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17

傲雪凌霜666 2018-10-08 16:19:56

第二章《大麦小麦》作为独立中篇小说《大麦小麦》刊发于《湖南文学》2016年7期主编推荐头题,获“大美菏泽”文学大赛小说故事类一等奖,获《齐鲁文学作品年展2016》优秀奖。《湖南文学》主编黄斌老师的推荐语是这样写的:“大麦和小麦,两姐妹都经历过被人强暴的劫难,在大麦心里留下的是难以言说的恐惧及对生活的消极,于小麦反而激发出了身体里原始的性,她对性不可遏制的追求,她与姐夫不伦之恋所开的恶之花,害死了丈夫,葬送了姐姐,间接造成了侄儿的死亡,大麦、小麦、鲜花、石榴、马驹、菜篮子等一众人物,如同大地上的一株株植物,带着粗粝,带着爱恨,鲜活于读者眼前。小说浓郁的原生气息,表现人性的欢乐时也反映了人性本能的逼迫和不堪。”


第二章  大麦小麦


14、小麦的麦秸垛        

小麦无数次地想起那个被强奸的夜晚,想起那个强奸她的男人,以及那个男人硕大坚硬的物件。

那晚,她被男人压在麦秸垛旁。本能的惊恐使她又喊又叫,又踢又打,她拼命挣扎着,全没用。男人死死地压住她的身子,用一双大手捂了她的嘴。后来男人用嘴堵了她的嘴,男人的舌头在她嘴里有力地搅动着,直搅得她浑身酥软,整个人像一根柔韧的面条,又像一截软塌塌的蚯蚓。小麦记得刚开始她是竭力反抗的,后来没了力气,男人的力气太大了。小麦羞于承认的是后来她不仅没反抗,还很享受地配合了。等男人解了她的腰带扒下她的裤子进入她的时候,本能的疼痛使她抽搐了一下,等那一刻疼痛过去之后,在男人昂奋的进进出出之间,她觉得天旋地转,觉得自己整个人空灵得像要飞起来,飞在半空中,像一只蜻蜓,像一只蝴蝶,像一只燕子。她后来回忆起,男人其实并不粗暴,男人在她身上动作舒缓有致,紧一阵慢一阵,她在男人进进出出之间浑身酥软,飘飘欲仙。她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似乎还主动把男人的舌头含在嘴里了。

小麦在朦胧中听见虫子唧唧的叫声,周围安静得很。她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不知发生了什么,她好像睡在一个梦里,好像做了一个梦。她醒来,睁开眼睛,看见无边的黑夜,看见漫天的星星在头顶闪闪烁烁。小麦记得她醒来时裤子是穿好的,腰带也是系好的。记不得是自己穿好的,还是那个男人给她穿好的。浑身酸软无力,小麦在麦秸垛旁躺了好久。秋凉的夜露袭击了她,让她终于清醒。她解开腰带,褪下裤子,用麦秸把黏糊糊的两腿间擦了,慢腾腾地穿好,意识仍然是茫然的。她跌跌撞撞迷迷茫茫往家走,大脑一片空白。家在眼前,直到走到家门口小麦都还不知道该怎样给她娘石榴说,她被人强奸了,并且被强奸了那么久。小麦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她娘床头的煤油灯亮着。小麦犹疑着进了屋,她娘石榴在床上睡着,迷糊着,听见小麦的动静,也只是说了声赶紧睡吧,就吹熄了灯,没再言语。小麦在黑暗中摸索着钻进被窝,用被头把自己蒙了,呜呜咽咽流了一枕头泪。

小麦在马驹低三下四的谦卑中,心情烦躁。

小麦觉得自己浑身燥得像只炭火盆子。


15、鲜花的麦秸垛         

鲜花永远记得那晚唱的是《红娘》。那是秋收大忙之后开台之后的第一台戏,戏台上的小麦满场子撒着欢儿,眼波流动,唱腔婉转,把一个小红娘直演得活色生香。站在戏台最前面的鲜花早已把持不住,底下支起帐篷。他用手按着,按不住,那家伙挺着脖子,支棱着脑袋,比他还迫不及待。其时,是大麦临产前的一个月,鲜花已经有三个月没有碰过大麦的身子。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大麦不肯,鲜花只好憋着,委屈着。

