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结婚三年无孕,遭丈夫背叛,自尽后才知有孕,怀着宝宝魂穿异世

悦读丛刊 2018-08-09 13:24:27

龙腾大陆第一大国,战王朝,晋王府里。

深夜,晋王妃的陪嫁丫鬟小玉端着一盆热水,到王妃房里去伺候王妃洗脚。

可是门一打开,眼前的一幕惊得她连手里的水盆都掉落在地上!

只见晋王妃倒在地上,下身鲜血淋漓,已是昏迷不醒。

“娘娘!来人呀!救命啊!娘娘出事了!”

很快,小玉的叫声就把侍卫们招来了,他们七手八脚的把晋王妃抬到了床上。

大夫也被召来为她诊断,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晋王府,晋王爷在侍卫们的陪同下,来到了王妃所住的映月居。

他奉圣旨迎娶凤离忧已经有三年了,却从不曾主动踏入凤离忧居住的映月居。

当初奉旨迎娶她时,她不过十三岁,唯唯诺诺根本不敢抬头看他一眼,长得倾国倾城却没有半分脾气。

他是常年征战沙场的人,对这种胆小懦弱的女子压根不感兴趣,对其他的矫揉造作的女人也一样,自己迟迟不婚皇兄也替他着急,就安排了他的婚事,他也依皇兄的意把她娶进门,却只是晾在一边不去理会。

之后,皇兄还送了几个漂亮的女人给他做妾室,他也没拒绝,都娶进了门,对她们一视同仁。

她们暗地里闹腾,他也不是不知道,只是懒得去管罢了。

八月十五中秋夜宴,他被皇兄灌醉,把他和王妃关在一起,还给他们两个下c h u n药,一夜之后,她就怀上了他的孩子。

也许是命中注定,可是他对她依旧不冷不热,不过为了她肚里的孩子,他还是派人保护她的安危,没想到还是出了事!

“王爷!王妃她,她……”

大夫满头大汗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个所以然,让他心烦,他大手一挥,“有话快说!”

“王爷,王妃的身体太过孱弱,恐怕是,恐怕是母子俩都救不回来了!”

救不回来?有那么严重吗?她也不过才十六岁啊!而且,她怀的还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西林文耀大喝道,“救不回她们母子俩,我要你的命!”

大夫吓得腿一软,瘫倒在地上,他战战兢兢的应了,连滚带爬的赶紧开药去了。

西林文耀面无表情的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凤离忧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只剩下小玉守在凤离忧身边不住的哭泣着。

凤离忧正呆呆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想哭却哭不出来!

渐渐透明的手臂无力的垂下,她想最后碰触一下她的夫君,可是,就连这样卑微的心愿她也做不到了!

她的灵魂已经离开了她的躯体!而她的躯体此时正躺在床上,早就没有了气息,那渐渐冰冷的身体,提示着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一个还未成型的灵魂轻飘飘的从她的腹中溜走,那是她的孩子!她想去抓,却没有抓住。

泪流得更凶,凤离忧跌坐在地上,眼神呆滞。

死神看着她在笑,笑她的懦弱,笑她的痴!

可是她是爱西林文耀的!虽然她从来没有亲口说过,虽然西林文耀对她视若无睹!可是她一直一直在爱着他!

三年了,她嫁给他已经三年了!她知道他不喜欢她!可是她毕竟是他的妻啊!为什么他连看她一眼都吝啬?

她知道自己不出色,空有一副臭皮囊却没有半点才能,在这个尚武的国度里她不值一提!

可是,她好不甘心啊!真的好不甘心啊!三年的爱恋让她无比的留恋着这个世界!

她想要的真的不多,只要能呆在看得见他的地方,远远的看着他,偷偷地思念他就好了!

可是,她就连这样卑微的心愿都已经无法实现了!

凤离忧年幼便失去了双亲,被寄养在左相府中,做了左相周文斌的三女儿。

虽然有了暂时的住处,却处处受人排挤,吃不饱也穿不暖,处境艰难,十岁的时候,凤离忧还被赶出了左相府,幸好有表哥帮忙,把她安置在了自己的别院。

十三岁,她出嫁了!嫁给了一个人人称羡的王爷。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她就知道,这辈子他就是她的光,是她的爱!

