ღღღ 老伴是糖,没她不甜!文章不长,却看哭了所有人!

健康之声FM 2018-06-14 08:07:36

点击

             

       喜欢他那么久且说小天为了救爷爷,赶赴罗浮山长生谷去求取灵药东须草,时间紧迫,小天一路上风餐露宿,毫不停歇。    一个月下来,饶是小天已是金丹中期的修士,可这样拼命地赶一个月的路,仍是有些吃不消,急匆匆的小天已是一身风尘、满脸疲惫。    这日,小天继续运起御剑之术穿梭在云际之上,突然感到丹田内的金丹转动滞慢,调动灵气竟然有些困难,一惊之下,差点从高空中坠落,连忙稳住身形,停止向前。    “小天兄弟,不能再飞了,你这一个月来疯狂赶路,不眠不休,导致金丹内的灵气一个月来光是耗费,不见补充,现在金丹灵气已近枯竭,再强撑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赶紧找个地方打坐调息方是正理。”藏身在戒指内的大全真人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    “唉!每每想起爷爷危在旦夕,我便心如火燎,我是怕时间来不及啊!”小天喘一口气说,自从修真以来很少能感觉到累了,可一心想着爷爷的小天此时哪里顾得上自己。    “可你这样飞下去,一旦出事,你爷爷谁去搭救?那样的话,你爷爷岂不是更危险了?小天兄弟啊,磨刀不误砍柴工,还是找地休息一下吧!”大全真人苦口婆心地劝道,看到小天如此拼命,大全真人心中无限感慨。    “嗯,老哥说的也是。”小天不是固执之辈,微一沉吟便想通了其中关键,同意了大全真人的提议。    小天向下望去,却见脚下是一处繁华城镇,为免惊世骇俗,小天遂按下剑头,在镇外落下,步行入镇。    “小天,速度不错,如我所记不错的话,我们已经到了孟州城了。”大全真人用神识和小天交流着。    “孟州城?”    “对,这孟州城已经是长生谷的势力范围了,离那罗浮山不过千里,我们要小心行事,在此休息一晚,明日便上山求药。”大全真人道。    二人说着,便进入了孟州城。    时值上午巳时,街上行人正多。    “哇!老哥,你看竟然有这么多的人?”    “呀!老哥,你瞧好大的房子啊!”    “咦?老哥,你看那卖的东西好奇怪啊!”    住惯了深山老林的小天何曾见过如此繁华的城镇,看到点新奇的东西便一惊一乍地感叹着,路人纷纷侧目,很奇怪这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怎么就傻了呢!大全真人坐在戒指里闭目养神,对小天的惊叹是不理不睬,心想:“幸亏别人看不见老夫,不然的话这老脸往哪儿搁呢?”    慢慢地走到了城镇的中心地带,随着街上路人的增多,大全真人实在是看不下眼了,便出言指领着小天来到一家名为如归客栈门口。    “我戒指里有些金银,你可取来住店。”大全真人用神识告诉小天。    闻得大全真人之言,小天心念一动,手上便多了一块十两重的银子,踏入了如归客栈。    “客官,你是打尖呢,还是住店?”一个肩上搭着毛巾的店小二上前迎接道,眼睛盯着那白花花的银子,笑得脸像一朵盛开的花儿。    “住店!就住一晚。”小天把银子扔给了店小二,说道,“不用找了,找间上好的客房。”小天的脑袋了几乎没有金钱的概念,却不知道这块银子足够在这住上两个月了。    “咝!”慌忙接住银子的店小二一下子愣住了,这位爷也太阔了了吧!    “客官,客官,这边请!”回过神的店小二忙追上前去,走在小天的前面点着头弯着腰引路,踩着木质楼梯,小天跟着上了客栈二楼,走进了一间临街的客房,房间很干净,屋子里窗明几净。    “不错,就这间了。”小天很满意,这要比他家的破屋子可强多了。    “好嘞,小的先下去了,有事您吩咐,叫一声就行!”小二退着走了出去,还顺手拉上了房门。    “还是赶紧修炼吧!”看了看窗外车水马龙、繁华热闹的情景,有些心猿意马的小天还是明白事情的轻重。    