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恐怖小说:意外伤害

见诡 2018-08-23 07:35:55

我相信怪怪的你,已经关注了怪怪的我。

《梦想家中文网》

见诡:一个有趣的公众号

【1.购物】


乔思和程凯从超市里提着大包小包走出来,到储藏柜那里取他们刚才一起买的衣服。


乔思从兜里掏出储藏存条,放在二号柜读号灯下,3号小箱子应声打开了。乔思伸手把里面的袋子拉了出来,可是,当她不经意地往袋子里看了一眼时,顿时愣住了。


乔思明明记得,她买的是一件淡蓝色的吊带束腰纱裙,可是现在,那袋子里放着的,却是一双精美的鞋子!


怎么会这样?


走在前面的程凯发现乔思没有跟上来,就折了回来,诧异地问她:“怎么了?”


乔思指了指袋子里的鞋子,说:“怎么变成了一双鞋?”


程凯同样很吃惊,可是,程凯吃惊的却是乔思的问题,他说:“你买的本来就是一双鞋。”


乔思张大了嘴巴,而程凯却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说:“快走吧,你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了……”


【2.乔雨】


乔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她想得头疼,还是记不起她买那双鞋的过程,她记得的,就是买那条裙子的情景。


她甚至还记得,她穿着那条裙子从试衣间里款款走出来时,程凯和售货小姐惊叹的目光……


那条裙子款式很简洁,却完美地勾勒出她的曲线,让她看到镜中的自己时,油然升起一种自信与自豪感来,所以,即使那条裙子花去她半个月的薪水,她仍然义无反顾地买下了……


可是,她拿回家的,却是一双鞋子!


乔思烦透了,她在袋子里找到的售货凭单上,也分明写着“女鞋”二字,她真让自己给弄糊涂了。


这段日子以来,她总是这么颠三倒四。


先是她忘了关掉煤气灶,家里差点儿失火;接着是她做饭时,找不到用得顺手的器具;然后是她上班后发现包里的文件不是昨晚准备好的……健忘搞得她焦头烂额,她越手忙脚乱,她的生活就越混乱。


程凯最开始说她粗心大意,渐渐地,程凯也失去了安慰的耐心,到现在,程凯已经见怪不怪,对她有些忍无可忍了。他说他实在搞不懂,她整天神情恍惚的,到底在干什么?


乔思也不知道自己整天神思恍惚,到底是因为什么。反正,现在没什么事儿是正常的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她朦朦胧胧觉得卧室里有人在走动!


这种感觉,从幽深的梦境里逐渐清晰,扰动着乔思昏沉的意识,让她竭尽全力从沉睡中苏醒……


幽冷的月光透进窗来,集中投射在床前的空地上,像奇幻舞台剧的灯影,突兀而诡异。


暗红的地毯上,一个身姿窈窕的女人,背对着乔思,瀑布样的长发像一面黑色的旗帜。


乔思散乱的意识急速地聚集起来,她倏地睁开惺忪的睡眼,就在这时,那个背对着她的女人,慢慢地、慢慢地转过身来——


乔雨!


乔思全身僵硬,恐惧如闪电般从头到脚贯穿全身。她看到,在黯淡的光线下,乔雨的脸惨白如纸,嘴唇腥红如血,两只眼睛漆黑一团,透着腾腾的杀气,无比阴沉地逼视过来!


而最让乔思惊骇的是,乔雨正穿着那件淡蓝色的纱裙!


那淡蓝色的纱裙,在月光下泛着阴寒的冷光,勾勒出的每一条曲线都让乔思惊恐万状,仿佛那纱衣掩盖下,面目狰狞的骷髅随时会原形毕露……


乔思魂飞魄散,昏了过去……


乔雨,早在半年前死于自杀!