她别无他求,只希望常伴君侧,可是,她还是被人害死了!

含着泪,她从脖子上扯下来一个玉坠子,那是母亲唯一留给她的东西,凤氏一族流传了千年的宝物!可以洗髓,让人脱胎换骨的宝贝!若是化作水服下,即使是个普通人,也可以得到永生!

凤离忧的灵魂是被敌人下了灵魂禁制的,她一辈子都是个废才!没有谁救得了她!

这个宝贝留在她的身上也没有用!她有一个疯狂的想法!活下去!即使她不能活,也要找个人代替自己活!

把宝贝捏碎了灌进喉咙,凤离忧看着自己依旧冰冷的躯体,笑得倾国倾城!

神啊!我不管你是哪里的神,我请求你!让凤离忧活下去!我知道,我的灵魂离体,想再回去已经是不可能了,那么,拜脱你帮我找一个灵魂,让她以凤离忧的名字活下去!

“死神啊!我请求你!寻找一个合适的灵魂,让她以凤离忧的名字活下去!”

死神呵呵笑着,“如果所有的人都像你这样,我这个死神还要不要活?”

凤离忧苦笑,“我的灵魂虽然有禁制,可是却是半神体,对修仙之人来说可是亿万年都难得的稀罕物!如果你愿意达成我的心愿,我的灵魂就由你处置!”

死神一听,眼睛立刻闪闪发光!“半神体啊!那可是最好的神器器灵!若是给了我,你可别后悔!”

“我不后悔,我用自己的灵魂和你交换,让凤离忧活下来,即使住在里面的灵魂不再是我!我不在乎!不管是谁,一定要替我活下去!”

死神在微笑,“值得吗?用你的灵魂交换一个你爱的人不在意的躯壳?”

“值得的,至少那副躯壳里怀着他的孩子!”

“什么?你还要你的孩子也活着?”

死神皱眉,“用你一个人来换两个人,似乎不划算啊!”

凤离忧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就在她以为死神会拒绝的时候,他发话了。

“有趣有趣!这倒是个很好的游戏啊!”

黎梦雅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无聊的用眼睛描绘着天花板的图案。

她的身边围着几个奇怪的精灵,长着蜻蜓的翅膀,戴着小小的王冠,在本就不算宽敞的房间里飞来飞去。

不过,这几个精灵可不是闲人,而是某个可恶的男人留给她的监视机器。

二十四小时的监视,让黎梦雅的脾气随时处在崩溃的边缘!

天杀的无良大神,竟然把她丢到这个古怪的地方让她自生自灭,她诅咒他走路踢到水泥板!吃饭吃到毛毛虫,睡觉滚到床底下,最好压到一坨屎!恶心死他!

“哟!还在生气呢?”黎梦雅正忙着腹诽呢,被她诅咒的那个倒霉的男人突兀的出现在她的身边,他看见黎梦雅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笑得非常欠扁。

“我说大小姐,我可是为你着想,年纪轻轻地就死了,你就不会觉得不甘心吗?”

“我本来就不想活了!”黎梦雅怒火中烧,前世她是某市最美的黎家千金。然而结婚三年的丈夫竟然因为自己没有怀孕而有了小三将她抛弃,她早已心灰意冷。

“没有办法,那么多人当中,就你的灵魂和凤离忧的身体吻合,还带着一个小子,我不找你找谁?”

“你这个无良大神!你这不是害我吗?我要死!我要死!我不想活着!”黎梦雅被气昏头了,丝毫没有注意到死神的语病,小子,什么小子?

“那可不行,你必需活着!我可是收了凤离忧的灵魂的,那可是半神体!世间少有的半神体!收下的东西,你别指望我会拿出来!”死神一副守财奴的模样。

“你混蛋!”黎梦雅气得都口不择言了!

“你是不是觉得很亏啊?不如我送你一点东西作为补偿?”无良大神的手在黎梦雅,不,是在凤离忧的脸上游移,“啧啧,长得这么漂亮却是个短命鬼多可惜啊!怎么着也该混个红颜祸水的名头再走人是不是?”