那晚,曲终人散之后,鲜花把自己掩在一棵枣树之上,上树摘了枣子,是那种最好吃的脆灵枣子,嘎巴脆,嘎巴甜。自己吃了几颗,把大的红的甜的留着,装满了一裤兜,是准备给小麦的。戏散后,眼看着小麦和范二磨搂抱亲嘴,鲜花眼里心里都喷着火,却只能忍着憋着,一点办法都没有。终于等来了机会,范二磨没送小麦回家,范二磨和小麦道别之后急急忙忙跑到离戏台不远的枣树下拉了一滩稀屎,范二磨只拉得响声雷动,浓郁刺鼻的酸臭味差点把鲜花一个跟头从枣树上呛下来。鲜花捏了鼻子憋着。等好半天范二磨拿土坷垃把屁股擦了,把裤子提了,系上腰带走远了,鲜花才从枣树上小心翼翼地下来。尽管小心翼翼,脚上还是沾了范二磨的稀屎。鲜花把脚使劲在地上蹭了又蹭,嘴里骂着范二磨的八辈祖宗。完了,鲜花还脱下鞋把脚凑近鼻子闻了又闻,觉得没臭味了,才一溜小跑朝小麦的方向追过去。

鲜花想到要强奸小麦了吗?鲜花本是要送又大又甜的枣子给小麦的。鲜花尾随着小麦,一溜小跑,不一会就听到小麦的动静,看到小麦的身影。小麦咿咿呀呀在唱,好像还是红娘的段子。鲜花看着小麦兀自扭着身段,走着戏台上的碎步,一个人自怜自爱,自我陶醉。夜色包裹里的小麦,像一个风情万种的狐狸精,把鲜花的七情六欲点燃了。鲜花冲过去抱了小麦,他来不及掏出裤兜里的枣子给小麦吃,他把他的舌头塞进小麦的嘴里,把他涨得像棒槌一样的物件插进小麦的身体。枣子散落一地。从未有过的酣畅淋漓。鲜花在酣畅淋漓中把小麦抱在怀里,压在身下,亲她,揉她,日她。

鲜花后来一直没承认强奸的事,即便在她和小麦好了之后,小麦在他身下醉生梦死得一塌糊涂,醒来,一遍遍疑疑惑惑地问他的时候,他都没有承认。为什么不承认呢?鲜花有好多次都是想自豪地承认的。他想说,怎么样,比马驹功夫强吧?比范二磨功夫强吧?只是,因为第一次没承认,后来也就不好承认了。


16、小麦的蜜月爱情                 

《提高警惕》在朱家寨上演之后的轰动是鲜花没有想到的,鲜花收获了名声,也得到了小麦。趴在他背上被颠来颠去的小麦,一颗心被颠得怦然心动。小麦饱满的咪咪在鲜花跑台的颠簸中上上下下跳动,像两只肥硕的兔子撞在鲜花背上,痒在鲜花心里。换场间隙,从鲜花背上下来的小麦被鲜花转身抱在怀里。两个人在后台抱在一起,滚在一起。鲜花和小麦,干柴烈火。《提高警惕》没有让小麦提高警惕,反而让她一头扎进鲜花的怀抱,深深地陷进一场爱恨情仇的漩涡里。

那时候,刚刚生完孩子的小麦平添了几分妩媚妖娆和泼辣,母性的光辉使她柔情似水,也使她豪情万丈。而这些,正是角色中的马二妮所需要的,也正是鲜花所需要的。小麦几乎分不清哪是台上,哪是台下,她陶醉在鲜花导演的爱情里。因为爱鲜花,戏演得更加投入,因为戏演得投入,她因此更爱鲜花。多少年之后,小麦念念不忘的还是她和鲜花共同度过的这几年时光。台上的小麦光鲜亮丽,台下的小麦在一场爱情里疯狂沉醉。台前幕后,台上台下,黄河故道宽阔的河床上,故道大堤浓密的树荫里,月亮湾畔的堤岸上,朱家寨无数的麦秸垛旁,晨昏月下,都有小麦和鲜花甜蜜纠缠,疯狂野合的身影。于小麦来说,那是她生命中鲜花盛开,激情绽放的岁月,那是小麦一辈子最好的时光,是小麦一辈子最美好的回忆。小麦更忘不了鲜花给她在黄河故道大堤上建造的宫殿,那是她一辈子的蜜月。

在月亮湾一带的黄河故道大堤上,经年的松柏苍翠挺拔,遍地的官帽儿花清香四溢。在一处向阳避风的隐蔽处,出现了一处伪装良好的沙窝子。沙窝子一人深,一人宽,顶棚是芦苇蒲草编织的草甸子,不经意间,很难发现。是鲜花的杰作,是鲜花献给小麦的宫殿。鲜花挥动着铁锹挖土的时候,鲜花用芦苇蒲草编织顶棚的时候,他被自己的聪明感动得笑出声来。沙窝子铺了软软的蒲草和茅草,鲜花想着小麦的惊喜,想着小麦丰厚的回报,他的洋洋得意使他禁不住放声大骂,鲜花,你他娘的艳福不浅!

