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好看,电影难为?关于最近大家热议的科幻电影,你所关心的都在这里了

聚影汇 2018-10-12 16:27:56

《三体》电影版不断跳票。

《流浪地球》2014年立项,直到今年才开拍。

《超新星纪元》到现在也没影子。

2015年,国内共立项了八十多部科幻电影,可到如今,却大多连浪花都没泛起一朵,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是我们没有好的文本吗?错。这些年来,国内已经累积了相当数量和质量的科幻文学作品,不论长篇短篇,克隆还是末世,各种题材百花齐放,然而其中真正实现影视化的,却少之又少。八十年代的《珊瑚岛上的死光》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例子,然而自那之后,科幻小说的影视化进程似乎就消失了,一直到2014年游族影业宣布投拍《三体》,科幻小说影视化才再度引起大家重视。可是三年过去了,我们却未能等到那些大IP出现在银幕或者荧屏上。

似乎所有的创作团队,在将文本转化为影像时,都遇到了巨大的障碍。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障碍挡在中国科幻面前?而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

9月21日,由惊奇幻想基地与聚影汇等联合举办的“极客想象,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探索交流会”在北京举行,着重探讨了国内科幻文学影视化的痛点,和相关路径的可行性探索等。无论从应景的主题设置还是各位嘉宾的精彩发言,以及与台下听众的热烈互动交流,小编觉得受益匪浅,干货满满。

寻找痛点

从文学到影视,其基本路径是这样的:小说—剧本—影像化。中国的科幻文学影视化,其痛点就存在于这一路径之中。

痛点一:科幻小说的影视化改编问题

《浮世千》联合制片人耿聪发言

我们不缺专业的科幻作者,但我们缺专业的科幻编剧。知名电影人,蓝莓影业负责人耿聪借用专业人士的话指出,“编剧可能会对怎么样讲故事有概念,但是,怎么样把文字的东西通过视觉化方式呈现、怎么样最大程度的凸显原来的科幻概念所能带来的冲击力、新鲜感,其实他是没有这个概念的。”科幻编剧既要求有极高超的讲故事能力,又要求有相当深厚的科学素养,丰富的想象力,但通过实践的检验,符合这种要求的人才并不多。

痛点二:剧本的影像化问题

我们还缺什么?专业的科幻导演、科幻制片人,以及专业的技术团队。

首先是导演、制片人,和编剧一样,符合要求的人才很少。

中国电影集团导演邢潇发言

其次是技术团队,这就牵涉到国内的整体电影工业水平。作为导演行当的代表,曾参与过“中国首部3D科幻电影”《唐吉柯德》,有志于尝试“软科幻电影”的青年导演邢潇指出,“我们的摄影、灯光、服化道等,没有形成规整的培训、选拔体系,往往是什么都不懂的人,在片场待一段时间,就开始布光了,或是学一两个月,就上场给演员化妆,做发型设计了,其结果就是各种神造型、神道具、五毛特效。”

痛点三:审美问题

中国首个电影测评和观众调研平台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认为,东西方对科幻电影的认知,源于不同的审美与哲学根基:东方务虚重在“幻”,西方主实重在“科”。比如我们的《山海经》《逍遥游》《西游记》《聊斋志异》等科幻文学的鼻祖们,把瑰丽的“幻”已经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我们的科幻电影如果做得跟西方一样追求科技感,就会存在一种强烈的山寨风和浓郁的违和感。一定得加入我们自己的审美元素进去,才符合国人的视觉习惯。像被吐槽到体无完肤的《封神演义》,那种在特效上照搬西方元素的,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再看《大鱼海棠》,其最吸引人的恰好是它浓郁的东方审美和东方意象。”

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发言

对症下药

我们的“症”是从业者科学素养不够,工业化水平不够,那么如何能够找到解痛的药呢?

从动画入手

制片人周迅(曾为《大圣归来》执行导演)以正在开发的《红色海洋》三部曲为例,认为我们既然无法跟好莱坞去拼硬技术,拼大特效,那么可以退而求其次,从动画入手,“至少我们已经有《大鱼海棠》的成功案例在前,说明这条道路是行得通的。”

《红色海洋》制片人周迅发言

《红色海洋》是中国著名科幻作家韩松的作品,讲述的是核战之后,陆地已无法生存,人类不得不进入海洋之后发生的故事。这部小说整体跨度约一百万年,且事件几乎发生在海底,人类已经成了水栖人,海洋中也进化出了各种怪异的动植物,如果要是真人拍摄的话,水下场景就是很大的问题,很多打斗场面拍起来会非常困难,然而用动画去呈现,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可供发挥的空间更大,且技术上遇到的难题也更少。因此在当下,选择动画进行突破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实验软科幻

