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狂兵、近身狂兵小说完整版

西南热点 2018-09-09 11:56:03

近身狂兵、近身狂兵小说-点击阅读原文在线免费看



近身狂兵、近身狂兵小说-点击阅读原文在线免费看 


下午三点,蓝锋准时从办公室里离开,向着8楼的总裁办公室行去,他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实在是很无聊,况且他似乎已经养成了到苏寒烟那里去喝下午茶的习惯。

“嗨,清雅,忙什么呢?该不会是想我了,才给自己找事做,分散注意力的吧?”

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看着一旁在透明办公间里忙碌的若清雅,蓝锋忍不住笑着调侃道。

听得蓝锋的声音,看着他那张挂着笑容的脸庞,若清雅对着他微微一笑,美丽动人:“少臭美,谁会想你,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

“什么?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闻言,蓝锋大吃一惊,直接跳了起来。

如此美女,如此尤物,如此胸器,如果有了男朋友,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嗯!”

见到蓝锋那吃惊的模样,若清雅脸颊绯红,轻轻地点了点头。

“哎,本来我还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把你这朵漂亮的花儿给摘了呢,没想到这朵花儿竟然已经名花有主,看样子我是没戏了……”蓝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失落。

说罢,蓝锋连进去总裁办公室喝下午茶的心思也没有,直接向着电梯口走去,消失在若清雅的视线中。

看着蓝锋那离去的失落背影,若清雅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心中充满了浓浓的复杂,轻轻叹了口气,继续埋头工作。

“唉……”

回到办公室,蓝锋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虽然他并没有对若清雅有那方面的意思,但是听到她说自己有了男朋友,蓝锋心中仍然难免有些落差。

“叮铃叮铃……”

就在这时,蓝锋的电话响起了起来,蓝锋看也不看,直接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喂……”

“请问是锋哥吗?”电话里传来恭敬的声音。

“你谁呀?”

“锋哥,是我,雷豹。”

“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我想请锋哥过来喝酒,不知道锋哥有没有空?”

“喝酒?好,时间地点。”蓝锋心情本就有些失落,听到喝酒便毫不犹豫答应。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已经订好了座位,下午6点,莫尔斯酒店688号包间!”电话里传来雷豹兴奋的声音。

蓝锋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好不容易混到了下班,蓝锋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莫尔斯酒店。

来到莫尔斯酒店门口,已经是接近五点三刻,没有任何的犹豫,蓝锋直接走了进去。

莫尔斯酒店在苏海的名气跟凯宾斯基酒店比起来丝毫不差,同样是号称六星级的硬件标准。

不过有些不同的是,凯宾斯基是以假日休闲闻名,而莫尔斯则是以商务专注而得名。

雷豹请蓝锋在这里喝酒,可见他对蓝锋的重视。

下了电梯,蓝锋远远就看到688号包间的大门前围满了人,他们全是清一色的西装革履,皮鞋擦得蹭亮,颇具气势,一看就是钻石王老五。

当他们看到空手的蓝锋走过来时,双眼齐齐一亮。

“服务员,赶紧过来,去给我拿一瓶92年的拉菲过来,我要亲自给豹哥送进去。”

“服务员,还有我,赶紧去帮我拿一瓶91的木桐过来,我也要亲自给豹哥送进去……”

“就你们这群抠门的人一瓶酒就想讨好豹哥?服务员,给我拿5瓶88年的人头马了……”

“给我拿10瓶……”

这些货居然将蓝锋当做是酒店的服务员了。

蓝锋也不跟他们计较,只是淡淡一笑:“不好意思,我不是这里的服务员。”

“不是服务员?你是在逗我们?赶紧去给我拿酒来,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丢掉这份工作?”

见到蓝锋那淡然的模样,一名身穿阿尼玛西装,时不时地看着手上金表的男子气不打一处来,愤怒地说道。

他们可是好不容易得知豹哥要在这里请人喝酒,将手头上所有的工作都推掉来到这里,其目的就是借着给豹哥送酒的时候,将他一面请他帮忙解决一些麻烦。

“草泥马,没听到啊?叫你赶紧去给我拿酒来……”

见到蓝锋不为所动,反而慢慢走来,金表男又气又怒,直接打开公.文包抓了一大把钞.票对着蓝锋狠狠砸:“别他.妈愣着了,赶紧去,你.他.妈不就是闲没有给你小费吗?”

“怎么着?嫌少啊?”

