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虫惊魂》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无弹窗免费阅读

尼克文学免费小说 2019-09-03 12:04:47

   第1章 乱水村    

  我叫肖辰,是个普通的北漂苦逼上班族,年前经朋友介绍,交了个女朋友。

  她叫秦瑶,人很漂亮,属于那种标准的小家碧玉型的美女,而且和她的交往进展比我想的要神速许多,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居然都同意和我同居了。阅读小说《蛊虫惊魂》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号:“ 大海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不过她这个人很怪,虽然同意同居,但却不同意和我做那事儿,最多就是让我摸摸胸,亲个嘴儿什么的,她说她想把第一次留到我们结婚那天。

  说实话,她这个样子,反倒是让我更加喜欢她了,也就一直依着她。

  转眼就到了快过年的日子,我今年已经26了,父母早就催促我给他们带个女朋友回家,所以我自然而然就请求秦瑶跟着我回去。

  秦瑶说要想让她跟着我回家,还得先征求她父母的同意才行,意思就是我们必须把婚事确定下来,她才会考虑跟我回家的事情。

  我本来还有点犹豫,但秦瑶却说如果我们的婚事可以定下来,那就算提前和我做那事儿也没关系。

  这下我的欲望就彻底被勾起来了,简单来说就是我已经精虫上脑了。

  而且以我这种条件能找秦瑶这样漂亮的女孩儿当老婆实属不易,能把婚事定下来自然也是我希望的,所以我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秦瑶就叫我趁着过年之前的一段时间,先请个假,让我跟着她回一趟山西老家,见见她家里的人,如果她家里的人同意,那就可以把这事儿定了。

  秦瑶家在山西一个挺偏僻的村子里,她说她家里的条件不太好,这也正常,否则她怎么能看上我?

  我很快就跟老板请了个假,为此老板还说了我一顿,说这年前正是忙的时候,我这请假等于是给他添乱呢,但本着终身大事为重的原则,我还是强行请了一个五天的长假。

  请假的第二天我就跟着秦瑶踏上了去山西的路途。

  历经三个小时的火车加汽车的颠簸之后,我们抵达了一处名叫龙湾镇的小镇。

  我之前也曾经到山西游玩过几次,但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镇子,秦瑶说这镇子的位置很偏,处在吕梁和晋中的交界处,目前还是归晋中管的,而她家所在的村子比这个镇还要偏,叫乱水村。

  说实话,这俩地名儿挺怪的,要知道山西是黄土高原,这俩名儿一个带湾,一个带水,要是放在南方还说的过去,北方起这种名字就显得有点违和了。

  不过我也没多想。

  我们在镇子上简单吃了点东西,秦瑶便说要找个车把我们送回乱水村。

  我见这镇子上还是多少有几辆那种正规的出租车,便想招手拦,但秦瑶说不能叫这些车,因为叫了那些人也不会拉的,乱水村又偏路又难走,那些司机都不爱跑,想去的话就只能找熟人搭便车。

  我嫌麻烦,于是就试着拦了几辆,没想到那些司机居然还真的不拉,而且一个个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没法子,最后还是得靠秦瑶找车,她手机没电了,就用我手机打了个电话,说是镇上的一个熟人,来了之后我发现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开了辆破旧的金杯面包车把我们送到了乱水村。

  其实是送到了乱水村附近的一处山路口,因为这山路又窄又崎岖,从这里开始,车辆就没法通行了,我们沿着这山路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村口。

  到地方之后,我已经气喘吁吁了,反倒是秦瑶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搞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村子的情况和我之前所想的差不太多,典型的北方农村格局,家家户户都是砖瓦房、青石院墙。

  但是走了一路下来,我所遇到的竟然都是女人。

  准确来说是女孩儿,都是那种十七八到二十五六之间的年轻女孩儿,一个个都打扮的很好看,穿着也很时髦,完全不像山沟子里的人。

  我问秦瑶是怎么回事,她告诉我说最近龙湾镇上有开发商在弄新项目,这几天在招男工呢,村子里的男人都去应征去了,因为给的钱不少,比种地要强多了,我心里有些疑惑,心说那也不至于整个村子都看不到男人吧,而且这些女人的打扮实在是和这地方不太相符。

  不过一路看着这些过往的美女还真是挺养眼的,而且让我心情更加荡漾的,是这些女孩儿竟然也纷纷看我,有的女孩儿甚至还会主动朝我抛媚眼儿,我心说这要是整个村子的姑娘都是我一个人的就好了……

  一路到了秦瑶家门口。

  她家这院子倒是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好了不少,我甚至感觉这可能是村子里最大最好的一处农院了,秦瑶叫我先在外边等着,她进去和她妈妈通报一声。

  我问她父亲在哪儿,秦瑶居然说她父亲很早的时候就生病去世了,而她这事儿以前竟然都没告诉我,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和秦瑶如果真的把婚事定下来的话,那已经快接近闪婚了,毕竟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而已,其实对彼此都不是很了解。

  我又问秦瑶家里有没有兄弟姐妹,秦瑶也说没有。

  很快秦瑶就进去了,我则站在院子外边左右看了起来。

  就在这时,我竟然看到有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小伙子走了过来,这人穿了身挺时髦的休闲装,一看就不是村子里头的人,我心说这总算是看到个男人了。

  他看到我之后明显也很惊奇,还和我打了个招呼:“哥,你这是干啥来了?”

  我冲他笑了笑:“跟着女朋友来的,见丈母娘。”

  “嘿!巧了!”那小伙子说道:“我也是啊。”

  “哦?你女朋友也是这个村子的?”

