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好看的人都去写科幻了——收获·科幻故事空间站丛书首发暨签售仪式现场报道

科幻故事空间站 2018-08-09 11:02:02

8月16日,收获·科幻故事空间站丛书首发暨签售仪式在上海展览中心西阳光篷举行,这就意味着我们空间站的员工,包括走走老师、孟编还有小站站终于和大家见面啦!为了和大家见面,小站站特地身穿爱因斯坦T恤闪亮登场(上一次穿这件衣服的时候小站站还会和差化积万有引力定律,可现在两位数加减法还要摁计算机)!

然而因为孟编实在过于软糯可爱,作者们实在是一个赛一个地颜值高且才华横溢,所以来了现场的亲友们都去看漂亮小姐姐帅气小哥哥和韩松老师了,根!本!都没来和小站站认亲啊ORZ……虽然如此,心碎了一地的小站站还是给大家带来了各位作家的精彩发言。本次发言的主题为“阅读科幻故事,收获无限天地”,希望看了小站站整理的发言,各位由于远(bú)隔(tài)万(ài)里(wǒ)不能来看各位作者的读者朋友们能够在第一时间感受到各位作者大大的风采!以下的每个字都是小站站捂着被重新粘贴起来的心打的——


韩松

今天的这场活动是非常重要的一场活动。原因之一是由于《收获》是引领中国文学的方向性的杂志,今天它开辟科幻故事空间、出版科幻小说、结合了纯文学和类型文学,所以可以说它的这一举措反映了中国科幻方向性的东西。原因之二是因为今天的这场活动在上海举办。上海是中国科幻的诞生地,梁启超和鲁迅将科幻引进中国的第一篇科幻小说就在上海发表。

所以,我在这里参加这场活动感到很荣幸,并且意义重大。

《收获》出版这套图书,拓展了科幻的题材和内容,为科幻塑造了新的视野。例如陈东旭的《孤独心理师》就是一部非常神奇的科幻小说,在此之前,我从来没读到过用这种角度、这种手法书写的科幻故事。这是一部心理学的科幻,一开始是痴男怨女的情感纠结,再后来写到柏拉图协会的控制,再写到他们是机械人、来自外星球、300万年前就来到地球创造人类。人类为什么会存在?因为人类就像是捕捉老鼠的陷阱。人类的情感世界就是陷阱,而他们想要捕捉的是一种生物,它纯粹由意识构成。这样的构思颠覆了人类的历史。

这个故事的叙述手法是全新的,因此我看到这部小说时非常激动。它让我觉得科幻是具有挑战性的文学,它挑战了现有的写法、现有的规则。其中蕴含着一种终极关怀,以探寻宇宙的根本。而且这部小说的角度非常有意思,幽默而残酷,让我惊奇。我想要学习他局中局的写作方式,从很小的人物的内心世界写到宇宙最终的归宿。

我的小说也被收录在这一系列的丛书中,都是一些在别的地方不能发表的小说。因此我觉得特别荣幸能够参加这样的一个活动,它把中国文学和科幻的发展、上海现代化的变迁以及科幻未来的走向都展现出来。

 

王侃瑜

我这几天一直处于非常忙碌的状态,前几天刚去芬兰赫尔辛基参加了第75届世界科幻大会,昨天上午回到上海后晚上主持了论坛;今天下午主持了王晋康、理查德·摩根和保罗·麦考利的对谈,现在又来参加了收获科幻故事空间站的活动。

我特别感谢走走老师和科幻故事空间站提供的机会。科幻故事空间站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是一个根植于新媒体的发表场所,对于没有接触或尝试过科幻的作家和读者而言,它是一个全新的平台,提供了新的机会。

我是科幻迷出身开始写作。在写作初期,许多作者可能会选择投稿给《科幻世界》《收获》正刊这样的刊物。可是这些刊物都有固定的风格,因此新手作者可能常常会收到退稿。但科幻故事空间站虽然挑选的也是最优秀的作品,但它乐于接受更多的风格,愿意培养更多的新人作家。对于所有科幻作家而言,这都是十分难得的。

很高兴能看到我的书在这里首发。希望将来科幻故事空间站能够给科幻迷和写作爱好者更多的机会,也希望各位作者能够在未来创造出更多的优秀作品。

 


吴霜

今天我想来和大家聊一聊什么是人生的幸福。

在我大概10岁的时候,我在《科幻世界》上看到了刘慈欣老师的《乡村教师》。读到这部科幻小说的时候,我觉得身边有不一样的东西发生了。一些朋友曾经和我分享过当他们开始信仰宗教时的体验,当时我的感受和他们是相似的,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2012年,我在《科幻世界》上发表了我的第一篇科幻短篇小说,它就是《双生》,这次这部小说也收入进了我的个人作品集里。那一天,我工作到一半时得知我的作品可以在《科幻世界》发表,当时我就冲到洗手间哭了。后来我换了工作,从国企换到了一家专门做科幻电影的公司。这是我多年以来的梦想。于是我就从热爱科幻的读者成了科幻新手作家。

