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恩爱夫妻分手记

风茕子 2018-09-19 17:10:27


1,

都说,好端端的恩爱夫妻,不知怎地,就分了手。 


内情,永远不足为外人道。 


或许,在看了这个故事之后,对事情经过会有一定的了解,抑或,看了这个故事,更加糊涂? 


卓子凯下班回来得比她丈夫朱重远更晚。


一进门,放下公事包,只说了一句话:“真疲倦。” 


朱重远放下报纸,看着妻子,如此重复地抱怨累,已经不是一年半载的事。 


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过去,他试过建议“换一份工作吧”,“干脆请半年大假”,甚至“你退休算了由我来负担家庭”。 


都没有为子凯接纳。 


说子凯爱上工作,又不见得,很多时候,她可以一直诉苦诉到深夜,朱重远听多了,觉得闷,偶尔打一个呵欠,被子凯看在眼内,就觉得分外寂寞。 


她认为他不同情她。 


子凯从此变得缄默。 


重远还以为她有进步。 


就是这样开始的吧。 


本来,每个星期天,子凯都到朱家去午膳,开头的时候,年纪较轻的她兴致勃勃地尝试做一个好媳妇,买了水果鲜花去聚会,吃完饭帮着洗碗收拾。 


渐渐她发觉朱家的人总努力与她维持一个距离,无论她多么热情,他们都淡淡的,像是要叫她知难而退。 


朱家是老式人,最喜欢问“几时养宝宝”。 


子凯想都没想过生养,像时下所有二十多岁的时代女性,她尚未对婴儿发生兴趣,且也没有多余的时间与精力以及金钱。 


周末午餐关系维持了一年,子凯就不肯再去。 


开头推说老板叫加班,后来干脆与同事或朋友共聚,碰到实在没有借口,索性返公寓午睡补足精神。 


子凯忘记朱家的人。 


重远不说什么。 


他也觉得子凯不应负全部责任,工作之余她有权选择她认为是快活的消遣,嫁入朱家,不代表她失去自我。 


况且,子凯并没有进朱家的门。 


早五十年,媳妇一嫁过门,衣食住行全归夫家,但今时今日,结婚管结婚,女方丝毫没有倚赖男方的意思,男方倘若不识相,无异自讨没趣。 


重远当然不是这种人。 


星期六下午,变成自由活动的好时光。 


朱家并没有问及子凯去了何处。 



2,

子凯安排在星期日回娘家。 


与母亲相处如朋友,是子凯的幸福,更何况她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 


闲谈的时候,子凯叹口气,“妈妈,我是怎样结的婚?” 


卓太太警惕的抬头,“你喜欢重远呀。” 


“广东人真是怪,姨妈姑爹一大堆,常常聚在一起,险留孤寡,没有笑意。” 


卓太太笑,“那时你与重远全部英语对白,我猜你根本不晓得他是广东人。” 


真的,大学生活枯燥寂寞,子凯遇上重远,一则他是好人,二则他照顾她,两人又觉得适龄,征得双方家长同意,便步入教堂。 


“后来才发觉原来女人可以不结婚。” 


“这是什么话。”卓太太不以为然。 


子凯的妹妹子康才十九岁,连忙应进:“我就不要结婚,自由自在,不晓得多好。”她比子凯外向,朋友多,爱交际,怎么肯被困小公寓。 


卓太太斜子康一眼,“一直玩到三十岁?” 


子康反问:“为什么不,中年人难道没有朋友?许多人到四十岁还独身,要不然就离了婚,从头开始。” 


子凯不出声。 


子康笑,“姐姐一向乖,婚姻生活适合她。”她顺手扯过手袋,出门与同学打球去。 


卓太太小心翼翼问:“子凯,你没有什么吧?” 


“妈妈,我觉得生活真累。”声音中无限烦倦。 


“是工作辛苦吧。” 


“不,才不,我倒情愿是工作吃力的缘故。”子凯没精打采。 


“到底是什么?” 