“那根本不关我的事!我是我,她是她!”

“以后就是一个人了,分不清了!”捧着凤离忧的脸,无良大神低头,压上了她的唇。

黎梦雅挣扎着想推开他,手上却使不出力气,只能被动的承受。

一颗珠子从无良大神的嘴里滑出来,进了黎梦雅的嘴里。黎梦雅一不小心,就把珠子给吞下去了!

珠子进入凤离忧体内就四处乱蹿,最后跌跌撞撞的来到了凤离忧的丹田之中,和丹田中心一抹红色的液体状物体汇合。

这时,一股热流从珠子当中涌出来,自凤离忧腹部开始,迅速流遍黎梦雅的身体,她原本有些瘦弱的身体随着热流的入侵而变得强健,细小的经脉也被热流扩展开来,变得完美。

黎梦雅觉得很热,热得她的头脑都变得晕晕乎乎的,不知不觉的就那么昏睡了过去。

无良大神松开黎梦雅,满意的咂咂嘴,“味道还不错,珠子就送给你吧!正好这个世界无聊得紧,也需要一点变化。”

黎梦雅,不,现在应该叫凤离忧了,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感觉口渴得紧,她就自己爬起来了。

原本在屋子里飞来飞去的精灵都不见了,凤离忧正奇怪呢,一个少女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

少女就是一直守在凤离忧身边的小玉,凤离忧刚刚复活的时候,死神把她和原本的世界隔离开来,现在不知为什么,又连接上了。

听到房间内有动静小玉就打着灯笼进来察看,看见凤离忧坐在桌子旁边给自己倒茶喝,她发出一声吓死人不偿命的尖叫,然后披头散发的就冲了出去,连灯笼都忘记带走了!

凤离忧感到莫名其妙,莫非自己长得像鬼吗?瞧瞧把人家孩子吓的!

不一会儿,小玉又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手里还拽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

那老头子一把年纪了,喘得比小玉还厉害,休息了好一阵子才勉强恢复过来,他看见凤离忧气定神闲的样子,眼珠子都要瞪下来了!

作为凤离忧的主治大夫,凤离忧的病情他是知道的,绝对是有死无生!“奇迹,奇迹啊!”老头子嘴里念念有词,当下也不管什么避嫌不避嫌了,上去就给凤离忧把脉,越把脸上的笑容就越大,“母子平安!母子平安啊!王妃!你好福气啊!”

啥?母子平安?这个凤离忧难道怀孕了?

怪不得自己总是感觉病恹恹的,老想吃酸的!又老想吐!

凤离忧捂着自己的嘴巴,心里却五味杂陈,这个无良大神,凤离忧有孩子他也不说清楚!把自己当白痴耍着玩呢!

大夫说凤离忧大病初愈,要静养,所以所有的丫鬟都离开了,独留下小玉守在外间,以备不时之需。

凤离忧一个人躺在床上发着呆,事情似乎已成定局,自己暂时是死不成了,那么,今后要如何?

凤离忧捂住自己的眼睛,眼前一片漆黑。

不知道是不是死过一回的缘故,凤离忧似乎觉得,心没有当初那般痛了,那个男人,是彻底的和她没有关系了吧!

那么,以后就在这个地方好好的活着吧!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孩子,他会是她在这个世界最亲的人!

想通了,凤离忧也觉得没有那么烦恼了,闭上眼睛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天快亮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凤离忧的床前,他看着凤离忧的睡颜良久,才静静地离去。

他刚走,小玉就从暗处走了出来,她捂着嘴偷笑着,王爷终于来看王妃了,王妃天天盼望着的事情终于变成现实了!王妃以后的日子就不会那么孤独难过了!

只是,小玉不知道,现在的凤离忧,已经不是以前的凤离忧了,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傻傻的守在院门口,期盼着王爷的到来了!

她和他的情路,注定走到了终点!