当科幻故事空间站的走走老师和出版社的社长告诉我可以出版这部小说集时,我觉得非常幸福。可能是因为只有在自己出书后,我才能说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科幻作家。因此能够出书对我来说也是非常不一样的人生经历。

最后我要感谢韩松老师。他是科幻届中写得非常出色的作家,也是我从小就非常敬重的老师。他给我的这本书写了序言,给了我很多鼓励的话。前辈在前,我一定会更加努力。

总而言之,对于我而言,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一个好作家。今天我出了这样一本书、和大家坐在这里分享自己的经历,我也感到非常幸福。

 


曹畅洲

大家有没有发现当主持人介绍我的时候画风骤变?介绍别人时都是各种奖项得主、杂志发表、科幻会议主持人,而我就是《吐槽大会》导演。因为我并不是专业写科幻的,所以我感到非常荣幸我的作品能够收录到丛书里,并且我的作品名《在月球上写信的人》被作为了其中一本书的书名。

在我来之前,编辑告诉我要准备三分钟的演讲并且尽量简短,于是我就想到了科幻作家星新一的微型科幻小说。星新一是我科幻小说的启蒙者,他的每部作品只有1000字左右,但是故事中充满了起承转合、充满了反转和思考。令人惊奇的是,我在网上经常能看到他的作品,可是在亚马逊或者当当等各个大型购书网站中我并没有看到过他的实体书。我认为这件事本身就很科幻——实体消亡,数据永恒。

所以科幻其实就在生活中,离现实不远,很多人都以为科幻很遥远,科幻就是“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实则不然。不知道大家最近是否有关注到这样的一则新闻——谷歌的一个未来学家预言:人类将在2030年代实现永生。这件事情看上去很科幻,但据说这位未来学家之前所有的预言成功率高达80%。大家就会发现科幻和现实一下子就能够接轨了。前一阵子我去换了身份证,新的身份证上写着,我下一次换身份证的时间是2037年。结合之前的新闻我就能想到,下一次我换身份证的时候说不定我就已经实现永生了。

所以现实和科幻能够无缝衔接,这也是科幻小说和奇幻、玄幻小说最大的区别。科幻中有现实的例子和现实的因素。对我来说,科幻给我的最大的收获就是能在科幻故事中反照如今的现实,从那个视角来看现在,并提供新的视角、新的思路。不仅是读科幻小说,这也是看各种小说、各种艺术作品的乐趣。希望大家能够在我们的这套丛书里找到乐趣。

 

单桐兴

首先我要感谢《收获》杂志和走走老师还有科幻故事空间站。在写小说前,我是一个编剧,就是被很多人吐槽编出弱智剧情的那一类人。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编剧的老师,每个人都对剧本指手画脚。所以我就想撂担子换个职业。那换什么职业呢?我想那就当个导演吧。在我的预想中,导演就能掌控全局,做自己想做的内容。后来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每个项目在启动之前,制片人会问你三个问题:“是不是IP?”“是不是好IP?” “是不是超级IP?”

直到那一刻我才发现一件事——那就是我太急功近利了。我于是重新捡起笔写想写的故事。于是我开始写小说。我选择写的是科幻小说,因为我是看科幻电影长大的人。之前曹畅洲说他的画风不一样,我就开始反思我的画风是什么样的。这次我非常荣幸能够在这里和各位老师进行交流,学到了各种知识。我希望将来我的作品能够像科幻电影一样,能够搬上荧幕。

 


半月王子夜

大家好,我是一个善良、可爱、阳光、帅气的男生,很高兴认识大家。

科幻大概是在100年前进入中国的。当时梁启超认为科幻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可以开启民智,而鲁迅先生则更看重科幻的科学教育功能。100多年过去,发展至今,我认为科幻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有两个重要的意义——

其一是科幻可以帮助我们解决更多问题,因为科幻看似是以一种无序的想象构建了无序的未来,然而它里面含有很多新的知识和新的理念,但这些东西其实都建立在人类文明的走向之上。它所有的意图都是去解答我们现在所面临的诸多问题,看看是否找得到新的解答方式。了解我的读者和编辑都知道,为了把诸多问题都放在小说里面,我开创了小说疯魔派。它以丰富的视角、科幻的背景和脑洞故事结构三个要素构成。也是因为疯魔派的骨架支撑,我可以把越来越多的元素融会贯通在一部小说里面,让它看上去疯疯癫癫,但又不失真实。

其二是科幻科幻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人生的意义。因为科幻里最重要对的思考就是哲学的三大终极问题——“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要到哪里去”。面对浩瀚的宇宙,面对变幻莫测的世界,我们渺小的人类如何自处?这也是我科幻小说里一直坚持的写作思想。这种思想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人生的意义,也就是我们科幻故事能够收获的无限天地。

