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之窗】那个被秋阳忽略的角落 || 余诗雅

粤西文苑 2018-10-15 10:30:25




      


         那个被秋阳忽略的角落


 

       今天的班主任晨会地点改在校园,林小灯站在深秋薄凉的空气里,一句话也没听进去,想起李家旺那小子,她心里就像燃着了一团火,这种内外不协调的感觉让她异常忐忑。校长宣布散会的话音未落,她已经站在四(4)班的教室门口了。

  李家旺的座位上依旧空空落落的,倒是在座的弟子们,此刻居然玲珑剔透起来了,对林老师的心思心领神会,没等她说话,就七嘴八舌地说在哪见过李家旺云云。林小灯开着电瓶车在孩子们说的地方转了几圈,没寻着李家旺的影子,后来只好调头往他家去,准确点说那是他外婆的家。

  想当初,这小家伙多让林小灯无所适从呀!像他这样逃课溜作业的学生不是没见过,毕竟,“驰骋教坛”已将近十五年,可不一样的是,其他那些调皮的孩子,都有父母为他们捶首顿足、声嘶力竭或苦口婆心、喋喋不休,李家旺没有,林小灯曾经为他逃学的事去过两次他家,但都没见过他父母,甚至连他父母的电话号码都没有机会拿到。

  第一次是学生带的路,“喏,李家旺外婆。”带路的学生指着一个正在空地上喂鸡的七十来岁的妇人说。站在那两层半的红砖楼房前,林小灯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奇怪,明明艳阳当空,可这房子……她思忖着打量了一下周围,原来三面的房子都有五六层高,再加上几棵不知名的参天大树,足以遮天蔽日了。林小灯努力挤出一点笑容:“外婆,我这次来是想跟您说一下家旺在学校的情况,他经常不去上课……”妇人低着头,不耐烦的皱着稀疏苍老的眉,以四十五度角斜瞟了一眼林小灯,注意力很快又回到了她脚下的鸡群里,用平淡而低沉的语调回应:“他从小就这样,会自己回来的,他命贱,没那么好死,死了也没你什么事……”林小灯感觉像被人往嘴里塞了一块脏兮兮的抹布,心里堵得难受,但她还是不死心:“那你可不可以把他父母的电话给我……”老妇人没等林小灯说完,就往门口走去,边走边扔下一句话:“他没有爸,妈也没打过电话回来,你走吧!”林小灯瞪着那双美丽的杏眼,杵在树影里好一会儿,才如梦初醒的拔腿离开,心里嘀咕:没有爸?妈也没电话回来?一家子奇葩人物!

  第二次去李家旺家,也是在门外的空地上,林小灯这回苦口婆心地对李家旺外婆说孩子不见了要去找,第一时间要通知孩子父母,要是管不了得让他父母把孩子带在身边,再这样下去会毁了孩子……可老妇人这次连一个眼神也没给林小灯,只是絮絮叨叨地重复着同一句话:“没有用,没有用哪……”脸上的皱纹随着絮叨像无数条蚯蚓在爬动,看得林小灯心里发怵。

  林小灯只能又一次落荒而逃。

  出来时天上突然下起大雨,林小灯闪进一户人家的屋檐下避雨,眼看着雨越下越大,她的心口紧紧揪成一团,李家旺在哪呢?他会避雨吗?他会不会在雨里乱跑,没注意到面前的水塘呢?会不会在湿滑的路上碰上粗心的司机呢?想到这里,她突然感觉胸口绷得发痛,“我得去找他!”她心急火燎地冲进雨幕里,开始在村边的水塘周围奔忙……雨越下越大,狂风卷着暴雨像千万条鞭子似的往她身上猛抽,此时此刻,任何一个身在这瓢泼大雨中的人都是沧海一粟而已,何况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林小灯突然打了一个激灵,想起有个学生说李家旺曾经在废弃的汽车车厢里过夜。