  “对啊,其实我本来不想来的,但她说见了家长,定了亲事之后,可以让我跟她亲热,所以我才来了。”

  我心说这也太巧了,立马和他多说了几句,也知道了些他更多的情况。

  这小伙子姓木,叫木羽凡,比我小一岁,在上海工作,搞软件的,他那对象叫李梅,也是年前认识的。我见自己和他的经历实在相似到了极点,而且说话也挺投缘,便跟他互相留了电话。

  这时候远处一个长的挺水灵的姑娘冲着我们这边喊了几声“羽凡”,木羽凡便冲我“嘿嘿”一笑说道:“兄弟,我去见丈母娘了。”

  “祝你好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也祝你好运!”木羽凡又冲我挤了下眼睛,这才屁颠屁颠朝那姑娘跑了过去。

  我又在外边等了十来分钟,秦瑶才跑了出来:“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

  “没事儿没事儿!见丈母娘嘛,应该的。”

  秦瑶笑了一下,说是叫我待会儿别紧张。

  很快就进了院子,又入了正房,只见桌旁坐了个……少妇!

  这女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脸蛋虽然很精致,但看起来却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我心里有些吃惊,心说难不成这是秦瑶的妈妈?

  这也太扯淡了吧!

  接着我就真的听到秦瑶喊了那少妇一声妈,老实说,就算是秦瑶喊她姐我都不会意外的。

  不过我也不敢把疑惑表现在脸上,也只能硬着头皮喊了一声“伯母好”。

  那女人就点点头,笑着问了我几个简单的问题,也就是叫啥名儿,多大了,家在哪儿之类的,我都答了,那女人便一副很满意的样子说我这个小伙子不错,让秦瑶以后跟着我好好过。

  说完之后这女人便说她要到外边串串门,然后就离开了。

  我这才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秦瑶就说她妈妈只是会保养,看着年轻而已,其实今年已经四十多了。

  我点点头,打趣说她妈妈完全可以到城里去开个美容院了。

  秦瑶就捂着嘴笑,我则询问秦瑶说既然她妈妈都同意了,那是不是晚上就可以做那事儿了。

  其实我这话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说的,没想到秦瑶居然真的答应了,她说她家这院子反正也大,她的屋在最边上,和她妈妈的屋隔着好几堵墙,晚上把门一关,谁也听不着动静。

  这下可把我激动坏了,接下来的时间我就一直盼着晚上赶紧来。

  晚饭就是很普通的农家饭,是秦瑶的妈妈做的,味道相当棒,而且她妈妈在吃饭的时候还不停的给我夹菜,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吃完之后她妈妈就提前休息了。

  现在连九点都不到,不过这农村人休息早我是知道的,也没太在意,而且我现在脑子里都是和秦瑶做那事儿的想法了。

  很快我就拉着秦瑶进了她的屋,我把她压在床上搂搂亲亲,很快秦瑶的感觉就上来了,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许多,我知道火候差不多了,正打算更进一步的时候,却发觉脚下踹倒了个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这下边居然有个黑盆子,我刚想拿出来看看,就见秦瑶主动搂着我的脖子把我朝她身上拉了过去。

  我问她那盆子是啥,她说就是个火盆子,冬天取暖用的。

  我心说她这也不是土炕,就是个小床,咋还用火盆子取暖?也不怕把床点了?但碍不住秦瑶一个劲儿地主动迎合我,我也就不去管那些了。

  我俩这正打的火热呢,却听到门外传来一连串的敲门声,吓得我身上的邪火瞬间窜了个一干二净,只听得门外响起来个女孩儿清脆的声音:“姐,你回来了?”

   第2章 翻脸    

  我擦,这特么的哪家的闺女跑来坏我的好事?而且这“姐”是在喊秦瑶?

  我急忙从秦瑶身上爬了起来,还没等我来得及穿衣服呢,就听到门锁一阵喀拉声,房门竟然被那女孩儿给推开了,我只能用被子把自己盖住。

  她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

  门口进来的这姑娘和我白天见到的其他女孩儿一样,也挺漂亮的,借着月光,我隐约看到她好像和秦瑶的模样身材有几分相似,即便是穿着冬装,凹凸有致的身材还是若隐若现。

  难不成真是秦瑶的妹妹?

  果然,接着就听秦瑶冲那姑娘说道:“小妹,你咋回来了?”

  那姑娘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这才冲着秦瑶说道:“姐,我饿了,给我弄点饭。”

  秦瑶急忙答应了一声,然后就穿好衣服跑出去了。

  那姑娘又看了我一眼,接着也离开了。

  我把房门关闭,心里恼火不已,这是哪儿跑出来的姑娘?之前也没听秦瑶说她有个妹妹啊,她不是没兄弟姐妹吗?

  我有些窝火,但也没辙,只能拿出手机点了起来。

  其实这村子里的信号很差,不过这会儿信号难得还不错,我就给木羽凡发微信问他在干嘛,我寻思着我和木羽凡前边经历的事情这么相似,该不会他和李梅办事的时候,也碰巧有个李梅的妹妹回来捣乱吧?

  不过我俩这次不一样了,木羽凡在微信上得意地告诉我说他已经把李梅办了,两个人之前滚床单滚的那叫个火热,他现在正抽事后烟呢。

  听的我心里一阵阵的嫉妒,不禁对刚才那个姑娘生出了更多的厌恶情绪。

  过了一个多钟头,秦瑶才回来,我本来还想和她再续前缘,但是她指了指身侧的墙说道:“我妹妹就在隔壁呢,能听着咱的动静,明天再做吧,她明天晚上就走了。”

  “那是你妹妹?”我问道。

  “对。”

  “之前没听你说起过啊,你不是说自己是独生女吗?”