 


贾煜

我来自科幻之都——成都。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和大家相聚在这里,因为作为一名业余的作者,我觉得能够一直爱好写作很不容易,能够坚持到现在是因为我的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它要我去追寻心中的文学梦。这个梦就是从阅读科幻故事开始的。

我最初接触科幻是在90年代初,那个时候还很小,事情也懂得不多,但我一读科幻就觉得欲罢不能。在科幻小说那个万花筒般神奇的世界中,我能够找到生命存在的意义。想想100年前的科幻小说到今天变成了现实——这是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

无论是作为科幻的作者还是科幻懂得读者,在我阅读和写作的过程中,都能感受到科幻不同于其他小说的能量。这种能量来自于科幻带给我的想象力、逻辑思维能力、分析能力,乃至日常工作能力。

我的工作和文字有关。我所在的行业是地质勘查行业。虽然我不像那些技术人员经常奔波于雪域高原,但我偶尔也会到偏远的矿山去。在矿山上基本是没有信号的,在工作之余,很多同事都会觉得枯燥乏味。可是因为我喜欢了科幻,所以我就能够享受科幻带给我的不同感受。我能够在轰隆的柴油机声边,看着钻头钻进大地,然后想象大地下有什么;上夜班时,我会坐在山头看着天,看到月亮从山的这一边移到那一边,然后想象深邃的星空后有什么。我会去向地质专家讨教,请他们为我讲解一些地质方面的知识,想象未来的地质工作会变成什么样子,在脑中构思一个科幻故事……

所以,科幻给我的工作带来了无限的乐趣,让我工作时更有干劲,给了我非一般的体验和收获。我觉得能够从小接触科幻、爱上科幻、写作科幻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更何况在如今创作科幻时还遇上了这样的一个好时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今天能够和那么多科幻作家一起交流,非常感谢策划、组织这次活动的编辑和主办方,感谢科幻把我们聚集在一起。

最后,11月中旬在成都将举行一个国际科幻大会,欢迎大家来成都做客。

 

胡草漫

我先来给大家讲一个故事。16年圣诞节时,我的一个华人博导和我说,两年不能回国。当时因个人原因,我一定要回国,于是我就找学校的管理老师。可老师不信我的博导会和我说这样的话,甚至有人觉得我说谎,甚至有老师建议我找心理咨询师。因为我没办法证明我的诚信,于是我联系了另一位我只见过一面的导师。在一封很简短的e-mail中,我写到“我有时喜欢写科幻小说”,他在回信中写道:“我也喜欢写科幻小说。”后来很快我们就熟络了起来,相处得比较顺利,也顺利地毕业了。

我想说的是,可能搞科幻的人都有一点不正常,但可能每个人都有一点“不正常”,因为没有人会满足于这个世界。但因为这点不正常,我们的心中会有另一个世界,于是我们就比较容易成为好朋友。在国外,喜欢读科幻小说的人很多,它能够让我们脱离现在这样一个世俗功利的世界。

最后解释一下,当时那个华人导师不让我回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实验室里除了我没人会写程序。

 

姜来

首先感谢《收获》的编辑走走老师,还有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给我们的这个舞台,让我们来展现自己,让我们把好的作品呈现给各位。

我的名字叫姜来,这是真名。有幸以此为契机能够以真名为笔名,以科幻为主题和大家见面。我认为科幻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曾经爱因斯坦问过一个问题——上帝会掷骰子吗?于是有人质疑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是无神论者,他为什么会讨论上帝的问题?我想说,我们今天在聊科幻,但其实不仅仅是科幻。

科幻的概念其实相对于“江湖”的概念。在科幻的世界中,你无法想象有一天全家人被外星人杀了,于是我痛哭流涕武力值爆棚,然后把外星人全部灭光。科幻其实是一个非常理性、发乎情止乎礼的概念。

科幻的概念其实也不只是外太空,其实我们的手机、电饭煲、冰箱、空调都是科幻。我们所有的技术都是AI。在某一个时间点,大约在20到40年左右,它会以级数增长,直到我们在座的各位全部都被它碾压。可能这是新生命的诞生,可能我们会以非人类的形态生存,也有可能我们会回到生命的本初。

其实不必对科幻抱有敬畏之心,没人知道未来究竟是什么。就像大家无意间走到这里,可以买一本看看。希望大家以平和的心态看科幻。


在各位作者大大们做完了精彩的演讲之后,就是签售活动啦~整整半个小时!!台上一直有读者在索要签名!!各位作者们虽然签名签得手很累,但是心一点都不累!!

真是美好的一个夜晚啊~希望小站站空间站里的作品越来越多,能够有更多优秀的作品呈现给大家;也希望在未来有更多的科幻作品能够落成铅字和读者见面!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由“科幻故事空间站”首发

转载、合作事宜请邮件联系2286832776@qq.com

投稿地址:kehuankongjianzhan@126.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