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微小说 巴丹女郎

蝌蚪五线谱 2018-04-14 17:02:57

这是〖科幻微小说〗推送的25篇文章



十六岁那年,我跟随父母回到我的出生地——巴丹小镇。在那里度过了一段惬意的时光。


这里有很多原始的小森林,森林里分布着很多小温泉,苍翠的林间小道,粉黛般的山体,白雪皑皑的雪峰,清冽的溪流,粉色的桃花,天空空无一物的纯净,四处洋溢着闲适,在这里你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暖暖的阳光下贪婪地享受这里的一切,惬意地让人感觉不到时光的流逝。


小镇里住着一个古怪的老头,人们经常看到他在院子里来回踱步,自言自语,情到极致,便放声大笑。


久而之久,大家都叫他疯子。


有好几次都被送往附近的精神病医院,医生给出的结论是他有间歇性精神病。


镇上没有人愿意跟他搭话,他俨然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他最得意的事情莫过于在自家院子里成功制造出了几个家政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可以收拾房间,修剪草坪甚至可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有一次,我路过镇里的广场,碰见有几个老人在讲关于疯老头的故事,我凑过去听了一上午。


他过去是一位风云人物,曾在报纸上发表过很多关于机器人的文章,用了很多笔名,真实名字已经无从知晓了,只知道他姓罗,姑且叫他罗教授吧。


他年轻的时候曾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控制论,回国后在一家机器人公司任职,退休后来到这个小镇。


他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太太在一次车祸中丧生,只留有一个女儿。


他把几乎所有的积蓄都花在研制机器人了,再加上间歇性的精神病,他的女儿从来不联系他,也不想承担赡养他的义务,早已迁居美国。


过年过节,都是老人一个人。


有一天我路过老人的院子,听见老人在屋子大喊大叫,时而嚎啕大哭,时而低声浅笑。


为了满足好奇心, 我蹑手蹑脚地走进院子。


跨进院门没走多远,迎面走来一位长发美女,只见她迈着不大不小的精确的步伐走到我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


“凯文”


“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


“你多大了?”


“我十九”


她机械般的微笑,妩媚动人。说的每句话,都不紧不慢,像钟表的走针一样精确。我开始反问她。


“你叫什么名字?”


“罗兰”


“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


“你多大了?”


“我还小。”


“他还好吗?”


“他很好啊。”


“他在干什么?”


“他在唱歌。”


她穿着一袭漂亮的旗袍,始终保持着迷人的微笑。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老人制造的一个机器人美女。她能够模仿人类所有的动作,甚至能够理解人类的情感。


这一颦一笑间,我竟然完全被迷惑了。


“怪老头院子里有一个妩媚动人,穿着漂亮的旗袍美女。还会跳敦煌壁画上失传的古代舞。”此消息不胫而走。


镇子里的居民都一窝蜂地涌进了这个不大的院子。


平常门可罗雀,此时却热闹非凡。


研制机器人的费用昂贵,他的生活越来越拮据。他一连好几个夜晚都难以入眠,一直在寻思,要不要在院子里搭个戏台子,让机器人美女穿上古代的衣服,跳敦煌舞。


这样不仅可以给镇上的人带来快乐,自己也能增加点收入。


第二天,他顺利地搭起戏台子,夜里灯火辉煌,觥筹交错,全镇的男人们身穿礼服,如约而至,兴高采烈,开怀畅饮。


后台播放着埙声独奏曲《寒江残雪》,乐曲深沉绵长,犹如来自远古的低吟。


机器人美女翩翩起舞,月光和灯光交织在一起如梦如幻。


曲罢,顾客们总会找机会跟机器人美女搭讪。


“你叫什么名字?”


“罗兰。”


“你很美!”


“是的,我很美。”


“你从哪里学到的这种古典舞蹈?”