  “这个是我小姑家的孩子。”秦瑶说道。

  我点了点头,只能睡下。

  第二天上午起床后我也没别的事,就寻思着到外边转转,才一出门就看到木羽凡也过来了。

  这家伙心情好像很不错,还吹着口哨儿,一见我就乐了起来。

  走近之后我才发现他居然都有黑眼圈了。

  “我草,你和你女朋友昨天折腾到几点啊?”我问道。

  木羽凡得意地说道:“一宿没睡。”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你没见我都有黑眼圈了。”

  “你丫小心肾虚。”

  “没事儿。”木羽凡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道:“身子壮着呢。”

  接着他又问我咋样,我嫌丢脸,只能撒谎说也把秦瑶办了。

  我又和他扯了两句,接着就见木羽凡离开了。

  让木羽凡这么一说,我心更痒痒了,打算今晚就是说破大天也得把秦瑶办了不可。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这事儿没我想的那么容易了……

  午饭的时候,除了秦瑶和她那个“年轻”的妈妈之外,昨天那个坏我好事的姑娘也在。

  我现在已经知道她的名字了,叫秦璐,比秦瑶和我小两岁。

  其实吃饭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气氛不太对了,最明显的就是秦瑶的妈妈不给我夹菜了,秦璐也一个劲儿地在我对面看我,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感觉她好像很不喜欢我一样。

  果然,饭才吃到一半,就听秦瑶的妈妈开始询问起我的工作,问我一个月能赚多少钱,我就是一家小公司的人事专员,一个月五千多。

  这个收入在北京属于贫困阶层,不过我感觉在这穷山沟子里头应该是收入很高的了吧?然而她妈妈听了之后好像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接着就听她说道:“你和我家小瑶成亲也可以,但你也知道,我们这村里头养个女娃不容易。”

  我一听就知道这是跟我要彩礼钱呢,这倒也正常,人家把女儿拉扯这么大,让我给娶走了,还是独生女,不给点也说不过去。

  然而她一张口就把我给吓到了。

  竟然管我要三十万!

  我立马摆手说没有,而且让我心寒的是,秦瑶居然没有帮我说话的意思。

  再看秦璐,此时也是一脸鄙夷的样子看着我,我心说该不会是这个死丫头回来给她妈妈添话了吧?否则昨天秦瑶的妈妈怎么不问?

  接着就听秦璐起身冲我不屑地说道:“没钱还娶什么老婆,该干嘛干嘛去吧。”

  我一下子就恼了,起身说哪有这样的事,我知道山西这边的彩礼最高的也就是十万出头,这三十万可是要超出三倍了。

  不过我也懒的和他们废话了,尤其是秦瑶,从头到尾一句话不说,我刚寻思着要不要就此离开,接着就听秦璐抢先一步要赶我了:“那就走吧!赶紧的!别在我家赖着吃饭了!”

  我气呼呼地看了秦瑶一眼,接着便回房把自己的包背出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本来以为秦瑶至少会出来追我,然而让我吃惊的是,她竟然没这么做。

  其实我还是很舍不得她的,但我也不可能这样没脸没皮的回去,很快我就沿着之前进村的山道朝着村外走了出去。

  这一走出来我就后悔了,妈的,这地儿偏的要命,出了这山路也不见得能碰到车,这就意味着我恐怕得走回龙湾镇了,之前坐车过这边还花了一个多小时,这要是走回去的话估计天都黑了,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厚着脸皮回头去找秦瑶,让她给我打电话叫辆车的时候,就听我身后又响起了那秦璐的声音。

  回头一看,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追上来了,此时正站在远处冲着我高声说道:“怎么还不滚?”

  我心说这个死丫头为什么这么针对我呢?我现在都有心思回去把她拉到草丛里强了她的想法,但我还是把这种疯狂的念头压制住了,回头朝她骂了句“势利眼”,接着便背起包毅然决然地朝着龙湾镇走了回去。

  我本来以为沿途不会碰到人呢,结果这山道还没走完呢,迎面就遇着一对男女。

  男的体型微胖,看上去挺憨厚的,女的蜂腰细足的,长的也很漂亮。

  这胖子也是城市人的打扮,我心说难不成这女的也是乱水村的人,引着男人回家见父母了?

  我立马冲那胖子问了一句,果然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我没好气地说道:“这地儿的彩礼重的很,动辄几十万,我看你还是走吧。”

  那胖子脸色立马变了,女的则指着我骂道:“你有毛病啊?谁说我家要这么多彩礼了?”

  我吐了吐舌头,说了句对不起,毕竟那事儿是秦瑶家做的不对,我怎么能迁怒到别人身上。再说了,秦瑶一家要的彩礼多,也不代表其他家都一样。

  那男女又看了我几眼,这才离开了。

  出了山道,又沿着山道外的公路走去,我还在寻思着能不能在路上遇到几辆车,但是一直到我走到龙湾镇的时候也没碰着一人一车,到镇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打算先在镇上找个旅馆休息一晚上,天亮了再离开。

  我先找了家小面馆要了碗面,这一坐下我那一肚子的火气就冒出来了。

  我虽然和秦瑶认识的时间短,但我是真没在她身上少花钱,给她买吃买喝买穿,更让老子窝火的是,老子竟然还没要过她,这要是传出去,可真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正吃着面生闷气呢,我发现自己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木羽凡打给我的。

  我对这小伙子印象很好,立马就接了起来。

  “喂?木羽凡,咋了?这么晚了还不赶紧跟你那媳妇激战去?”

  “肖辰!”木羽凡在电话里压着嗓子喊了我一声:“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龙湾镇啊。”

  “啊?你咋走了?”

  “别提了。”我叹了口气,刚打算说原因,就听木羽凡继续说道:“哥!你赶紧来救救我!”

  我吓了一跳,刚想问是咋回事,信号就给断了。

  妈的,什么情况?

  我原地走了几圈,等我手机上的信号恢复之后又给木羽凡打了回去,但他那边已经提示关机了。

  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心说木羽凡难道是和那李梅家的人起冲突了?会不会也是因为彩礼钱的事情?

