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科幻小说《化石》连载57

聿北科幻 2018-11-11 15:29:48

白中墨很清醒,在确凿证据出现之前,他不能与任何人分享自己对姐姐白亦好被害案件的分析和猜测。通过查阅姐姐白亦好被害案件的卷宗以及走访相关人员,白中墨对刑事侦查有了感觉并进而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兴趣。他还跑到五一路的袁家岭书店,根本找不到刑侦方面的教科书,只买到几本推理的小说。他还跑到学校图书馆,也没有找到像样的刑侦方面的学术著作。

大一上学期快结束时,饶博览校长终于把白中墨引荐给长沙市公安局副局长翟运筹。一见面,翟运筹副局长就对白中墨说:“小白呀,我们到现在也没能找到杀害你姐姐的真凶,对此,我也感到歉疚啊。当年你姐遇害时,我在部队,还没有转业,办理这个案子的警员如今都是我的上下同事,如果强行推动长沙市公安局重启调查,恐怕会牵扯很多复杂又敏感的关系,这真的很难,希望你能理解。当然,如果你想自行开展调查,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我可以为你提供一些帮助。”

“翟局,长沙市公安局为我姐姐的案子投入的很多的精力,我真心感谢你们。刑事侦查自有其客观规律,案件本身的特点也决定了破案的难度,甚至很多案件几乎永远都无法侦破。对于我姐遇害的案子,你们采取谨慎态度是对的,如果证据链条不完整,宁可没有结论,也不能冒上巨大错误的风险给出一个草率的结论。”

“哎呀,饶校长啊,你们革命大学卧虎藏龙啊。小白这套说法与目前国际上主流的刑侦理论完全一致,我们国内公安系统的刑侦实践也要逐步往这个方向靠拢。小白,饶校长是我的老战友,今后欢迎你经常到我这里来坐坐。”

“谢谢翟局。您这本美国原版的《犯罪心理学导论》能否借给我回去学习一番?”

“没问题。去年公安部组织了全国各省市公安系统刑事侦查方面的一些骨干到美国交流学习,我有幸被选中。到了美国我就一门心思想着学习,把组织给发的津贴全都拿来卖书了。美国的书很贵呀,我只买回来5本。我这英文底子很差,拿着词典看得很慢。到现在,连3页也没看完。你们年轻人脑子好使,拿去看吧。说好了,你看完了,还要给我讲讲你的学习心得,怎么样?”

“翟局,我保证看完后向您汇报自己的学习心得。”

“哈哈哈哈,我就喜欢这个爽快劲,那咱们就一言为定。小白,我这儿的书,你随便借。”

到了寒假,同学们都回家了,白中墨无家可回,继续留在学校,没日没夜地翻译那本美国原版的《犯罪心理学导论》。白中墨的英文底子比较扎实,还提前从图书馆借来厚厚的英汉词典。一开始,翻译速度较慢。他知道,中英文的表达习惯不同,绝对不能仅就字面意思进行生硬的翻译,同时更要顾及专业术语的用语要求。

一天上午大约9点半,白中墨寝室响起了敲门声。白中墨放下手中的笔,开了门,原来是翟运筹。

“小白,饶校长全家回西安过年了,临走特意嘱咐我,要我关照你。今天除夕,请你到我家吃饭。”

翟运筹副局长一家3口,夫人帅群在长沙市民政局工作,烧得一手好菜,女儿翟迪丽正读高中一年级,学习成绩很好。

翟局一家的热情使白中墨倍感温暖,一大桌丰盛的菜肴,烘托着农历新年的色香味,更让白中墨体味到久违的幸福。

“翟局,这些天我一直都在翻译那本《犯罪心理学导论》,正想向您请教一些专业术语方面的问题。”

“好哇,咱俩今天就好好聊聊,你也陪我喝几杯。”

从头到尾,白中墨只喝了一小杯白酒。他知道,必须严格控制自己,一定要保持头脑的清醒,不能错过这次向翟局请教的大好机会,更不能因喝酒过量而在翟局家里失态。吃过午饭,白中墨又和翟局聊到下午4点钟。看差不多了,白中墨起身告辞,尽管翟局和夫人帅群一再挽留他吃晚饭,但还是被白中墨婉拒。