  果然,在镇上的一处杂草丛生的荒地里,一节旧货车车厢上,林小灯见到了他。车厢因年久失修,正叮叮咚咚地漏雨,李家旺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半,但他并没有像林小灯想象中那样蜷缩在一角瑟瑟发抖,而是专心致志地在车厢壁上磨着两个易拉罐,林小灯害怕惊飞这只正怡然自得的小鸟,放轻了脚步,慢慢靠近,在李家旺身边蹲下,“磨多久了?不累吗?”听到声音,李家旺的手停在空中,也是从四十五度角斜眼瞟了一眼林小灯,嘴巴抿得实实的,根本就没有要说话的打算,然后继续手里的动作,林小灯心里咯噔一下:这神情跟他外婆分明就是如出一辙的哪!

  送李家旺回家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林小灯湿漉漉地站在门口,依然没人说进屋坐坐之类的话,最让林小灯心痛的是李家旺,直到她离开,都没有投来一个她所期待的那种眼神。

  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回家的路上,林小灯想:我是多此一举了,李家旺,他外婆,所有相关的人,都习惯了,逃学,不回家吃饭,甚至夜里也在外面游荡,爱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反正,都不着急。

     “单我一个人干着急有屁用呀?”一向文质彬彬的林小灯一边无意识地甩着袖子上的水一边沮丧地说着。

  接下来的李家旺依然没跟林小灯有任何交流,可是,突然有一天,林小灯惊喜地发现他居然整整三个星期没翘课了,他还交作业了呢!上课时他拿着笔做笔记了呢!李家旺进步很快,期中考试,原来考四十多分的他居然考了六十四分。

  正在林小灯为自己可能又创造了一个奇迹而沾沾自喜的时候,今天,李家旺的座位又没人了。

  这回李家旺外婆家那扇绿色的铁门紧锁着,没人在家,门前铺着一层厚厚的黄叶,林小灯在一块木头上坐下,感觉周围静寂得出奇,柔弱的阳光怕是连这疏落的树叶也无法穿透了吧,墙角的白狗不像一般的狗那样怒形于色,不吠,只是静静地蹲着,用冷静犀利而警惕的目光盯着林小灯……

  主人回来了,手拉着一个2岁左右的小孩,背上还有一个更小的,她慢吞吞地走过来,没向林小灯打招呼,林小灯这回也不顾忌什么了,主动迎上去,直截了当问她:“李家旺外婆,家旺又没有去上学,你知道吗?”

  她没看林小灯,冷冷回了一句:“知道。”

  “知道他在哪吗?要不你跟我一起找找?”

  “你没看见我没空吗,他也去不了哪里,东游西荡去了吧!”

  “你问过他为什么不去上课吗?”

  “有什么好问的?他早就那样了。”

  谈话间,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开着两轮摩托在林小灯面前呼啸而过,似乎没感觉到她这个陌生人存在,直接冲进屋子里去了,看那眉目跟李家旺有几分相似,林小灯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屁颠屁颠跑过去。

     “这位是舅舅吧,我是李家旭的老师,请问可不可以把他父母的电话给我……”林小灯讪讪地说。

      “没有!我哪有他父母电话!”那男人狠狠地把车往墙边一靠,利索地跳到地上,瞪了林小灯一眼,边往楼梯走边回答。

      林小灯感觉又被人当头敲了一棒,但还是尴尴尬尬地追上去问:“那,你总有手机吧,留一个你的号码方便联系……”

      “你要我号码干嘛,我又不是他老子,他的事我管不了,这野种的事别摊上我,管他吃管他喝已经够我累的了,老的要养,还拖个秤砣……”男子一边“噔噔噔”往上走一边高声喊话,没有回头。

       这下,林小灯彻底喑了,看着男子消失在楼梯转角处,她无助地望向李家旺外婆,只见这位老妇人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隐约有透明的液体往下掉,林小灯顿时明白过来,也许,外婆并不是不心疼这孩子,只是,她也有她的无奈,为这孩子,她应该也跟着受了不少罪吧!

