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入骨:前夫别来无恙小说阅读

亲子漫谈 2018-12-06 15:44:09

情深入骨:前夫别来无恙小说阅读情深入骨:前夫别来无恙小说免费阅读

第一章:净身出户

  “姐姐,我求求你,你能不能……离开姐夫。”

  看着同父异母的妹妹突然跪在自己面前乞求着,洛晨夕有些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懵了。

  “你疯了?”洛晨夕告诉自己,傅司毅和自己是真心相爱的,他们已经结婚一年了,他是不会背叛自己的。

  “我怀孕了,孩子是姐夫的。”这话如晴天霹雳,一下子在她的脑子里炸开了。

  她扶住桌角,这才勉强让自己站稳。洛晨夕双手死死抓着桌边,连指甲掐断了,都毫无感觉。

  她颤抖着双唇,又问了一句:“你……你说什么?”

  “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你总不能忍心看着我未出生的孩子没有父亲吧!我只求你这一次!”

  穆婉晴跪在地上,将早就准备好的医院检查结果拿了出来。上面的结果刺痛了她的眼睛。

  “你以为,拿一份检查结果来,我就会相信你吗?”

  “你不信也没有办法,姐夫已经不爱你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姐夫爱的人是我,你霸占着这个位置,有什么意思。”

  “贱人,不要脸的明明是你。”

  穆婉晴的话音刚落,卧室里响起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洛晨夕右手发麻,却只恨,自己这一巴掌还不够狠。

  “你妈是老贱人,生下你这个贱人,都给我滚,滚出去,滚!”她歇斯底里地吼叫着,一边拽着穆婉晴往外拖,打成一团。

  “干什么,你这个疯女人!”洛晨夕的婆婆在这个时候冲了进来,趁她不注意,一把将她推开。

  腰上传来一阵剧痛,她被撞得脸色发青,却只看见自己的婆婆护着外人。

  “我干什么!你儿子和这个贱人孩子都有了,你还问我干什么!和她妈一样下贱的女人。”失去理智的洛晨夕冲了上去,挥手就要打下去,却被婆婆拦住了。

  “你敢吼我!怎么,还要动手连我一起打是不是?”

  洛晨夕双手紧握,指甲掐进了肉里,气得发抖:“妈,你让开。”她说着,扬起手就要往穆婉晴脸上扇过去。

  婆婆拦着,三个女人拉扯间,洛晨夕只听到一声尖叫声,混乱中停下时,穆婉晴已经摔倒在地。

  回头一看,穆婉晴两腿间已经流出了鲜血,脸色发白,婆婆整个人都傻了。

  她的孙子!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杀了我的孙子,你这个杀人凶手。”婆婆两个耳光打在了洛晨夕脸上,嘴角一阵腥甜。

  她的脸火辣辣的疼,眼里只看见了婆婆的心疼和对自己的愤恨,心痛得在滴血,她强忍着眼里的泪痕,不让它落下。

  房间门被推开,一道冰冷的声音想起:“这怎么回事?”

  “这个恶毒的女人,她居然害死了我的孙子。快,先把人送去医院再说!”

  冷漠的目光扫过众人,见穆婉晴身下蔓延的血迹,那双深邃的目光骤然收紧,他快步过来,毫不犹豫将地上的人抱起来,冲了出去。

  婆婆紧跟着,临走前,狠狠将她往边上一推。精疲力竭的她,再也支撑不住,往后退去,不曾留神,一头撞在了身后的柜门上。

  洛晨夕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一地的声音,一阵头晕目眩,她再也站不住,跌坐在地上,已经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从进来开始,他不曾问过自己一句,只是看了一眼,目光却让人冷到了骨子里。

  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人就走了。温热的液体顺着额头流下,遮住了自己的视线,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外面嘈杂的声音将她惊醒,若不是佣人好心帮她处理好伤口,这会她可能还躺在地上。

  熟悉的车鸣声,是他回来了。

  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脸上还肿着,她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就这么披散着头发下楼了,甚至连睡衣都没有换。

  隔着楼梯的距离,她看着沙发上冰冷的身影,心口一紧,勾了勾唇角,尽量不让自己太过难堪。

  傅司毅适时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脸色苍白,披头散发的洛晨夕,目光落在她额头上的伤,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洛晨夕看了一眼,旁边这个人她记得,登记时,财产公证就是这个律师。