【3.自杀】


乔思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


程凯从外面买了早点回来,正趴在桌子上狼吞虎咽。


他甚至不知道乔思受过惊吓,曾经昏迷过。


乔思愣愣地盯着程凯,喃喃自语般轻声说:“我……昨天晚上,看到了乔雨……”


程凯听了,动作停了停,可是,仅此而已,接着,他又自顾自地吃了起来。他的不屑一顾,让乔思又迷茫起来,难道,她又是在做梦?


从乔雨自杀那天起,乔思就常常做噩梦,她总是梦见乔雨和她在一起的情形。


乔雨是乔思的双胞胎妹妹,从小时候开始,乔雨就喜欢和她抢东西,裙子、鞋子,甚至是一个练习本。


人们都说双胞胎彼此有心灵感应,异体连心。乔思一直弄不明白,乔雨和她这样长年不断地抢东西是否正缘于此,乔思为此苦恼万分,因为后来,乔雨连程凯也要抢!


那天,上班时间,乔思回家拿资料,竟然发现乔雨和程凯正在她的新床上翻云覆雨!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乔思终于忍无可忍,歇斯底里地发作起来,扬言要告诉父母,去程凯的单位哭诉,闹到鱼死网破!


乔雨就在程凯和乔思吵得不可开交时,猛然从敞开的窗子跳了出去,落地时,又被迎面而来的卡车撞了个正着,死相惨不忍睹。


乔思听到一声尖厉的惨叫后,跑到窗边,看到了下面的一幕:乔雨的身体被疾驰而过的卡车撞得支离破碎,血肉横飞。乔思两眼一黑,昏倒在地上……


事发后的一个月,乔思是在医院里度过的,过度的伤心和恐惧使她神志不清。


好在程凯忙前忙后,料理乔雨的后事,照顾病中的乔思。


只是,程凯也变得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乔思从医院回来,绝口不提乔雨的事,她本来是受害者,却得怀着悔恨、愧疚度日,好在程凯并没有离开她。


那件事像一块巨石压在乔思的心上,到现在,她也没有把乔雨的死告知远在他乡的父母,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向他们解释……


近来,一连串反常的事让乔思惶惶不可终日,可是,昨夜里那真实的情境历历在目,怎么想,也觉得不是一场梦啊!


难道……难道是乔雨回来找她报仇?做鬼也还要跟她抢?抢衣服、抢男人?


她这个当姐姐的,为什么总是不能让着妹妹?可是,她已经尽力忍让了,无论曾经乔雨和她抢什么,最终,总是她让给乔雨,哪怕是她最心爱的丝巾、衣服……


可是,程凯是个人啊,是她爱得刻骨铭心的丈夫啊!


程凯说,那天,他把乔雨当成了乔思,所以……


情有可原,谁让她们姐妹长得一模一样?


乔思原谅了程凯,可是,她原谅不了自己,如果,那天她态度温和一点儿,也许乔雨不会恼羞成怒,奋不顾身地寻死……


【4.蓝纱裙子】


程凯吃完了,他抹了一下嘴,淡淡地对乔思说:“快点儿吃饭吧,上班要迟到了。”说完,他走过来,拿起床头柜上的空玻璃杯到厨房那里冲刷,然后,他甩着两只湿漉漉的手,关上门走了。


空旷的房间静得让乔思发怵。


昨夜,乔雨就站在床前空地上,那块暗红的地毯上!


乔思慌慌张张从被子里爬出来,扑到床沿往地毯上一看,立刻觉得天旋地转,因为在那块地毯上,分明有大大小小几块血迹,且尚未完全凝固!


乔思瘫软在床上,她想张开嘴喊叫,可是脖子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掐住了似的,声音硬生生憋在胸腔里发不出来。她觉得胸闷气短,头昏目眩……


定了半天神儿,乔思挣扎着爬起来,去衣柜找衣服。刚要打开衣柜,她就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响,正是从衣柜里发出来的,她陡然收住手,浑身发冷,心跳失常,有什么东西在衣柜里!


