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梦屋小说推荐:愿你风华如故 全本在线抢先阅读

浅梦书屋小说推荐 2018-10-02 16:18:42

浅梦书屋唯一的公众号:浅梦书屋,关注浅梦书屋公众号请认准:浅梦书屋。其他均为假冒。浅梦书屋只发布最好的网络文学作品。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浅梦书屋,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浅梦书屋头像是这个,认准这个红彤彤的logo哦~

浅梦屋小说推荐:愿你风华如故 精彩章节内容分享


“说什么混账话!”苏美芸怒斥,“程家的产业你不想要了?还是说她肚子里的程家的第一个孙子你不想要了?你别忘了,乔莫晚手上有程家百分之十的股份!老爷子有多喜欢她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她离婚,还是因为你趁着她怀孕出轨在先,老爷子会对你的人品怎么想?还放心把公司重要的职位给你吗?!”

  母亲的话,如同兜头给程泽宇浇了冷水,他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我现在就过去!”

  程泽宇收了线,就从病床上起身要离开。

  罗露露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泽宇……”

  程泽宇脚步一顿,一旁的罗玉红急忙站起身来,“程少,您先走吧,这里有我照顾着露露。”

  说着,罗玉红就在罗露露的手臂上掐了一下,亲自送程泽宇出了病房门。

  罗露露满脸的不高兴,“妈,你怎么还把泽宇往那个贱女人身边推啊?”

  “看来真是一孕傻三年!”罗玉红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为什么程泽宇被程老爷子这样看重?不为别的,就因为乔莫晚!没了乔莫晚,程泽宇也不过就是程家那些纨绔子弟里的一个,没一丁点出彩的地方!”

  罗露露这才明白过来,“那……我都已经怀了孩子,总不能一直这样见不得人吧?”

  “好女儿,你再忍两三个月,”罗玉红阴测测的笑着,“等到乔莫晚生孩子的时候,到时候在产房里面做点手脚,到时候来个弃大保小,让她进的去出不来!”

  ……

  程家老宅是民国时期的一座将军府,颇有那个年代中西结合的建筑特色。

  此时正值初春,葱翠欲滴之中掩映着几幢白色的楼房,在晚霞的余晖下镀上了一层绯色,格外漂亮。

  乔莫晚直接就走进了主楼,保姆张嫂笑着迎上来:“少奶奶来了。”

  “爷爷呢?”

  张嫂笑着说:“还在楼上呢,七十大寿嘛,下午午睡起来,就开始挑衣服了。”

  “那我上去看看。”

  楼上,老爷子刚刚换上了一套中山装,看起来精神矍铄。

  “爷爷,您看起来真是精神!”

  从身后传来一道清丽的声音,让原本板着脸沉肃的程老爷子,转过身来,眼神之中带着惊喜,“晚晚来了。”

  程老爷子一直都很喜欢乔莫晚。

  乔莫晚将手里的礼物盒给双手奉上,“爷爷,晚晚给您来贺寿了。”

  程老爷子笑的胡子都是一抖一抖的,接过礼物盒,还佯装一脸的不高兴,“总算是来了,如果不是我这个老头子做寿,你这小丫头片子还是请不过来吧。”

  乔莫晚笑着扶过程老爷子,“哪有啊,我就是家里出了点事儿,有点……脱不开身。”

  程老爷子一下就听出了乔莫晚语气的异样,不禁皱了皱眉,“受委屈了?还是说,泽宇那小子欺负你了?”

  “爷爷,是因为我……”

  “爷爷,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程泽宇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将手里的礼物盒交给一旁的管家,便自然而然的笑着走过来,挽过乔莫晚的手,“怎么不等我一起过来?你这几天胎儿不太稳,医生嘱咐了要你多休息的。”

  程老爷子一听,急忙就叫管家带着人下去,“待会儿他们那些人来祝寿,也别让晚晚来了,又是抽烟又是喝酒的,乌烟瘴气,别影响了胎教。”

  趁此机会,程泽宇死死地搂着乔莫晚的腰将她给带了出来。

  “你放开我!”

  走到楼梯口,乔莫晚狠狠地甩开程泽宇的手臂,“程泽宇,你现在来讨好我有用么?我告诉你,就算是现在不跟爷爷提离婚的事情,我总会提的,你防的了我这一刻,你能防的了我每一天么?你当然不能,你还需要去好好照顾一下那位躺在医院里动了胎气的小三!”

  楼梯上隐约传来交谈的声音,程泽宇吓得急忙一把就捂住了乔莫晚的嘴,直接将她给拖到了男洗手间里。

  “乔莫晚,你是不是有病?你口口声声说孝顺爷爷,在爷爷的寿宴上,把我们的事情捅出来,对你有什么好处?”