  中规中矩的男人推了推自己脸上的金色眼镜,清了清嗓子,从公文包里拿出已经准备好的文件。

  “夫人,这是傅先生让我准备的离婚协议,您看一下。”

  洛晨夕单手接过,扫了一眼,协议很简单,离婚后,所有财产,归男方所有。

  洛晨夕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喘不过气来,眼睛微微发疼。

  “看完了就签字吧!”律师已经迫不及待将笔递了过来,她接过,目光却没有从傅司毅身上移开过。

  那张冰冷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波动。他们之间,似乎又回到了刚认识的样子。

  莫然的表情,让人看了心寒。她笑着,弯腰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每一笔,心如刀割。

  直到她写完,律师那张严肃的脸上才有了点轻松的表情。洛晨夕不再看他们,转身往楼上走去。

  不等她走出两米,身后响起了律师冰冷的声音:“洛小姐,你有一天的时间,从别墅搬出去。”

  嗓子一阵干涩发疼,过了一会,她才提高了嗓音说道:“好!”

  “对了,所有财产都是属于傅先生的,包括,傅先生结婚到现在给你买的,所有东西。”

  “好!”洛晨夕几乎毫不犹豫回答了,快得连律师都震惊了,她竟然没有丝毫反抗。要知道,随便一样东西,都够她生活一辈子,她就这样放弃了。

  看着那单薄的身影缓缓上楼,律师也有些看不透,转而看向傅司毅,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多了些让人看不透的烦躁和愤怒。

  洛晨夕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带着伤的脸上勾起了一抹优雅的笑容。

  “麻烦转告你的委托人,不用明天,下午,我就会干干净净离开这里。麻烦他,把属于我的,还给我。”

  她说完,头也不回,迈着坚决的步伐上楼,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律师一头雾水看着傅司毅,他坐在那,不动如山,看不透半点思绪。

  一个好字,如鲠在喉,不知道的,真以为,他是在自言自语。可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洛晨夕所说他欠下的,是什么。


第二章:依旧拙劣

  一晃,三年过去了!

  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洛晨夕正为自己的生活奔波着。

  “洛晨夕,我只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

  洛晨夕深吸了一口气,拼命挤出了地铁。

  这三年,她离开过,兜兜转转还是回来了。不管在哪,她都能听到那个在商界叱咤风云,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傅司毅!

  当今最年轻最优秀的企业家,黄金单身汉,没有哪个富家女不想嫁给他。

  国外知名大学双学位,堪称天才的他,在二十五岁那年完成了硕士双学位的功课,成功毕业回国创业。

  短短一年的时间内,他一手打造的公司很快成为知名上市公司,那还是三年前的事情。

  这三年,他势如破竹,通过一系列收购手段,让C.Q成为了A市的龙头老大。他白手起家,如今让公司成为了跨国集团,整个商界,听到他的名字的人,无一不感叹,更没有几个人能与之抗衡。

  如今,他又将目标转向了能源这一块,似乎要把公司做得更大,一手打造出属于自己的,最大的商业帝国。

  这是一个绝对优秀的男人,洛晨夕哪怕不想知道他的消息都很难。

  三年的时间,她依旧忘不掉那次的痛,看着屏幕上光鲜亮丽的身影,从痛,到麻木。

  如今,她已经习以为常了。而这些年,这么优秀的傅司毅,身边唯一的女人,就是穆婉晴。

  这个名字,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总算摆脱了那个新闻的声音,那张刚毅俊朗的脸,她不曾忘记。可如今,怕自己站在他面前,他也认不出来了。

  洛晨夕侧身,看了看身旁玻璃橱窗里的自己。乌黑的长发常年被她盘在脑后,白皙的皮肤上,最刺眼明显的,就是脸颊两侧的雀斑。

  她更喜欢现在的自己,丢在人群中丝毫不起眼。这样的她,平凡而踏实,哪怕有一天,她再和傅司毅相遇,他也认不出自己的。

  收起情绪,她顶着大太阳,一路往秦总交代的专柜狂奔而去。看着金灿灿的专柜,又看了看自己这身土里土气的制服,她硬着头皮往里走去。

  打开门的瞬间,一股冷气吹了进来,让她舒服了不少。

  只是,她刚进来,便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还有那个她永远不会忘记的,刺耳恶心的声音。