“闷。” 


卓太太不语,这是一个可怕的字眼。 


“你可以安排自己的节目。” 


“为什么,我是一个已婚妇人,干吗要我单独寻欢作乐?” 


“那么同重远一起出去玩。” 


“我发现他是一个很坏的游伴。” 


“子凯,这样说很不公平。” 


“真的,妈妈,他喜欢一个人关在房中看书听音乐,把我分隔得远远,叫他都不应,我们各有各生活方式,无法迁就对方。” 


“言重了。” 


子凯摊摊手。 


“同重远一起去度假吧。” 


“我要到非洲,他肯去吗。” 


“你也太极端了。” 


子凯苦笑。“妈妈,我记得你与爸爸的婚姻生活,真是充满诗情画意。” 


卓太太含笑不作答。 


“重远从来不会学爸爸那样,偶尔带回来一件小礼物,使妻子觉得陶醉。” 


“新派人也许不兴这个了。” 


子凯并不肯定。 


那天她回家,同重远商量,希望分开睡房。 


早上,他比她早一小时起床,十分扰嚷,使她平白损失六十分钟睡眠,分开卧室,就没有这个烦恼。 


朱重远一口答应。 


他乐得这么做,临睡前听点音乐是很大的享受。 


子凯松一口气。 


自此之后,两人各有时间出入,互不干扰,气氛更加和睦,两人客气得不像话,冷淡得像普通朋友。 


到这个阶段,重远与子凯还是互相信任的,很多要事,也坐在一起商量,于凯甚至觉得这样文明的关系也许可以维持一辈子。 


当时,她还没有遇上王劲峰。 



3,

他是新同事,与子凯同级,起薪点较低,年纪也要小一两岁,英俊高大开朗,一进门便吸引全体女职员目光,他也似乎习惯接受这种注意力,不过对于卓子凯,他另眼相看。 


因为子凯没有看他。 


子凯觉得他是个大孩子,有时太过活泼,引得女同事哈哈笑个不停,可能不妨碍工作,但未免过度招摇。 


子凯不欣赏嘈吵的男人。当日看中朱重远,一半因为他沉默高贵。 


老板派下来一个计划,要子凯与小王合作,有心要子凯带他一带,子凯当然情愿与熟手共事,故此心头略感不快,被小王看出来,刻意迁就子凯,出乎意料地合作,使子凯回心转意。 


他喜欢她,第一眼就觉得她特别清秀,神情稍见忧郁,相信是个内热外冷的女子。已婚,但完全没有太太性格。沉默寡言,工作能力高超。王劲峰打听到,在这间公司任职四年,卓子凯从来没有与任何同事起过冲突,无论什么事,经过她的手,都能平和解决,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本事。 


王劲峰跟着发觉子凯衣服的主色徘徊在深蓝、白、淡灰之间,偶尔配一双红鞋。 


开会的时候,秀丽的子凯坐着不动,如一尊石像,冰冻,王劲峰的想像力开始游移,要什么样的能量才可使这层薄霜融解? 


一日他看到子凯坐下时藏青麻质裙子下露出一角银紫色花边衬裙,震荡之余,完全没有法子留意大会主席说过什么话。 


他温柔地想,莫非已经决定追求她。


或许是不道德的行为,但主权在子凯手上,她要是接受,旁人没有资格有任何异议。 


子凯一点也不知道他有这种惊人的想法。 


王劲峰邀请她工作之余去喝上一杯的时候,她答应下来。 


回到家里,也不过是看电视新闻,菲律宾籍女工人天天都做一样的菜式,闷得她怪叫。 


王劲峰开得一手好车,方向盘像是他身体的一部份,挥洒自如。 


子凯不会开车,与小王出差办事,无形中像是多了个司机,异常方便,她觉得是一种享受。 


渐渐熟落了,把盏也颇有几句话可说。 


话题由公转私,子凯始终把他当小朋友,令他烦恼。 


“还没有固定女朋友?”子凯垂询。 


王劲峰觉得她语气似个家长,不以为然瞪她一眼。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肯结婚。”子凯感喟。 


王劲峰啼笑皆非,她一退退到七老八十的岁数去,难道这也是她的护身符之一? 


