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微小说 | 怒

蝌蚪五线谱 2018-10-19 08:30:15

这是〖科幻微小说〗推送的31篇文章





这里纯净,这里空灵,这里没有光。我已经在这里成长了一千五百万年。


一千五百万年,在这颗行星的历史中不值一提。这个数字,仅仅只是绕那颗明亮的恒星旋转一千五百万次而已。


我虽然看不见那颗恒星,可我知道,行星上的一切,皆来自它的恩赐。


除了我。


我诞生在寒冷和黑暗中。我身下是行星的极深处,来自各方的巨大压力在漫长的岁月里早已达到了平衡,丝毫没让我感到局促。


这里有着这颗行星上最纯净最古老的生命源泉,它和来自地底的热火一起孕育了我。


我藏身在寒冷的深处,远离地面的喧嚣。没有谁知道我的存在。


我的感觉远远伸向一切可以触及的地方。几百万年中,我感受到过来自冰川山脉的移动,感受到过来自大地深处的震怒,我一一记录。


我看不见听不见,只有空灵而飘渺的感觉。我知道遥远的大陆上正在进行沧海桑田的变化,那颗明亮的恒星正在用它热气腾腾的辐射制造着一代又一代的化学能携带体,空气也在变化,愈发醉人。


在每个行星绕恒星旋转的周期里,有一半时间我都能感觉到恒星那几乎不带热量的可见光微弱地洒在我的上盖。


它虽然对我没有什么影响,但却促生了脆弱而顽强的地衣、苔藓,后来甚至还出现了毛绒绒的可以爬动的动物。


我感觉着这群各式各样的基因组合体在上方遥远的地表活动,充满活力,也充满乐趣。


我在冰盖深处怜悯地感知着他们,陪伴着他们。我数着他们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段基因。我自己并没有什么目的,我以为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存在本身。


我能做的只有存在,在存在中沉睡,等待成长、老去,以及死亡。——如果有死亡的话。


行星深处不断暗流涌动,像摇篮般催生着我、培育着我。我的感觉更加宽广,我知道在这颗行星的其他地方已经像我身边一样出现了丰富多彩的动物和植物,他们既共生也互相竞争,甚至大打出手。


我冷眼旁观。我并没有化解这一切的欲望。


我的力量虽然在不断增长,但我只静静地控制着它们。我并不想和外面的一切接触,我只希望呆在我自己的家园里——只要他们不来惹我。


我约束着自己,我继续成长。


时间又过去了五千年。这五千年里,一种直立行走的两足动物逐渐占据了整个行星,我感到了不安。


他们的基因比史上任何一种生物都要特殊。这种复杂的基因组合体大肆挖掘恒星几亿年来在这颗行星上储存下来的能量体,以此为工具踏遍所有的大陆,所有的海洋,足迹甚至波及了我赖以存身的冰盖之上。


我静静地感觉着他们在风雪中搭起帐篷、房屋。他们驱使巨大的金属疙瘩压碎浮冰横穿海洋,运来了许多叫不出名字的东西。他们还抓走一批在冰盖上生长的肥肥的多毛生物,这尤其让我生气。


后来,他们架起了高塔般的金属怪兽,用尖锐的獠牙开始侵蚀地层。这种刺痛比恒星热力融化冰盖时还要明显,让我异常震惊。我意识到,这片与外界隔绝了上千万年的家园恐怕要遭受冲击了。


我珍惜地感受着身边的纯净与空灵。


头顶上,金属怪兽的尖锐獠牙正在使劲地啃着冰盖。尽管被压实的坚冰硬得像古老的铁陨石,可再坚硬的岩石也经不起水流的磨蚀,更何况侵入的是金属?


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极度的寒冷大大减慢了怪兽们啃动的进度,磨碎的冰渣在高热中液化。


在怪兽们休息时,这些融化的冰渣瞬间重新冻结,牢牢的卡住了怪兽们锋利的牙齿。可两足动物们学会了给怪兽加热,没多久他们又重新开动,继续啃咬。


獠牙离我愈来愈近,宛如蛇的毒牙伸向猎物一般,身后留下啃咬的长长孔洞。孔洞里,两足动物在其中注入了肮脏的液体,像毒液一样向我逼来。我意识到,这种肮脏将彻底污染并毁灭我的家园。


近了。只短短的一瞬,我突然感到了撕裂的痛楚。


獠牙伴随着那种不知名的毒液突破了千万年来未曾有谁突破的屏障,肆无忌惮地把冰盖之外的肮脏注入到我体内。


外界侵入的一切像灼烧的烈火般噬咬着我,让我痛苦万分,我体内的力量被激发,各种封存的古老生命群落开始挣扎着企图冲破约束,寻找宣泄。


我彻底怒了。




公元2012年。


南极大陆,沃斯托克考察站。


“再录一次。——我们即将穿透四千米厚的冰盖,抵达一片从未领略过的奇妙世界。”钻井总工对着摄像头小心地措着词,“我们花了十三年时间,耗费无数心血,终于迎来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别喊了,没观众。”大胡子司钻手在送话器里大喊,寒风也跟着吼动,“地底压力在变大,弟兄们怎么办?”


“放松,放松。录播而已。”总工慢条斯理地通过送话器回答,“压力远低于阈值,地底下那点可怜的气体总要找到释放通道。反倒是那灌注的六十吨煤油要留神,冰洞冻不住的话……”


话音未落,井口忽然冒出了凄厉的嘶嘶声,盖过了司钻手的大嗓门。紧接着地底响起一阵低沉的涌动,只听轰地一声,井架钻孔处喷出一股粗粗的水柱,将封瓦与井架冲得七零八落。


“啊,这是上帝的甘泉。”总工兴奋得双手挥动,“快,快录下来向上头报告。”


“都录着呢,头儿。”


井喷并不大,没有造成人员伤亡。钻井队员们很快就忘记了这个小小的插曲,转而沉浸在钻透冰盖的喜悦中。


他们忙着收钻,把钻头上采集的岩石与冰块的样本收集起来,以便运回考察站供人研究。


他们在憧憬完成任务后与家人的团聚,甚至在考虑去何处度假。毕竟,没有什么工作比在苦寒的南极点熬日子更令人寂寞沮丧的了。



极昼的冰冷阳光下,封存了一千五百万年的沃斯托克湖水在南极的冰面上肆意流淌。


我顺着打通两个世界的污染通道来到了感受过无数次的冰上世界。


此刻,暴怒的我携带的一千五百万年前来自地底深处与世隔绝的神秘生命群落,即将感染这颗行星上的所有生物,吞噬每一个细胞,每一段基因。


版权声明

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联系授权,盗转必究。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带你领略科普的世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