成熟的白中墨时刻不忘自己人生的使命,也很懂人际交往的分寸。

寒假期间,白中墨已经完成《犯罪心理学导论》前150页的翻译。新学期一开学,白中墨还得到一个好消息,他以87分的成绩通过了大学英语四级考试。长沙革命大学89级全体新生中,他是唯一通过四级考试的,而且还是优秀成绩。白中墨的学霸本色展漏无疑。暑假前,白中墨终于完成了《犯罪心理学导论》全部653页的翻译。他把翻译成果存在一张5吋高密度软盘里,同时打印在打印纸上,足有两尺厚。这样的高密度软盘和打印稿,他送给饶校长一套,同时也送给翟局一套,那本《犯罪心理学导论》也一并还上。看着那厚厚一摞打印稿,翟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大学一年级管理系学生,居然能完成如此浩大的翻译工程!向翟局交付《犯罪心理学导论》翻译稿的同时,白中墨又借走了翟局的另一本美国原版图书《刑事侦查典型案例分析》。

饶校长在革命大学电脑机房腾出一个带空调的小房间,专门供白中墨使用,不要说革命大学的学生,就连那些讲师教授们也是羡慕不已。

暑假还没结束,白中墨就完成了《刑事侦查典型案例分析》的翻译工作,并向翟局交付了翻译成果。送还《刑事侦查典型案例分析》一书的同时,白中墨又借走了美国原版《法医损伤学》。

暑假最后一天,翟局特意把白中墨请到长沙市公安局,给一大群从事刑侦工作的干警们讲了一整天的课,上午讲了犯罪心理学,下午讲了刑事侦查。由于通知得较晚,白中墨只有3天的准备时间。白中墨提出要求,翟局就把白中墨带到长沙市公安局档案室,让白中墨自由查阅那些没能破获的陈年旧案的卷宗。考察这些卷宗,还真让白中墨有所发现。

白中墨首先查阅的当然就是姐姐白亦好被害身亡案件的卷宗,这份卷宗的内容比革命大学那份副本多出很多。皇甫域向警方交代的材料引起了白中墨的注意。1985年,皇甫域是革命大学历史系的助教,就住在令奎元隔壁。皇甫域早就知道令奎元玩弄女生的事,经常透过令奎元房间门缝偷看令奎元和女生的淫乱场面。1985年9月21号晚上,他再次偷看了令奎元和3名女生的“好戏”。当晚3名女生和令奎元先后出门,皇甫域出于好奇,再次透过门缝观察令奎元房间的情况。他居然看到房间的窗户上有个人影在晃动,他活活被吓了一跳。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揉了揉眼镜,再次扒门缝去看时,人影已经不见了。在这份交代材料里皇甫域还强调希望警方保密,不要把这些情况告知革命大学。怎么,1985年9月21号晚上,曾有陌生人进入过令奎元的房间?如果真是这样,闯入的陌生人有何动机?在这套卷宗里,白中墨还发现,令奎元在看守所里曾交代,自己的寝室里还有2300元钱。可是公安人员在令奎元的寝室搜查过后,并没有发现这笔钱,只发现一个本子,记录了令奎元收取学生家长贿赂的账目。难道2300元被那名陌生人偷走了?那名陌生人是否还偷走了令奎元的工作证呢?这一重要发现,成为白中墨追查姐姐白亦好遇害真相的第5个要点。

白中墨还查阅了其它案件的卷宗,其中有一份卷宗引起了白中墨的注意。1988年3月11日,还不到7岁的小女孩古婉约被人杀害,其心脏被摘走。这份卷宗有两处细节引起了他的好奇。古婉约患有过敏性哮喘,每年春季都会发病。卷宗里并没有提到古婉约的母亲汲美露、父亲古法效是否也患有过敏性哮喘,却提到另一个人扈文梁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突然发作急性哮喘,被紧急送往医院才抢救过来。抢救过来以后,警方才完成对扈文梁的询问。让白中墨警觉的是,扈文梁是被害人古婉约的母亲汲美露的同事。这时白中墨做出一个大胆的猜测,被害人古婉约就是扈文梁和汲美露的亲生女儿,由于父女俩都患有过敏性哮喘,加之扈文梁还是汲美露的同事,甚至还有其它疑点,导致被害人古婉约名义上的父亲古法效察觉了妻子汲美露和扈文梁之间的奸情,于是经过周密计划杀了古婉约。卷宗里没有提到关于古法效、汲美露和扈文梁的后续情况,白中墨也觉得自己这一猜测过于离奇,但他还是把自己的猜测写在一张稿纸上并亲自交到翟局手中。