侧耳细听,却又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乔思壮壮胆,猛地拉开了衣柜——衣柜里挂满衣服,除此之外,好像没什么异样!


突然间,乔思惊恐地张大了嘴巴——她看见那件蓝纱裙子沾满了血,正挂在柜门上!


它哪里只是一件纱裙?那分明就是乔雨的遗骸和亡灵!


乔思两眼一黑,再一次栽倒在地上……


乔思昏昏沉沉地醒来时,已经是夜晚了。


程凯坐在床上,拧着眉头,神色平静地等着她醒过来。他端来热腾腾的饭菜,语调平缓地说:“吃吧。”


乔思直愣愣地盯着那碗冒着热气的米饭,好像不认识那是什么东西。


程凯坐在电脑前开始噼里啪啦地输入材料,对乔思的昏迷没有只言片语的问候。


乔思觉得很委屈,突然想起了那件裙子,她慌慌地叫:“程凯!程凯!”


“怎么了?”


“你打开衣柜看看!那里有……有那件衣服!”


“什么衣服?”程凯很不耐烦地拉开了柜门,柜门上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一件淡蓝色的纱裙!


看着乔思张口结舌,程凯脸上闪过一丝厌倦,他默不作声地关上了柜门,又坐回到电脑前。


乔思看着程凯的背影,久久地出神,她这样神经兮兮的的确让人厌烦,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讨厌!


乔思闷闷地吃完了饭,随手拿过程凯为她准备好的药放进嘴里,喝了两口水,有气无力地歪靠在床上。


她看着程凯,觉得他离她那么近,却又那么遥远,他在那边飞快地打字。桌子上,放着一杯牛奶。


“我走了,加班去!”


乔思快睡过去的时候,听见程凯说了这句话。接着,她就听见了无情的关门声。


他最近总是很忙,总要加班,很辛苦啊……乔思想着。


【5.猫的惨叫】


月光清冷,透过窗纱洒进屋子,把屋里的一切照得明明暗暗,好像有数不清的冤魂野鬼躲在暗处阴森森地笑。


乔思想动,可是,她的手脚好像被看不见的绳索给捆得结结实实的,她一动也不能动。就在她暗暗着急的时候,她看到她的妹妹乔雨穿着那件蓝色纱裙从衣柜里飘了出来,无声无息地落到了地上。然后,乔雨慢慢地走到床边来,俯视着乔思叫她:“姐姐?姐姐?”


乔思迷迷糊糊地睁大眼睛,就看到乔雨靠在程凯的怀里,千娇百媚地说:“姐姐,你跟我抢什么呀?从小抢到大,你什么时候抢得过我?”


乔思很生气,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


“姐姐,你别睡了,明天我和程凯结婚,你可一定要来啊!”乔雨说着,在原地转了个圈,“这件衣服我可以让给你穿,让你当我的伴娘……”


“啊——”


乔思费力地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刚才,她做了一场梦?可是,梦里形色声势,无不鲜明,就像真真切切发生过一样。乔思浑身汗湿,她觉得自己就像个溺水的人,软得像一根稻草。


“姐姐?姐姐?”


就在这时,乔思听到一个清晰的呼唤响在耳边,难道还在做梦?不可能。


乔思循着声音的方向慢慢转过头去——蓦然,乔思瞪大了眼睛,她看到衣柜的门慢慢地打开了,乔雨薄薄的身子一点点从里面飘出来,悄无声息……接着,乔雨的脸露出来了,仍然惨白如纸,嘴唇猩红,不同的是,她的嘴角挂着一道血痕,在暗夜里,像一条蠕动的虫子爬错了地方!