见到蓝锋仍然是不为所动,金表男又从公.文包里抓出一大把钱来,狠狠地对着蓝锋砸去:“这些总够了吧?赶紧去!”

不得不承认,有钱真他妈拽。

而这金表男的确有拽的资本,他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身价不凡,最近新搞了一块地皮,位置超绝,但是那些居民却不愿意拆迁,所以他想方设法得到了雷豹的消息,并且亲自过来请他帮忙。

但是他没有想到雷豹根本就不愿意见他,所以他只能够在门外等待,希望最后能够有机会亲自见雷豹一面,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到这里来想要见雷豹的人越来越多,他心中焦急万分,看到蓝锋过来便想到了让他去拿酒来,然后自己亲自送进去的主意,没想到这些人也想到了,于是直接动用了他一直以来最得意的手段,那就砸钱。

看着面前飘飞的红色钞.票,蓝锋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不好意思,你们搞错了,我真的不是这里的服务员。”

“不是这里服务员?你他妈骗谁啊?穿的不就是酒店服务员的工作服么?赶紧给老子拿酒去。”金表男一脸不屑地说道。

“呵呵,金泰钟,人家都说了他不是这里的服务员了,你横什么横啊?一边儿去。你这点儿小费哪里够啊。”

一名全身Gucci的男子不屑地看了一旁的金表男一眼,打开手提包直接拿出三捆钞.票:“来,小兄弟这是给你的小费,赶紧去给我拿上好的酒来,一定要拿贵的……”

这货嘴上说蓝锋不是服务员,但还是把蓝锋当成了服务员。

“来来来……用我的,他那小三捆钱哪里够啊。”Gucci男话才落音,另外一名中年男子便掏出一堆钱说道。

“用我的……”

“我的……”

这些人都是大老板,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秀优越哪里能够忍受啊,这不就是认怂掉链子吗?

于是纷纷掏出钱来,往蓝锋身上塞。

这就是土豪的世界啊。

“艹……”

金表男脸色铁青,自己竟然被这群人洗涮了,这种感觉实在是难以忍受,嘴里爆了句粗口,直接将手中的公.文包往地上一扔:“谁他们都别跟老子抢,这里两百万全是老子给他的小费。”

金表男这一怒砸钱,顿时让得争吵的众人安静下来。

两百万小费?

这个家伙简直是疯了。

众人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看着周围众人看向自己的表情,金表男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心底的怒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爽感,优越感。

你们他.妈.的刚才不是叫得很厉害么?现在傻了?不叫了?

区区两百万而已,老子有的就是钱。

比起见到豹哥来,这两百万也值了。

只要那块搞下来,别说是两百万,就是两千万,两亿他都能够赚。

众人那错愕的表情,让金表男若心中得意无比,整了整衣衫,清了清嗓子,然后对着蓝锋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他.妈.的去给我拿酒来?干了这一票,你.他.妈都可以拿着这些钱去创业自己当老板了。”

“你说得是真的?这些钱真的是给我的?”

蓝锋故作惊讶地说道。

“废话,老子金泰钟说话算数,不像这群王八蛋只会吹流弊……”金表男拍了拍胸脯,指着周围这群刚才嘲讽他的人,豪气十足地说道:“赶紧去给老子拿酒来。”

被金表男这么一说,周围的人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好吧!”

蓝锋淡淡一笑,右腿探出,对着公.文包一钩,装满了大红色钞.票的公.文包便落在了他的手中,然后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之中,蓝锋按下了一旁酒店设置的服务热键,像这样高档的商务酒店的设计是相当人性化的。

不到一分钟一名服务员便匆匆赶来:“尊贵的客人,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给这位大老板拿几瓶好酒来。”蓝锋对着服务员说道:“地上这些都是他给你的小费。”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

听得蓝锋的话语,那服务员一脸地激动,地上少说也有万把块钱吧。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之中,服务员飞快地将地上的钱捡起,然后直接去拿酒了。

“麻烦诸位让下,别挡着我进去的路。”

蓝锋微微一笑,淡淡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

“什么?”

听得蓝锋得话语,在场众人的脸色顿时间变得古怪起来,随后看向金表男的目光充满了幸灾乐祸之色。

一旁的金表男身子更是因为愤怒而不断地哆嗦着,指着蓝锋道:“我他.妈叫的是你给我去拿酒,你竟然叫别人去拿?你.他.妈是耳聋吗?”

“抱歉!我最开始就说了,我真的不是这里的服务员!”

