泌阳最接地气的胡老大系列小说:《流淌的乡音》(邓敏)【20】假货

泌阳在线网站 2018-08-19 14:24:04

《流淌的乡音》(作者:邓敏)之二十

胡老大的日记



2008年10月1日,晴

雨过天晴,俺正在路边田里收花生,一辆崭新的老鳖车陷在地头路中的泥坑里,那小汽车好像虎落平川,干吼叫就是动不了,折腾了好久,也没有从泥坑里出来。一位年轻的司机摆着手喊道,那老汉,来帮忙推推车。

俺最烦烧得不像的人,依俺这把年龄他至少得叫俺大伯,称俺为老汉,也太没有礼貌啦。

俺就逗他说,推车可以,你给多少钱?

司机说,现在国家给你们农民那么多优惠政策,都给你们惯坏了,动不动就要钱,一点儿觉悟都没有。

俺说,你有觉悟就帮俺刨刨花生,再说了,现在不是市场经济吗?哪有白出力的。

司机说,车上坐的是咱乡新调来的领导,你还讲啥报酬。

俺一听就更来气了,老鳖车都陷在泥潭里了,那位领导却不下车,还想让俺推,俺老农民也太不值钱了。

俺就没好气地对年轻司机说,领导有啥稀罕的,不也是掏钱买的官吗?

一句话把那位年轻司机噎得直跺脚。

2008年10月2日,傍晚

俺刚从地里回家,老婆就告诉俺一件对不起祖宗爷的事儿:村里刘铁蛋的老婆跟张会计私奔啦。

村里人都知道,刘铁蛋和张会计两人是拜把子兄弟,好得合穿一条裤子。铁蛋的老婆老实本分,张会计也是村民们公认的好人,没想到他们竟闹出伤风败俗的事。俺对此感到很不理解,甚至不相信这是真的。

老婆说,哑吧蚊子咬死人。

俺感慨道,朋友妻不可欺,真是虎心隔皮毛,人心隔肚皮,这人咋恁复杂哩?

2008年10月3日,晴

一年一度的农村低保复核工作又开始了,俺作为群众代表参加复检小组,组长由计生专干刘白妮担任。俗话说,熟人多吃二两豆腐。在复检工作中,俺侄子家有点不符合低保政策要求。俺就请刘白妮关照一下,刘白妮对俺说,胡大哥呀,虽说俺是小组组长,你却是俺哥,这些小事,还用请示吗,你看着办就是了。要说人家刘白妮还真讲人,就连她的亲戚也让俺当家,尽管她的亲戚也不符合低保政策,俺也只好按合格办理。

就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被刘铁蛋捅了上去,县民政局的人来查时,害得俺和刘白妮请了一桌酒席才摆平。俺气愤地对刘白妮说,一笔不写二字,刘铁蛋还与你是一个刘字呢,真不是个人。刘白妮说,这人真不地道,他就没有想想俺是干啥的?还敢告俺?他的多子女超生费俺还没有向他收哩。

2008年10月30日,阴雨天

两天前,俺家的牛被一辆老鳖车撞死了,老鳖车是某局局长的车。俺报警后,交警勘查了现场,也就没有了音信。今天天气不好,又干不成农活,俺就搭车去县里找交警。

交警说正在调查。

俺再摧。

交警就说,我又没有得到你啥好处,干吗给你办事呢?

俺说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交警说,我的工作也不是专门为你办事的呀。

俺差点没被气堵死,在心里骂道,啥球鸟,光说人话不办人事,俺就不信没人管了。

俺辗转找到法院的一位法官告状,法官向俺要交警队的事故鉴定书。

俺说,没有。

法官说,我们要的是证据,你没证据咋告状。

俺说,俺村的人都看见是那个老鳖车撞的,那车是某局局长的车。说完俺便把按有红指印的证言交给那法官。

法官看后说,你打官司要押同等价值的东西才能扣押肇事车,比如房权证什么的。

俺说,你这不是难为人吗?那老鳖车价值百十万,俺家的破房子连地皮也不够呀。

法官说,那就立不了案。

俺生气地说,你这是不作为。

法官也生气了,声音硬硬地说,我又没有得到你啥好处,干吗为你办事呢?

俺说,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法官说,我的工作也不是专门为你办事的呀!