  俗话说这穷山恶水出刁民,这穷山沟子里头的人难免不会有几个暴脾气的,说不定现在木羽凡已经受伤了呢。

  想到这里,我便决定回去看看情况,现在报警肯定赶不上了,这地儿如此偏僻,又是大晚上的,警察到了,黄花菜都凉了。

  我走回去肯定也赶不及,这时我想到了秦瑶之前用我手机联系的那个开金杯车的小伙子,便立马从通话记录上找到这个号码给他打了过去,求他载着我进村。那小伙子一开始还不太乐意,但当听我说要给他三百块的车费时,便立马答应了下来,说是叫我等五分钟,马上就来。

  五分钟后这车子便来了,这小伙子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让我把钱给他,我把三张红票子塞到他手里,他这才载着我去了之前的山道口,我下车后便沿着山道直奔着村子的方向跑了起来。

   第3章 猎艳    

  这次比我白天走山道所用的时间短了一半,但进了村子的时候还是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整个村子里头黑漆漆的一片,寂静无声,我直到这时才想起来还不知道那个木羽凡女友家具体在哪个地方呢,便迅速掏出手机打算给木羽凡再打个电话试试,然而这时连我自己的手机信号都没了。

  没法子,我寻思着还是只能去找秦瑶,问问她李梅家在什么地方,毕竟这救人要紧,我也顾不得脸面了。

  一路凭着白天的记忆朝着秦瑶家摸了过去,路过了几户人家门口,我发现很多门上居然都绑着一些女人用的东西,大多都是丝袜、肚兜之类的,后来我竟然还看到了一些内衣,还特么是蕾丝的。

  我心里有些惊奇,心说这村子怎么给我的感觉越来越怪了?

  但我现在救人心切,也没空管这么多了,很快就到了秦瑶家门口,拍了半天门也不见人开,这难道是不在家?

  没法子,我只能顺着白天木羽凡离开的方向跑了过去,寻思着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挨家挨户的找。

  不过才过了没两户人家,我就看到其中一处院子里隐隐有灯光出现,我心说这难道就是李梅家了?

  朝门上一看,也没看到那些女性的贴身衣物,我直接拍了两下房门,同时我隐隐听到里边传出一阵阵的怪声儿,听着像是木羽凡在惨叫呢。

  我见没人开门,这下也急眼了,索性一脚将门给踹开了。

  偏房的灯是亮着的,声儿也是从那边出来的,我瞅着院里有把铁锹,便顺手抄了起来,朝着那门边冲了过去,这下声音就更清楚了,的确是木羽凡在惨叫,我一脚将这门也给踹开了,接着就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

  只见木羽凡正光着个身子趴在地上,我白天见过的那个叫李梅的女孩儿则穿着情趣内衣,手里拿着一根黑皮鞭正在抽打木羽凡。

  我让这画面吓了一跳,急忙反身把门关闭了,同时屋子里传出了李梅的骂声。

  妈的,这特么的什么情况啊?

  看刚才木羽凡的样子也不像是有危险的样子,感觉他好像还像个受虐狂一样挺享受的,难道我刚才接到的不是他的电话?

  我立马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没错!就是他啊!

  那就是这小子刚才玩儿糊涂了?

  我寻思着这村子的人都跟个神经病一样,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就在这时,刚刚那屋子的门被推开了,只见木羽凡和李梅都走了出来。

  两人都把衣服穿好了,李梅一出来就指着我骂了起来,说我大晚上的干嘛跑到别人家里来。

  我只能看着木羽凡让他说话,然而让我惊奇的是,木羽凡也是一脸怪异的表情问我想干嘛。

  “我草!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了!你忘了?”

  我也没直说他打电话找我求救,因为我怕是这木羽凡当时在和李梅闹矛盾说气话呢,万一人家真没啥,我这么一说等于是破坏人家小情侣的感情了。

  木羽凡皱着眉说道:“你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坑啊?赶紧走!再不走我报警了!”

  木羽凡的表情更加奇怪了,但我又说不出具体怪在哪里,这时我发现这木羽凡的黑眼圈好像更加严重了,简直就像是好几宿没睡觉的样子。

  同时我余光瞟到屋里他们的床下好像也有个火盆子,而且那火盆子里头好像隐隐有东西在动一样。

  没等我看仔细呢,就见木羽凡上来死命推搡起了我来,叫我赶紧滚蛋,而且还说让我滚出村子,别再回来。

  这家伙的劲儿奇大,我被他很快就推到了院子外头,接着就见木羽凡“砰”的一声把院门关上了。

  我心说这今天可真是倒了血霉了。

  出来之后我便朝着村口的方向返了出去,路上又看到有几户门上拴女性贴身衣物的院子,说实话我挺想拿一个走的,毕竟这村子里的女人我目前好像还没遇着个难看的,都是挺漂亮的小姑娘,而且就连秦瑶的妈妈都是风韵犹存,但我眼见着这村子里头古怪的很,怕自己拿了她们的衣物会招来祸患,所以还是忍下了。

  很快我就到了村口,上了外边的山路,就在这时,我看到从前方的山道上跑来几个黑影。

  我吓了一跳,毕竟这里是大山沟子里,要是碰到啥山贼之类的恶人,我就算是让宰了估计都没人知道,我想闪开,不过已经晚了,那几个人已经过来了。

  我这才看清是三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穿着城里人的衣服,看着也不像打劫的,我这才松了口气。

  接着就见那三个人一齐朝我喊了一声:“哥!你这是刚玩儿完?”

  “啊?”我没听懂他们的意思:“啥叫刚玩儿完?”

  “哥,都到这儿了,你还装啥。”其中一个染着黄毛的小年轻冲我说道:“这村儿里的姑娘咋样?是不是很水灵?”