小天盘坐在床上,开始运行起《玄天诀》的第二层冲天诀来,周围的灵气渐渐聚拢起来,向这小天的身上涌去,很快小天的身上又笼罩了一个乳白的气罩。    半天很快过去了,临近傍晚的时候,小天终于完全恢复了过来,不仅如此,小天还惊喜地发现丹田内的金丹已经有拳头那么大了,而且颜色金光灿灿,似乎还有所突破。疲惫的感觉一扫而光,整个人感觉到神清气爽,蓬勃的力量充满了体内。    “金丹后期?这小子竟然又上升了一个小境界!”戒指里大全真人翻着白眼不无嫉妒地嘟囔。原来小天体内的真气在这一个月的奔波中确实已经消耗殆尽,从而激发了仙体的潜力,当灵气再次入体的时候,仙体也跟着金丹一起吸收灵气,吸收的速度进一步增强,并在最后一举突破!    正在小天自我陶醉的时候,忽听窗外一阵喧哗的声音传来,小天眉头一皱,开窗向外望去。    只见大街之上一片狼藉,一群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围着一个身材矮小衣衫褴褛的花甲老汉正在拳打脚踢,旁边一个富家公子打扮的人在一边嚷着:“老东西,敢不交管理费,我让你尝尝本大爷的厉害。”路人纷纷躲开,没人敢多看一眼,唯恐避之而不及。    “高公子啊,你放过我把,小人实在是没钱啊!”那老汉不顾如雨点般落在身上拳头,爬到那高公子的面前,不停地磕头哀求。    “没钱,本公子我辛辛苦苦地管理着这么大一片市场,我容易吗?就跟你要这么一丁点儿管理费你还推三阻四,妈的,给我接着打!”那高公子满脸的狰狞,说罢抬腿便是一脚,老汉惨叫一声滚落一旁,众爪牙又扑上去毒打。    小天见状,哪里还能忍受,纵身便要下楼。    “且慢!”大全真人的声音,“小天兄弟意欲何为?”    “当然是救那老汉啊,再不出手那老汉就被打死了!”小天不解地回答。    “你如今已是修真之人,修真界有修真界的规矩,当不应再干涉世俗界的生活。”大全真人说道。    “我不知道修真界都有什么规矩,我只知道,我现在应该救人,见死不救,纵然成仙,又有何用?”说着,小天大喝一声:“青天化日之下,竟敢草菅人命?”便从二楼飘然而下。    听到喝骂声,街上正行凶的几人吓了一跳,看见小天落下的身姿,倒也不敢造次,停下手,缓缓走到了那高公子的身边。    那高公子却也不惧,张口斥道:“你这小子是哪儿冒出的葱呀?你子不想活了不成,居然敢管我高公子的闲事?”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们当街施暴,欺压良善,我还就管定了!”回忆着曾在风清儒家中看过的演义小说之类的书中对白,小天义正词严地说道。    “嗯?啊哈啊哈哈哈哈,你小子是刚来的孟州城吧?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就敢管老子的事情?”高公子狂妄地笑道。    “管你是谁?当街打人就是不对,快滚,否则小爷我要你好看!”小天如今是艺高人胆大,可不怕这几个泼皮无赖。    “好啊!”这高公子气的嘴也歪了,“来人,给我打,打得他妈都认不出他来!”    高公子的几个手下听得主子一声令下,嗷嗷叫着扑了上去,要给这个不识相的家伙一个狠狠的教训。    “呼——”小天随意一挥手,那几个手下便滚葫芦似地跌了出去。    “小贱种,你——”那高公子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小天身形一晃,那高公子的脸上便高高地肿了起来。    “滚!”小天冷冷的喝道!    “好啊,臭小子,有种你就别走,住在如归客栈是吧?你等着!”那高公子见势不对,色厉内荏地留下几句狠话,在几个手下的搀扶下连滚带爬地跑离了现场。    “老伯,你没事吧?”小天过去搀起了那位挨打的老汉。    “小伙子啊,你快跑吧,你闯了大祸了!”老汉颤巍巍地站起来,语气急切地对小天说道。话说小天见那恶霸当街逞凶,便仗义出手,驱走恶霸,救下老汉,而被救老汉却说小天惹下大祸,反劝小天快逃。    “呵呵,老伯莫慌,不用惊慌。”