一夜无梦,凤离忧神清气爽的从床上爬起来,看着窗外初升的太阳,心情格外舒畅。

她坐在梳妆台前,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可是,当她看见铜镜里面模糊的人影时,凤离忧开始怀念以前用过的玻璃镜子。

一个男人突兀的出现在凤离忧身后,她回头一看,却是她目前最不想看见的无赖。

那头华丽的暗紫色长发,直直的垂到了腰际,额头垂下镶嵌着各色华贵宝石的饰品,更显尊贵。再加上他皮肤白皙,身材高大,表情倨傲,长相华丽,这厮简直就是一骨灰级妖孽。

不过凤离忧可不是花痴,电视上什么样的美男她没有见过,早免疫了!她上下扫了一眼这位大神,没好气的道,“你又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看看我的朋友啊!”大神自来熟的找了张椅子坐下,玩世不恭的表情和他那身华贵的长袍非常不符。

“谁是你朋友!我和你可不熟!”凤离忧可不买他的帐。

“你不是吗?好歹我们都曾经在现世界呆过啊?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不习惯啊?”

大神的神情非常专注,大神的态度非常热情,可疑啊可疑!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凤离忧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只好老实的答道,“有,很多很多不习惯!”

“这样啊!那我送给你一枚戒指好了!”

无良大神从右手中指上退下来一枚古色古香的戒指,递给凤离忧,“这可是好东西,可不要弄丢了!使用方法我待会告诉你。”

“你会这么好心?”凤离忧接过戒指,翻来覆去的看,戒指精致,古朴,只是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嘿嘿嘿,我本来就是好人好不好!”无良大神信誓旦旦,然后开始吹嘘戒指的好处。

凤离忧静静地听着,不发一语,她在等,等他什么时候露出狐狸尾巴。

说完无良大神还交给凤离忧一枚玉佩,“有事情就用这个玉佩和我联系。”他说完之后,犹豫了一会,又接着说,“呃,那个,待会儿会有一个男人来找你,他如果说要送你回去,你可千万不要答应啊!”

原来是有事求我啊!凤离忧扬起嘴角,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吗,“一个戒指就想打发我吗?大神。”

“这又不是普通的戒指!这可是幻戒,戒指自带巨大空间,另一头还连接着现世界,只要你有钱,就可以通过它从现世界买东西,过去未来,没有你买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这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好宝贝。”

无良大神有些着急,凤离忧看见他着急笑得更欢,“说不定那个人愿意给我一些更好的东西呢?”

“我说小丫头,你可不要太过分!”男人恼了,开始吓唬人。

“那算了,我还是让他送我回去吧!”男人凶,凤离忧也不是吃素的,这点风浪还吓不倒她!

“别,别啊!我好不容易才弄到一个半神体,我容易吗我!眼看着神器就要完成了!姑奶奶,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这样,我再送你几件龙腾大陆用得上的宝贝,这样总行了吧!”男人无可奈何,“凤离忧”的灵魂已经被他剔除了本体意识,加入了海量的战斗技能,他可不舍得交出去!

“先道歉!”

凤离忧突然冒出来这一句,男人想了好一会才明白凤离忧指的是上次他把珠子过渡到她嘴里的时候冒犯了她,他连忙点头哈腰,“对不起姑奶奶,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把那颗珠子给你!对不起啊!”

人家既然诚心诚意的道歉了,凤离忧也就不再和他计较,“这样还差不多,不过东西必需先给我,否则一切免谈!”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凤离忧从无良大神那里得到了好几样宝贝,笑得眼睛都眯了。

可是,有一件事凤离忧一直耿耿于怀,“为什么要是我呢?”

“枉死的灵魂千千万万,为什么是我来到龙腾大陆,成为晋王妃活下来?”

“因为你拥有凤离忧复活的完美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

“完美的精神力提升潜力!”无良大神得到了凤离忧的承诺,气定神闲。

“凤离忧的身体经过凤石和混沌珠的联合改造,变得非常完美,它对灵魂的要求也变得很高,而你的精神力提升潜力很大,符合凤离忧对灵魂的要求。”

“在现世界,你的精神力再高也只能让你精力充沛,没有其他的用途。可是你来到龙腾之后,就可以通过修炼让精神力得到完美的提高,化作你可以依靠的力量,保护自己。你苏醒之前,我就帮你提升了精神力并且进行了基础巩固……”

“不是这个,我想问的不是这个!孩子,我肚子里的孩子你为什么不提!”

