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幻】门后的猫(科幻小说连载之四)

晚上八点 2018-12-08 12:02:03




“你不在的时候,李文珊一直打听你来着,”肖一恒也不介意秦率然沉默,继续道,“她其实一直挺有心机的,还装得这么单纯,不过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还没人能在我面前装的。”

秦率然尴尬地笑笑,开玩笑道:“那是,你是老司机嘛。”

“那是,那是,”肖一恒又露出他惯有的狡黠笑容,“率然你成绩好,和一般的学霸也不一样,我其实一直挺佩服你的,但是你真的还是挺好懂的。你以后要多几个心眼,现在的男生女生啊,啧啧啧,都是套路。你知道熙熙实际上是怎么追到那个校草的吗?”

“怎么?”

“你不能和别人说啊,我知道你不是八卦的人才说的,”肖一恒压低声音,“她当时和校草经常聊天,其实已经挺暧昧了,但是人家就是迟迟没有表示,你猜熙熙怎么着,她就立马和另外一个男生在一起了,校草一看不就不爽了吗,所以也向她表白了。她也正好顺水推舟,踹了那个男生和校草在一起了,就这样把校草钓到了。厉害吧!”

“我去。”秦率然忍不住说了句脏话,心中只觉得百味杂陈。然而现在不是细想这些的时候,不知名的恐慌还萦绕在心底,她必须赶紧找个借口离开这里。

突然,她的电话铃响了,还是纪。她急忙走到楼梯下,这时她听见李文珊两人有说有笑地从里屋走了出来,三个人又开始了聊天。

秦率然颤抖着摁了接听键,“纪,谢天谢地电话通了,”她压低声音说,“你知道吗,我碰见了很诡异的事情,我们在的这栋别墅里有两个一模一样地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一批同学,关键是,除了我每个房间的人都认为另一个房间是不存在的,并且觉得另外一批同学还在路上——”

“大概是流星雨的作用。”纪打断道。秦率然愣了愣,有些惊讶纪肯定的语气。

“也许就类似于‘薛定谔的猫’。”她听见纪又咕哝了一句。



“什么?”纪糊里糊涂的口气让秦率然又急又气,“什么意思,什么薛定谔的猫,算了不多说了,我得赶紧走。”

“薛定谔的猫!你知道的,”纪的口气突然严肃起来,“你不能走,你只能选!”

“什么鬼东西,你在说什么?”秦率然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

“薛定谔的猫!它存在的,它出现了!你还没有想到吗?两个一模一样地房间,两批互相认为还没来到的同学,这是两个独立的状态统一于一栋别墅里,别墅就是盒子,他们都是猫,你也是,薛定谔的猫!”纪依旧是那样温和的口气,语速却变得很快。

秦率然觉得自己每一寸神经都在颤抖,她语无伦次地问,“我,我也是?为,为什么?还有,还有,谁来打开这个盒子,我们不能自己打开吗?”一个更加深刻的疑团她没有问出口,纪是如何这么肯定的?纪到底是谁?和这一切有没有关系?

“嘿,率然你今天怎么老打电话,你手机有信号吗?我们都没有诶!”岑熙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秦率然猛然一顿,她一把把手机凑到眼前,信号栏内是空的。哪里有什么电话,哪里有什么神神叨叨的纪?之前和纪的聊天难道都不是真实的?等等,纪的全名叫什么来着?秦率然觉得冷汗一点点打湿了鬓角的头发。

她发疯了般把手机凑到耳边,吼道“纪!”

“在的。”她听见一个温和声音在耳边清晰地想起。

她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眼前时不时冒着金星,“你是谁,”她带着哭腔冲着电话里喊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是我,告诉我怎么才能出去。”

等来的一片静默,不仅仅是纪的声音,岑熙他们的说话声也都不见了。秦率然僵硬地向沙发的方向看去,只见所有人一齐转向她,面无表情地死死盯着她的脸。

一秒,两秒,三秒,双方都僵持着一动不动,恐惧和机械在房间里形成了一条泾渭分明的交锋线。



突然,沙发上的三个人同时猛地站了起来。秦率然听见纪在耳边大吼:“快躲到窗帘后面去!

她飞快地钻进那盾牌一样的窗帘里。窗帘外的三人像是突然被剪断线地人偶一般,一瞬间又开始了愉快的聊天,刚才的剑拔弩张仿佛都是不存在的幻觉

秦率然躲在窗帘后面急促地喘气,突然听见纪说道:”窗帘是一个屏障,能保护外来者。“

“外来者?”

“就是你,你既不属于肖一恒房间,也不属于郑妍房间,所以只有你可以任意穿梭。同样的,你也会被排斥,毕竟人都是排外的动物。”

“那为什么之前他们没有反应?”

“因为之前你假装融入了他们的群体,而后来你因为恐惧吼出了几个尖锐的小问题,这是一个稳定和谐的群体所不允许的,你自然就被鉴定为外来者了。”

“我没有假装,至少一部分没有。”秦率然辩解道。

“当一个清醒的旁观者也是危险的,”纪的声音带上了一点笑意,“我们其实都是危险的。”

“所以我应该怎么逃出这里?”秦率然问道

“我说过了,逃不了,只能选。”

“为什么?”