  我点点头:“水灵是水灵,可我还是不懂你们的意思。”

  那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估计看我不像是开玩笑的,这才问我到这村里来干嘛了,我说是跟着女朋友回家见丈母娘,结果跟女方家的人闹矛盾了,打算回家。

  这三个人脸上的神情就变的古怪了起来。

  我询问那三个人到底咋回事,这三个人才把他们来的目的告诉了我。

  听了之后我大吃了一惊!

  这三个家伙居然是来这村子里猎艳来了!

  他们几个也是听别人介绍的,说这村子里头的姑娘为了补贴家用,到了晚上的时候会做点兼职,说白了就是陪男人睡觉。晚上的时候哪家的姑娘愿意接客,就会在门口绑点儿女性的贴身衣物,这就是告诉别人说自己今晚上有空,可以陪客。

  我听着感觉玄乎的很,但和白天以及我刚才所见到的情形一联系,发现还真是有这个可能,否则谁没事儿把自己的贴身衣物绑到门外?

  “那这村子里头的男人不管的?”我继续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刚刚那黄毛神秘兮兮地说道:“这地儿的姑娘大多都不是本地的,也是跑这儿来挣钱的,这地儿天高皇帝远,警察也管不到。”

  我皱了皱眉,回忆了一下白天见到的那些女孩儿,怪不得一个个根本不像村里的呢,我又联想到了秦瑶和她的那个年轻到不正常的妈妈,心说这两个人该不会根本就不是母女吧?难道是合伙骗我钱来的?秦瑶难道以前也是做这种事情的?

  我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成二百五了?让人家耍的团团转!

  这时那仨小伙子都拉住了我,说我这来都来了,而且又和女方家的事儿黄了,那总不能白走这一遭,还不如跟着他们仨进去找个姑娘快活一晚上。

  我这时候也是精虫上脑了,因为本来就打算和秦瑶办事儿的,正憋着一股子邪火呢,现在性趣立马就上来了。

  所以说,这男人做事情千万不能用下半身来思考,事后想想,刚刚那三个小伙子说的话其实也没法完全和我见到的村子里的事情联系起来。

  比如他们说那些姑娘都是外地来的,那这村里的房子呢?难道她们为了做这个还特意在这里租个房子,猫在大山沟子里等客人?

  还有秦瑶和她妈妈,就算这对母女是想骗我钱,那为啥后来一听我拿不出三十万就要赶我走呢?就算少骗点也是应该的啊。

  再有村子里一个男人都看不着,这就更不合理了,秦瑶之前说的那个镇上招工的理由更加站不住脚。

  但我这个时候已经是真正的精虫上脑了,也该着我命里有这么一个劫数,否则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儿了。

  当下我就心一横,跟着这仨小伙子朝着村儿里头猫了进去。

  白天我也大致观察过这村子了,估摸着得有个一百多户人家的样子,而我刚才路过那些院门的时候,发现大致有一半的门上拴了这种“暗示物”了,按一户院子一个姑娘来算,那也得有五十个姑娘可以选了。

  那仨小伙子果然也是第一次来的样子,进来之后走了没几步就转向了,最后还是我给他们带了路,很快就到了第一户拴着丝袜的院子门口,我便叫那黄毛先试一试,我们其他人都躲到边儿上等着偷看情况。

  黄毛敲了敲门,接着我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明显是女孩儿的轻巧脚步声,下一刻院门就被打开了。

  只见门内侧站了个身材窈窕的女孩儿,黄毛的眼睛瞬间瞪得老大,那女孩儿见了黄毛,立马捂着嘴巴娇笑了一声说道:“快进来吧,外边冷。”

  接着她便伸手把那黄毛的胳膊挽住朝着屋子里带了进去。

  ……

  我草,这是来真的啊?

  另外俩小伙子见状也兴奋了起来,很快又朝着村子深处走去,那俩小伙子先后在两分钟之内各敲开了一扇院门,这两次我都猫在边上偷看,发现每个开门的女孩儿都漂亮的很,那俩小伙子很快也兴高采烈的进去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开始砰砰直跳起来。

  倒不是说我没做过这事儿,我那工作的地方也有几个狼友,以前倒是也跟着他们找过女人,只是像这种场合还真是头一遭,更何况这里的姑娘还这么水灵,我深吸了一口气,寻思着既然他们都成了,那我也试一次吧,就像黄毛说的那样,也不枉白来一趟。

  我开始挨个儿院门检查起来,路过了几个挂着蕾丝内衣的院门口我都没进去,接着我就看到一扇门上居然挂了个白色的短裙,这短裙相对其他门上的物件儿来说可是收敛多了,我心说这屋里的姑娘会不会做这事儿没多久,还害羞着呢?

  我这个人本来就比较喜欢纯的姑娘,否则之前对秦瑶也不会那么好了,因此我立马就把这门敲响了。

  和刚才那仨小伙子的情况一样,有个女孩儿很快就把门打开了。

   第4章 胖子死了    

  这女孩儿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纯,而且看上去很小的样子,感觉也就刚满二十的样子,甚至可能连二十都不到,皮肤水嫩嫩的,一看就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我心跳瞬间加速起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女孩儿可能真是个雏!

  当然,这也仅仅是我的直觉而已,我的理智却告诉我,做这种事请的女孩儿,哪里会有雏……

  这女孩儿和前边那仨接客的姑娘不一样,并没有主动出来挽着我的胳膊,我只能尴尬地把门上的那短裙拿了下来,小声说道:“那个……我是来……”

  她不等我说完就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那……你进来吧……”

  我激动的浑身都要打摆子了,急忙身子一斜闪了进去,接着就见那女孩儿把院门关闭并且反锁上了,同时她还把我手上的短裙拿走了。

  我朝着这院子里的几间屋子里扫了一圈,只有侧边的一间偏房亮着灯,感觉应该除了这女孩儿没别人了,这下就更让我认为这些女孩儿真的像刚才那三个小年轻说的那样,是从其他地方跑到这儿来揽客的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必要客气了,我直接开口问道:“那个……多少钱啊?”

