乎乎文学小说(完整版)

缪氏宗亲部落 2018-12-08 15:57:54

乎乎文学公众号乎乎文学小说平台推荐阅读及乎乎文学重磅荐读

本周热乎乎文学公众号最受欢迎作品

《神秘佛眼》(书号:1184)

【推荐指数: ★★★★★ 5.0星】

《怪医圣手》(书号:1214)

【推荐指数: ★★★★★ 5.0星】 

《宠妻恶魔》(书号:1987)

【推荐指数: ★★★★★ 5.0星】

《相思引》(书号:2134)

【推荐指数: ★★★★★ 5.0星】   

《傲天佛尊》(书号:1244)

【推荐指数: ★★★★★ 5.0星】   

《逆天保镖》(书号:1074)

【推荐指数: ★★★★★ 5.0星】       

《魔尊狂少》 (书号:1268)

【推荐指数: ★★★★ 4.0星】          

《大魔王》(书号:892)

【推荐指数: ★★★★ 4.0星】

《帝少的甜妻》(书号:1303)

【推荐指数: ★★★★ 4.0星】

《超能都市》(书号:1290)

【推荐指数: ★★★★★ 5.0星】

《疯狂神医》(书号:1288)

【推荐指数: ★★★★★ 5.0星】

《倾世穿越情》(书号:1601)

【推荐指数: ★★★★★ 5.0星】

《近身战兵》(书号:1223)

【推荐指数: ★★★★ 4.0星】

《上吧,干翻前男友》(书号:1252)

【推荐指数: ★★★★ 4.0星】

《爱妻无价》(书号:1247)

【推荐指数: ★★★★ 4.0星】

《极品猛男》(书号:893)

【推荐指数: ★★★★ 4.0星】

《医妃得宠》(书号:1216)

【推荐指数: ★★★★ 4.0星】

《老公有点坏》(书号:1246)

【推荐指数: ★★★★ 4.0星】

《甜蜜新宠》(书号:1302)

【推荐指数: ★★★★ 4.0星】           

《二世祖的美娇娘》(书号:1887)

【推荐指数: ★★★★★ 5.0星】

《绯色小妻》(书号:1230)

【推荐指数: ★★★★ 4.0星】

《我的飞鱼先生》(书号:1899)

【推荐指数: ★★★★ 4.0星】

《全能保镖》(书号:1215)

【推荐指数: ★★★★★ 5.0星】

、、、、、、          



-----------------------------------------------

所有的热门小说都在这里

关注回复书名或者书号即可阅读全文

-----------------------------------------------


神秘佛眼、神秘佛眼小说 

 十步屠狼


    看着张均瞬间走远,有队员吃惊地问:“头,医生想干什么?”


    钢爪神色凝重,沉声道:“他应该是想主动出击,以此打乱对方的攻击步骤,希望他不会有事!”


    两千多米的距离,张均用时不到一分钟就逼近了,此刻距离狼人集结点不足百米。他奔跑时弄出的动静非常大,很快就惊动了狼人,它们纷纷看向他的方向。


    奔跑,张均突然将手里的六枚手雷甩向狼人。他力大无穷,六枚手雷被抛出上百米远,并准确地在狼人们头顶爆炸。


    现在这里已经汇聚了二十三只狼人,密集地站在几十平方米的地方,正是最佳时机。


    事情发生的太快,而且狼人似乎不明白从天而降的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直到六枚手雷在它们头顶五米左右的位置猛烈爆炸。


    “轰!”


    六枚都是高爆手雷,爆炸产生碎片组成一片覆盖下来,没有一头狼人能躲过去。


    地面掀起大片烟尘,同时也响起了接连不断的惨嚎声和怒吼声,夜视能力很好的狼人也被挡住视线,像没头苍蝇似的乱撞。而张均趁机冲入烟尘之,手术刀划过一道又一道寒芒。


    狼人们一片混乱,它们大半重伤,其余的全部轻伤,且被烟尘遮蔽了视线,根本就看不到冲入其的张均。


    “咻!”


    龙虎真罡运转之际,手术刀尖之上喷出十几公分长的刀芒,这是罡气在手术刀上显化的结果,称之为刀罡,锋锐到能够切割钢铁。


    “丝!”


