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萌妻:腹黑老公请止步》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家有萌妻:腹黑老公请止步最新章节目录

古风古风 2018-09-24 15:26:25



第1章 矛盾

帝皇大酒店。

苏全韬双手握在桌下,有点紧张。

对面就是让这全市最豪华酒店都倍觉荣耀的男人殷天昊。

他可不会被那张年轻俊酷的脸给骗了。

精致立体如刀削的外表下,谁也不能忽略他远超于他年龄的阴沉老练和几乎掌控着全亚洲商业命脉的骄人能力。

他苦等了五年:“食全”究竟能否成功转型全看眼前人是否同意合作了。

“继续。”殷天昊面无表情冷酷道。

“我要说的、都都说完了,您看……”

殷天昊的话太简短,让他不由地没了底:“对了,我带了一样可口的美味,希望您一会儿品尝愉快。”

说完,苏全韬站起身。

这个年轻总裁太高深莫测了,一直没有变化的脸色让他揣摩不透。

不管怎样,他不敢打扰殷天昊的特别“用餐”时刻,这可是他专门供奉给殷天昊的。

殷天昊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走向厕所。

“爸!”苏全韬刚起身就看见苏筱雅走来。

苏筱雅满面焦急:“你快点回去,快点!我妈她出车祸了!”

苏全韬脸上出现如被雷劈的神情,仅仅两秒,突然大步向外跑去:“筱雅,去108房把我的包拿上!”

苏全韬边跑边喊,住院用的钱、卡可全都在那个包里。

苏筱雅点点头,摸索着找到刻着108三个烫金大字的房间。

门没锁,她推门而入,正弯腰拿包,忽闻背后传来开门声。

苏筱雅转身对上一双深沉冷酷的黑眸,那眸正紧盯着她,像在盯着一头猎物。

这就是苏全韬给他带来的贡品。

殷天昊眉稍微微一挑,他只是偶然路过扫见门没关,没想到苏全韬那样的人也能供奉出这么好的贡品……

他挑挑唇,本来没打算停留的却突然间来了兴致。

苏筱雅正在挎包,一只手突然搭在她手臂上。

她一个激灵抬起头,讶然望着眼前全然陌生的男子。

你做什么!

苏筱雅正欲开口,整个人便被拉转过身,殷天昊勾下头,埋在她颈间舔舐、啃咬着,气息如兽。

她大惊失色,用力推拒却推不开,殷天昊紧紧握住她手腕,一把将她推到床上,接着整个身体压了上去。

躲避着在身上四处游走的双手,苏筱雅用力踢打、挣扎着,却卸不下身上半分重量。

殷天昊放肆地啃咬着她的颈项、锁骨,苏筱雅惊痛不已,慌忙大叫:“走开!放开我!”

“走你不是苏全韬卖给我的商品吗?”

闻言,殷天昊停下动作,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眼神冷酷:“这不就是你来这儿的目的吗!”

他嗤啦一声撕开她的上衣,身子抵着她,威胁着。

苏筱雅更觉得害怕了,惊惧喘息着。

殷天昊觉得她惊怕的模样异常诱人,直接撕开她的裙子。

她生涩的反应让他觉得美妙无比,正攻城略地,门突然开了——

“请问殷先生在吗”娇媚的声音传来,一个打板妖艳的女子站在门口,望着眼前的一幕,呆了。

明明她才是被派到这个房间伺候殷天昊的人,殷天昊房间怎么还有一女人?

“滚——!”被打扰了兴致的殷天昊怒吼一声,妖艳女吓得一个哆嗦,关上门撒腿就跑。

苏筱雅被这一意外吓了一跳,殷天昊却不以为意,转头继续在她身上驰骋。

不知过了多久,殷天昊终于放开了苏筱雅。

望着床上那个秀丽的女孩他深吸口气:她的身体太过柔软美妙,害得他刚才居然失了控。

看着那伏在床上不住颤抖的肩膀,他伸手想扳住她削肩想将她扶起。

不过,贡品就是贡品,能为商业献身的女人能有多好!

这么想着,他冷冷一笑,手刚搭上她肩头——

“滚!”苏筱雅转头,双眼含恨地瞪着他,清纯秀美的脸上布满憎恶:“变态!恶心!”

殷天昊蓦地沉下脸,他堂堂殷氏集团的总裁,居然被一个商业援交女给骂了!

而且还被骂的那么难听!

她莹澈漂亮的双眸中掺杂的恶心、憎恶之情让他心头怒火蓦地蹿起,低头盯着她,神情傲慢冷酷:“苏全韬给了你多少钱、让你甘心做谈判的筹码、出卖自己!”

“你……!”苏筱雅猛提起一口气,正欲辩驳,殷天昊已披上上衣,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门。

只听砰的一声,门被狠狠甩上前她看见的是他冷酷的背影和不紧不慢扣着上衣扣子的动作。

苏筱雅气得趴在床上,揪着被子不断啜泣。

她全身无力,心也如刀割。

心中反复叫嚣着一句话:我不是父亲拿来谈判的筹码、不是!