  没想到这女孩儿竟然这样回了我一句:“你看着给吧。”

  额……

  看着给?

  我心说这女孩儿难不成是真的没做过?这才说出这么诡异的回答……

  于是我就寻思着逗逗她,也好让她放松些,我立马说道:“那就别要钱了吧。”

  我这话完全是笑着说的,就是怕她不知道我在开玩笑,然而接着就听这女孩儿点点头说道:“嗯……大哥,我看你人不错,不要就不要吧……当交个朋友了。”

  ……

  我有些无语,心说到底是这女孩儿傻,还是我这个人太事故了?

  接着就见这女孩儿把我的胳膊拉住了,不过她并不像前边那几个女孩儿一样挽住人的胳膊,而是用她的两根葱指夹着我袖子上的一小块将我朝着那亮灯的屋里带了进去。

  这屋里有张床,她进来后就直接坐到床边上了。

  这气氛真是尴尬到姥姥家了,其实我现在很想上去和她来点儿前戏什么的,但这女孩儿却是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

  我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但我这个人也还是有底线的,眼下这女孩儿的举动明显不对头,我感觉她好像不是自愿的一样,难道她是被人贩子拐到这里来强迫她做这种事情的?

  我立马询问这女孩儿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如果实在不愿意的话,我可以走,甚至还可以带着她一起逃离这里。

  然而这女孩儿见我要起身,急忙说道:“不不!我是自愿的!”

  “你是自愿的?那你咋不收钱?”

  这女孩儿立马支吾着说是见我人好。

  我急忙告诉她说自己刚才是开玩笑呢,她要真是自愿的,那就正常收费好了,该多少是多少,那女孩儿就又来了一句叫我看着给……

  不管这女孩儿到底是装的还是她真就是这样,总之我对她已经很有好感了,我摸了摸自己兜里,发现还有一千多,便抽出十张红票子放在了桌上。

  说老实话,以这女孩儿的素质,一千块钱真不算多,这女孩儿我简直可以用天仙来形容,我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之前的眼力了。

  不过这女孩儿见我掏钱,竟然连看都不看一眼,给我的感觉她好像她真的不是为了钱一样。

  接着就见她仰面朝着床铺上躺了下去:“你……你可以开始了……”

  她这说话的音调也一样打着颤,我还在犹豫呢,接着就看到那女孩儿竟然自己主动把上衣脱掉了,露出来里边的白色内衣。

  我四下找了一圈,发现也没个套套啥的,心说难不成这是让我直接上啊?

  我擦,万一得病咋办?

  但这女孩儿的姿势实在太诱惑了,我压根儿就没法控制自己,很快我就朝着床边走了过去,那女孩儿则把眼睛闭上了。

  这一靠近她,我就闻到她身上发出一阵幽幽的香味,不是那种香水的刺鼻味道,而是那种少女身上的体香,我伸手试着朝她胸口摸了一把,发现她没有反抗的意思,我的胆子便立马大了起来,开始朝着她唇边亲了过去。

  这女孩儿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然而就在这时,我却惊奇地看到这女孩儿眼角流出来两行清泪。

  我身上那股沸腾灼热的感觉瞬间消散一空……

  擦,这是搞毛呢。

  我立马坐了起来,接着那女孩儿也睁开了眼睛,一副怯怯的样子问我怎么停了。

  “你哭啥?”我问道:“刚才不都说了吗?你要想走,我可以带你一起走。”

  “没……”那女孩儿急忙摆了摆手:“我不想走……”

  “那你这是啥意思?”

  那女孩儿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个合理的理由,我就寻思着这事儿不能继续了,有这功夫我还不如换个自愿的姑娘呢。

  我立马从桌上把刚刚的一千块钱拿了起来,但是犹豫了一下,我又放下来五百。

  没别的原因,至少我刚才也和人家姑娘亲嘴儿了,总不能一分钱不掏就拍屁股走人吧……

  那姑娘见我把钱放下了,立马上前把钱朝着我口袋里塞:“你拿走吧,这钱我不能要。”

  “为啥?”我更加疑惑了:“就当是我刚才和你……亲嘴儿的钱了。”

  那姑娘脸色微微一红,依旧坚持摇头:“大哥,我真的看你人不错,我也不骗你,你最好赶紧离开这个村子。”

  “咋了?”我心里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大哥,你别问这么多了,记住我的话,出了村以后直接走,别再回来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床下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我急忙低头朝床下看去,发下这儿竟然也有个盆子,此时这盆儿竟然在晃动。

  “我草!里边什么东西?”我立马感觉浑身发毛起来。

  “没事,是我养的小狗。”那女孩儿随口说道。

  我一听就知道是胡扯,这盆子肯定有名堂,否则为啥我在秦瑶和李梅的床下都看到这种盆子了?而且秦瑶还说这是取暖的火盆子,跟这姑娘的说法也不相符。

  我刚想上前查看,那女孩儿就一把拦住了我,开始把我朝着门外推了出去:“你赶紧走!”

  我一个没站稳,竟然被这姑娘给推的绊了一下,整个人都跌到了屋子外头,接着那女孩儿就反手把屋门关上了。

  我在外边敲了半天她也不开门,没法子,我只能离开院子朝外走去,而且我注意到那女孩儿在推我出来的时候把剩下的那五百块也塞还给我了。

  这就说明这女孩儿人品不错,起码她让我赶紧离开这个村子是发自真心的,这村子是真有问题。

  这眼看要到年根儿了,天气正寒,我让冷风这么一吹,整个人也都清醒了过来,回想这村子之前的种种古怪,寻思着这地儿的确不能留,便立马拔腿朝着村口山道的方向跑了起来。

  很快就路过了前边那仨小年轻进到的院门口,我心说这也不能光顾着自己跑,也得把他们三个叫出来。

  但那仨小年轻根本就不走,看样子是正办事儿呢,隔着院子骂我叫我赶紧滚蛋。

  没法子,我只能自己一个人跑到村口,这会儿这冷风更寒了,吹的我直打哆嗦,朝着山道朝前一看,黑洞洞一片,瘆人的很,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月亮好像也在故意和我作对,这会儿也藏到云层后边去了,我这下是真的彻底慌了,心里责怪自己不该精虫上脑,但现在也晚了,我只能加快脚下的步伐朝前跑去。

  走了没几步,我突然感觉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趔趄直接摔在了地上,我感觉自己好像摔在了个什么东西上边,低头一看,我的魂儿立马就吓飞了。

  这竟然是个人!