  她是想离开的,可已经来不及了。迎面碰上的,正是穆婉晴。

  当年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如今,她是傅司毅身边唯一的女人,怎能不得意。

  这一身香奈儿,就是最好的证明。曾经红色的头发,如今变成了黑色,她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那句话,又回荡在她的心里:姐夫喜欢的人,一直是我。

  所以,她是穆婉晴的影子吗?以为不会难过,洛晨夕的心里还是一痛。

  店员见她进来,这一身打扮便一脸嫌弃:“请问,你是来买东西的吗?”

  “我来拿衣服。”洛晨夕将名字报上,店员这才缓和了点脸色,让她稍微等一下。

  洛晨夕一开口,这熟悉的声音让穆婉晴手里的动作一顿。

  司毅马上要过生日了,她今天是特地来给他挑生日礼物的。抬头一看,不远处那个满脸雀斑的土包子,看着总觉得有些眼熟。

  穆婉晴皱了皱眉,上前了两步。鹅蛋脸上渐渐浮现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居然,真的是洛晨夕,还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洛晨夕?”穆婉晴走到面前,这才确定了是她。只是,看到她这个样子,她还真有些意外。

  再想想自己,她心里有了些优越感。

  “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这……”穆婉晴打量了一下她这身,毫不犹豫从自己香奈儿包包里拿出两张一百的递了出去。

  “姐姐,以后,如果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我帮得上的,一定帮你,这个你就不要和我客气了。”

  看着那两百块钱,洛晨夕冷笑了一声,抬手打掉了钱。

  “我妈,只有我一个女儿。”看着掉落在地的钱,穆婉晴耸了耸肩。

  “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你又何必逞强,都过成这样了。你这脸,应该是晒太多了才这样吧!拿着去买点防晒霜也好!”

  “不需要。”

  “洛晨夕,你别给脸不要脸。”就在这个时候,从里间杀出来一个人。浓妆艳抹的谢云,每天跟在穆婉晴身边的狗腿子。

  “这么多年,你这个跟班,还真当的,不亦乐乎。”洛晨夕嘲讽了一句,并不想和这两个女人纠缠不清,二十分钟,耽误了时间,她可是要挨骂的。

  “你……你也不照照镜子,当年的傅太太,落魄成这样。净身出户的滋味,好受吗?你有什么可得意的,我看,你这是进来蹭空调的吧!”

  谢云提高了声音,大家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正好在这个时候,店员拿着包装好的衣服送过来:“洛秘书,衣服已经准备好了,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过来。”

  “谢谢!”洛晨夕很有礼貌和店员道谢,准备离开。

  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谢云见店员对她如此恭敬,心中不服,突然大喊了起来:“等一下!你不准走,我的珍珠耳环掉了,我怀疑,就是你偷的。你现在,不把我的珍珠耳环交出来,就不准走!”

  谢云一把拉住了洛晨夕的手,死死不放手。

  洛晨夕侧身看了看她,这个女人,还是和过去一样难缠。看了看她耳朵上少的珍珠耳环,她冷笑了一声。

  真够拙劣的,她们也就会玩玩这种把戏。

  “谢小姐,你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洛晨夕毫不犹豫,甩开了谢云的手。

  “证据?来这里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店员肯定不会做这种事,只有你。你看看你这身穿的,这么土,不是你,还会有谁。要不把耳环赔给我,你今天别想离开。”

  洛晨夕讽刺地笑了起来:“你的脑子,是猪脑子吗?”

  “你……”

  “哦,我忘了,你打从娘胎里出来,就没有带脑子,我不该对你要求这么高的。”

  “洛晨夕,你再说一次试试看!”