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小麦果然被惊喜感动得高声尖叫,那一夜,小麦在鲜花为她搭起的宫殿里,像一个放荡的小娼妇,和鲜花水乳交融,石破天惊。无数个白天和夜晚,小麦在鲜花给她建造的宫殿里大呼小叫,欲死欲仙。

小麦爱叫,鲜花也爱叫。

小麦小麦,我日死你!操死你!小麦小麦,你水水真多,我一夜日你十八回!

小麦握着鲜花硬邦邦的物件,小麦说,你家伙真大,和咱家的驴家伙一样大!

鲜花气喘咻咻地说,我家伙比马驹大不大,比范二黑子大不大?

鲜花用舌尖舔遍小麦身上每一寸肌肤,乳房,私处,小麦嗷嗷大叫,鲜花!不要!不要!鲜花!要!要!

小麦在鲜花紧一阵慢一阵的冲击中嗷嗷大叫,觉得天旋地转,觉得自己飞起来,飞在云彩里。鲜花的舌头粗壮有力,鲜花的物件粗壮有力。鲜花的舌头搅得她翻江倒海,鲜花的物件搅得她翻江倒海。她觉得自己变成了蝴蝶,蜻蜓,燕子,又觉得自己像蜜糖一样融化了,没有了,消失了。

夏夜,清风明月,松涛阵阵,小麦和鲜花在堤岸上酣畅淋漓之后,听蝉鸣,听清风;鲜花和小麦在小船上承欢,完了,俩人仰躺在小船上,数着星星,听蛙鸣,任船自由自在在月亮湾里游荡;秋夜,俩人完事后搂抱在一起,听纺织娘叽叽嘎嘎,听蟋蟀唧唧吱吱;冬天到来的时候,鲜花拿来了狗皮褥子,那个冬暖夏凉的沙窝子,盛满了小麦满满的幸福,小麦忘乎所以,不知身在何处,不知天上人间。

小麦说,鲜花,那晚是你不?鲜花不说话,用舌头堵了小麦的嘴;小麦说,鲜花,咱俩结婚吧;鲜花不说话,用舌头堵了小麦的嘴。

鲜花打渔,拾柴火烧了煮了给小麦吃;鲜花捕青蛙,烧了煮了给小麦吃;鲜花摸知了猴,烧了煮了给小麦吃;鲜花捕蚂蚱,串一串烧了油炸了给小麦吃;鲜花还捕了田鼠和刺猬给小麦煮汤喝。刺猬和田鼠都是大补,民间有吃一鼠挡三鸡的说法。

在黄河故道的堤岸上,生长着无数的生灵。刺猬,野兔,田鼠,它们在小麦鲜花的大呼小叫中开始手足无措,晕头晕脑,它们被一种骚动的气息传染。它们奔走相告,它们像领悟了什么,像感染了什么,继而成双成对抱在一起,纠缠在一起,气喘吁吁,嘿咻不止,奏响了一曲生命不止繁衍不息的大合唱。

在以后无数个白天和夜晚,小麦和鲜花不仅见着了好多对交欢的刺猬,还见证了狐狸,田鼠,野兔,蛤蟆,蜻蜓,蚂蚱,屎壳郎以及各种叫不出名字来的动物和虫子,它们成群结队,在广阔的天地间疯狂交配求欢,疯狂做爱。大地是它们的温床,不管白天和黑夜,它们恣意交配寻欢,欢腾孕育着无尽的生命赞歌。

初夏的一个夜晚,小麦和鲜花见证了一对刺猬的欢爱。

那晚,小麦和鲜花纠缠的精疲力尽之后,爬出地窨子乘凉,俩个人赤身裸体躺在绿草茵茵野花盛开的的堤岸上,松涛阵阵,清凉的夜风送来了不远处麦子的清香,清凉的夜风像丝绸一样亲吻着抚摸着小麦光滑细腻的肌肤。小麦月光下雪白的身子诱惑了鲜花,鲜花和小麦又缠绵了一回。躺在绿草茵茵的堤岸上,小麦整个人沉醉着,酥软着,她在醉眼朦胧中透过松枝的缝隙看着幽兰静谧的天空,看着天上闪烁的星星,周围入定一样的静。小麦躺着,没一丝力气。后来尿急,她去不远处小解,蹲下身子的时候看到一旁正在交配的刺猬,小麦尿意全无,禁不住失了声,她蹑手蹑脚走回去拉了鲜花来看。