  从他们家出来后,林小灯没有再去找李家旺,朦胧的雾霭已几乎散尽,秋风携上了萧瑟的味道,她心里暗暗祈祷:李家旺呀李家旺,你下午要是出现在教室那该多好呀!

  午后的温度在秋日绮丽的光芒下逐渐上升。

  斜靠在教室门口,林小灯吊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归位,李家旺回来了!

  他竟然很自觉地低着头站到了林小灯跟前,林小灯仔细端详了他一番,脚丫脏兮兮的,穿了两件上衣,裤子却很短,仅仅盖过屁股,大腿和小腿上几条血痕赫然入目,脖子上很明显有日久积下来的污垢,头发又长又乱,还粘了几根小小的干草,名副其实的鸟巢!小脸蛋埋在鸟巢里,只能看见低垂的眼睑……

  林小灯问:“吃饭没?”

  李家旺摇头。

  “没回家?”

  李家旺点头。

  “饿不饿?”

  李家旺摇头。

  “把你吃早餐的饭盒拿来。”

  李家旺茫然地看了林小灯一会儿,汲着一双半旧的凉鞋回到座位上揶揄了一阵子,又两手空空出来,双手不知所措地把弄着衣角,林小灯刚想问他怎么回事,教室里有个声音喊:“林老师,他饭盒没洗,臭气熏天……”

  “那赶紧洗呀!拿到办公室来洗。”林小灯话音未落,李家旺又汲着凉鞋啪啪地回了教室,过了好一会儿,才拿着饭盒走进办公室,凑到水龙头边,似乎很认真地洗着。

  林小灯插上电磁炉,水很快便在锅里快活起舞,她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李家旺,说:“盯着裤裆干嘛?会煮面条吗?看好了啊!?”李家旺没说话,只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瞥了一眼煮面的盘子。

  很快,黄澄澄的面条飘出了诱人而熟悉的香气,李家旺终于抬起头,盯着那舞动着金波的面条,眼里放出了异样的光彩。

  不过几分钟,林小灯便用报纸垫着把一盘跳动的面条端到了桌子上,“吃吧,小心烫!”小家伙一会儿就消灭了一整盘面条,原先蜡黄的脸变成了紫红,额角渗出温热的汗珠,心满意足地吸了吸鼻子。

  林小灯装作不经意地问:“说吧,这一次,为什么不来上课?”

 李家旺又用力吸了吸鼻子。

 “舅舅打我。”

 “那你知道舅舅为什么打你吗?”

   “我不让表弟拿我的书,害表弟哭了。”

   “舅舅打你,你不跑吗?”

  “不跑。”

   “傻!下次舅舅再打你,你就狠命跑,但不许不来上课,老师又没打你。”

  “嗯。”

    “无论如何,逃课都是不对的。你知道吗?被舅舅打吃亏,逃课更加吃亏,你又错过一个上午的学习机会了。”

  李家旺懵懂又坚定地点着头。

  “回去吧!”林小灯轻地轻说。

       李家旺低着头,那双脏兮兮的脚刚要迈出门口,林小灯像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喊道:“李家旺——”

      看着他那比同龄人多了几分淡定的眼神,林小灯继续说:“尽管你的条件没有其他同学好,但最起码可以吃饱饭,还有房子住,只要你争气一点,坚强一点,一样是可以健康地学习、快乐地长大的。长大了我们就可以用双手去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呀。”

  李家旺再次用力点了点头。

  上晚读课的时候,林小灯经过李家旺的座位,看见他桌子一角的本子上很清楚地记着:只要争气一点,坚强一点,一样是可以快乐地学习、健康地长大的,长大了我就可以过上我想要的生活了。

  虽然书写不算漂亮,而且还有错别字,但看得出,那一笔一画写得很认真,那些歪歪斜斜的字里面充满了力量,林小灯知道李家旺需要这种力量。“而我,又何尝不需要呢?”她望着窗外那一轮如火的深秋落日,和着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喃喃自语着。

 

 

 

【作者简介】余诗雅,化州人,乡镇教师,热爱文学,愿凭一支素笔写心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