“是的,我生来就会。”


这里男顾客也就不好意思再多问了,他们很惊讶为什么她会跳失传千年的敦煌舞蹈,犹如来自古代的舞者,用舞蹈倾诉着那个时代的悲欢离合。


顾客们无不为之动容,有的甚至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们并不知道,她的体内已经写入了提前编好的程序。


一般的舞者,需要付出几十年的努力才能掌握的技巧,她却是信手捏来。


不久后,人们在报纸上看到了老人的文章《机器人法则及其意识的产生》,在文章中他极力阐述自己的观点和方法,其正确性毋庸置疑,并声称自己已经制造出了这款机器人。


他的行为遭到世界各国科学家的反对,反对者认为,如果意识机器人制造出来,人类所面临的不仅仅是伦理、道德和法律的彻底颠覆。


统治这个星球的将不再是人类,而是这种可怕的机器人,人类将有灭绝的风险。


在人类没有进化到足够强大之前,我们已经在这个蓝色星球上消失了。听上去骇人听闻,令人寝食难安。


而罗教授一直认为,人类才是王者,就算机器人真的产生了意识,这种意识跟人类的意识还是有区别的,人类完全可以控制机器人。


拥有意识的机器人在某些方面比人类确实聪明,但人类更具有智慧,所以我们不应该害怕,反而人工智能的胜利,代表者人类在征服自然的过程中又跃上了一个台阶,是件值得庆贺的事。


从此,他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科学狂人。


他称他将是人类制造出来的第一台能够产生意识的机器人。他和他制造的机器人将一起彪炳史册。


他启动嵌入程序,写入了对人类友好、忠诚的指令,命名为巴丹女郎。


为了彻底的将研究进行到底,为了说服人们相信他的理论,他决定跟巴丹女郎结婚。


镇子上开始流传着他和巴丹女郎的奇闻,说巴丹女郎跟他五十年前死去的妻子长的一模一样,是按他妻子的容貌制造出来的。


他还试图制造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机器人。


他跟巴丹女郎结婚的事情,激怒了当地政府,政府下令,严禁人群围观靠近这个机器人,并成立机器人特别调查组,专门负责调查此事。利用机器人赚来的收入也被全部没收。


男人们只能隔着院子的围栏,远远地望着这位极致的美女,她拥有世界上最光滑的皮肤,最漂亮的眼睛,最完美的身材。


人们的眉目之中,放着贪婪的光。


逐渐地,开始有人替罗教授求情说话,并且声音越来越大。政府的权利与民众的舆论达到了微妙的平衡。


但镇上的女人们很快打破了僵局。


丹巴女郎美得令她们绝望,尤其是当她们看到巴丹女郎总是迈着不紧不慢的小步伐,看着人群,妩媚微笑时。


她们在恐惧中达成一致,销毁巴丹女郎,惩罚罗教授。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好。”


……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


……


“今天给大家表演什么呢?”


……


人群鸦雀无声。


过了几天,检察官以反人类罪逮捕了罗教授,并下令销毁巴丹女郎。


整个小镇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几经折腾,这个曾经疯狂的老头子,一直梦想着载入史册,却由于精神崩溃,已经白发苍苍,老态龙钟。


他除了间歇性的精神病,又被诊断为老年痴呆。


险情终于解除, 镇子上的人们欢呼雀跃。


人们押着机器人美女在全镇游行了一遍,最后在镇子东边的垃圾站找了一块空地,用超强电流击穿这位巴丹女郎。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好!”


……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


……


“今天给大家表演什么呢?”


……


人群鸦雀无声。


噼里啪啦的电火花,尽情地释放着绚烂。


她的微笑依旧迷人,声音依旧甜美,在不断的重复了几遍后,悄无声息的斜躺在积满脏水的洼地里。


白嫩的脸上,微笑的嘴角,还沾着漆黑的泥水。


险情又一次解除,镇上的人们又一次欢呼雀跃。


版权声明

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联系授权,盗转必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