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总裁的独宠妻 [84~86章]

笙箫伴我眠 2018-09-26 13:15:02

总裁的独宠妻

作者: 
字数: 815397

老公对宁浅语的意义,应该是他们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除了偶然在长辈和外人面前秀秀恩爱,他们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 可是…… 经期,老公给她买‘面包’、熬红糖水,给她当暖炉。 逛奢侈店被人看不起,老公直接把那间奢侈店驱逐出A市,还让她进最大的奢侈品广场,随便她挑。 不是说协议婚姻?不是说他车祸不能人道吗?那夜夜在她床上,对她索取过度的男人是谁? “有一就有二,无三不成礼……”老公邪魅一笑,压了过来。 就在宁浅语觉得这样的婚姻生活也不错的时候,他摇身一变,成为了形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离婚!马上离婚!”她握紧拳头,不能接受这一切都是个骗局……



宁浅语一点都不知道温倩儿的想法,她还在想着等会得找个时间把同心结给编出来。

车从会所开出,一路穿过市区,朝着B市最出名的高档别墅小区,叫凤澜苑。

车从小区里开进去,一直到最中间的单栋的别墅前才停了下来。

“这里吗?”宁浅语惊地看着车窗外的欧式别墅。

慕圣辰脸上的表情倏忽顿了一下,然后道:“这是炎睿的别墅,我们这几天就住在在这里。”慕圣辰真心地觉的炎睿就是个好挡箭牌,凡是不能解释的,都推给炎睿就好。

“炎总的么?”宁浅语对于慕圣辰的解释没有任何的怀疑,因为慕圣辰早就跟宁浅语介绍过炎睿是华夏的龙头圣祥集团的副总,属于华夏的龙头圣祥集团的副总,如果没有这么一个别墅那才叫奇怪了好么?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温倩儿听到慕圣辰的话微微有些诧异地回头看一眼,正好对上慕圣辰那一望不到底的眼神。

她的心猛然加速,好半响才回过神,而慕圣辰早已经把眼神给转开。温倩儿微微怔了一下,然后红着脸收回眼神。

这间别墅内的格局很奇怪,从大厅楼梯口的位置隔开,使里面的那边形成个独立的空间。

午餐后,慕圣辰就直接带着宁浅语进入了那个独立的小厅里。

慕圣辰坐在那里看文件,而宁浅语有些无聊地靠在沙发上打盹。

一直到温倩儿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慕先生!”

温倩儿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宁浅语吓得腾的站了起来。

“什么事?”见到宁浅语被打扰,慕圣辰很是不悦,语气明显的阴冷。

温倩儿站在门口规规矩矩地回答,“炎总来电话说,他半个小时后到别墅。”

慕圣辰蹙了蹙眉头,没有说话。

宁浅语打着哈欠小声道:“既然炎总要回来了,我先去休息一会。”

慕圣辰看一眼睡眼朦胧的宁浅语,点了点头。

宁浅语弯了弯嘴角,走到温倩儿面前,“可以请你带我去房间吗?”

温倩儿听到宁浅语的话,抬起头来,朝着宁浅语看了一眼,眼神里微微带着愠怒,是的,她一个保姆凭什么来指挥她?当然在慕圣辰面前温倩儿是不会表现出来。

她客套地回道:“请你跟我过来。”说完就给宁浅语带路。

见到温倩儿带着宁浅语往二楼而去,慕圣辰的眼神瞬间便沉了下来。他张了张嘴想叫住宁浅语,宁浅语却朝着他做了个鬼脸,然后跟着温倩儿上了楼。

只要她高兴,随便她吧!慕圣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继续看手上文件。

温倩儿把宁浅语带到二楼最里边的一间房间前,打开房门后,温倩儿双手环胸地看着宁浅语,冷冷地道:“你就住这里吧。二楼其他的房间都已经住满了人,一楼偏厅那边是慕先生的私人空间,慕先生不喜欢有人出现在那边。”

温倩儿的话宁浅语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慕圣辰的确不喜欢有人太靠近她。

她地阿奶点头,打量这个房间。

空间比较的大,大概是安排得比较仓促的原因,里面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少。不过收拾一下,正好可以让她偷偷地在这里把同心结给编制好。

温倩儿趾高气昂地看着宁浅语道:“这里收拾收拾便能住了,至于收拾,应该不用我教你吧?”那语气好像在说,连这么点事都做不了,你来这里干嘛?