  乔莫晚狠狠地挣扎着,但是说到底,她一个女人的力气,还是比程泽宇要小。

  程泽宇捂着她的口鼻,她几乎都已经快要喘不上气来了,眼睛瞪得很大。

  “现在外面都是社会名流,离婚的事情我们回家关上门来说……想让我松开你么?那你现在就先向我保证,绝对不会今天提离婚……”

  谁知道,话音还未落——“啊!”

  程泽宇惨叫一声,一下甩开了乔莫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上面一个血淋淋的牙印!

  他又疼有急,甩手就给了乔莫晚一个耳光,“疯子!乔莫晚,你是狗的么?!”

  乔莫晚猝不及防脑袋向后猛地撞到了墙面,耳朵里嗡了一下,她感觉到嘴角有血腥味渗出,捂着半边被打肿的脸颊,心却是在滴血。

  “真没想到,程泽宇,结婚一年多,我到现在才真正认清了你的真面目。”

  程泽宇也一时间怔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不,莫晚,我不是……我刚才真的不是……”

  “呵,你先打了我,再给我一个糖,你觉得我乔莫晚是那种十几岁的小姑娘么?”乔莫晚冷笑了一声,“你程泽宇最在乎的就是名声,我就偏偏要在今天这种场合,将你在外面干的那些龌龊事都给曝光!”

  “你敢!”

  程泽宇高高的抬起手臂,乔莫晚这次,就这么看着程泽宇的手掌,“你还想给我一个巴掌么?好啊,我今天就不闪不避,我把另一边脸伸给你打,你打啊!”

  程泽宇的手臂颤抖着,脸上的表情已经有些扭曲了。

  “呃,那个……”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隔间,打开了一扇门。

  “抱歉,来洗手间抽支烟,一不小心听了你们夫妻之间的……悄悄话了。”

  乔莫晚看过去,逆着灯光,她微微眯了眯眼睛。



浅梦屋小说推荐:愿你风华如故 精彩章节内容分享

  里面缓步走出来一个颀长的身影,熨帖而挺括的西装裤包裹着修长完美的双腿,声音含着缓淡的漫不经心。

  对上男人看过来的眸光,乔莫晚心头突的跳了一下。

  这个男人……为什么感觉有点熟悉。

  冷不丁传来这样的声音,让程泽宇一下就僵住了。

  竟然没有想到,男洗手间里面还有人!

  那刚才他和乔莫晚之间的话,岂不是对方都听见了?

  男人把烟蒂随手掐了丢在垃圾桶里,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我不光听见了,我还看见了,这算是家暴吧。”

  他说着,就看了一眼乔莫晚,“这位太太,你如果想要离婚控告对方家暴的话,可以来找我,我可以出席作证,当然我本人也是律师,可以免费为你提供离婚咨询。”

  男人递上来一张名片,乔莫晚看了一眼名片上的姓名:贺西珏。

  程泽宇直接就将乔莫晚接过来的名片给打掉在地上,“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就是夫妻之间吵架,说什么离婚?”

  他说着,就想要伸手将乔莫晚给揽过来。

  乔莫晚冷笑了一声,当着程泽宇的面,蹲下身来,将地面上的名片给捡了起来,微笑着伸出手来,“贺律师,我是乔莫晚,那我们合作愉快。”

  贺西珏挑了一下眉梢,伸出手来,在女人纤细柔软的手指上轻握了一下,“好,合作愉快。”

  程泽宇气的不行,抬手就想要推贺西珏。

  “你特么的算是……”

  手腕被贺西珏轻而易举的攥住了,手指动力捏了一下,程泽宇立即哀嚎了一声。

  “程先生,你确定要对一个随时有可能拿捏你的错处将你告上法庭的律师动手?”

  程泽宇脸上尴尬一片,“松手!”

  等到贺西珏松开了程泽宇的手,程泽宇额上已经疼出来一层细密的薄汗,他狠狠地瞪了一眼乔莫晚,直接就出了洗手间。

  贺西珏从西装外套里拿出一方口袋巾,用冷水浸湿了递给乔莫晚,“冰一下你的脸吧,都肿了。”

  乔莫晚心中松了松,接过男人的手帕,“谢谢。”

  “不用谢我,”贺西珏笑了笑,“乔小姐貌美如花难自弃么,长得这样好看,男人是都懂得怜香惜玉的。”

  乔莫晚:“……”

  她想起来了。

  为什么会觉得他长得面熟,这就是前几天在医院走廊上那个调戏她的男人!