  准确说是个死人!

  这人圆睁着双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而且我很快就发现这个人我竟然还见过,就是白天在山道上遇到的那个胖子!当时我还告诉他这边彩礼重,让他别进这村子呢。

  我吓得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刚要跑,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响动,回头一瞧,一个黑影朝着我闪了过来,我顺手从地上抄起个大石块朝她砸了过去,那人影轻轻一闪,立马避开了,接着我就听到个女孩儿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我!”

  我这才发现这来的人居然是秦璐。

  “我草!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啥要杀我?”

  “白痴!我要杀你你早死了!”

  接着就见秦璐一把扯住我的袖子说道:“现在不能出村子!要出也得等天亮了!”

  “为啥?”

  “你哪儿那么多废话!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白天都让你滚蛋了!你咋又回来了?”

  我刚要解释木羽凡求救的事儿,就见这秦璐又扯了我一下:“告诉你!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跟着我回去!再往前走,你和这胖子的下场就是一样的!”

  我这下彻底怂了,毕竟这胖子的尸体就在眼前,由不得我不信,我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秦璐往回跑,很快我就发现这秦璐是在带着我回秦瑶家呢。

   第5章 花皮大蛇    

  我在路上顺口询问秦璐这些门上的女性贴身衣物是咋回事,她只是叫我别废话,也不回答我。

  现在想想白天秦璐赶我走的事情,我心说难道她当时赶我是假,救我才是真的?

  很快就到了秦瑶家门口,秦璐一脚将院门踹开,然后扯着我的胳膊就把我推了进去。

  接着就见秦璐迅速将院门关闭,将门栓插上,这才指了指正房,也就是我之前见秦瑶妈妈的那屋子说道:“进!”

  “啊?那里边不是住着人呢吗?”我问道。

  “叫你进你就进!你这个人废话怎么这么多!”秦璐明显不想和我多说话,直接踹了我一脚,我这才忙不迭朝着屋里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秦璐立马将灯打开了,这时我才注意到秦璐的衣服好像破了几个口子,给我的感觉好像她才和人搏斗过一样。

  透过这些衣服上的口子,我看到了她里边白皙的肌肤。

  还真是……这村儿里的姑娘真是一个赛一个的水灵,秦璐比起她姐姐秦瑶丝毫不差。

  秦璐见我看她,立马厉声说道:“把头转过去!”

  我只能照做。

  身后很快就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

  我真的很想回头偷看一下,但看刚才秦璐的手脚好像挺利索的,我感觉自己估计都打不过她……只能强忍着不看。

  过了两分钟,秦璐才说道:“你今天晚上就在这儿住下,明天天一亮就赶紧走,知道吗?”

  我这才回头朝她看去,发现她已经换好了另外一身儿轻薄的衣服,隐隐可以看到里边的春色。

  现在我已经多少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来了,就开始询问秦璐刚才那胖子是谁杀的。

  秦璐冷冷地看着我:“我劝你一句,和你无关的事情别多问,趁着明天还能走就赶紧走,以后再也别回来了。”

  “那秦瑶呢?她现在在偏房吗?”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秦璐看着我说道:“这里根本就不是秦瑶的家。”

  “那……你的意思是,那个女人也不是秦瑶的妈妈?”

  “算你还有点脑子。”秦璐说道。

  “你们这村子到底怎么回事?为啥随便杀人?”

  然而这次秦璐却不理会我了,只是坐在窗户边上给自己的胳膊擦药水,她的胳膊上有几道细微的划伤,好像是被树杈刮的。

  我又想起了木羽凡之前和我求救的事情,此外还有那三个小年轻,很快我就坐不住了,起身就要朝外走,秦璐立马将我拦住了:“你干嘛?”

  “去救人!”我把木羽凡和那仨小伙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秦璐就冷笑:“就凭你还救人?你还是先救你自己吧,我实话告诉你,他们四个已经没法出这村子了,不过他们暂时还死不了,你要是不想困在这里,明天早晨赶紧走,再拖下去,你就是想走都走不了!”

  这时候我的火气也上来了。

  “你吓唬谁呢!”我立马说道:“信不信我报警?”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外边响起一阵“嘶嘶”的声音,朝窗外一瞧,赫然发现一条花皮大蛇在院子里动呢,这碗口粗的蛇起码得有个四五米长,吓得我差点儿没一屁股坐地上,而且这蛇似乎是想朝着我们这屋里钻呢。

  “有蛇有蛇!”我惊叫道:“我草!好大的蛇!”

  秦璐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你刚才不是挺牛吗?你不是要走吗?那你倒是走啊。”

  这时我看到墙边有个烧火棍,便顺手抓了起来打算当武器,接着就见秦璐靠到门边,我惊奇地听到她嘴巴里发出一阵“啾啾”的怪声,有点儿像是那种叫狗的声音,接着我竟然看到外边那花皮大蛇的身子蜷缩了一下,很快就返身越过院墙爬走了。

  ……

  过了好久,我才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秦璐白了我一眼:“是人是鬼也和你没关系,我再和你说最后一次,明早天一亮就走,你要是还不走,那我也不会管你了。”

  “那你为啥要救我?”我再度问道。

  秦璐这次正眼瞧了我一下:“你和我姐交往的时候,我也在北京,我知道你们之间的事儿。”

  “啥事儿?”