导演邢潇很认可周迅的观点,认为现阶段,可以先从软科幻入手,不要一上来就弄大投资大场面大特效,星际战舰之类的,我们的特效达不到那样的水平,而软科幻可以避开技术上的困难,着重于故事自身的魅力。国外也不乏这样的例子,比如《彗星来的那一夜》《这个男人来自地球》《月球》等,几乎没有任何高特效,然而却获得了很好的口碑。

分析观众,有的放矢

电影是给观众看的,科幻电影也要找准自己的观众群,才能有的放矢,四两拨千斤。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认为,中国电影现在已经全面进入了以观众为中心的新时代,因此科幻电影创作者必须搞清楚三个问题:给谁看?谁在看?看什么?

给谁看

好莱坞的电影面向全球观众,而中国科幻电影则主要面向男性观众。 但通过聚影汇的观众调研结果显示,中国的科幻电影必须重视女性观众。“中国的男性观众在观影消费行为方面是很不靠谱的,因为在中国当下,中国男人有出钱卖电影票的权利,但具体看哪一部电影,中国女性说了算,观影消费行为的决定权实际上掌握在女性手里,因此中国的科幻电影必须增加吸引女性的元素,比如爱情,才能赢得更多的观众。”

谁在看

通过聚影汇近期的观众测评和调研结果可以看到,90后已经成为观影主力 ,月薪2000到10000收入的是主要观众。“这与很多人的主观经验判断不同,实际上在当前的中国,收入越高的人可自己支配的时间越少,没那么多时间去看电影,而过低收入的人不愿在看电影上去花钱。”

从学历和受教育程度看,大专本科最多,从行业看,贸易、零售、IT最多。“知识越多越反动,同样适用于看电影这件事情上。”朱玉卿幽默地解释说,这反映出受教育程度越高的人在观影消费行为方面考虑的因素越多,“主要是他们对电影更挑剔,从而更纠结”。

但与很多唱衰中国电影的论调不同,聚影汇的观众调研结果显示,已经很多人的观影频次已经达到了一月一次。“中国的适龄观影人数在5亿左右,截至目前,今年的观影人次已达12亿,全年有望突破18亿,这是中国电影产业继续快速发展的基础和动力”朱玉卿指出。

看什么

从聚影汇的大量影片测评案例和观众调研结果显示,类型和故事已经成为观众选择影片的首要因素,从最近《战狼》《二十二》《冈仁波齐》等黑马影片的成功可以看出,观众已经抛弃了唯明星论,以及所谓的“大IP”、“高流量”等表面的噱头,更注重故事的可看性。“是观众促成了这些影片的成功,并从根本上让人神共愤的假流量艺人高片酬降了下来”。最近的调研结果显示,部分明星的片酬已经下降了20%-30% 。

从聚影汇的观众调研结果中还发现,观众最喜欢的电影类型排在前四位的分别是喜剧、动作、科幻和爱情,可见科幻是相当受欢迎的类型。

除此之外,聚影汇搭建起从剧本测评、投资测评,一直到初剪片测评和成片的观众测评,乃至宣发阶段的舆情测评,帮助片方全方位地分析观众的喜好,为电影从业者提供全方位的智库支持。

科幻文学的影视化道路,可以说在中国才刚刚刚起步,如果我们能够尽早地意识到自己的痛点,薄弱之处,就能尽早地避开很多陷阱,避免更多的资金浪费,这对于科幻影视的创作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样的探索越多,我们的科幻电影才能在正确的道路上越行越远。


聚影汇为国内专业的电影测评和观众调研机构,借鉴国内外电影观众学和心理学、脑神经学等前沿学科的研究成果,通过“大数据+精准数据+黑科技”精准锁定目标观影人群,并结合“调查问卷+焦点访谈+情绪洞察+脑电分析”等多种方法,在专业测评分析基础之上,洞悉观众的真实观影体验,捕捉观众的兴趣点,完善影片,并为影片的营销发行策略提供决策依据。自2015年正式成立以来,已为近百部影片做过专业的剧本测评和投资测评、观众调研、初剪片测评和发行测评。


有电影测评需求的亲,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提交申请,欢迎勾搭!或直接联系:


赵女士 15801062508(微信同步)

王女士 18600273370(微信同步)

段女士 15121005237(微信同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