  乔莫晚顿时就觉得怒火中烧,直接就将手里湿哒哒的手帕巾给摔在了男人的脸上,“都是一路货色!”

  贺西珏靠在墙边,看着女人的那一抹背影,不禁向上勾了勾唇,眼神之中闪现一丝难以辨别的讳莫如深。

  ……

  程泽宇从男洗手间出来,手腕处被刚才那男人捏的还在阵阵发疼。

  他可以说的上是异常狼狈。

  刚到楼下,他就撞上了匆忙赶来的母亲。

  苏美芸一把拉住程泽宇,“怎么回事?你拦住乔莫晚没有?”

  “拦是拦住了,就是……”

  程泽宇踟蹰了一下,“刚才在洗手间里我和她吵了一通,被一个人给看见了,那人是一个离婚律师……”

  苏美芸皱了皱眉,来到这边参加程老爷子的寿宴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

  “那也没什么,夫妻之间吵架闹离婚,也是常有的,也不能因为这个就……”

  程泽宇有些难以启齿地说:“而且……我还打了乔莫晚一个巴掌。”

  苏美芸:“……”

  如果只是口头上的吵架,那也就算了,但是一旦是上升到动手,就很容易演变成为家暴!

  特别,还是有一个律师在场!

  “你、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呢!”

  苏美芸对自己的儿子真的是恨铁不成钢的爱,可是现在……

  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是能让老爷子的心在自己儿子这里,大不了一会儿关键时刻,她去向乔莫晚下跪!她都愿意!

  苏美芸转身看见从门口走过来几个熟悉的达官贵人,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将气急败坏的表情换成优雅得体的笑,刚想要迎上去,程泽宇忽然叫了一声。

  “妈!”

  程泽宇的手机刚刚响了一声,接到了一条信息。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本以为是一条垃圾信息,滑动屏幕就想要将信息删除掉,可是不经意点开了,里面竟然是一段视频!

  “妈,你快看!”

  苏美芸看向程泽宇手里的手机,正在播放一段视频,视频中,一个明显是喝醉了的女人,脸色红润酡红,跌跌撞撞的扑进了一间酒店套房中,一下就扑倒在一个刚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人身上,毫无章法的亲着他的脸,他的下巴,他的脖颈,他的喉结……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乔莫晚!

  但是,这个被打了马赛克的男人,却并非是程泽宇!

  程泽宇气的咬牙切齿,“怎么……还说我在外面养小三了,她……她乔莫晚一早就给我戴了绿帽子了!”

  苏美芸直接就儿子给拉到了后面,“这是谁给你的?”

  “刚刚有人给我匿名发过来的。”程泽宇握着手机的手指关节发白,“这个奸夫是谁?!我一定要把这个奸夫找出来!”

  程泽宇表情狰狞,是个男人都无法忍受这种事情。

  “先不说捉奸,这事儿往后推一推,”苏美芸一把握住了程泽宇的手机,“今天这事有办法了!”

  程泽宇忽然明白了,“妈,你是说……”

  苏美芸点了点头,“今天有了这段视频,就叫乔莫晚有口难开!”

  …………

  乔莫晚去冰箱里拿了冰袋,敷了一下脸,等到脸上的红肿褪去了一些,才下楼。

  一来她并不想要和程泽宇再度纠缠,二来,她想要等到程老爷子的寿宴正式开始,可以直接向爷爷提出离婚的事情来。

  她踩着楼梯,缓慢的走下来。

  只是,却不曾想到,原本喧闹的寿宴大厅,此时却是十分安静。

  她迈着轻缓的脚步走下来,但是,每一步都仿佛是走在扬声器上,被放大,她自己都听的一清二楚。

  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乔莫晚只觉得心里有一道尖利的刺,一种不好的预感袭来。

  她扶着楼梯栏杆,在这种安静的氛围之中,忽然,就传来一道清晰的呻吟声。

  乔莫晚脑中闪过一道惊电,一下看向声音的来源!

  就在整个大厅的大屏幕上,原本应该是播放着爷爷的祝寿贺词的PPT,却一下就被一个光线晦暗的视频给掩盖了。

  视频上,有一双男女肆意的交缠在酒店的真丝大床上,女人满面酡红,一边嚷嚷着热,一边扯着自己的衣领,向身前脸上打着马赛克的男人蹭过去。

  男人的身上只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色浴袍,因为女人软绵绵缠上去的身体,已经散乱了,露出精壮的胸膛。

  乔莫晚脑中嗡的一声,彻底一片空白。

  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