王劲峰开门见山:“我不喜欢十七八九叽叽喳喳的女孩子,动不动叽叽咕咕地乱笑一通。” 


子凯莞尔,不再去碰这个话题。 


王劲峰为这朵恍惚的笑焰迷醉,一时冲动,伸手过去,原本想握住子凯的手,终于不敢造次,只是碰碰她中指上一只精致的指环。 


王劲峰没想到他也有忌惮的时候,可见子凯是真有点威严,也可见他是真心喜欢她。 


他问子凯:“你快乐吗?” 


子凯抬起头,失笑道:“你怎么会问起这么复杂的问题来。你呢,你快乐吗?” 


“有时快乐,有时不,但我勇于追求快乐。” 


“那么你是一个放肆的人。” 


“我承认我任性。” 


子凯许久没有与任何人闲聊,心中叫自己不要说太多,对方是个陌生人,但意念受控制,自嘴里吐出。 


子凯吃惊,她竟是这么寂寞的人?有话,为什么不对伴侣倾诉?为什么朱重远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夫妻俩相对无言,还要到什么时候? 


刹时间无数问题涌上心头,子凯怔怔地握着酒杯发呆,过了很久,才把酒一饮而尽。 


王劲峰知道她不快乐,太明显了,看得出来,他虽是个浪漫少年,却有自尊,他不愿乘虚而入。 


“再来一杯?” 


子凯点点头。 


她已习惯工余喝上一两杯,消磨时间,松弛神经。 


王劲峰再逗她说话,她已经不肯透露心声。 


喝完第二杯,由王劲峰送她回去。 



4,

那一夜,子凯想开诚布公的与重远谈一谈,回到家,不见他,女佣人躲在房内看电视,告诉她,朱先生去喝喜酒。 


子凯这才想起来,这次是他大姐娶儿媳妇,她都忘记这件事。 


她对伴侣又何尝不疏忽,工余只想休息,或是与他悄悄地说几句知心话,根本不想去参加人多声杂的场合,这大概也是失职。 


她呆在书房看小说,十二点左右,重远回来了,只说了一句话,“还没睡?” 


子凯想问:场面热闹吗,又开不了口,太虚伪,她根本不关心,于是回答:“这就上床。” 


又是一天。 


子凯羡慕一些娇俏的女子,结婚十多二十年,碰到一点点小事,仍然会得靠在丈夫身边啾啾啾地说个不停,活像依人小鸟。 


子凯唯一可依的,只是事业。 


重远什么地方使她失望,导致今日冰封三尺? 


子凯多希望重远会探头进来,问一声“你在想什么”,但是他自浴室出来,直接回睡房,开了唱机,熄掉灯,子凯想主动过去谈谈,但实在疲倦,也随手关灯。 


一层层的霜,就是这样积起来,毋须几年,形成整幢冰墙。 


第二天重远惯例比她早出门,子凯捧着一杯茶,呆半晌,像是在悲悼不知什么。 


走到街上,听到有人叫:“子凯子凯。” 


她有一秒钟失神,听上去像是许久之前重远在校园叫她,但时光岂会倒流,子凯一转身,发觉是王劲峰。 


“咦,你路过?”她问。 


“上车。” 


子凯毫不犹疑坐到他身边,她习惯把同事当兄弟姐妹。 


王劲峰说:“今天要到官塘工厂大厦开会,我怕你找不到地方,天又像随时要下雨的样子。” 


“谢谢你。” 


王劲峰本来是个老手,在子凯面前,平素的手段一半也使不出来。 


他说:“看样子你没吃早餐。” 


子凯微笑。 


“这个长气会议恐怕要开到一点正,你不怕胃气痛?” 