俺无语,只好无功而返。

在村头,村委会王主任碰见俺,俺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他,王主任就说,你真不开窍,这年头时兴先送礼,后办事。

俺一听就恼了,他奶奶个腿,看来是撞了白撞,俺这头牛才值三千元,还不够送礼呢!

2008年11月6日,晴

儿子想当兵,这是好事儿,俺这当家长的得支持。没想到在报名、体检、政审、接兵环节上,让俺脱了一层层的皮,每个环节都得请客送礼,稍不留神就过不了关,直到儿子当兵的指标确定后,俺才松了一口气。虽说俺赔笑脸递洋烟,笑疼了脸蛋子,跑疼了脚片子,还花费了一万多,但俺心里还是像喝了一瓢凉水般地得劲儿。不管咋说,儿子总算穿上了绿军装,成了一名国家的军人。可有一点儿让俺百思不得其解:如今当兵保家卫国,咋还得花恁多钱哩?

2009年11月7日,晴

前几天,俺正在麦田喷洒除草剂,一辆小车停在地头,从车上下来几个干部模样的人,来到俺面前,要帮俺喷洒农药。俺和他们不沾亲带故的,说啥也不让人家干这脏活儿。其中一位自称是报社的记者说要拍照片,还要俺与那几个人站在一起。俺问,照像要钱不。记者说,不但不要钱,还要把照片登到报纸上。俺想,俺还没有上过报纸哩,这次也跟着风光啦。俺就像拍电影似的,在记者的安排下,拍了几张。

今天晌午,俺刚端起饭碗,刘白妮手里拿着一张报纸,风风火火地跑来说,胡大哥呀,可不得了啦,你上报纸了。俺撂下饭碗,接过报纸一看,正是前几天拍的照片,意思是某单位某领导深入基层帮助群众干农活。俺对刘白妮说,这不算啥,俺只是作陪衬。刘白妮撇着嘴说,俺能不知到你的能耐,你这是麻绳栓屁——太谦虚了。

刘白妮走后,俺又反复的看了报纸上的照片,心里挺高兴。但在高兴之余,俺又有点纳闷:怪不得民间传说小姐的情虚,领导的肾虚,报纸上的新闻虚,原来还真是这样。

2009年元月23日晴

真没想到,由美国次贷引发的金融危机会影响到俺老农。种了一年的地,粮食价格跌得让人受不了。俺算了一下账,除去本钱,落了个白出力。眼看就要过年了,本想卖点粮食换点钱,可粮食贱得让俺舍不得卖。妻子说,别卖粮食了,把咱那鸡鸭杀掉,不花钱照样过肥年。俺想也是,就把那些鸡鸭杀了一批。忙活完后,才发现邻居家都贴上了春联。俺想,为了省钱,干脆自己写对联算了。经过一番苦思冥想,写了几幅对联,其中一幅对联是:粮食便宜俺不卖,化肥贵了俺不买,横批,够吃去球。虽说编得不太好,俺认为却反映了农民们的心声。

2009年2月10日,晴

今年天气真怪,年里年外硬是数月不下雨,俺那几亩地都是望天收,眼看麦苗都黄了,俺也干急没有门儿,想买台抽水机浇地,手里又没有现钱,只好干等。

这时,刘白妮隔着院墙喊俺,说是乡里免费给俺浇地,让俺去看看。我不信能有这等好事,就跑到村东责任田里看,还真有一群干部模样的人在俺的责任田里浇地。俺很感动,就赶紧掏出洋烟,排着发了一遍。心想,亲不亲事上看,白妮妹子心里还是有俺的,把这等好事都给俺了,以后俺还得好好感谢她哩。正想着,那群干部模样的人却停止了浇地,才浇了屁股大一点儿地方,就抬着机器要走人。

俺见不对劲儿,就急忙拦着说,大家别走,今天咱到角子山饭店吃饭,俺请客。

刘白妮说,大哥呀,市里领导马上要来检查抗旱情况,不从这里路过了,得赶快挪到村西路边,你就别拦了,不然会耽误事的。

俺一听,就懵了,心里说,这算啥球事哩。

2009年8月26日,晴

这几天,毒日头也照不亮俺的心情。

俺一辈子生了一男一女,儿子花了一堆钱上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只能给别人打工。小女儿考高中也落选了,一个小姑娘不上学咋行,总不能让她去饭店端盘子洗碗,去工厂打工,去歌厅伴舞吧。没办法,俺只好托人让女儿上高中,可高中一点机动指标也没有,公开价是差一分就得缴三百块。学校也真他妈的太狠了,全县高中只有一千多名录取名额,让三万多名中学生去竞争,也太不合理、太残苦了。让人费解的是,录取指标少也就算了,可学校却敞开大门,公开招录高价生,这不是明摆着整钱吗?女儿超生,俺被计生办罚了一辆时风车,这次上高中还得一摞票子。你想想,俺一个老农没日没夜的在地里扒土坷垃,一年能扒出几个钱?这年头儿,乡里娃子不读书没出路,读了书也没出路,难啊!