“可以的,谢谢。” 宁浅语对温倩儿的安排和态度没有任何的意见,原因很简单,这里是炎睿的别墅,这个温倩儿是炎睿的管家,而她宁浅语是客人,应该遵从主人家的安排。

温倩儿勾着嘴角,关上门离开。

她没想到这个保姆这么容易好打发。容易打发也好,免得她还需要浪费一些时间把她给赶走。

温倩儿离开后,宁浅语从包包里把昨晚在那个旧书店里给买来的彩锻取出来,然后打开手机,按照手机上同心结的步骤,一步一步地开始编制同心结。

宁浅语第一次编制没有经验,她编得很慢,也很认真。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她编制得太认真,认真得都忘记时间了。

半个小时后炎睿带着助理,抱着一摞的文件从别墅外面进来。

站在客厅的温倩儿立即迎了上来,“炎总。”

“温管家,辰少在哪?”炎睿朝着温倩儿看了一眼问。

“慕先生在偏厅等您好一会了。”顿了顿,温倩儿问,“炎总和卫助理想喝点什么?”

“来两杯红茶。”说完炎睿便拉着卫助理往偏厅的方向而去。

温倩儿扬了扬嘴角,转身进了厨房。

炎睿带着卫助理进入偏厅的时候,慕圣辰正靠在沙发上讲电话,他眼睛的余光朝着进来的炎睿看了一眼,然后淡淡地道:“你不用管他们那些事,任由他们便成。星期二来机场接我们。”说完这句话,慕圣辰便收了线。

“辰少!”炎睿和卫助理唤了一声。

慕圣辰朝着对面的沙发指了指,炎睿知道辰少这是让他坐下来。他朝着助理使了个眼色,便在慕圣辰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时候温倩儿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有一杯红茶和一杯咖啡。她先把咖啡轻轻放在慕圣辰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分别把两杯红茶放在炎睿和他的助理面前。

温倩儿刚起身准备离开,就被慕圣辰给叫住了,“换杯牛奶过来。”

慕圣辰这句话一出,偏厅里另外三个人都齐齐呆了,谁不知道慕圣辰从来不喝牛奶的,现在破天荒地要把最喜欢的牛奶给换成咖啡?

“换杯牛奶来。”慕圣辰似乎有些不满意温倩儿半天没动,冷冷地重复一遍。

“请慕先生稍等。”温倩儿朝着慕圣辰欠了欠身,然后迅速地离开。

炎睿回过神伸出手,他身后的助理立即把文件给他递过来。炎睿打开其中一份文件递给慕圣辰,“辰少,这是华宇集团递过来的新的合作方案,需要您签字……”

慕圣辰接过一份份的文件翻了一遍,然后迅速地签下他的名字。

在慕圣辰签文件期间,温倩儿端着托盘进来送了一杯牛奶,不过她知道慕圣辰和炎睿有工作要谈,没有出声打扰,迅速地从偏厅里退了出去。



“辰少,市委那块地,想让圣祥负责这个工程。”

慕圣辰端起茶几上的牛奶轻漱了一口,眉心蹙了蹙,把牛奶杯子放了下去,“西区那地?”

“嗯。”炎睿点头,他身后的卫助理立即把文件递了过来。

慕圣辰接过资料看了一眼道:“不是早就传出消息,有好几方人在争夺那地的吗?”

“政府批三十个亿,是天上掉下来的肥肉,所以有好几方人争夺,而吴市长的意思是由我们圣祥来。”

慕圣辰不紧不慢地翻着资料,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良久后,他才道:“你跟吴市长说,工程圣祥集团接了。”

慕圣辰的语气很随意,三十个亿的工程在他的眼里,似乎就是吃顿饭那么的简单。

“是。”炎睿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辰少,昨晚青龙帮被人一锅端了。”

“青龙帮?”慕圣辰的脸上微微有些惊讶,虽然说他圣祥集团跟青龙帮没有什么交际,但是青龙帮掌控着整个B市,谁有那么大的能耐让其一夜被灭?

