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热门IP, 都是经典的冷饭

新周刊 2018-02-12 13:20:58

本文转载自百毒微信公号

百毒丨baidu-neweekly

专注最新网文,聚焦最火IP,

解毒最热话题。

关注百毒请猛戳 ▲


华语穿越片,有哪部能超过“黑古”的《寻秦记》?


在阅读的世界里,经典意味着永不褪色、无法撼动。复盘近几年最火的IP,许多所谓的创意都充斥着模仿痕迹。

 

文/邓娟


网络文学99.9%是垃圾——6年前,麦家语出惊人,一时成为众矢之的。事后,他补救性解释:数字听起来刺耳,但网文基数太大,仅盛大中文网每天就有7000万字更新,优秀作品未必能有0.1%。

 

其实文学价值与载体无关,纸书同样有垃圾。只是网络文学门槛太低,让一些连基本语法都弄不清的人跻身写手。网站首页的所谓精品,最多也只有两三本粮草,仙丹更是几年难遇。而书粉对作者“大大”、“大神”的吹捧,更令人大开眼界。

 

中国四大名著都曾是不被正统接纳的通俗文学,经过时间检验才成为经典。但文学可以不论出身,却不能丧失标准。拉低网络文学下限的不是传统文学的挤兑,而恰恰是网文群体的自以为是。

 
《步步惊心》里女主知道夺嫡的结局,放弃八爷选择四爷。


即便IP在当下成为大生意,也不代表经典的衰落和网络文学的雄起。在一个审美不高级的市场,获得影视改编并不代表荣耀。浏览广电官网公示的各种“获准拍摄”的影片介绍,没有最雷,只有更雷。

 

即使获得收视认可,在那“0.1%”优秀作品中的优秀IP,比如穿越剧《步步惊心》、宫斗剧《甄嬛传》、仙侠剧《花千骨》,等等,虽然都从同期作品中脱颖而出,但在经典面前不过是炒冷饭。


 

甄嬛体VS《红楼梦》:东施效颦

 


《甄嬛传》就是一部玛丽苏女主开挂史。


应该承认《甄嬛传》很成功,可就连它最深入人心的“甄嬛体”都来自《红楼梦》。

 

流潋紫说:“向《红楼梦》致敬是我内心的真实感受,我从小到大看《红楼梦》看了十几遍,为曹雪芹的才华所倾倒并景仰他。我写古代言情小说的文风也深受《红楼梦》的影响,可以说《红楼梦》是我文学写作之路上的启蒙之作。”

 

受《红楼梦》启蒙原本很正常。但《甄嬛传》从人设到场景与《红楼梦》诸多“巧合”,不少情节近乎雷同。比如两书都有“占花名”的情节,甚至连花名和花签都惊人的相似。如此“致敬”,未免太过敷衍。

 
87版《红楼梦》是永恒的经典。


俞平伯、邢公畹等学者考究,红楼语言以北京话为底子,吸收淮扬话,在不同人物上的运用是为了凸显不同籍贯、身份和个性。但《甄嬛传》里,从京城名媛甄嬛到山东姑娘沈眉庄,嫔妃、下人甚至连皇帝都口吐淮扬方言。

 

得其形而无其神,且不说《红楼梦》,论境界《甄嬛传》连另一部宫斗剧《金枝欲孽》也比不上。红楼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金枝”虽然漏洞多,却也有如《天龙八部》般“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的人性升华,而《甄嬛传》不过是一部玛丽苏女主开挂史。


 

蜀山剑侠传:仙侠小说鼻祖

 


《花千骨》让“蜀山”在仙剑系列后再次成为话题。


仙侠剧《花千骨》的火爆,让“蜀山”在仙剑系列后再次成为话题。其实小说写的是花千骨赴茅山拜师,编剧换成了蜀山——这是一个聪明的改动,因为在修真、仙侠、玄幻题材,蜀山意味着一个现成的素材库。

 

开创这个奇幻世界的人是还珠楼主。1930年代“蜀山”连载时,还珠楼主每十天出一本,“每一册出版的三四天内,一万册之数,一抢而空。早上开出门来,就有顾客望门而候了”。还连载期时,因为全国解放,政治环境的变化让还珠楼主中止写作。

 

《封神榜》为后来的仙侠奇幻小说提供了丰富的想象基础。


1956年还珠楼主还因“写迷信小说”被批判,这部洋洋洒洒五百万字仍未完的巨作成了永远的大坑,徒留无数悬案。尽管生不逢时、在文学史上长期被忽略,《蜀山剑侠传》却被武侠作家奉为百科全书,金古梁温都曾借用其中武功、器物、人名。对现代仙侠小说而言,还珠楼主更当之无愧为鼻祖。如今流行的仙侠、玄幻,仍在重复还珠楼主上个世纪的桥段。

 

还珠楼主的创作当然也不是“前无古人”,《山海经》《神仙传》《西游记》尤其《封神榜》为他提供了丰富基础。但还珠楼主在古人基础上,凭自己的天纵之才进行扩充、加工,打造了完整的得道、升仙、炼宝、布阵、造剑的中国式奇幻体系。


 

穿越小说:马克·吐温和黄易玩剩下的梗

 


《寻秦记》里男主穿越到古代虏获无数芳心。


“穿越”如今是网络小说泛滥成灾的设定,说起代表性的作品,人们多半想到《步步惊心》或“于抄抄”的《宫锁心玉》,再就是那部暴露年龄的电视剧《穿越时光的爱恋》(2002年)。

  

事实上,溯本追源,时空穿越题材可以追溯到1889年的《亚瑟王朝廷上的美国人》,严肃文学大师马克·吐温让一个美国小子穿越到中世纪的英国,他“发明”了报纸、自行车、电话,对政府进行民主制改革,最后凭借科学改变了亚瑟王朝。

  

不过,要说对中国网络穿越题材热起催生作用的,还是黄易的《寻秦记》。《寻秦记》开启了中国式穿越的核心元素,主角穿越到古代,发生了一系列奇遇、艳遇,还经常背诵唐诗宋词大出风头。后来的《步步惊心》虽然更换了主角的性别,但卖弄诗词的路线一成不变。



《宫锁心玉》抢在《步步惊心》之前推出,让穿越剧成为一时潮流。

 

西南大学的黎杨全总结了穿越小说的写作套路:主角要么是都市白领、宅男宅女,要么是特定职业,前者有穿越的意愿,后者有穿越后的知识储备;穿越者的现代思维和剧透能力,是保证其成功的“金手指”;穿越者往往会开展一些促进经济贸易和社会变革的活动;结局往往是主角在爱情与事业、个人与国家、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方面大丰收。

  

然而,不论穿越主角的身份是杀手、特工、特种兵,还是工科博士、医学院学生、历史系学生,不论他们卖弄的是诗词还是物理、化学、军事知识,再多的花样翻新,本质上还是在重复马克·吐温和黄易玩剩下的梗。

  

经典之所以不朽,就在于它们把每一种套路都走到了极致,既给后来者以启蒙,也让一味模仿者无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