    手术刀在一头狼人的颈部划过,大好狼头凌空飞起,血雨狂喷。


    他的动作很快,佛眼透视下,攻击精准,可一击毙命。加上狼人们在爆炸受了伤,他于是几秒钟就斩杀八头狼人。


    剩余的狼人很快反应过来,它们暴怒地狂抓乱拍,不惜伤到同伴。张均此刻只有以硬撞硬,他与一头狼人对轰了一拳,凶猛地将对方臂骨打断,然后顺势抬肘暴击,“扑”得一下打扁了狼人脑袋。


    在张均凶猛的攻杀之下,现场的狼人只还剩下十头。此时烟尘也渐渐消散了,它们聚在一起,有意识地展开围攻。


    “轰轰轰!”


    张均连轰六拳,打退了狼人的联手攻击,而后指间寒光闪烁,瞬间射出三柄飞刀,再度击毙三头狼人。


    可余下的七头狼人也趁机逼近,怒吼着挥爪猛击。张均却不再硬拼,他转身向阵地狂奔,引得后面的七头狼人紧追不舍。


    两千多米的距离,张均始终与它们保持二十米左右的距离,直到距阵地五百米左右才突然加。当他冲入阵地后,已经甩开七头入人一百多米距离。


    落地的一瞬间,他第一时间扣动扳击。


    “砰!砰!砰!”


    连续的五枪,直至弹夹打空。五头狼人弹倒毙,剩下的两头微微一顿,忽然转身逃走。可惜已经晚了,张均换上弹夹,又在二百多米外将它们击毙。


    至此,二十余头狼人全部毙命,这一结果让队员们震惊不已。


    “医生,佩服!”钢爪向他竖起大拇指,“以你的水平进入x小队,至少也是五级队员,甚至是六级队员!”


    张均道:“危机还在后面,不要高兴得太早。”说得众人都不吱声了。


    之前的战斗他一直在运行龙虎真罡,此时便静下心来休整身体,同时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战斗太激烈了,他一不小心就被狼人利爪刮了一下,臂上出现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却一滴血也没流。


    像他这种高手,可以精确控制周身气血如闭合血管,即使重伤的情况下也可以保证不会失血。


    简单的消毒和包扎之后,佛眼金光涌入手臂,伤口快地修复着。不过对方显然不给他休整的时间,几分钟后,刚才战斗的位置终于出现一头身高四米多的巨型狼人。


    这头狼人通体红毛,獠牙锐利,手臂粗壮,它的身后站趴伏着三四十头狼人,仿佛是它的臣民。


    “狼王?”张均立刻想到这种可能,眉头紧锁。


    “狼王来了?”钢爪吃了一惊,“医生,狼王的实力怎样?你是不是对手?”


    张均想了想,道:“至少也是s级的战力,和人类的抱丹高手实力相当。”


    众人的脸色顿时变了,抱丹高手?好可是人类的陆地真仙!狼王居然这么恐怖!


    张均想了想,道:“这三十六头狼人,即使我全力出手也不能战胜,更不要说再加一头狼王了。”


    众人心头一阵冰凉,有人脸上露出决然之色,沉声道:“医生,咱们跟怪物拼了!”


    张均斜了那人一眼,道:“你忘记了我们是人类,人类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们用智慧建立了明。”


    那人一愣,说:“医生,你难道有办法?”


    张均淡淡道:“三个小时前我已经联系了x,请求战机支援,刚刚还发去了攻击坐标,大约再五分钟就能抵达。现在必须让这批怪物待在一个地,以方便导弹攻击。”


    众人虽然佩服张均的预见力,却也担心攻击坐标的问题,说:“谁能保证这些怪物五分钟内不移动?”


    “我。”张均道,他说完站起身,“必须有人去拖住它们。”


    “不行!”钢爪大急,“这样太危险了!”