“没传出半点的风声,一夜之间便灭了。”炎睿的语气中带着唏嘘。

“对方肯定不是一般人!你让人留意一下青龙帮所支持的那几方的消息就行。”

“是。”炎睿站起来,正准备跟卫助理离开,温倩儿的声音在门口想起。

“慕先生、炎总,请问晚餐可以开始了吗?”

“嗯,你去叫她下来吃饭。”慕圣辰吩咐着温倩儿。

炎睿咧嘴一笑,朝着慕圣辰小声地问,“辰少,少夫人在休息?”那眼神里还一副‘我懂’的表情。

慕圣辰没好气地朝着炎睿看了一眼,“你可以滚回公司了。”

炎睿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辰少,我已经下班了。”意思是现在下班时间,不归您管。

站在后面卫助理暗暗地给副总抹把汗,副总还真的敢在总裁着老虎嘴上拔须啊!

温倩儿并没有注意到炎睿和慕圣辰的谈话,她在听到慕圣辰吩咐她去叫宁浅语下来吃饭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懵了。

在她的印象之中,冷漠的慕先生从来没这么关心过一个人,而凭什么那个新来的保姆有这个特权?

温倩儿的眼神里闪过一道光,朝着慕圣辰和炎睿躬了躬身子,然后往二楼而去。

二楼的房间里,宁浅语小心翼翼地地摸了摸编制了一半的同心结,她的嘴角弯了弯,对自己一下午的成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突然她的房门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宁浅语惊地抬起头,就看到温倩儿站在大门口。

“你有事吗?”宁浅语对温倩儿无礼地闯进她的房间颇为不悦。

温倩儿在看到宁浅语手上的那编制了一半的同心结时,瞬间就愤怒了。

同心结?哼,她觉得她能和慕先生同心?

她的眼里闪过一道狠栗,她为了慕先生一直守在这个别墅三年,一直默默地暗恋着慕先生,只有她有这个资格,其他人都没有。

温倩儿脸上绽开一丝笑,“我是过来问你,你这里有没有缺东西?”

原本她是过来请宁浅语下去用晚餐,不过现在温倩儿改变主意了。

宁浅语朝着房间里扫一眼道:“这房间里似乎没有洗手间。”

洗手间?温倩儿的脑海里立即想到一个主意,“洗手间在长廊另外一头。”

“谢谢。”宁浅语把手上的同心结放在床上,然后起身绕过温倩儿的身边,朝着长廊另外一头的尽头而去。

温倩儿目送宁浅语进入洗手间后,眼底滑过一道阴森,身子一转,直接走进了宁浅语的房间。

进去后没多久,又迅速地离开。

宁浅语返回房间,便看到房间床上一片狼藉,原本她所编制的那个同心结,被剪成了一段一段。

“我的同心结!”宁浅语惊呼着,把床上那变成一段一段的彩缎给捡起来。

她的同心结才编制一半,也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编制了这个,只有一个人……

宁浅语的脸上带着怒气,她捏着剪碎的同心结,走出房间。

而温倩儿从楼上下去后,就直接来到了餐厅向慕圣辰禀报,“慕先生,她在休息,说不想陪慕先生吃饭。”

“她这么说的?”慕圣辰手上的筷子重重地放在了餐桌上。

见到慕圣辰果然生气了,温倩儿立即加把火,“她说她比较喜欢一个人吃饭。”

温倩儿这句话一出,餐厅的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哦?”慕圣辰狭长而幽深的眼神朝温倩儿看过来。

温倩儿以为慕圣辰是终于注意到了她,脸上因为兴奋而泛起了红坨。

炎睿朝着温倩儿看一眼,他若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那也是白痴了。他朝着温倩儿挥了挥手,示意她退出餐厅。

辰少是什么人?他整个人的心里、眼里都只有少夫人。

温管家现在竟然还背着少夫人在辰少面前说坏话,辰少能容忍那才叫奇怪呢!