见过刺猬游泳,见过刺猬用爪挖洞,然后将它长长的舌头伸进洞内挖出蚂蚁细嚼慢咽,可是碰见刺猬交配求欢在鲜花也是第一回。

唧唧唧唧类似麻雀的叫声不知是公刺猬还是母刺猬发出的,无疑,趴在上面的那只应该是公刺猬吧,小麦和鲜花都替趴在母刺猬背上的公刺猬捏了一把汗,母刺猬背上坚硬如铁针一样的芒刺会不会刺穿公刺猬的舌头和肚皮啊,会不会不小心刺痛公刺猬的那个物件啊,小麦和鲜花都噤了声,一心一意看刺猬交配。小麦悄悄的说,哎,不知道刺猬的那个物件和人一样不。好半天不见一对刺猬的动静,小麦和鲜花都蹲的累了,悄悄的折回去躺在草地上,不知不觉两人竟睡着了,醒来,小麦去看刺猬,却见两只刺猬还在纠缠着,小麦对鲜花说,刺猬功夫比你大!鲜花不服,又和小麦回到地窨子里缠绵一回。

第二夜,小麦和鲜花在缠绵之后又见着了一对交配求欢的刺猬,只见公刺猬小心翼翼把母刺猬身上的可能扎到它的刺都用舌头舔了,舔湿润了,舔软了,才战战兢兢,迫不及待地趴上去。小麦说,不知道是昨晚的那一对不。在以后的无数个夜晚,小麦和鲜花不仅见着了好多对交配求欢的刺猬,她们还见证了狐狸,田鼠,野兔,蛤蟆,蜻蜓,蚂蚱,屎壳郎以及各种叫不出名字来的虫子,它们成群结队,在夜的怀抱里疯狂交配求欢,疯狂做爱。夜的怀抱是它们的温床,夜的安静里欢腾孕育着无尽的生命的赞歌。它们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恣意交配寻欢,鲜花说,他娘的,托生个猫狗都比人恣!

秋天的时候,相继有一对刺猬和田鼠在沙窝子里安了家,把沙窝子做了它们的洞房,和小麦做了邻居。小麦长时间地看它们交配求欢,激动不已。激动的时候,她和鲜花就再表演一回,和刺猬田鼠比赛似的。

小麦为鲜花流了四次产。民间自古就有用生白扁豆去皮研末,米汤送服坠胎的偏方,还有用壁虎、蛇蜕皮研末,拌酒饮下的偏方。所有知道的偏方鲜花都给小麦用了,小麦疼得死去活来,有一次差点要了命。那次,伴酒饮下壁虎和蛇蜕皮之后,伴着胎盘污渍脱落,小麦大出血,一连好多天都汹涌不断,小麦整个人虚弱得没说话的力气。鲜花抓刺猬抓田鼠给小麦熬汤喝了,小麦一个多月之后才缓过神来。小麦后来给鲜花生下一个男孩,小麦给鲜花生男孩的时候,是在马驹死后一个月。

小麦烦死了马驹。马驹摸她咪咪的时候,她不耐烦地把马驹的手打落了,甩一边去了。她再也不摸马驹软塌塌的小麻雀,想着都恶心。她叫马驹睡到脚头上去,睡到脚头上去还不行,后来干脆把他撵到四处漏风的厨屋去睡。马驹的唯唯诺诺招来小麦的大发雷霆,小麦的大发雷霆又导致马驹的更加唯唯诺诺。小麦歇斯底里,忍无可忍。

小麦怒吼,马驹,你个婊子养的,姑奶奶不和你过了,姑奶奶和你离婚!马驹,你个婊子养的不中用的货,你去死吧去死吧!


作者:耿雪凌,女,山东单县人,乡镇干部。山东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山东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小说散见于《湖南文学》《短篇小说》《山东文学》《牡丹文学》《齐鲁晚报》《深圳晶报》等省内外报刊杂志,出版中短篇小说集《爱情不说话》。


往期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引子(代序)

第一章  石榴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1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2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3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4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5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6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7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8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9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10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11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12

第二章 大麦小麦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13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14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15

长篇小说:石榴花开-连载16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