如今已是金丹后期的小天何惧几个世俗界的恶霸,呵呵笑道。    “唉!这位少侠,你是不识其中利害啊!赶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老伯很无奈小天的固执。    “老伯,咱上去说话。”说完,小天一托老汉的身子,轻轻一跃,便从如归客栈二楼开着的窗子飘了进去。    老汉见周围景色突然一变,身子已经在二楼的房间里了,不由大惊,双膝一软,跪倒在地,连声说道:“神仙啊,小老汉谢过大仙救命之恩!”    “老伯快起,我非神仙,只是会点法术而已,你先说说刚才是怎么一回事吧!”小天赶忙扶起老汉,让他坐在椅子上问道。    “大仙啊!”老汉坚信小天便是神仙,“小老汉姓牛,叫牛德善,就是这孟州人氏,老伴早亡,亦无子嗣,如今孤身一人在这孟州城中做点小买卖糊口度日。那高公子名叫高明,却是这孟州一霸,仗着他老子高北巨是这孟州首富,到处为非作歹,无人敢惹,连官府都惧他三分。上个月,这高公子为了敛财,突发奇想,纠结了几个泼皮无赖成立了个什么孟州市场管理维持会,每日到集市上敲诈勒索,收什么市场管理费,若有不愿给者,轻则毒打一顿、砸摊抢物,重则捏造罪名、投入官府,孟州城中怨声载道,可慑于高家实力,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小老汉我今日生意不好,交不起这管理费,他们便拆了我的摊子,还说要拿我见官,唉!”说着,这老汉已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哼!朗朗青天之下,竟有如此为非作歹之辈,等我再见了他,非要好好教训他一顿。”小天闻得牛老汉述说,气愤填膺道。    “唉,见识少的愣头小子,这天下如此之大,此等事情多如牛毛,岂是你我能管得过的?”戒指中的大全真人也没出声,只是暗自嘟囔。    “牛老伯,这里有一些银子,你拿了离开这儿,找个地方颐养天年去吧!”小天手一翻,一块三四十两重的银子现了出来,小天把银子放到牛老汉的手上吩咐道。    “谢谢大仙恩典!谢谢大仙恩典!”牛老汉看着手上的银子,几疑梦中,忙连声感谢,作势又跪。    “好了,牛老伯,趁天没黑,赶紧走吧。”小天忙一把搀住牛老汉,吩咐道。    送走牛老伯之后,小天回到房间,又开始打坐,刚才发生的事他并不放在心上,准备好好休息一晚,明日一早拜山求药。    天渐渐暗下来了,到了上灯的时候了,小天正盘坐在床上吸纳灵气,淬炼金丹。忽然一个凶神恶煞的声音从楼下传了上来:“小二,那个打伤我儿子的小子住在哪儿?”    “高——高——高老爷,就在二楼临街的客房。”店小二战战兢兢的声音回答道。    找麻烦的来了,小天心念一动,长身而起,开门出了客房。    “呵呵,几位是找我吗?”小天站在楼梯口,笑吟吟地看着正准备上二楼的一伙人问道。    只见正中是一个年约五十的老者,一身黑绸子衣衫,满脸横肉,正恶狠狠地盯着小天,旁边则正是刚挨完打的高明高公子,脸上的淤青还在正趴在那老者的耳边嘀咕着,眼睛看着小天,射出怨毒的光芒。这二人身后立着十几个彪悍的汉子,一个个满脸杀气,太阳穴高高鼓起,露出的双臂肌肉纠结,一看全是高手。    “便是你多管闲事,打伤了小儿?”那老者向着小天缓缓发问。    “你又是谁?”小天满不在乎地问。    “我便是高北巨!”    “哦,哈哈,打了小王八,引出了个老王八啊!”因牛老汉的遭遇,小天的嘴上毫不留情。    “你——你家大人是谁?我不与你个小孩一般见识,要与你家大人说话。”高北巨横行孟州十余年,倒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跟他说话,气的是七窍生烟,可看到小天有恃无恐的样子,又怕小天背后有什么势力,便出言试探道。    “哼!老王八,不用费劲了,小爷我无父无母,就是孤身一人,有什么你就冲着小爷来吧!”小天心思玲珑,那能不知道这高北巨的心思。    “哼!小兔崽子,牙尖嘴利,给我废了他!”