  “你和我姐睡一个屋,也没要过她,看得出来你和别的男人不太一样,我不想害你。”

  “啊?那你的意思是秦瑶想害我?”我心里很是震惊。

  “没错,否则我姐也不会瞒着我偷偷把你领回这村子的,我是得到消息之后才赶回来的,昨晚要不是我阻止了你们亲热,你就完蛋了。”

  我越听越糊涂,心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她阻止了我和秦瑶的好事,弄了半天还是在帮我?

  此外,难道秦瑶之前和我交往,为的就是把我引回这个村子然后害我?这也太扯淡了吧?我对她那么好,她就算不喜欢我,那甩了我就是了,为什么还要害我?

  秦璐见我一脸不信的样子,接着就把屋门踹开,拉着我朝那天我和秦瑶睡觉的屋走了进去。

  这一进门我好像就知道秦璐要干嘛了,果然,她从床下把那天秦瑶口中的“火盆子”取出来扔到了我手里。

  我低头一看,这盆儿里啥都没有,但是很快我就闻到一股子很腥的味道从盆儿里传了出来,差点儿没让我吐了。

  “呸呸!这里边是啥?”

  “虫子。”秦璐说道。

  “虫子?我咋没看到?”

  “因为已经被我姐姐收走了。”秦璐说道:“你那天如果真的和我姐姐成事儿的话,这盆里的虫子就会在你们缠绵的过程中直接从你的肚挤眼钻到你身体里,到那个时候,你就必须听我姐姐的话,否则这虫子就会在你肚子里折磨你。”

  我听着这话玄乎的很,而且我也压根儿就不信,我立马说道:“你少拿这些鬼话哄我!你们这村子里头问题大的很,我明天就报警!”

  秦璐好像是被我这话给逗乐了,笑了一声说道:“随便你报好了。”

  说完秦璐就站起身子,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我急忙喊住她,询问她干嘛去。

  “当然是回家了。”秦璐说道:“怎么?你一个大男人还怕黑?”

  “废话!刚才那么大一条花皮蛇在院子里溜达,你走了,它万一再来怎么办啊?”

  “哼,只要黑天的时候不离开这屋子,那蛇是不会咬你的。”

  “那蛇是什么来头?是你养的?”

  “不。”秦璐摇了摇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山道上那胖子就是被这蛇咬死的,他和你一样,也是想趁着夜色离开,我当时想救他但是晚了一步,不过倒是碰巧把你救了。”

  接着就见秦璐突然“咦?”了一声:“对了,你刚才说你碰到了三个进村猎艳的小伙子,难不成……你也是回来做这事儿的?”

  我这个人本来就不太会撒谎,此时也只能点了点头。

  秦璐冷哼了一声:“搞了半天我还高看你了,你也和其他男人一个德性。”

  “我可不一样!”我立马将自己之前和那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的事儿说了一遍,秦璐听了之后点点头,说我这是运气好,碰到那姑娘了,要是碰到其他的姑娘,我早就让她们勾引着啪啪了,在我快活的时候,那些虫子也会趁机钻到我体内。

  “只不过,那姑娘是新来的,对这村子的规矩还不太懂,她让你趁着夜色逃走,以为是在帮你,其实是在害你。”秦璐说道。

  我听着秦璐这话好像真不是在故意糊弄吓唬我,而且我也的确发现三个床下都有那盆子,也由不得信了几分,我问秦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村子里的女人都玩儿虫子,也不嫌恶心?秦璐就说我不该问的别乱问,知道的多了对我没好处,说完之后秦璐便推门离开了。

  秦璐离开之后,我也不可能有心思睡得着觉,于是又开始摆弄手机了,然而现在这手机连一丝的信号都没了,别说上网了,连电话都打不出去。

  我只能把手机收起,开始思索之前的事情。

  这一想我就觉出更多的问题了。

  要知道现在是大冬天,蛇不是该冬眠的吗?刚才那花皮大蛇难道成精了?

  又想之前秦璐的话,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就说明木羽凡肯定也被那种我没见过的虫子钻到身体里了,毕竟我当时亲眼看到木羽凡和那个李梅都SM上了,说他们没办事儿是不可能的。接着我又记起来了木羽凡当时推我离开时候的表情,这才反应过来,他当时很可能也和秦璐的目的一样,是赶我走呢!是在救我!

  怪不得他当时说让我滚出村子呢,我当时还纳闷儿,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可木羽凡越是这样,我就越是不忍心丢下他自己一个人离开,此外还有那三个小年轻,虽然说老实话,这几个小年轻看着不像是什么善类,但毕竟也是人命,总不能白白让他们被困死在这村子里头吧?

  但晚上的时候我是真的不敢出去了,这要是再碰上那花皮大蛇,我就是有九条命也得交待了,所以我打算天亮之后再动身。

  当晚我也没合眼,就一直瞪着窗外,好在那大蛇并没再出现。

  天亮之后,我便发现自己心中的胆怯气息消失了不少,心说这大白天的,牛鬼蛇神都得退散,我立马拎起烧火棍朝着李梅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出来之后,我发现村子里的女人有的也起来了,路过她们身边时,这些女人果然又在给我抛媚眼儿,我心说我可不会上你们的当了。

  我一路避开这些女人,很快就到了李梅家门口,先是拍了几下门,然后就大喊着叫木羽凡赶紧出来。

  木羽凡还真出来了,他这次的黑眼圈就更浓了,我心说这个李梅只怕是个吸男人阳气的妖精啊,当下我扯着木羽凡就要拉他走,但木羽凡却一把推开了我:“妈的!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怎么老是来捣乱?”

阅读小说《蛊虫惊魂》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号:“ 大海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