“我记得上次我过来的时候就说过,你的灵魂和凤离忧的吻合,还带着一个小子,所以我才选中你啊!”

凤离忧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孩子是我带来的?”

“你不知道?”

“不,我不知道。”

“凤离忧有孩子,你也有。而且你们的孩子就连天数都一样大!不同的是凤离忧的孩子,在她死的时候灵魂就溜走了,而你的孩子,在你死去的时候附在你身上不肯走。”

无良大神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那孩子的灵魂对你很是眷恋,他才一个多月大就能依靠神识辨别你的灵魂,追随你而来,其自身的精神力也很强,绝对不是普通人!”

“你的意思是,我附身在凤离忧的身上,我的孩子附身在凤离忧肚子里的孩子身上?”

“是重生,不是附身。你还有那孩子的灵魂,我已经用秘法实施了锁魂之术,就是用黑暗系的摄魂术也不能把你们分开。”

凤离忧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无良大神已经感觉到某人的靠近,急急忙忙的离开了,脸上还带着一副肉痛的神情。

他走之后不久,就有一个奇装异服的男人来找凤离忧,打扮得就像是科幻片里的外星人,不过他说话还是很客气的。

凤离忧已经收下了无良大神的厚礼,而且她也不可能放弃自己失而复得的孩子,所以凤离忧只好对不起这位外星人哥哥了。

凤离忧三两句话把人打发走,躺在床上开始闭目养神。

孩子,这是我和凌霄的孩子啊!韩凌霄,你若是知道,可会后悔?

不,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孩子了,我一个人的孩子,和凌霄,或者是那个讨厌的晋王爷,都没有关系!

我自己的孩子!

摸摸自己光滑细嫩的脸,凤离忧突然很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可是自己没有钱,这里又是古代,去哪里找镜子呢?

在屋子里面转了一圈,凤离忧想起,那位无良大神送给她的东西当中,好像就有一面小小的镜子,她当时还觉得奇怪来着。

无良大神急着离开,也没有说清楚镜子的用途,凤离忧把镜子摸出来一照,顿时傻眼了,别说照人了,除了一个镜框,这面镜子连个镜面都没有!

镜子有男人的手掌那么大,装饰得精美绝伦,左边左边刻着一条龙,右边刻着一只凤,栩栩如生,几欲腾空。

可是,装饰得再漂亮没有镜面也没用啊!凤离忧随手把镜子放在梳妆台上,看着大铜镜发呆。

凤离忧正看着大铜镜郁闷呢,被她随手放在梳妆台上的小铜镜却自己飘起来了,虽然无良大神已经提前和凤离忧打过招呼,龙腾大陆是个魔法世界,自然会有很多魔法道具,但是凤离忧毕竟在现世界呆了三十年,看到这种事,她还是习惯性的跳了起来。

“什,什么东西?”凤离忧的声音有些惊魂不定。

小铜镜飘到凤离忧面前,把自己空空如也的镜框对着凤离忧,一团没有实质的烟雾在镜框中像银河一样缓缓移动着,然后,一道白光突然出现,对着凤离忧扑过去!

凤离忧感觉到自己心口处一热,一颗翠绿的珠子就突然出现在她的心口处!

凤离忧知道自己身上有一颗珠子,可是珠子长什么样她可没见过啊!

珠子看见镜子就像是看见了亲人,它对着镜子放出淡淡的绿光,小铜镜一见,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兴奋”了!它“扑”上来对着凤离忧的手指头就是一口,凤离忧指尖一痛,血就冒出来,滴到镜子上面消失不见!

一个黑色的魔法阵突兀的出现,小铜镜围着凤离忧转悠着,而凤离忧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这是什么?看上去有些像是小说或是科幻片里出现的东西啊!她拿出来一本死神附赠的百科全书,我翻我翻我翻翻翻!

一个类似的图案出现在凤离忧眼前,契约阵?还是主仆契约阵!

应该是好事吧?凤离忧疑惑。

可是,为嘛她契约的是一面镜子啊?镜子有什么用啊?

“谁说人家没有用的!人家的用处可大着呢!”

奶声奶气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凤离忧脑海,把已经魂游天外的凤离忧给吓了回来。

“人家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人家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