2009年8月30日,阴

前儿个,俺进城送女儿上学,碰见了三件事,有点想不通。

一件是县高中学校那大门,全部用硫璃瓦镶的边,气派得很,那厕所也是花里胡哨的,比俺家的厨房还漂亮哩。俺就纳闷,学校不顾学生家长的承受能力,可着劲儿收高价生,收了钱不搞扶贫,却盖恁好的大门和厕所,有啥球用哩?

第二件是县里花几百万块钱,建那殡仪馆,好好的房子撂在山沟沟里,闲着不能用,真让人心疼。

第三件是公路沿线乱占耕地建房,路两旁几乎被房屋占严。俺在角子山的荒沟边建房,乡里、村里还不让建,这好好的耕地里建了那么多房子,咋就没人管管哩?

俺把这些事儿和俺的想法对村委会王主任说了。王主任把眼一瞪说,你以为你是中央领导呀,这事儿能轮到你操心,净闲着鸡巴磨大腿,没事找事儿。

2009年9月2日,多云

小村的天很小,容不下磕磕绊绊的事儿。

刘白妮身为村干部,竟与村民刘铁蛋干起仗来。俺听说后,失急慌忙地赶去劝架。

原来是刘铁蛋家养的公狗与刘白妮家养的品种母狗交情了。刘白妮吵闹着让刘铁蛋赔偿损失费。刘铁蛋固执地坚持说,两只狗是自愿的,不愿意赔偿。刘白妮坚定地说,普通狗与品种狗相好产下的狗崽子一定是劣质品,不赔钱不中。

这种情况,很难调停。可俺看在刘白妮的面上,也不能袖手旁观。俺把刘铁蛋拉到一边训斥道,你男子大汉的可着喉咙吼个球,自家的狗占了人家狗的便宜,还怪有理呀!人家那是品种狗,知道不?这要是人,人家告你强奸罪,非把你鳖子拴走不可,赶快拿钱消灾去球了。刘铁蛋也怪有眼色,回屋拿出一百元,算作赔偿费。刘白妮嫌少,不同意。俺把钱往她手里一塞说,要不是咱俩关系不错,俺可不愿管你们这些烂脏事,你以为这还是啥光荣事呀,得了理儿还不让人。

平息了一场战争,俺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心里特别地舒坦。

2009年9月6日,晴

村子虽小,事儿倒新鲜。

刘铁蛋的老婆长得胖,像个肥猪,富态态的,走起路来,身上的肉像凉粉块子来回颤动,很美。前不久,刘铁蛋买回了瘦肉精,给圈里的肥猪减肥。他老婆也想减肥,就悄悄地吃了瘦肉精。结果口吐白沫,不醒人事,拉到一五九医院洗胃、灌肠,花了两千多元,才捡回了一条命。

俺想,现在的人生活好了,就胡思乱想,好好的一身膘,自自然然的多好,干吗非要瘦身哩?真是瞎折腾。

2009年9月10日,晴

村东头红嫂的女儿出嫁后,生了个白胖小子,红嫂的级别升到了外婆的职位。她高兴极了,嘴咧得像裤腰,张罗着发喜糖、送请谏,要为外孙操办喜面宴。

对此,村民们议论纷纷,说,没见过娘家人还为出阁女儿生孩子办喜面宴的。一致认为红嫂的行为有点儿出格,不合情理。

俺却有不同的看法,俺对村民们说,按说这祖宗上传下的规矩也得改革,人家红嫂男人去逝后,就守着这个独生女儿过日子,如今男女都一样,人家没有男孩就应该把女儿当男孩看待,女儿生了儿子,应该庆贺。

大伙听俺这么一说,细细品味了一番,说,想不到你胡老大懂得还不少哩,一套一套的,有点道理,走,咱们到红嫂家吃喜面去。

2009年9月12日,晴。

村西老王家的二儿子要结婚了,俺一大早就把贺礼送去了。

从老王家出来时,有几位老媳妇子向俺打招呼说,胡老大也来了。

俺说,喜事儿,不来能行。

她们一个个翻着白眼儿,降着鼻子,撇着嘴神密地说,王家的二儿媳妇是大儿子的剩巴子,你知道吗?