第二天下午,白中墨为长沙市公安系统部分刑侦人员讲解《刑事侦查典型案例分析》时,刚一提到自己对古婉约被害案的猜测时,翟局立即起立,说道:“白中墨老师请原谅,我插一句。同志们,昨天白中墨老师把他对古婉约被害案的猜测告诉我,我立即安排人马去核实。结果发现,古婉约被害案发一年多以后,也就是去年底,古法效就和妻子汲美露离婚了。今年2月,扈文梁在一场车祸中失去双腿。我们分别找汲美露和扈文梁谈话,他俩都承认曾在1980年8月底共同到株洲出差中发生过一次奸情,恰好是被害人古婉约出生前的9个月,他俩也没有想到古婉约可能就是他俩的亲生骨肉。今天上午,古法效当着抓捕他的公安干警的面,企图跳楼自杀,现在正躺在医院,抢救过来了。同志们,站在你们面前的白中墨尽管只是革命大学管理系刚读完一年级的大学生,可是他在刑事侦查方面已经表现出罕见的天赋和才干,他独自翻译的美国原版图书《犯罪心理学导论》和《刑事侦查典型案例分析》已经被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内定为刑侦专业本科生教材。白中墨老师不但有较高的理论水平,更有出色的刑侦实干能力。同志们,现在就是你们最好的学习机会,希望大家继续端正心态,认真听讲,为今后的刑侦工作增添新的本领。”翟局话音一落,教室里就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这是一群在刑侦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实干者,他们更信服能破案的高手,尤其是能破他们没能的案的高手。

掌声平息后,白中墨平静地说道:“感谢翟局对我的夸奖,感谢同志们对我的信任。在各位面前,我只是一个涉世不深的新人,在刑事侦查方面,我只是一个爱好者。刑事侦查博大精深,更需要常年在侦查第一线的实践积累,在这方面我的表现几乎就是零。我对于古婉约被害案的猜测,也只是运气好,是建立在侦查该案同志们前期大量细致的工作基础之上,我也要感谢他们的付出。在座的各位领导各位同志,你们都是我的老师,希望有机会继续向你们学习。我的理想和你们一样,成为刑侦战线的一名战士。与你们并肩作战,同犯罪分子做坚决的斗争,我感到无上光荣!”白中墨谦逊有礼、大方得体的表态,再次赢得大家热烈的掌声。

3天后,凌追问和晏劳被抓获。凌追问是古法效的铁哥们儿,听古法效诉说了妻子出轨并把别人的孩子养大的苦闷,凌追问决定帮古法效出气。凌追问恰巧有个远房亲戚晏劳,母亲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晏劳听信了一个江湖游医的邪门儿偏方,说用9岁以下女孩儿的心脏做药引,就能治好老太太的心脏病。于是,一幢罪恶的交易就此达成。凌追问引导晏劳认准了古婉约,策划了时间地点,由晏劳亲自动手杀害了古婉约并取走古婉约的心脏。当年2月,为了杀掉扈文梁,古法效和凌追问还设计了一场车祸,扈文梁虽捡回一条命,却失去了双腿。由此,小女孩古婉约被杀案得以告破。

大学二年级一开学,白中墨就拿到了220元的一等奖学金,并成为中共预备党员。尽管白中墨在刑侦著作翻译方面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可是他在革命大学的基础课和专业课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一等奖学金就是对他最好的肯定。

更让白中墨兴奋的是,广袤成为长沙革命大学管理系90级硕士研究生。广袤读本科时是白亦好的同学,而且和查立德住同一间寝室。关于1985年白亦好在捞刀河岸边遇害一案,广袤的说法与白中墨此前了解的情况大体吻合。但这一次,白中墨把谈话的重点定在1985年9月21日晚上,即白亦好遇害的前一天,焦点人物——查立德。

“我知道你不爱跳舞,那天晚上你好像没去舞场。我现在很想了解的是,那天晚上查立德离开舞场后干什么去了?那天晚上你看到查立德了吗?”

“还真让你问对人了。那天晚上我一直待在寝室,一个人躲在蚊帐里看小说。大概晚上9点半左右,查立德一个人急匆匆回来了。看他那一身穿扮,皮鞋、长裤、衬衫,显然是刚跳完舞,那个时候全校穿成这样去舞场的男生极少,很显眼的。他好像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换了一条黑色大短裤和黑色短袖圆领衫就出去了。哦,对了,他从自己的衣柜里还拿走一幅手套。后来我就睡着了,查立德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就不知道了。”

“谢谢你。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对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晰,是不是当天还发生了什么别的事?”白中墨像一名刑侦老手,恰到好处地拿捏着问话的分寸。

“我也不瞒你,当天下午我大胆向你姐表白了,可是被你姐婉言拒绝了。当晚我心情不太好,就一个人躲在蚊帐里疗伤。所以,那天发生的事,我一直记得很清楚。你姐姐出事以后,我也难过了很久,对令奎元也是痛恨至极。后来学校要求我们把白亦好遇害当晚各自的行踪写一份说明材料交上去,我和班上另外3名男生在寝室里打麻将,就如实写了。因为这个,还被系领导批评了。学校早有规定,不允许在学校打麻将。学校没有要求我们说白亦好遇害前一天的事,我当然也不想多说。”

“太谢谢你了,你说的这些情况我记住了。另外,你这里有没有关于莘之洞的情况?”