他把车子停下来,冲进快餐店,五分钟后出来,手里多了一包牛乳与一客三文治。 


到这个时候,子凯也看到端倪,这个精明的年轻人不可能对每个女子都这么温柔体贴,她也不是昨天才出生的人,还不洞悉其中蹊跷,也未免太过天真糊涂。 


她左手饮料,右手食物,呆了很久很久。 


任由他发展下去,后果未可预料,要是有所顾忌,就应主动中止。 


子凯的手忽然颤抖起来。 


为什么要她经过这么大的考验,为什么命中注定她要熬过这一关? 


她听到王劲峰轻轻说:“我会使你快乐。” 


子凯闭上眼睛。 


王劲峰说下去:“工作辛劳,人生苦短,我们应当享受,子凯,你也应当快乐。” 


子凯鼻子发酸。 


王劲峰并没有应允什么,子凯也没想过要在他身上取得什么承诺。 


“我可有唐突?原谅我。” 


子凯苦涩地笑,吸引到他,也许还是她的荣幸,说不定还令那些年轻女孩嫉妒。 


王劲峰说:“我保证我不是轻佻的登徒子。” 


子凯只点点头。 


到了开会的地点,他让她先下车。 


子凯迷惘的在街上站一会儿才上去。 


一整个上午,她端坐会议室,卓子凯一向作风是沉默寡言,也没有人注意到那平静秀丽的外表下的一颗心正在历劫风暴。 


子凯的感觉如坐在大浪中一只小舟之上,整个人起伏不停,晕船胸闷。 


会终于开完了,王劲峰有点忐忑,他不晓得子凯怎么想,她内心世界是那么神秘,他刚才的剖白可有得罪她冒犯她,她会不会因此冷淡他? 


直到子凯抬起头来,说一声“我们走吧”,他才松一口气。 



5,

仍由他开车送她。 


他试探地问:“去吃午饭?” 


子凯点点头。 


她没想到婚后三年仍能够吸引到异性,不知是悲是喜,一时麻木,面容更加镇定。 


她没有再同王劲峰说话。 


不,不是因为他。 


子凯不是轻浮的女性。 


而是因为王劲峰触发了一点知觉,使子凯自逃避中醒觉。 


已经死亡的感情,要承认它已死亡。 


午餐的一段时间她一直维持缄默,下午告假,回家休息,本来想打个中觉,无奈睡不着,没想到重远回来了。 


这些日子,她根本不晓得重远什么时候下班,原来五点不到就抵家。 


她披起浴袍走出去。 


重远也很诧异,“回来了?不舒服?” 


“重远我有话说,你有没有时间。” 


朱重远静下来,看看子凯。 


来了,终于来了,她要说这话,也不止一两年了,一直拖着,到今天无可再拖,一吐为快。 


“待我拿杯茶来。” 


重远很镇定。 


子凯也斟了一杯威士忌加冰。 


两人走到书房坐下。 


子凯低下头,不去看重远,静默一会儿,她说:“我想搬出去。” 


“你意思是分居。” 


“是的。” 


“要不要去正式办手续。” 


“要是你不介意的话。” 


“我怎么会介意。”说完之后,重远觉得太过负气,立刻又补充一句:“一切以你的意见为重。” 


可见是没得救了。 


不吵不闹,也不求。 


实在是无可挽回了。 


重远并不难过,因为有没有子凯都不再有分别,分居也不过只是一个姿势,事实上他们即使住在同一屋顶下,也不再接触。


“你找到公寓没有?”他问。 


“还没有着手找。” 


“这样的小事还真难不到你。” 


子凯点点头。 


“搬出去的时候,早点通知我。” 


“我会的,还有,佣人也留给你,她做熟了,对你比较方便。” 


“你呢?” 