第三章:阎王上司

  “再说多少次都是一样,所有人都看见了,我进来开始就没有进去里面,而你,是从试衣间走出来的。耳环戴在你耳朵上,我能偷?如果我没说错,耳环应该在刚才的试衣间里,不信,大可去叫人看看。”

  “谢小姐,这个……是您掉的耳环吗?刚才我们工作人员捡到了。”

  一个店员一路小跑着过来,将耳环送了过来,正是谢云耳朵上戴着的。这下,谢云无话可说,只能红着脸将耳环拿过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洛晨夕笑了笑,轻蔑地扫了穆婉晴一眼。

  “猪一样的队友!”

  穆婉晴没有说话,眼看着洛晨夕高傲地离开,心里原本有的痛快,瞬间化为乌有。

  再没有挑选礼物的心情,穆婉晴瞪了谢云一眼,她的脸,都被谢云给丢尽了,只好快步离开店里。

  谢云赶紧跟上去解释:“晚晴,你别生气啊!我只是想给她点颜色看看,谁知道,这洛晨夕怎么和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什么时候说过,需要你这么多事了。”

  “我这也是为你出气好不好?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你也不至于三年了还没把傅司毅给拿下。”

  谢云口快,一下子把实话给说了出来,穆婉晴脸色一寒。

  “你说什么?”

  “对不起,我……”

  “别再让我听到第二次,司毅爱的人,是我。”

  穆婉晴瞪了她一眼,气冲冲转身离开。谢云叹了口气,低声嘀咕着:“爱的是你,那怎么三年了还没消息,也不知道是谁没有用。真以为自己是穆家千金,就了不起吗?”

  穆婉晴没有想到,自己还会见到洛晨夕。可看到她今天这个样子,再看看自己,她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这样的洛晨夕,傅司毅怎么可能还会喜欢。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只可能是自己。

  不过,这件事,她不能大意。若是能早点把她和司毅的婚事定下来,她就不用担心了。

  洛晨夕根本没有去想这两个女人,眼看着二十分钟要到了,她提着衣服,火急火燎赶到了秦昊然见客户的地方,刚好看到他在那看着腕表。

  洛晨夕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秦……秦总,这是你要的衣服。”

  秦昊然一身干练的正装,一本正经的脸上,写着严肃两个字。

  其实这个男人还是挺帅的,只是,那严肃的样子,更像是说教的夫子,让人不敢靠近。

  “你知道自己迟到了三十秒吗?”

  “对不起!”

  “没用的人,才会说对不起这三个字。虽然你是楚越送过来的人,可在我这,不会有特别照顾。”

  秦昊然最不喜欢的,就是迟到。这个新秘书,且不说穿成这样,长相,实在一般,又是个托关系的人。

  若不是看在楚越的面子,他是不会把人留在身边的。

  上班第三天,就迟到,三十秒也不能原谅。

  “是,没有下一次了。”

  “如果再迟到,这个月奖金,就没有了。”秦昊然是个公事公办的人,她也知道,在处理公事上,他很认真。

  离开傅家,她开始一边读书一边工作,偶然机会在国外遇到读书时候的学长,楚越。

  本来,她是在楚越身边的。可她拒绝了楚越的好意,想自己努力赚钱。

  这三年,她遇到过各色各样的老板,吃过亏,这才会把自己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起码,安全一些。

  “晚上的应酬,你跟我一起去见见A市以后会合作的公司负责人……”

  他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洛晨夕身上最老土的制服,一阵头疼。

  “你这身……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回去打扮好自己,晚上跟我一起去。”

  洛晨夕皱紧了眉头:“我也去?”

  “你是我的秘书,你不去,谁去?”

  “可是,我不会喝酒,不会应酬,更不会说话。如果我跟了去,万一搞砸了岂不是更糟糕。我长成这样,秦总,要不,换一个人去?”

  “你还算有自知之明,不过,作为我的秘书,不会应酬,就是不及格。今晚,你必须去,这是命令。”

  洛晨夕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紧跟在秦昊然身后,一阵头疼,心里正为晚上的应酬而发愁。

  她不是怕别的,这样的聚会,多数是男人。而她最担心的是,自己会碰上那个人。

  秦昊然向来公事公办,最不喜欢依靠关系的人。偏偏洛晨夕在他眼里,就成了这样的人,让她跟去应酬,便是故意刁难与她。

  上车时,他见她愁眉不展的样子,想来,自己一直在骂她,是否有些太过分了。

  晚上的应酬很重要,万一带她去了,把事情搞砸了,反而不好,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算了,晚上,你不用去了。结束之后过来接我!”