蓝锋无奈耸了耸肩,带着玩味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

这一刻,众人的表情变得极度精彩起来。

“你说什么?你真不是这里的服务员?

金表男紧握着拳头,脸庞涨得通红,愤怒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

这个家伙竟然真不是这里的服务员?那他穿这里的工作服干嘛?吃饱了吗?

之前自己的一举一动不就彻底成了傻逼了么?

还有那两百万,不也是白给了?

之前还觉得面子十足,心中畅快无比的金表男此刻的表情就好似吃了一个死孩子般难看。

“哈哈……”

周围的众人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看着金表男此刻这副模样,心中却是无比畅快。

刚才金泰钟一次性砸出两百万可是秀足了优越感。

然而,现在却赤裸裸地被打脸。

人家根本就不是这里的服务员。

可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从最开始,他们同样是将蓝锋当做了服务员,还给塞小费,这简直是五十步笑百步。

周围的笑声此刻是如此的刺耳,金泰钟的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

所有的面子,所有的优越感都一扫而空,有的只是愤怒跟耻辱。

他被前期这个男人给耍了。

噢,不。

确切地说他应该是自己把自己耍了,要怪就怪他自己狗眼看人低。

“我不管你是不是这里的服务员,立刻去给老子把酒拿过来,否则,老子让你活不过明天……”

金泰钟的咆哮声响彻在走廊之中。

只要蓝锋肯去给他拿酒来,他就能够找回一点颜面。

可是,蓝锋可能去帮他拿酒么?

这群家伙找存在感,秀优越竟然秀到了蓝锋的头上,这不是自己等着被打脸么?

本来手里提着两百万,蓝锋心情挺好的,也没有跟这群人一般见识,毕竟这样轻轻松松赚个两百万还算不错。

可是,听到金泰钟的话语,蓝锋的脸色在这一刻却是便的极为冰冷起来。

蓝锋直接抡起手中装满红色钞.票的公.文包狠狠地砸在了金泰钟的脑袋上,冰冷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最讨厌别人的威胁了。”

“砰!”

蓝锋又是一脚狠狠地踢在被打得发懵的金泰钟的肚子上,让得他顿时间弓成了一只小虾米。

“草,你TM竟然敢动手打我?”金泰钟脸色异常难看,抡起拳头就对着蓝锋砸去:“老子今天让你知道知道厉害。草.泥马!”

“砰!”

蓝锋右手探出,轻易地将金泰钟的拳头握住,随后猛地一用力,咔嚓的声音悄然响起。

“奉劝你一句,别再自己作死。”

“艹!”

剧痛让得金泰钟近乎失去理智,右脚直接对着蓝锋的小腹踢来。

“滚!”

淡漠的声音从蓝锋的嘴里传出,他的右腿直接踢在了金泰钟的肚子上。

“砰!”

恐怖的力道直接将金泰钟踢出两米的距离,撞在一旁的墙壁上,嘴角不断地有着鲜血流下。

“艹,小杂种……你给老子等着!”

金泰钟怒气勃发,剧痛之下彻底失去理智,抱着肚子,一脸地惨白,怨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蓝锋,随后蛮横地踢开688房的门,冲了进去。

豪华的包厢中,雷豹坐在椅子上焦急地看着手表,为了显示足够的诚意,今天他连一个保镖都没有带,就想着跟锋哥聊聊天,不要有什么拘束隔阂,更不要有架子。

此时已经六点过几分了,但是蓝锋仍然没有来,让雷豹焦急万分,他想打电话问问,但又觉得这样不够诚意,只能够静静等待蓝锋的到来。

“砰!”

就在这时,包厢的大门被蛮横地踢开,雷豹以为是蓝锋来了,激动的站起身,但却看到一个脸色惨白,嘴角沾着血迹的金泰钟冲了进来,雷豹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尤为地难看,冰冷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金泰钟,你今天是专门过来砸我的场子的么?”

“不不不……豹哥,你误会了,我是来给您送钱来的。”

金泰钟连忙解释道:“我刚才在门外被一个服务员打了,只要豹哥肯帮我废了他,我愿意给豹哥你两百万,并且还有一大笔生意要跟豹哥你谈。”

“豹哥你放心,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走吧!”