“我可以叫母亲再为我训练一名。” 


“谢谢你。” 


子凯一口喝干威士忌,呆坐一会儿,也认为这是明智的决定。 


花已经枯萎,天天浇水也不再管用,索性除掉它,把花圃留空,图一个清爽。 


虽然想法这么潇洒,考虑这么周详,子凯也觉得体内某一部像是随这段婚姻消失了,以后,她将终身恍然若失,除却她自己,没有人知道。



6,

第二天托经纪替她找房子,不用一日,已经决定买下一层小小公寓,子凯自有相熟的做室内装修的朋友,三下五除二,可以即时动工。 


接着子凯又到律师处签妥分居状,叫她的秘书,通知朱重远的秘书,请他也去签字。 


一切公事公办,爽快磊落,最便当不过。 


子凯的办事能力,没有人敢怀疑。 


一切妥当之后,她答应王劲峰与他晚饭。 


子凯不是不唏嘘的,重远竟什么都没有问。 


子凯略为希望他会提及“那每早来接你的人是谁”,“他会对你好吗”,“你当心吃亏”,“是为着他要分居”,“没想到我俩未能白头偕老”。 


但重远只字不提。 


他那么自爱,自尊,自重,他不屑提及第三者。 


他也许知道根本没有第三者。 


王劲峰的确没有资格做第三者。 


子凯听见小王问她:“听说,你要搬出来?” 


子凯点点头。 


她报了新地址给人事部,一下子消息传开。 


王劲峰鼓起勇气问:“是为着我?” 


子凯一怔,毫不容情的笑出来,“当然不是。” 


王劲峰失望地低下头。 


“你愿意扮演这个不讨好的角色?” 


“这将是我的荣幸。” 


子凯轻轻摇头,他太露骨放肆。 


王劲峰问:“现在你是自由身了?” 


子凯没有回答。 


“我可以随时致电你家?” 


“太早或太夜都不方便。” 


“周末你几点起床?” 


子凯觉得这问题太过私人,不予作答。 


王劲峰只得适而可止。他觉得子凯始终难以捉摸,许多女人离婚之后如野马脱缰,为所欲为,百无禁忌,忽然之间豪放起来。 


子凯却不是这样,无论心情神态生活方面,她都控制得与以前一模一样。 


王劲峰更加尊重仰慕她。 


搬家那日正好礼拜天。 


朱重远很客气合作地看着子凯收拾衣物离去。 


子凯看腕表,“电视直播网球赛就快开始,相信你已急不及待。” 


重远有点儿不好意思。 


子凯微笑,与女佣离去。 


新居装修令她非常满意,空间小了一半,大门一关,另有乾坤。 


子凯真觉轻松,不比从前,老是吊着精神,侧着耳朵要招呼重远。 


但那夜,她睡在小小的新床上,半夜被雨声吵醒一时不察,竟以为自己在老家里,喊出重远的名字。 


子凯怔怔的落下泪来。 


然而这一切会习惯,当初离家到外国读书,何尝不是这样苦苦留恋过去一切不值得思念的琐事,怀旧是人类最怪的习惯。 


她一定会得克服。 


母亲差来的钟点女工一早来报到,子凯忙着吩咐她,也就把愁苦暂时放下。 


卓太太的电话接着跟至。 


“昨夜有没有睡好?” 


“过得去。” 


卓太太沉默一会儿,“真的要分手?” 


“嗯。” 


“想清楚了?” 


“是。” 


“那第三者是谁?”卓太太问。 


子凯笑,没想到是母亲忍不住发问。 


“没有这个人。” 


“你们的嘴巴密实而已。” 


也许有,也许还有第四者。 


怎么不是,子凯不是从前的子凯,变了另外一个人。重远也不再是重远,亦变了另外一个人。 


新的卓子凯与朱重远都不想再继续这一段婚姻,因此协议分手。 


卓太太叹了口气。 


子凯说:“再见。” 


楼下,她知道,王劲峰在等她。 


他若不耐烦了,一定还有其他的异性驾车而来,子凯有信心,她仰仰头,出门去。



————————————

作者亦舒,原名倪亦舒,1946年9月25日出生于上海,

已移居加拿大,职业作家、小说家。

我们的师太。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