“莘之洞的大致情况,我相信你从别人那里已经打听过了。我就给你提供一个新情况。我们大四上学期,学校开运动会,各系各年级都围坐在学校操场的看台上。当时我和莘之洞就坐在最后一排,我坐在右边,莘之洞坐在左边。我看小说,莘之洞可能在看比赛。就见查立德和那向红走了过来,他俩可能刚从教学楼出来。不声不响,查立德坐在莘之洞的左边,那向红坐在查立德的左边。我知道查立德和那向红走过来了,也没太在意,继续看小说。似乎是莘之洞对查立德说了什么,然后就听到莘之洞‘啊’的叫了一声。我扭过脸一看,莘之洞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左手,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查立德右手握着半块砖头,一脸的愤怒。看到我,查立德就把右手的半块砖头丢到身后了,还拍了拍莘之洞的肩膀说:‘老莘啊,你可得注意啊,随便哪里飞来的砖头就能把人给砸伤。我劝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吧。’说完,查立德拉起那向红就走开了。当时运动会上正在进行男子5000米比赛,已经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整个操场的声音很杂乱,喇叭的声音也很大,除了我们4个人,前排没人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后来还是我陪着莘之洞去了医院。自始至终,莘之洞也没有对我说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好问。凭我的直觉,是查立德用砖头砸伤了莘之洞。后来,莘之洞被砸伤的左手就不太灵活,抓握无力,好像还定了个几级伤残。我认为,当时莘之洞一定是说了什么让查立德愤怒的话,才被打伤。这件事我一直没有问过查立德,也没有对别人说过。”

“广袤,你是我的学长。今天你为我提供的这些情况非常宝贵,谢谢你。今晚咱俩的谈话很重要,希望你能保密。”

“小白,关于你姐的事,我有义务向你提供一切帮助。今后你还可以随时找我,只要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凭直觉,白中墨相信广袤说的情况应该属实。白亦好遇害前一天晚上,查立德从宿舍换完衣服后会去哪里?难道趁着无人,查立德偷偷闯进了令奎元的寝室进而偷走了2300元现金和令奎元的工作证吗?甚至查立德还偷听了令奎元和3名女生陷害白亦好的阴谋吗?这成为白中墨调查姐姐白亦好遇害真相的第6个要点。还有运动会上,查立德莫名其妙砸伤了莘之洞,莘之洞居然不吭一声就忍了,为什么?查立德和莘之洞之间还有什么秘密吗?查立德居然用半块砖头一下子就砸伤了莘之洞,这是否就能说明查立德惯于使用砖头类的硬物进行自卫或主动攻击呢?这成为白中墨调查姐姐白亦好遇害真相的第7个要点。白中墨认定,今后调查的重点就集中在查立德和莘之洞这两个人身上。

转眼进入1993年,白中墨很快就要从长沙革命大学本科毕业了。他入了党,连年都能拿到最高等的奖学金,还完成了12本美国原版图书的翻译,全都是刑事侦查方面的。白中墨为长沙市公安系统讲过无数次课程,还去北京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师生们做过一次学术报告。显然,白中墨已成为长沙市乃至全国公安系统的名人。关于毕业分配的去向,白中墨有两个选择,一是直接分配到长沙市公安局工作,二是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攻读刑事侦查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白中墨选择了后者。

已在革命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的夏侯洋告诉白中墨一个新的情况。一个月前他和导师去山西大同出差,在大同火车站见到一个和当年的咸雨浓极像的女人,从相貌、年龄、说话的嗓音都极像。那个女人正在大同火车站卖票,夏侯洋还冲对方叫了一声“咸雨浓”,对方抬头看了一下,没吭声。当时夏侯洋还特意问了对方是不是在长沙读过书,对方说自己没有去过长沙。那个女的口音根本就不是大同口音,反而更像当年咸雨浓的杭州口音。表面看,这个消息对于调查白亦好被害真相的作用似乎不大,但白中墨还是认真地记下了,他不想错过任何可能破解真相的机会。白中墨对夏侯洋表达了感谢,并强调了保密。

(未完,待续。)

如果要联系作者,请发电子邮箱:2372085107@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