  “是!”不知道秦昊然为什么突然改口,可这个消息,让洛晨夕松了口气。

  临走前,秦昊然又看了她一眼。名字很美,可这个人,不论长相,打扮,或者品位,真的不怎么样。

  楚越怎么会让他多照顾一下这样一个女人,这让秦昊然百思不得其解。楚越说,她是个很有意思的人,需要慢慢接触,才会知道个中好处。

  这几天下来,他还是没有发现,这个洛晨夕,究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按照说好的时间,洛晨夕一直在公司将明天的事情提前做好,看着时间快到了,这才拿着车钥匙开车去接人。

  A市的夜晚,还是和她记忆中一样繁华,一别三年,看似并没有改变什么,可她已经不是过去的洛晨夕了。

  深蓝色的越野宝马停在天上人间门口,秦昊然已经打了电话过来。洛晨夕不敢怠慢,赶紧小跑着进去。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秦昊然刚刚和人道别了朝她走过来。洛晨夕接过手里的外套,见他扶额,看样子是喝太多了。

  秦昊然是喝得有些多,下台阶的时候突然有点头晕,洛晨夕眼疾手快,将人扶住。

  “秦总,慢点!”

  便在这时,不远处一辆迈巴赫旁边,傅司毅死死盯着站在会所门口的两道身影。

  有些远,虽然看不太清楚。可那个身影,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三年,这个女人离开了三年。三年后再见到她,竟然是在天上人间的门口,居然还是和别的男人勾搭在一起。

  三年了,洛晨夕,你真是好样的!

  他本要上车,随即关上了门,大步朝门口那两个人走了过去。


第四章:别来无恙

  一步一步,在深夜喧嚣中仍旧掷地有声。

  她真的变了,他从来不知道,洛晨夕竟是如此水性杨花的女人。真是可笑,三年来,他还对这个冷血的女人,茶饭不思,念入骨髓。

  感觉到不一样的目光朝自己看来,洛晨夕有些狼狈地扶着高自己一个头的秦昊然,吃力地抬头。

  不想,想方设法躲过去的那张脸,竟这样毫无预兆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这三年,她总是在各种屏幕上看到这张英气逼人的容颜,尤其无法忘记的,便是剑眉下那双如深邃如黑洞一般的双眸。

  可此时,却杀气重重。似是地狱里杀出来的魔神,她看到的,只有落在自己身上的愤怒和恨意。

  不等洛晨夕有所反应,她的手腕已经被傅司毅紧紧扣住。一阵吃痛,让她皱紧了眉头,却挣脱不开。

  “放开我!”

  洛晨夕不曾想过,自己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和傅司毅碰面。错乱仓促间,她只想挣脱,竟然忘记了去想其他的。

  “傅总,这是什么意思?”秦昊然有点晕,还不至于不省人事。

  昏暗的灯光下,洛晨夕脸上的雀斑看不真切。在傅司毅眼里,她依旧是有着绝美容颜的洛晨夕。

  如今和秦昊然勾搭在一起,她又和那些攀附权贵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傅司毅并没有放手,反而加大了自己手中的力道:“秦总身边这位,和我一个故友,很像。”

  “即便是故友,傅总如此,不太合适吧!”秦昊然抓住了傅司毅的手:“傅总,还是松手比较好。”

  傅司毅看了看秦昊然,这才松手。

  秘书?

  敏感的职业,又有多少是干净的。若是普通的上司和下属关系,他们会如此亲密?

  她太了解洛晨夕了,那个从来不愿让陌生男人靠近的女人,若没有猫腻,怎会过来接酒醉的秦昊然回去。

  就算喝醉了,他难道不能找代驾,非要这么晚了,让一个女人来接他吗?

  谁知道他们一会去的地方,是秦昊然的家里,还是直接去酒店。

  一想到这里,傅司毅就觉得心口憋着一团怒火,无从发泄。看着刚才还觉得顺眼的秦昊然,越发讨厌了起来。

  “若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和我的秘书离开了。傅总,请自便!”