一旁的高明实在忍不住了,一挥手,那些汉子便脚下一点,纷纷纵身跃上二楼。    “啪啪啪”!一连串的声音响起,众人还没看见小天的动作,那十几个高家豢养的所谓的江湖高手便纷纷摔下一楼,横七竖八摆满了一地。    “啊?”高家父子惊呆了,见势不妙,转身便要溜走。    “想走,留点纪念吧!”说着,小天闪身来到高家父子身边,出手如电,边打耳光边说,“我让你们再欺压百姓,我让你们再鱼肉乡里!”不一会,高家父子的脸上便像刚出笼的馒头,高高地肿了起来,两人都口吐血沫,几颗沾着血牙也掉落在地上。这还是小天没用灵力的结果,否则这二人早就一命呜呼了。    “少侠饶命啊!老夫知错了,老夫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少侠,还望少侠开恩,饶过老夫父子的小命!”那高北巨招架不住,忙跪倒在地连声讨饶道,因为嘴里缺了好几个牙齿,说话还“咝咝”漏气。    “哼!那你以后还敢作恶不?”小天冷哼一声,厉声喝道。戒指里的大全真人闻得小天问话,又是一阵白眼,好幼稚的问话啊,哪有这样问的,人家都被你打成猪头了,还敢说个作恶吗?    “不了,绝对不了,老夫以后一定积德行善,做个好人。”高北巨连声答应着,小天没有发现的是那低着头伏在地上的高北巨德眼里闪过一丝怨毒,悄悄地在袖子里捏破了一枚玉符。    “还有你,高公子是吧?赶紧解散那个什么市场管理会!”小天转向高明说。    “唔唔!”高明说不出话来,只是捂着嘴一个劲的磕头。    “哼!可以滚了。若是再敢作恶,小爷我定要尔等性命!”小天虽然十分痛恨这二人,可是让他出剑宰了他们。小天却是万万做不出来。    “好大的口气,不怕风大折了舌头吗?你想要谁的命?”随着一道清亮的声音,一股巨大的威压突兀而来,小天体内的含光剑自动盘旋而出,护在小天身侧。    “咦?上品灵器?”一道白色身影突现客栈之内,脚下踩着一柄飞剑。    “金丹期?”小天和大全真人同时惊呼。    只见来者面容三十出头,身着一袭白衫,身后长发束起,脚下一柄仙剑,一幅高人模样,不过盯着小天身侧含光剑的贪婪目光却大大影响了来者飘逸的形象。    “大哥!”    “辉儿!”    一看来者,高北巨和高明立马爬了起来,惊喜地喊道,美中不足的是这两个声音都有些漏气,导致声音很是异样。    “父亲,明弟,你们这是?”来人收回视线,看着状甚凄惨的父子二人惊讶地问道。    “哥啊,你再迟来半步,就见不着兄弟了。”高明一把拉住来人,号啕大哭起来。    “辉儿,都是那个人干的,他要杀为父啊!”高北巨一指小天说道。    “道友,我辈修真之人,不干涉凡尘俗事,道友却对我父亲兄弟大打出手,意欲何为?”来人转向小天,面沉似水,高声质问道。    “你又是何人?”小天反问道。    “本人罗浮山长生谷一渡真人三弟子高辉是也!”来人一挺胸膛,傲声说道。    “罗浮山?长生谷?”听得此言,小天和大全真人俱是愕然,还真是巧呢,看来这次还真是闯了祸了。不过话说回来,依小天的侠义本性,即使一开始知道这些,又岂能见死不救!小天和大全真人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世俗界的一次打抱不平竟然引出了罗浮山长生谷的修士来。    “哦,原来是高道友啊,在下散修风小天。”小天想到自己还要有求于长生谷,说话便客气了些。    “散修?”那高辉的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上下打量着小天说道,“那你作为修真者,为何干涉俗世之事,辱我高家,伤我家人?”    “道友,事情是这样的,先是你弟当街作恶,逞强凌弱,被我阻止,稍作惩戒,后你父又领人寻仇,我这才出手——”小天欲要向高辉解释清楚,戒指里的大全真人听了小天的话暗叹,菜鸟就是菜鸟,这修真界以实力为尊,谁愿听你讲这些废话啊?    “小子,我不想听你聒噪。”高辉果然打断了小天的解释,“不管如何,世俗中的事就是由世俗中的人去管,你作为修真者,随意插手,便是不对。”    “事已至此,那当如何?”小天问道,因为对方是长生谷的人,小天并不欲与之翻脸。    “哼!你打伤我父我弟,辱我高家,本应与你见个高低,不死不休,可看在你我俱是修道一脉,我给你指条明路,若是应了,前面纠葛一笔勾销,不然定不与你善罢甘休,到时你可后悔莫及了。”高辉阴恻恻地说道。    “道友请讲。”小天一脸凝重,他才不认为这高辉是好说话的主儿。    “大哥,不能放过他!”闻得高辉有意放过小天,身后的高明急了,匆忙上前捂着嘴道。    “我自有主张。”高辉挥手示意高明退后,看着小天道,“道友,你只要割爱把你手中的那把宝剑送给我就行了,从此以后,咱们互不相欠,道友意下如何?”    “哈哈哈,啊呸!好个两不相欠,原来你和你那老子兄弟一样,也是巧取豪夺之辈。”小天哈哈一笑,正色言道,小天早知事情难以善了,却没料到这高辉竟然觊觎自己手中的含光剑。    “嗯?小子,不要不要不吃敬酒吃罚酒,识时务者乖乖送上那上品灵器,大爷兴许还能饶你小命不死,否则的话明年今天便是你的忌日!”高辉撕去和善的伪装,面露狰狞道。    “呵呵,原形毕露了吧,枉尔为修道之人,却如此贪婪狂妄,有本事放马过来,手下见真章吧!”小天手一招,含光剑落在手中,作势欲战。    “哈哈,好,今日我高辉就来领教阁下高招。”高辉持剑在手,拧了一个剑诀,一股灵气的波动弥漫在高辉四周,看那剑光,似乎是一把下品灵器。    小天这是第一次和修真者当面战斗,心中也是有着三分惶然七分兴奋,运起冲天诀,一股不弱于高辉的气势也轰然升起。    “你们退后!”高辉对着身后诸人说道,看着小天身上的气势,他意识到眼前是一个劲敌,高北巨和高明等人忙不迭地向后退去,他们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啊!    “呔!小子看招!”高辉爆喝一声,一甩手,宝剑如闪电般飞向小天脖颈,看来是出手便要置小天于死地,紧接着,高辉身形如风,手化鹰爪形,直取小天太阳穴。    初临战斗的小天不慌不忙,御动含光剑“呯”地一声抵住高辉的宝剑,自己却身化流星,向后激射,躲过高辉的鹰爪。    “小子,有种接招!”高辉见势微一吸气,马步弓腰,一掌挥了出去,一阵青蒙蒙的灵力罩向小天,小天不甘示弱,挥掌相迎,只听得一声巨响,如归客栈在二人掌力相交产生的巨力中轰地倒塌了。    烟尘弥漫中,只听得啪啪不断的对掌声传出,两道身影倒射而出。    只见小天连连倒退了几步,拄着含光剑站定,七星冠也不知失落何处,头发散开,嘴角隐隐有一丝血迹,似乎受了轻伤。    而那边高辉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身上考究的白色衣衫破破烂烂,脸色苍白,那把宝剑掉落一旁。    “好小子,难怪敢来孟州撒野,有几下子!让你尝尝我们长生谷的绝学!”高辉说着,也不理一旁的宝剑,双手快速变幻着法决,青色的灵气在高辉身上凝成一个气罩,一股毁灭的气势从高辉身上散发出来。    “不好,小天兄弟快走!是‘万木诀’!”戒指里的大全真人看势不对,连忙向小天传声道。    “‘万木诀’?什么招法?”小天唯一迟疑,那边高辉一声大喝,双掌一挥,一道凌烈的青色气劲就扑面而来,小天只来得及回掌护在胸前,便被高高击了出去,飞出三丈远才重重落下。小天只觉得胸前剧痛,浑身的骨头好像散了一般,耳边嗡嗡直响。    “还是经验欠缺啊,本来是不用受伤的。不过还是不要指点他的好,让他自己积攒战斗经验,对他以后的发展好处很多,这个叫高辉的金丹期修士可以说是最好的联系靶子了。”戒指里的大全真人自言自语道。    “哈哈!”高辉狂妄的笑声,“小子,就这点本事啊,知道本大爷的厉害了吧?不过现在求饶也晚了,拿小命来!”说完,便召回宝剑,向小天迫去。    此刻的小天反而冷静下来了,紧握含光剑,默运冲天诀,丹田内的金丹疯狂运转起来,真气灌注于含光剑中,准备给走过来的高辉狠命一击。