    张均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如果畏惧危险,我不会出现在这里。”


    言罢不再多说,他大步朝狼王所在方位逼近。背后,送他的是一道道尊敬的目光。


    两千米,一千米,八百米。当距离接近八百米时,狼王就发现了张均,它血红的眸子微微眯起,冷静地盯着这个方向,颇有大将气度。


    四百米,二百米,一百米。


    张均最后在一百米外停下来,与那狼王对峙。他此刻运转龙虎真罡,周身三尺之外白气涌动,这种气流震荡犹如闷雷,不停地轰轰炸响。


    同时口诵虎豹雷音咒,声音直接高空,似乎能够引动九天雷霆,借到了无上天威。


    张均身上的异象让狼王的腰身都微微躬地,这说明它非常警惕,认为张均能够威胁到他的安全。


    与此同时,张均双手捏了一个心印,正是十二心印的第九心印,这一印唤作伏魔心印,可降伏一切心魔外魔,威能无边。


    本来以他的能力,暂时还不能施展伏魔心印,但为了能够稳住狼王,他不得不强行施展。伏魔心印一出,他就感觉心头一沉,似乎被一块大石压住,这是力不从心的征兆。


    他一步步朝狼王逼近,每走一步,狼王就感觉心灵被某种力量多镇压了一线分。它甚至有种预感,对面的人类如果走到身边,它就有可能被这种力量完全镇压心灵,从而彻底的臣服。


    狼王变得非常谨慎小心,一时间竟不敢动。而那三四十头狼王就更加不堪了,被张均的气势远远一逼,全部露出敬畏之色,一动不动。


    龙虎真罡、伏魔心印、虎豹雷音,三法齐施,张均的身体在超负荷的运转,他感觉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否则的话身体会爆掉。


    多亏他体质特殊,是无上的金龙锁玉柱,这在佛门是金刚不坏之体,否则他根本就承受不住。


    远方突然传来一阵轰鸣之声,引得众者观望。只见一道明亮的光线以不可思议的度划过天穹,然后精准地降落在狼王所在的方位,那是一枚导弹!


    “轰!”


    导弹的末段度达到了四倍音,没有任何生物能够闪避,狼王也不行。


    此刻张均距离爆炸心大约七十米,巨大的冲击波排涌而来,霸烈无比。这种冲击波能够让人的血管爆炸,杀伤力巨大。


    好在张均知道爆炸时间,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卧倒在地,并全力运转龙虎真罡。冲击波掠过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龙虎真罡瞬间停歇,接着双眼一黑,“噗”得喷出一口鲜血,从此人事不省。


    当他醒来的时候,感觉伤势已经恢复,显然是佛眼金光发挥了作用。同时他发现自个正躺在飞机上,钢爪等人焦急地守在床边。看到他睁眼,众人都高兴得欢呼起来。


    张均目光流转,发现众人并没负伤,问:“狼王呢?”


    “死了,全死了!被炸成了肉酱!”钢爪大笑道,“把你救回之后,我们就端掉了对方设在地下的基地,把那些人全部俘虏。”


    张均点点头:“这样最好。”然后他就发现众人都用一种尊敬的眼神看他,便尴尬地咳了一声,又问:“飞机在什么地方降落?”


    钢爪道:“在西江省的南章市,这是x下的命令。”然后他把一个布袋交到张均手,里面有三只小家伙不安分地扭动着,是那三只小狼人。


    张均接过布袋,笑问:“你们没上交?”


    “你不是x小队的人,那边的纪律不适合你。”钢爪道,“所以它是你的战利品。”


    张均笑了笑,接过袋子轻轻拍了拍,道:“小家伙,马上就要到家了。”


 血染沙场


    南章市某机场,在张均下机之前,钢爪把一张写有一串号码的纸条交给他,并非常认真地道:“医生,我们的命是你救的,功劳也是你送的。以后无论有任何吩咐,你都可以打这个电话。”


    张均接过纸条笑道:“希望不是求我治伤,下次我一定收诊费。”


    说罢,他在众人的笑声拎着袋子下了飞机,被一辆军车送回维修厂。


    回到维修厂,他居然没看到丁水根,问其他人也不知道。他于是打通丁水根的电话,电话过了很长时间才接通。


    丁水根的声音听上去非常低沉沙哑,他用一种绝望的语气道:“富贵哥,小柔死了!”


    张均如遭雷击,觉得有种东西瞬间堵在了心口,直想仰天怒啸。他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沉声问:“告诉我,凶手是谁?”