炎睿是看在温倩儿在别墅内当管家这么多年,才出声提醒温倩儿的。

可惜温倩儿根本就不知道炎睿的苦心,还觉得炎睿是故意地让她错失亲近慕圣辰的机会。

但她很清楚炎睿和慕圣辰之间的关系,不高兴地抿了抿嘴角,从餐厅退到了客厅。

宁浅语从二楼下来,看到站在客厅中的温倩儿,立即走了过去,“温管家。”

“你有事吗?”温倩儿的语气里没有恭敬,只有不屑。

“温管家,这是你做的吗?”宁浅语扬了扬手上的那些彩缎。

温倩儿朝着宁浅语手上的彩缎看了一眼,立即明白宁浅语是为什么来找她。不过她并没有打算承认,她把眼神移开,淡淡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只有你看到了我这个东西,我只是上了一下洗手间,这个就被剪坏了,温管家,你不知道?”宁浅语不喜欢跟人计较,但是温倩儿这次太过分了,这个同心结可是她费尽心思做的。

“对不起,我不清楚你的东西是怎么回事。”温倩儿是打定主意不承认。

她在别墅里做了三年的管家,这个女人不过是新来的保姆,她不承认,这个女人能拿她怎么样?



客厅和餐厅距离原本就不远,在听到宁浅语声音的时候,宁浅语和温倩儿之间的话,被慕圣辰和炎睿听了个一清二楚。

炎睿站起身来,准备去客厅呵斥温倩儿,却被慕圣辰给制止了。

炎睿尴尬地看一眼慕圣辰,坐回原本的位置上。

别墅一直都是他安排的,包括这个温倩儿。

没想到辰少带着少夫人第一天回来就出了问题,炎睿真的担心辰少会大发雷霆。

“温管家真的不知道么?”宁浅语紧紧地捏住手心中的锦缎。

温倩儿的打算是让宁浅语彻底对慕圣辰死心,毕竟她已经在这个别墅当管家三年,而宁浅语不过新来的保姆,温倩儿还是有把握慕先生会站在她这一边的。

“这件事,我们还是请慕先生评理吧。”

听到温倩儿说要去找慕圣辰评理,宁浅语立即回答,“不用了。”

因为同心结是宁浅语偷偷摸摸地编制的,如果找慕圣辰,就一定会被他发现她的想法,所以宁浅语选择了拒绝。

而在温倩儿的眼里,宁浅语这就是心虚。

不敢去慕先生那里评理么?你跟慕先生关系也不过如此嘛。

温倩儿在心里得意了一把,然后睨着宁浅语道:“我可不想被你冤枉。”说着便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走到餐厅门口,温倩儿恭敬地道:“慕先生,我想请你帮个忙。”

慕圣辰的眼神越过温倩儿朝着她身后的宁浅语看过去。

宁浅语攥着手心中那个被剪坏的同心结,垂着头不敢看慕圣辰。

慕圣辰的眼神从宁浅语的脸上落在宁浅语手上露出来的彩缎上,他的双眼瞬间凝住了,彩缎?她哪来的?难道昨晚就是去买这个了?

“说。”

慕圣辰这个字是对着宁浅语说的,不过温倩儿却以为是对着她说的。她的心里头瞬间就兴奋了,她的脸颊微微泛红,柔柔地回答,“是这样的,她的东西坏了,硬说是我做的,我想请慕先生评评理。”

“什么东西?”慕圣辰冷着脸问。

温倩儿听到慕圣辰如此问,转身走到宁浅语面前,朝宁浅语伸出手。

宁浅语低着头没动,温倩儿朝着她瞪了一眼,然后就去抢她的手上的同心结。

宁浅语死死地攥住,就是不松手。

温倩儿费力地掰着她的手指。

餐厅中慕圣辰的黑眸瞬间阴鸷,阴冷的寒气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

旁边的炎睿大气都不敢出,打心里为这个无知的温倩儿蓄把同情的眼泪,竟然敢当着辰少的面欺负少夫人,这个温管家真的可以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

“放手!”温倩儿低声警告着宁浅语,然后用力一拽。

宁浅语手上一松,那个被温倩儿给剪坏的同心结从她的指尖落在了地上。

那红色的同心结落在白色的地扳上,很是显然。

宁浅语慌张地蹲下身子想要过去捡,却被温倩儿给抢了过去。

“慕先生,就是这个东西。”温倩儿的脸上带着献媚的笑,把那个同心结递给慕圣辰看。

“谁让你抢的?”慕圣辰的牙齿缝里挤出来这句话。

空气瞬间就凝结成了寒冰。

“我……”温倩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慕圣辰是什么意思。

慕圣辰咬牙切齿地道:“谁让你碰这个东西的?”