……

……

许久,苏筱雅拎着着皮包出现在病房。

“怎么过了这么久?”苏全韬问。

“刚才急,坐错方向了。”

“哎,以后小心点。”苏全韬叹息着,察觉到苏筱雅异常苍白的神情,拍拍她的肩:“你妈的情况比较紧急,但医生说只要好好住院治疗应该没什么生命危险。”

“你放心,住院的钱我们还是掏得起的。”

虽然十几年前经受过一次事业的打击,偌大的企业轰然倒闭,苏家也因此在苏筱雅6岁那年举家迁到S市。

但经过后来的努力苏全韬又成立了一家小公司,现在他们的生活水平不说上等也是中上。

对于这点,苏全韬还是比较欣慰的。

苏筱雅点点头,对于刚才在酒店的遭遇只字不提。

……

殷天昊满脸阴沉地回到家。

“殷总,您怎么了?”华庆崇站起来,谄笑着迎向他。

看他异常难看的脸色,他就知道今晚估计是白等了,为跑马场拉投资的事得改日再谈了。

“您今天不是去帝皇了会的是哪个集团怎么样?”

“不过是一个小公司!”殷天昊眼前突然浮现出苏筱雅嫌恶的眼神,只觉得一阵烦躁:“真是糟糕透顶!”

华庆崇点点头,心想,也不知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竟敢得罪殷总。

看样子,殷天昊真是气坏了。

殷天昊狠狠坐在沙发上,戾气难消。华庆崇识趣地寒暄几句就走了。

一出殷家门他就拿起电话:“给我查一下,今晚和殷总见面的是哪家公司。”

他倒是好奇,能把殷天昊气成这个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若是对方强大,查出来也可以满足他的好奇,若是弱一点的,他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替殷天昊整整对方!

……

才从帝皇大酒店出来第二天,苏全韬就倒了大霉。

先是质监局带了一大波人前去检查,接着“食全”就被质监局以存在有毒物质为由强行查封。

苏全韬竭力喊冤,但在那帮强权的检察人员面前就像只蝼蚁,只能眼睁睁看着心血被毁,真是心如刀割。

此刻,苏全韬和苏筱雅站在任心芹病床前,一家人围在一起痛哭不已。

“为什么会这样呢,爸是不是公司生产的哪一环节出了问题。”

“不会的。”苏全韬摇头,生产的每一环节他都严格审查过,他们打的就是绿色、健康的招牌,绝对不会存在什么有毒物质的。

“是爸不好,估计是得罪了殷总,人家故意整我来着。”苏全韬叹口气,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原因了。

殷总苏筱雅眉一皱,直觉地在眼前浮现出殷天昊的样子:“是不是一个二十多岁、总是面无表情的男人。”

苏全韬点点头。

苏筱雅怒不自抑:“他凭什么!真是欺人太甚!”

苏全韬看着她,想到她昨日可能瞥见了他们一起谈话,心头的那点意外也就消减了,同时一股愧疚浮上心头:他为了拉拢殷天昊做出那种不耻之事,结果讨好不成反遭人厌,真是自讨苦吃。

而这种事情,他是没脸给家人说的,只能默然不语。

“你妈的病情……唉,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如今工厂被查,家里不仅没了收入,和苏家合作的几家厂家也纷纷要求退还订金,苏家几乎是一夜之间陷入被四处逼债的窘境。

再加上任心芹的情况还未稳定,真是把他愁死了。

“你放心。”苏筱雅坚定道,眼含泪花:“就算是借钱我也要把我妈的病治好!”

苏全韬悲伤地看着苏筱雅,让女儿去借钱他也觉得心疼,可现在他们也确实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

轰隆隆——哗啦啦——

原本平静的天空突然下起了磅礴大雨。

一片混乱之际,殷天昊的跑车驶入路边一小道。

雨渐小。

司机问:“殷总,一会儿还要去爬山吗?”

“取消!”殷天昊烦躁地扯扯领带,现在山路这么滑,让他怎么爬!

平日里工作繁忙,他好容易抽出时间约好了和明爵一起爬山,却遇见这该死的大雨,心情真是糟糕极了。

等到可以行车还需要一段时间,殷天昊不耐地把头转向窗外,等着雨势转小,却意外的发现不远处正对着的杂货店门口有一道纤秀人影。

她似乎在和里面的人说着,看样子是被拒绝了,被推拒在门口,却依旧伤心地恳求着。那穿着薄裙的身体微微颤抖。

谁家的女子这么可怜,下着这么大的雨还上门求人。

殷天昊心想着,从他的方向看过去也知道她很冷。

看着她侧过头时凄楚无助的样子,他心里突然升起一丝莫名的熟悉感。

是她!突然他眉头一皱,认出苏筱雅来。

她也能沦落到这种地步!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