    “是那群畜生!上一次范东升和刘英浩带来一个叫王虎的人,结果被富贵哥打伤。那王虎不甘心,前几天请来他王家的几个人报仇。富贵哥你不在,他们就把气撒在丁柔身上,她还没大学毕业啊!这群畜生,他们居然轮.了她!啊……我要报仇!富贵哥,我要报仇啊!”


    水根整个人似乎已经疯掉,他吼出的每一个字都歇斯底里,喊出的每一句话都杀气盈野。


    张均长长叹息一声:“水根,这是我的错啊!这场祸是我惹下的,就由我来解决罢!”


    水根惨笑一声:“这不怪富贵哥,要怪就怪那群没人性的畜生!我现在和舟他们在一起,一起商量报仇的事。”


    张均闭上眼睛,道:“你们都回维修厂,这件事我来做,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我会让王家给我们一个交待。”


    “富贵哥,我等结果!”


    挂断电话,张均只觉胸有一股恶气怎么也发不出去,他一言不发了回到宿舍,思绪很乱。


    丁柔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她善良单纯,还未踏出校园。她还是水根人生的支撑之一,水根拼命赚钱,无非就是想让妹妹过上好点的生活,然后顺利地毕业,顺利地找到工作,直到结婚生子。


    可现在丁柔死了,水根的支撑也没有了,张均不敢想像以后的丁水根将怎样度过他的人生。更不敢想像,丁柔临死之前遭受了怎样的屈辱。


    “王家!王家!你将是我张均第一块试刀石!”他心呐喊,眸杀机无比的浓烈冷酷。


    丁水根在方舟等人的陪同下返回维修厂,这些人一回来就怒吼连连,纷纷要求杀掉范东升和刘英浩为丁柔报仇。


    张均冷冷道:“这件事我来解决,你们全部在这里,哪里都不许去。”说完他上前拍拍水根肩膀,“兄弟,小柔不会白死,我会让那些人十倍百倍的偿还,你等着!”


    丁水根再也支撑不住,他仰首大哭。这意志似铁的汉子哭得像个孩子,声嘶力竭,让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等他眼泪哭干,张均才缓缓问:“小柔被害的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丁水根双眼无神,用一种机械般的语气说:“今天午我接到学校电话,学校说早晨五点有人在学校的小树林里发现了小柔的尸体。当我赶过去,尸体已经被警察带走火化了。我不知道尸体为什么要这么快火化掉,于是质问警察,结果差点被关起来。”


    “当我心绝望,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非常敬仰富贵哥的学生偷偷跑来告诉我。他说他看到范东升和刘英浩带着几个人把小柔拖进小树林,并糟糕了她!小柔不堪受辱,咬掉了其一个人的耳朵,结果被那人一掌打死。那个学生见过王虎,所以他知道那个人就是王虎。”


    “后来我又多方打听,并让舟探听消息,才知原来是王家人过来找富贵哥报仇,由于找不到人就迁怒小柔。他们为什么不找我呢?为什么不找我啊!”丁水根怒吼一声,由于悲伤到了极致,人突然昏死过去。


    张均连忙在他眉心一点,他才悠悠转醒,但双眼已是一片死灰,犹如行尸走肉。


    “你们看好水根,我出去一趟。”张均的声音冷若寒冰,众人心头凛然,不敢多问。


    正是西江大学放学的时机,范东升和刘英浩在两名年男子的陪同下走出校门。他们没想到王虎会打死了人,这下事情闹大了,他二人必须出去躲一躲。


    四个人钻进校门口一辆蓝色的日本车,然后迅离开学校。几秒钟后,张均驾驶一辆无牌的面包车紧随其后。


    前面那辆蓝色轿车一直往南开,出城之后驶入一条偏僻的小道。小道是土路,路两侧是大片的水稻田,应该是通往偏僻之地


    开了许久,车子驶进一条河谷,并在河里的一排简易工房前停下。这个地方是一家挖沙场,属南章王家的众多产业之一。别看这小小的挖沙场,它每年都有几百万的收入,而成本却极小。


    能够拿下挖沙场,王家是凭借关系和拳头才拿到的。王家是南章的武林世家,在西江的名气也非常响亮。王家的资产超过十亿,这挖沙场只是它众多的产业之一。


    车子停下不久,张均的面包车也开了过来。刚下车的范东升等人吃了一惊,回头看到车上的人竟然是“富贵”时,范、刘二人脸色大变。


    他们同时大叫道:“是他!就是他打伤了虎哥!”