突然小天觉得身体的各处都透出一股清凉的气息,经脉的受伤处迅速修复完好,两种不完全同的真气迅速分别从泥丸和尾闾两处升起,一道紫色,炽热无比,一道白色,阴寒非常,两道真力顺着经脉很快在丹田相遇,性质完全不同的真气混杂在一起,丹田内顿时似开水锅一样沸腾起来。    “啊!”小天丹田似乎要爆炸了一般,不由痛吼一声,站起身来,含光剑扔在一旁,将丹田内的真力运至双掌,按照冲天诀的招法挥舞起来,只见紫白混杂的真气从小天掌中喷薄而出,直奔高辉。    “万木诀!”高辉怎肯示弱,双掌一摆,长生谷绝学再次展出,一股青蒙蒙的真力与小天紫白相间的真力撞在一起,只听天地间又是一声巨响,如归客栈周围街道的房子倒塌无数,喊天抢地的哭喊声连成一片,而小天跌坐地上,纹丝不动,那高辉却像断了线的风筝斜斜地飞了出去,跌落在残垣断壁之中。    高辉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强行按下沸腾不止的真气,对着站立不动的小天抱拳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天我高辉认栽了,这笔账,我长生谷会还的。”说完,踏上召回的宝剑,歪歪扭扭地飞走了。而高北巨和高明等人则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此刻的小天表面无恙,其实是有苦自知,随着刚才真力的大量输出,丹田内平复了很多,但紫白两种真气却仍旧纠缠不休,小天连连运转冲天诀,想要强行收拢两种真气,却收效甚微,无奈之中,小天索性放开控制,任凭紫白两种真力的折腾,大全真人也从戒指中飘身而出,对于小天目前的状况却也是闻所未闻、束手无策。    眼看着小天体内的丹田灵力紊乱,就要爆体身亡的时候,小天的身体各处又是一阵清流出现,这些清流从身体各处渐渐汇聚在一起,慢慢流进丹田,那紫白两种真气却如同见了猫的老鼠,不再躁动,乖乖地随着清流一起在丹田之内转动,慢慢地融入金丹之内,本来金黄色的金丹却有了紫白二色,成了彩色的了。    原来那紫白真气便是积蓄在小天体内的朱果和万年寒玉髓所化的灵力,在小天剧烈的战斗中被激发出来,从而形成了两股不同的真气,虽然助小天击退强敌,然而一火一冰互不相容,便在小天的丹田之中纠缠起来,而那清流却是蕴含在小天身体各处的仙气,自动出来护主,降服两种真气,并使其融合成一种崭新的真气,是祸是福,日后方知!    平复了丹田混乱的小天发现除了金丹变成彩色之外,其余并无异样,方收功站起,心有余悸地对大全真人说:“老哥呀,不料这高辉也恁地厉害,这次几乎就败于他手了!”    “呵呵,小兄弟,不用妄自菲薄,你没有半点战斗经验,能击退同等境界的对手,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大全真人鼓励道。    “还有你那真气,是怎么回事啊?”大全真人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多了紫白两种颜色。”小天郁闷道。    “你运功试试!”    “好。”说着小天运转真气,一道紫色真气掌中喷出,一阵炽热的热气传出,小天心念一转,紫色真气收回,一道白色的真气从另一经脉窜出,空气中又是一阵寒意。    “坎离真气?一火一冰!”大全真人惊叹道,“你竟然将这两种性质完全相反的真气融为一体,日后对敌,威力非凡啊!”    “呵呵,我也不知道,误打误撞就练成了这说明坎离真气!”小天自个儿也糊涂,话题一转说道,“天快亮了,得罪了高辉,我们还是想想怎么上长生谷求药吧!”    “是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还真的是个问题啊!“大全真人也皱眉道。    “管他呢,是那高辉无理在先,我就不信那修真圣地都是些不讲理的人,咱们还是起身上罗浮山吧!”小天信心满满地说。    “也是,那走吧!”说完,大全真人化为一道流光飘进戒指,小天身化长虹,在晨曦微微中向着罗浮山飞去。    