  秦昊然也是个有脾气的人,他身边的人,自己怎么骂都可以,可别人惦记欺负,那就是不行的,哪怕那人是傅司毅。

  刚才酒桌上,他还觉得,傅司毅如此年轻,的确有些本事。可如今,他竟然对自己这个丑秘书动起了心思。

  他还没想明白,这个洛晨夕这个丑样子,有什么好看的。

  傅司毅不是有一个穆婉晴了吗?可看他刚才看洛晨夕的眼神,直觉告诉他,不太对劲。

  这两人以前肯定认识,不然,传闻中素来不会将情绪摆在脸上的傅司毅,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丑秘书如此冲动。

  秦昊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侧脸看了看身边的人。

  昏黄的灯光下,看得不太真切。此时,正准备开车的洛晨夕,仿佛披上了一层暖色的轻纱,看上去柔和了许多。

  似乎,没有那么笨得令人讨厌了。

  如果远一点,没有了脸上那点雀斑的话,她还真是个妙人,可惜了。说不定,傅司毅真是认错人了。

  他想着,往后视镜一看,傅司毅还站在原地,神情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秦昊然莫名冷哼了一声,一声令下,保时捷呼啸着离开了天上人间。

  一路上,洛晨夕都没有说话,直到送他到门口,停下车,洛晨夕要离开了。

  秦昊然拿着车钥匙,转身突然问了一句。

  “你和傅司毅以前认识?”

  洛晨夕停住了脚步,月光下,她侧身看了看他,正在想怎么回答的时候。

  秦昊然又摆了摆手:“不用说了,你怎么可能认识他。回去吧!”秦昊然对这个有点丑,又笨的秘书,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

  只是觉得,有那么点踏实。突然想起,她毕竟是个女孩子。

  “回去小心点,打车回去,我给你报销。”

  听到身后的应声,秦昊然这才放心关上了门。

  洛晨夕没有怨言,她知道,秦昊然有很多不一样的习惯。好比,自己的车不喜欢让代驾碰,喝醉了,就需要秘书接他。

  他有各种各样的杯子,用来喝不同的东西。下雨天要喝蓝山,其他时候又要喝别的品种。

  作为秘书,她需要记住这些。可这几天下来,洛晨夕知道,他不是个坏上司,起码在刚才,他会保护自己人。

  一直到现在,她一个人走在街上,这才敢回忆,刚才和傅司毅匆匆碰面的场景。

  她努力无视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中充斥着的愤怒和恨意,越想忽视,脑子里的画面,越是清晰可见。

  她抬头对着夜空长叹了一口气,心里依旧会痛。

  当年,负她的是傅司毅。哪怕再见,该满腔愤怒的那个人,应该是自己,而不是他。

  想起他对自己的恨意,洛晨夕只觉得可笑。是不是三年的时间,让他变得和穆婉晴一样厚颜无耻了。

  毕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算了,反正人回来了,迟早要见面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她安慰着自己,正打算打车回家,好好睡一觉。

  车没有打到,却招来了一辆兰博基尼停在自己面前。

  她还不曾看真切,车门打开,那张阴魂不散的脸,又出现在了洛晨夕的面前。

  傅司毅讽刺地看着她,冷笑了一声说道:“怎么,不留下?是不是被嫌弃,赶出来了?”

  面对他的奚落,洛晨夕那些反驳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对于他的讽刺,最好的回应,就是不理睬。她深知这个男人的脾气,小气,霸道,自以为是。

  看样子,现在一点都没有变。洛晨夕一个字都不说,转身就走。

  无奈,傅司毅那大长腿,几步就追了上去,一把将人给死死拉住了。

  “换做我,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嫌弃。下次要勾引,好歹换身打扮,送上门还被拒绝,真是无地自容。”

  傅司毅几乎咬牙切齿挤出了这些话,更加愤怒,他们离开后发生了些什么。

  男人,喝了点酒会干什么,他最清楚不过。难道这个蠢女人不知道吗?

  “傅先生,三年不见,你亦如往昔,说话还是这么恶毒。”

  “三年,傅司毅还是傅司毅。你洛晨夕呢?三年的时间,就让你变得恬不知耻,大晚上的送上门给自己的上司是吗?你是多缺钱,要送上门给男人玩?”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