    两名接他们来沙场的年人眼神一冷,大步就迎了过去,一人冷笑道:“小子,你够种!居然敢跟踪我们,今天你就死在这里吧!”


    张均跳下车,面无表情地走过来,他的步子沉稳有力,身上散发出的杀气犹如实质。当两个年人靠近时,都大感不妙,两只腿竟然不受控制地就想往回逃跑。


    可惜已经晚了,张均伸手一拍,动作不快,他们却根本不开。


    “啪!”


    “啪!”


    两掌正二人脑门,两名年人都感觉脑袋轰鸣一声,如闪电炸响,然后意识全无,七孔溢血倒毙在地。


    张均的步子丝毫不停,他几步就到了落东升和齐浩英身边。这两人已经吓得尿裤子,两个年人都是王虎的同族兄弟,手上功夫极硬,居然一下就被打死!他们自忖绝对不是对手。


    二人骨头里寒气直冒,同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惨嚎道:“不要杀我们!丁柔不是我们杀的啊!”


    张均神情冷漠,只问:“为什么要杀丁柔?”


    范东升脸色惨白,颤声道:“王虎被你打伤后,心生怨恨,他就叫上了同族的几个人想找回场子。谁知找不到你,所以就对丁柔下手,人是他杀的,与我们无关。”


    “他们并不认识丁柔。”张均冷冷道,“是你二人带路?”


    两人面面相觑,那刘浩英牙齿打架,结结巴巴地道:“我们也没办法,是王虎逼我们啊!”


    这时那排工房子走出三个人,其一个就是王虎。他们看到这一幕,脸色都是一变,那王虎更是大吼一声,三人返身拿了三把砍刀,然后气势汹汹地冲过来。


    该问的都问过了,张均伸手在范东升和刘浩英身上点了几下。二人顿时浑身酸麻剧痛,发出杀猪似的惨叫,猛烈地在地上打着滚,双手急急地在全身乱抓乱挠,几下就抓出血来。


    他点那几下用上了最为阴毒的劲力,使得二人的神经错乱,浑身麻痛无比。他们会这样一直抓挠下去,直到把自身的皮肉全部撕攫下来,最终失血而亡。


    处理了二人,张均转身迎向王虎。他一转身,王虎就感受到那种深入骨髓的杀机寒意,他一个激灵。而此时张均突然加,脚趾抓地,瞬间就到了三人面前,犹如能够缩地成寸的神仙。


    “轰轰!”


    龙虎印直接轰下,只听两声巨响,王虎的两名兄弟一下就被打爆了脑袋,白色的脑浆溅了王虎一脸一头。他手脚一软,那劈下的砍刀掉落在地,这太恐怖了,他惊吓得怪叫一声转身狂奔。


    可他才跑出一步,脚间就是一麻,惨叫着摔倒于地。他拼命翻滚着身子,大叫道:“别杀我,别杀我啊!”


    张均看死人一样看着他,问:“那天去西江大学找丁柔的,有几人。”


    王虎躺在地上不敢动,浑身哆嗦着道:“他们都被你打死了,全是和我一起看沙场的族人。”


    张均移开目光,双眸看向虚空,冷冷问:“谁给了你胆子,王家吗?”


    提到王家,王虎似乎有了一丝底气,他大声道:“我们王家在西江很有势力,你最好别乱来。我父亲他是王家的核心人物之一,杀了我王家不会放过你!”


    “你敢为非作歹,草菅人命,大约是依仗了你王家的势力。你王家也一定是当地豪强,否则你又怎能随便就敢杀人?你这种人渣败类,当诛!”张均冷冷道,给对方下了判决。


    王虎还要说什么,张均突然伸脚在他身上踢了几下。他立刻和范东升、刘英浩一样倒地惨嚎,浑身酸麻奇痒奇痛,痛苦无比地抓乱挠。


    张均没再看一眼,他回到面包车,驾车离去。


    十分钟后,沙场多了三具血淋淋的尸体。他们脸上、胸口、腿上的筋肉血管都被自己生生撕挖下来,惨不忍睹,死相恐怖之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