    

【1】你的农历生日注定了你是什么样的人!

【2】你的姓名注定今生和谁是一对?准到吓人

【3】看看自己的前世是什么样的

【4】从脸上竟然能看出贫富贵贱!

【5】生日连什么时候死都能算出来,太可怕了

什么是老伴?那个与你相爱一辈子,争吵一辈子,忍耐一辈子,又离不开的人,就是老伴。


什么是家?有老伴的地方才有家,家是两个人共同经营的,交织着欢乐甜蜜和酸涩苦辣的窝。


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老伴就是糖,只有他(她)在的日子才甜。没有糖的白开水,寡淡无味;没有老伴的日子,孤独无依。



命中注定相遇相守的

是老伴


相遇是缘,冥冥中上天早已安排好了。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茫茫人海,你我的相遇相识到最终相守,又得多少个千年的期待和祈祷?


少年夫妻老年伴,只有经过几十年的相处,才真正明白,那个伴,不是小伙伴,不是结个伴,而是互相珍惜、懂得理解、信任尊重、宽容忍让、不离不弃的陪伴。而给你陪伴的这个人,就是老伴。



这辈子最适合自己的

就是老伴


人啊,嘴上都说老公是别人家的优秀帅气,老婆是别人家的贤惠漂亮。可心里最清楚,外面的好男再多,也比不了家里的这个;外面的好女人再好,适合自己的就这一个。


家常饭,粗布衣,知冷知暖结发妻。两个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什么脾气,什么喜好,一清二楚。不需要伪装自己,不需要小心提防,彼此就是相处最舒适的人。


就算曾经吵架时说“这辈子瞎了眼”“上辈子欠你的”……可过一会还是会端上一桌他(她)喜欢吃的饭菜,叮嘱他(她)按时吃药。永远都是眼睛里为他(她)下着雨,心里却为他(她)打着伞。



这辈子最离不开的

就是老伴


老伴就像是橡皮泥,也是你最好的玩具。你可以把它捏成任何形状,它也会抱怨被你折腾得不像样,但它永远都不会散架,也不离开。你捏得它越紧,它粘得你越近。即使你不理它,它永远都不会走掉。


平时和老伴两个人,低头不见抬头见,没觉得彼此有多重要,还唠唠叨叨觉得烦。但如果哪天不在一起了,心里比谁都想念,感觉不习惯,会很孤单。


也许这就是天生的命。无论天天骂你,天天烦你,出门还会回来,病了还会照顾你。老伴就是自己的另一条腿,想要走路,谁也离不开谁。



这辈子有你真好

我最亲爱的老伴


老年的爱情,也许再也没有了当初的甜言蜜语,没有了曾经的冲动激情。但生活中的一个眼神,肢体上的一个动作,早已经超越万语千言,那才是真正爱的语言。


这辈子,你就是我最好的爱人,你才是真正懂得聆听的朋友。你就是我这一生中最宝贵的财产,有你,我是真的幸运、真的幸福。我愿意一直握紧你的双手,一直和你向前走。



谢谢你陪我一起经历苦难

我最亲爱的老伴


回想起我们一起走过的风风雨雨,无不感慨万千。当我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互相勉励;遇到矛盾的时候,总是互相谦让;遇到有不同意见的时候,终会设身处地去为对方设想。


穷困的时候我们走过来了,再苦再难的日子我们都度过了。再大的打击也无法让我们分开。不由得想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话来,我只想真心说一声,老伴你辛苦了,一辈子有你陪伴真好。



享受现在的幸福时光吧

我最亲爱的老伴


老伴,我们老了,也可以放下肩上的重担了,家里的大事小事就交给儿女去张罗吧,我要带你好好享受现在的幸福时光!


我愿陪你每天收拾房间,收拾碗筷;我乐意听你每天唠唠叨叨,嘻嘻哈哈;


我要和你一起去菜市场买菜,一起做饭吃饭;我要和你一起去跳广场舞,散步遛弯,看看电视,听听广播;



我想带你去看春天的油菜花,去采夏天的荷花,去捡秋天的红枫叶,去欣赏冬天的红梅花……一路上我负责拍照,你负责微笑;


我们虽没有宽房大屋,但有个温馨舒适的老窝,儿孙绕膝,笑声不断,真好!


我们的身体虽不再强壮,但无碍游山玩水,喜得养鱼弄花,修身养性,怡然自乐,真好!


老伴,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平平安安的,有你,我们的生活才美,我们的日子才甜。


谢谢你,我的老伴。

老伴,让我们养好身体,好好享受现在的幸福时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