雷豹看了看时间随后点了点头,他跟金泰钟打过一次交道,知道这家伙有钱,而且蓝锋道现在还没有来,去废个人赚两百万倒也算是划算的买卖。

“雷豹,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而这个时候,提着公.文包的蓝锋悄然间走了进来,看着包厢里面的一幕,带着玩味的声音从蓝锋的嘴里传出。

“豹哥,是他……就是他,就是他打了我。只要你帮我废了他,他手里提着那两百万就是你的了。”

看着走进来的蓝锋,金泰钟整个人顿时间变得激动起来,尖叫之声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

听得金泰钟的话语,看着那脸上挂着浅笑的蓝锋,雷豹脸上露出一抹干笑,正欲说话却被金泰钟的话语打断:“豹哥,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废了他啊,那两百万就是你的了。”

“不,我再给你加三百万,我要慢慢地将他的手脚都给砍下来,然后杀了他的全家……”

“小子,你就乖乖给我……”

“给老子把嘴巴闭上!”

金泰钟的话语还没有说完,雷豹便是扬起巴掌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脸上。

雷豹这一巴掌可是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直接抽得金泰钟一个踉跄,身子狠狠地撞在一旁的墙壁上,摸着高高肿起的脸庞,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雷豹:“豹哥,你打我?”

可是雷豹压根儿都没看他一脸,而是在其错愕的目光之中,雷豹对着蓝锋露出阿谀奉承的笑容:“锋哥,你可算是来了,你看菜都快凉了……”

“其实我早就来了,只是被一群老板当做服务员堵在了门口,非要我帮他们送什么酒。你是不知道,我差点儿被他们的小费给砸死。”

蓝锋径直从雷豹的身边走过,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想不到你雷豹在苏海这么有名啊,吃个饭都有一大群老板赶着过来送钱。”

听得蓝锋的话语,雷豹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可没有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走到蓝锋的跟前,脸上露出阿谀的笑容,亲自给他倒酒:“锋哥说的哪里话,那都是江湖上的朋友们卖我雷豹面子。来,锋哥,喝酒,这可是80年代的威士忌,您尝尝味道怎么样?”

“豹哥……”

就在蓝锋准备品尝这威士忌时,外面的人看到金泰钟半天没有出来,也是顾不得许多,直接冲了进来。

而雷豹弯下身给蓝锋倒酒的这一幕正好落入他们的眼中。

下一刻,他们的身形凝固,整个人彻底傻掉了。

那可是苏海有名的黑道头子啊,黑狼会的老大雷豹,杀人如麻,高高在上的存在,他竟然对这个被他们当做服务员的男人如此的恭敬,甚至给他倒酒讨好他。

有没有搞错啊?

这还是那纵横黑道,统领整个黑狼会,让人闻风丧胆的豹哥吗?

这分明就是一个阿谀奉承的,溜须拍马屁的马屁精。

你看看,那笑容多阿谀,多猥琐,还有那腰弯得多…

雷豹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彻底被颠覆了。

这就是黑道的大哥,黑狼会的老大?

什么豹哥,不过是一个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屁的小人而已。

不少人心中对雷豹已经充满了不屑,雷豹那传闻中的那个黑道老大的形象在众人心中完全被颠覆。

不过,当他们看到那面色阴沉,缓缓转过身来的雷豹时,所有人的身体皆是不由自地一颤,因为这一刻的雷豹与刚才完全是判若两人。

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冷峻的神色,冰冷的眸子和暴怒的面容,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让人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寒意。

这哪里还是之前那个溜须拍马屁的小人,分明就是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头,纵横黑道的枭雄。

“咕……”

吞咽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的从他们的喉咙间发出,额头之上冷汗直冒,牙齿都忍不住在打颤,沙哑恐惧的声音从他们的嘴里传出:“豹……豹哥……”

“你们的胆子可真大啊,没有我的允许自己就进来了。”冰冷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从雷豹的嘴里传出。

他好不容易请蓝锋吃个饭喝下酒联络下感情,结果就被这群人给破坏了。

雷豹心中真后悔自己没有带点来人过来,竟然接二连三地闹出这样的乌龙。

自己邀请的人被一群求自己办事的人当做服务员挡在外面了。

求自己办事的人给钱给自己,要他废了他邀请的人。

真他妈可笑。

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雷豹在道上的名声岂不是尽毁?

“豹哥……我……我们……”众人的身子因为恐惧而颤抖着,就连说话也不利索。

“都他妈给我跪下向锋哥道歉。”

不容置疑的声音从雷豹的嘴里传出。

闻言,众人身子一个哆嗦,双膝一软,直接跪了下来。

“我要你们向锋哥道歉。”雷豹冷冷地说道。

锋哥?哪个锋哥?

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脸的不解。

到底谁是锋哥?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