温倩儿的身子一颤,手上的同心结滑落了下来。

慕圣辰的双眼一凝,伸手把同心结给接到手中。

“炎睿,把她扔出去。”说完这句话,慕圣辰操控着轮椅朝着站在客厅中央的宁浅语而去。

炎睿起身朝着卫助理道:“叫人过来把温管家送走。”

温倩儿听到炎睿说要把她送走,眼泪一下从眼眶中滑落了出来。她激动地道:“炎总,你凭什么把我给送走,我做错了什么?”

炎睿朝着温倩儿看了一眼,冷冷地道:“你目无主人,还把主人的东西给弄坏了。”

“我温倩儿自认为在别墅三年,从未出过错。炎总你需要给我个合理的理由。”温倩儿哪能这么简单的就任由着炎睿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想理由?”炎睿朝着温倩儿身后指了指。

温倩儿回身,便看到慕圣辰小心翼翼地把同心结给送到宁浅语面前,“昨晚就是去买这个彩缎了?”

宁浅语满脸泪水地看着慕圣辰,不说话。

“哭什么?剪坏了,再重新编制就好。”慕圣辰心疼地抬起手拭干宁浅语脸上的泪水。

“我编得好辛苦的。”宁浅语的声音里带着委屈。

“我给你重编。”慕圣辰宠溺地把她抱进怀里。

“真的?”宁浅语的哭声止住了,“那等会我去重新买彩缎。”

慕圣辰直接吩咐道:“炎睿,去买彩缎回来。”

开玩笑,慕大少的戏是这么容易看的吗?

正在看辰少温情小剧场的炎睿,突然听到慕圣辰的吩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是。”炎睿的眼神落在正怔怔地看着慕圣辰和宁浅语的温倩儿身上。

“少夫人不跟你计较,你就应该偷笑了,还得寸进尺。如果辰少不是因为要哄少夫人,你以为你只是离开别墅这么简单?”

温倩儿看着客厅中那亲密的两个人,脸上带着羞愧。

难怪炎总说她目无主人,说她把主人的东西给弄坏了。

她何止目无主人啊,她简直是欺主。

炎睿朝着卫助理使了个眼色,卫助理迅速地带着温倩儿离开。

宁浅语在慕圣辰的安慰下终于笑了,慕圣辰亲了亲宁浅语的发丝问,“我们先吃饭好不好?”

“好啊!”宁浅语高兴地推着慕圣辰走进餐厅,一进餐厅却发现原本应该在餐厅里的炎睿不见了,“咦,炎总呢?刚才还看到他在这里呢。”

人家已经被你家老公给吩咐着去买彩缎去了。

“他忙去了。”慕圣辰随口回答。

“哦。”宁浅语给慕圣辰夹了块鱼腩,突然想起温倩儿来,“对了,你还是不要为难那个温管家了。”

“她那种态度,留着干嘛?”慕圣辰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就那种态度,他没让炎睿给断掉她以后的路,都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可人家毕竟是炎总的人,我们就在这里住几天,还是不要为难人家了。”宁浅语笑了笑回答。

“现在又笑,谁刚才还哭来着?”慕圣辰手上拿筷子的动作顿了顿。

“人家辛苦这么久,被剪坏了,人家心疼啊。”宁浅语满腹委屈地说。

慕圣辰宠溺地给宁浅语夹菜,“知道了,不会让炎睿把她怎么样。”只是把她给开除而已。

“嗯。”宁浅语对慕圣辰的话深信不疑。

吃完饭后,炎睿已经把彩缎给送过来了,宁浅语和慕圣辰在房间里重新编织同心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