“因为那批没有来的同学会成为盒子的打开者——也就是打开这个别墅的门,一旦门被打开,两个房间只有一个会存在,如果你不融入其中一个房间的话,你就会被撕裂,和那个没被选中的房间一起消失。”

“可是我该怎么融入,我已经被排斥了不是吗?”秦率然问道

“房门要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是你的机会,跑到你选择的那个屋子里,之后你就完完全全的融入了,毕竟对于每个房间来说,门外人的选择这都是一场潜在的灾难,只有大难当头人们才会齐心协力不是吗?”纪的语气头一次带着讽刺,“所以选择吧,亲爱的率然,哪个房间你觉得能够被留下,哪一个房间更有未来呢?”

秦率然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她却觉得自己的头脑在恐惧和焦虑的反复折磨下变得渐渐冷静下来,她定定地看着窗帘上印出的晃动的人影,轻轻地说道:“可是我觉得哪一方都不会有未来啊。”

“你有未来吗?人类有未来吗?”纪的声音像叹息一般在秦率然的耳边轻轻飘过,“选吧。”

“我不想选,我为什么只能选?我不想成为任何一方!”秦率然冷冷地把头发捋道耳后。

“啊哈!”她突然听见肖一恒大声地说道:“总算要来了,我收到王寅他们的消息了,他们之前遇到了堵车,还有五分钟他们就到了!”



“还有五分钟了!快选!”纪提高音量催促着。

秦率然盯着眼前如盾牌般闪着金属光泽的窗帘,各种念头像潮水般在头脑中掠过。谁想得到呢?她想道:自己居然能像个孩子一般躲在窗帘后面不被发现。谁能想得到呢?最后还是李文珊打败了自己,载誉而归;肖一恒这样世故圆滑的人会选择在没人的时候给自己忠告;陈怀亦他们这样才华横溢的人却让人觉得活得很狼狈。所以谁知道呢?基督教当年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异端宗教却被君士坦丁选中并且逐渐发展成今天的样子。人类几千年的历史里有多少次转折是不合常理并且出人意料的呢?所以谁知道呢?谁知道秦率然一定要听命于天,或者听命于纪,谁知道秦率然一定要选呢?



她一咬牙,猛地从窗帘后面冲出来,向别墅的大门冲去,沙发上的三人瞬间弹起,张牙舞爪地向她扑来。秦率然疯狂地拧动门把手,门依然死死地锁着。“操!”她骂了一句,用力地踹向那扇大门,后腰被一双铁钳般的手臂抱住了,头发也被人用力地拉扯着,她嘶吼着,拼尽全力地向后攻击,用脚,用手肘去击打一切能打中的部位。她身后的人好像绊了一跤,连带着她也向地上倒去,她用力朝侧面一滚,连滚带爬地向楼梯下的门跑去。门外已经响起响亮的笑声,谈话声,来不及了,他们已经来了!

“选吧!”她听见纪在他耳边声嘶力竭地大喊。

“选吧!”她听见身后纷乱的脚步声和喘息声里夹杂着一声又一声的嘶吼。

秦率然跑到那扇玻璃门前,身后拳风骤然而至,她本能地向下一避,那有力的铁拳猛地砸在了玻璃上,砸出一圈圈裂纹。秦率然灵光一闪,疯狂地大笑起来,也不管身后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背上,头上。她用尽全力,一下一下地踹向那扇门。只听呯的一声响,茶色的玻璃骤然碎成齑粉,两个房间的人终于暴露在互相面前,成功了!两个房间被打通了!现在不需要再选择了!一切仿佛都静止下来。

别墅的大门发出了声响,在门打开的一刹那,秦率然飞快地冲了出去。


尾声




秦率然飞快地跑离别墅所在的小路,向车水马龙的街道跑去。她匆匆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家的地名,惊魂未定地看着路两边飞速后退的景物。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神经质地打开一直攥在手里的手提包,找出手机,打开微信——

没有纪。好友列表和聊天记录都在,只是没有纪。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是她的母亲发来一条消息:

“???”

她莫名其妙,于是点开和母亲的聊天界面,她发现在母亲最新的一条消息上面,是自己发的:

“天哪这实在是太玄幻了。”

我什么时候发了这个?她奇怪地想到,又想起刚才经历的如梦似幻的一切,她不知道该如何向母亲描述,在编辑框里删删减减半天,她发了句:

“啊…就感觉像做梦一样。”她迷迷糊糊地感觉这句话似曾相识。

母亲一会就回复了:“怎么,参加大学后第一次亲戚聚会感到紧张?”

她一个机灵,感觉有一盆冰水从头顶浇了下来,一直凉到脚心。手机紧接着又振动了一下,她哆哆嗦嗦地点开来,死死盯着上面的消息,嘴唇木然地蠕动着:“你不管怎么样都是最优秀的,淡定淡定,大家都是亲戚啦。”

出租车到了目的地,秦率然慢慢地跨出车,用力合上车门,整理好凌乱地裙子和头发,挺直了背向家里走去。手机又振动了起来:

“~ 到了吗?”

她冷冷地挑起嘴角,回复道:“到了!就在门口。”说罢就摁响了门铃。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她这样想道,我一样不会选,我会直接砸碎那扇门,不会再听任何一个人在我耳边废话。





2017.5.19 于香港城市大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