乔雨向她靠过来,手里举着那件纱裙,声音又平又直,阴沉、恐怖,如刮过坟墓的风:“你喜欢,我、让、给你——”


一刹那间,乔思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几乎停止了跳动。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乔雨一步步逼近前来,笑得鬼气阴森……


“喵呜——”


一声猫的惨叫突然传了过来,乔思神志一清,她转头一看,只见桌子上那杯牛奶不知何时被猫弄翻了,猫躺在牛奶中,脸上沾满了牛奶,它痉挛了几下,就直硬硬的了……


与此同时,鬼笑的乔雨愣住了,脸上狰狞的表情也凝滞了……


【6.失算】


“程凯,她死了吗?”乔雨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乔思,问。


此时,乔思俯卧在那里,头发凌乱地遮住了她苍白的脸,瘦弱的身体像一只受伤的白鸽,她一动不动,看起来生机全无。


“估计差不多了,已经没有呼吸了。”程凯轻轻拨开乔思的长发,把手探到乔思的鼻子下试了试鼻息,又陡然像被烫了一样缩回了手。


“程凯,我们终于心想事成了。呵呵,你弄的那个装满了红墨水的人体模型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姐姐真当我是孤魂野鬼了,呵呵,吓死她!”乔雨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程凯把目光从乔思的脸上移到乔雨的脸上,凝视了她片刻后语气淡淡地说:“那只是其一,还是离不开你表演逼真,藏得快。而且,我还给她制造了不少失误让她头昏脑胀,筋疲力尽,整个人濒临崩溃……”


“是啊,包括调包那条裙子!我姐还以为我当鬼也要跟她抢东西呢!呵呵,你可真聪明啊……亲爱的,我们很快就能长相厮守了,高兴吗?”乔雨撒娇地缠上程凯的脖子。


“这一天,我已经等很久了……”程凯好看的嘴角翘起来,他轻轻吻了吻乔雨的脸,然后转身拿起桌子上那杯牛奶,端过来说:“乖,你忘了喝牛奶了。”


“谢谢你每晚给我准备的牛奶,你真知道疼人!”乔雨感激地看了程凯一眼,把那杯牛奶接过来,一饮而尽。


程凯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可是,那笑容让人觉得浑身发冷,他眯着眼睛盯着乔雨,神色诡异。


乔雨想说什么,但程凯可怕的样子让她的咽喉像塞了一团棉絮,她也盯着他,两个人就那么冷冷地对视着,好像根本不认识对方。突然,乔雨痛苦地哀号了一声,她一下子蹲了下去,抱着头,捂着胸口,一副难过得要死的模样。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程凯问:“程凯!牛奶里有毒……你为什么要杀我?”


“你爸爸设计陷害我爸,吞并他的公司,害得我家破人亡,倾家荡产……让你们姐妹互相仇视、残杀,一起去死,然后,我这个做女婿的就是唯一的财产继承人!呵呵,我只是拿回本属于我的东西而已!”程凯的声音由轻到重,最后变成咆哮。他残忍地笑着,欣赏着乔雨痛苦的神情,如同在看一场好戏……


“砰!”


突然,狂笑中的程凯后脑勺受到猛烈一击,他惶恐地回头一看,只见乔思拿着一根粗棒子,棒子上沾满了血,那一棒,是她倾尽全力打下去的,足以致命!


乔思怎么活过来了?程凯吃惊地看着他的妻子,他脑袋里嗡嗡作响,疼得天昏地暗。他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机关算尽反而害了自己。他身子晃了晃,艰难地对乔思说:“乔思……其实……我……爱你……”说完,程凯突然觉得解脱了,他两眼一翻,往后倒了下去……


乔思僵在了那里,两滴豆大的眼泪慢慢地落了下来,滴在了程凯的脸上……


“姐,别傻了,为这样的恶人哭不值得!这个坏蛋害得我们姐妹反目成仇,自相残杀!要不是那只猫,我们两个现在早死了!”乔雨神志清醒地站起来,一边说一边愤恨地踢了程凯一脚。


乔思没有回答,她痴痴地望着血泊中的程凯,然后,举起早就藏在袖中的小刀,狠狠地往自己脖子抹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