教导主任没给你钱?”既然问到这份上了,我只能指望他能理解一点,会吗?

我挠挠头皮,“是的呀,最近学校为了做好绿化工作,投入了不少开支,没法给我们拨太多钱,就连这次球赛也是我们自己垫了一部分钱。”

“有病啊,学校已经够漂亮了还瞎折腾什么,你们可以去游行示威啊!”

“好啊,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从学校一直到修道院女校,怎样?”

“好,我也去!臭小子,别想转移话题,亲兄弟也要明算帐!”欸,功亏一篑。

“我,那个,哦,学生会那帮人说了会帮我们搞定钱,但是必须得等几天。可以吗,拜~托~”我像只水蛭缠着phui健壮的手臂,希望我的可爱可以感动他。但他嫌肉麻推开了我,“够了,小no,你又不是某个修道院出来的小妹妹,弄得我寒毛都竖起来了。”phui被我抱的瑟瑟发抖(说实话,寒毛直竖的可不止你一个)。

“嗯,先放过你也可以,但是只给你一周的期限,我可不想被老爹骂,他总是骂我不拿钱就交货。”耶!!!!!!!我兴奋得真想往phui的臭脸狂亲两三下!!!!

“OKOK!!!”

 

***

嘴上是说了OK,但我不确定pun是否能在一周内搞到钱。诶呀,真是压在本社长心头的一件麻烦事啊。

排练刚结束,我靠着墙角仰着头,环境很昏暗(对着那帮小孩喊得嗓子都哑了,咳咳咳)。现在还懒得回家,因为这种时候正是堵车高峰期(说实话去我家的那条主干道就没有什么时候不堵的),所以只好坐这小憩会儿,玩玩魔方什么的,反正也无事可做。其实我是看到还在排练中的啦啦队,顺便过来看几眼。他们一开始也不在这里排练,我猜是刚转移过来的,不知道又再耍什么新招式。

“no!大家都回家了吗?”恍惚中我听到有谁在叫我。我停下手中的魔方,抬起头来看,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earn正弯腰打算坐到我身边。earn是拉拉队的队长,他身材高大威猛(因为他要管理上百来个小学弟呢),我特喜欢看他笑起来时露出的酒窝,真好看。

“嗯,刚结束,顺便来看看你们拉拉队行不行。”我边回答边调整坐姿(坐起身来),以便能好好跟他说话。但他居然笑话我。

“什么,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哈,不敢不敢,我尊敬的社长殿下,哈哈!”我笑到,边捶打他的膝盖,谁让他坐得离我这么近。拉拉队的人此刻正被人大声训责,看来刚才排练的不太用心啊。

earn看着眼前的场景,说到,“可惜,我很想你能来帮忙喊加油,我一定封你做副队长。”额呵,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想当个平民百姓,不想要任何头衔名分,*_*所以我坚决地摇了摇头。

“你们乐队怎么样,还行吧,我听说今年你们搞了一批新鼓啊。”eone接着聊到,但这并不是我感兴趣的话题。什么叫搞了一批鼓,明明是鼓在搞我啊!

“诶,说来就气!我现在正愁着呢,新鼓刚到但是却没有钱付,愁煞人了。”

“啊!有这种事!多少钱?”

“两万多,大数目吧?”我边回答边向他挤挤眉毛,他的神情有点呆滞。呵呵,我当时知道预算被坎了整整两万时,也是这种表情。

“天哪,这可是一笔巨款,学校难道没给你们钱吗?”越说我越气啊!!!!

“预算上出了点差错,钱款到不了,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平静的说到,脑海里浮现出pun的脸。

“先用我的垫上吧。”哈,whaaaaaaaaaaaat??是我耳朵瞎了吗!?我觉得自己大如鹅蛋的眼珠子都将要掉出来了。

我瞪大双目看着他,earn只是回了我一个特大号的笑脸。于是我愈加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先用你的电扇?”或者他是觉得天气太热了?

我得到的回答却是earn的仰头大笑,接着他站起身来,伸手把我也拉了起来,我还愣着神,却看到他转过头跟他那些还在排练的朋友们说,“我先离开会儿!!”有两三个人挥手示意知道了。

“跟我来。”你想干嘛!?

***
    亲眼看着两万铢的纸币通过开泰银行的ATM机转账到phui的账户里,我几乎是要对earn俯首称臣倒地膜拜亲吻他的鞋尖了!

“亲!!!!!!!!谢谢!!!!!太谢谢您了!!!!!!”这话我已经不知道循环播放几百遍了,而对方只是一直笑着。

“诶!别拜我啦!!!!”可是他越是推辞我的手越是像开遍他全身的荷花一样合十相拜,为什么,人家感激涕零情入肺腑啊!!“喂,我会及时还钱的,对不起啊,真是麻烦你了。”

“嗯,没事。”earn摆摆手,“不过想请你帮个忙。”………嗯?…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

为什么每次有人帮我之后总会反过来要求我帮回去啊我草!!!!

“行吗?”他又问了一遍,让我心里哆嗦不敢回答。因为pun对我造成的后遗症还没有消退……“什…什么啊,能帮我一定帮……”

见他笑的春风得意的样子,我的心向着悬崖更深处坠去……

“我想让你做我的……”

“………”

“做我的………”

“我擦!你倒是说啊!”再绅士的我也忍不下去了!

“哈哈哈,好啦,不逗你了。我想让你做我的助理,工作的时候给我送送水。”我去去,就这事啊,他干嘛说的那么惊悚。既然是这样我当然微笑着接受喽。

“可以啊,但我们乐队的水也是从前台那分到的,你是认真的吗?”你们自己肯定也有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那天我可能会有点累,想请你来照顾下我,喂我喝喝水什么的,我不想麻烦后勤部的人。”就是让我给他端茶送点心的意思?就酱而已??额,感觉怪怪的,那些年他也是这么被伺候的?

听着有点怪,但我还是答应了,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加上列队过完场我也就没事了。“嗯,行!那天我会过去找你,但我没有连体服穿啊。”就是工作制服啦,像我这种专业酱油户是不会跟你们一样有制服穿的,可能要走汗衫牛仔风的屌丝路线了T_T

“没关系,来就行。”

呼,比pun的条件简单多了,我何乐而不为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