俺赶紧说,快关上你们的粪门,咋能乱往人家头上扣屎盆子哩?

几位老媳妇子像受了委屈般地争抢着说,王家老大在市里当包工头,挂上了这个妞,现在怀孕了,被这妞粘上了,又甩不掉,只好发配给老二了,老二明知是他哥的剩巴子,不想喝那涮锅水。王老汉就劝老二说,剩巴子咋了,她肚子里怀的照样是王家的种,你总不能瞅着让你哥进监狱吧?老二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答应娶那妞。

她们说完,瞟了俺一眼,满足的神情像终于发布完了一条爆炸性新闻。

这件事儿,让俺心里很沉重。俺想,这世界算是奇怪了,真是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2009年4月28日,多云

老魏家平常信奉阴阳风水。老魏的妻子身体不适,她就和老魏商定请一个懂阴阳五行的大师来给她治病。夫妻俩不知在哪里请了个“大仙”。“大仙”自称为神,口中念念有词,一会儿说魏家宅基不正,一会儿说魏家大难临头,整整折腾了一天,弄得夫妇俩心神不宁。当天晚上,“大仙”把老魏支走,要帮魏家消消灾,结果,连唬带吓地将老魏的妻子奸污了。

老魏如梦初醒,大呼上当,气愤地将“大仙”扭送到派出所。

2009年5月1日,晴

这是一件让俺犯难的事儿

村里王张氏有三个儿子,丈夫去世后,她一人含辛茹苦地把三个儿子拉扯大,吃尽了苦头。三个儿子相继成家立业后,她却成了儿媳们的眼中钉,一日三餐没人管,生病没人问。前天王张氏因病去世,三个儿子都想趁机捞一把,争抢着请客收礼。俺准备去凑份子送礼,可同时收到三张请柬,俺真不知该把礼金送给谁好了。

2009年5月6日,睛

真想不到,角子山上满山遍野的槲叶也能换来大把的钞票。

以前,山上的槲叶只用做养蚕,现在养蚕的人不多,山上的槲叶也没有啥用处。如今,听说有人专门收购槲叶,出口到日本、韩国,村民们就纷纷上山采摘。既有效、合理地利用山区绿色资源,又不会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破坏,确实是一件好事。

2009年5月6日,睛

自从张会计的儿媳妇过门后,爱讲“体面”,喜欢“豪气”的张会计却成了整天抽闷烟不说话的“闷声虫”。

去年,张会计的儿子结婚时,最爱面子的张会计决定把婚事办得热热闹闹,亲自为儿子、儿媳订做了他认为是村里最豪华、最气派的家具、电器,还从城里请来了礼仪公司,把婚礼办成了全村一流。

年短日长,婚礼过后,张会计就与儿子、儿媳分了家,并将三万多元的债务和儿子分摊下来。为此,惹得儿媳三天两头与儿子大吵大闹。今天一大早,儿子为了还债外出打工去了,媳妇被迫住回了娘家。

阅读上集请点击泌阳最接地气的胡老大系列小说:《流淌的乡音》(邓敏)【19】假 货

作者简介



邓敏,笔名珉子,1963年9月9日出生于河南省泌阳县下碑寺乡前上徐村。1983年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从事散文、报告文学、小说创作,作品散见于国内报刊,并被选入多种文学选本,散文《热情的夏季》、《夜的诱惑》等在全国性文学大奖赛中获奖,曾发起创办“春蕾文学社”,编辑《春蕾》文报。做过记者、编辑。1986年元月,应邀参加首届“河南省青年人才检阅大会”,并被大会授予“骏马奖”,其事迹被收入《中州青年人才录》一书。2001年,散文集《守望岁月》由中国文学出版社出版。现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泌阳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泌阳在线挖掘泌阳精彩 铸造泌阳辉煌

联系我们

小编个人微信号(byzx0396)

合作电话18137575123

阅读上集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