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昨天94岁生日!他曾想在西湖边养老,别墅都买好了

杭州交通918 2018-08-12 08:44:35

本文为杭州交通91.8综合发布

来源:都市快报(dskbdskb),已获授权转载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说,这14个字,便是他的整个青春。这14个字,其实也是很多读者的青春。每一个字代表一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书名首字,金庸1955-1972年的17年间写下了15部武侠小说(《越女剑》不在这副对联中)。

2005年金庸成为英国剑桥大学荣誉文学博士

昨天3月10日是金庸94岁生日,网友们纷纷给“金大侠”送上生日祝福,掀起了一波武侠江湖回忆杀。

   


金庸颇有渊源的导演张纪中,发表了微信长文《贺金庸先生94岁大寿有感:记与金庸先生二三事》:“亲爱的査先生,祝你生日快乐,我永远爱你!”


他在文末放出了很多与金庸的合影,其中还有2014年那会,张纪中携黄晓明、胡军拜访金庸,席间两位明星向金庸先生敬酒的照片。

他同时在文中回忆了几件与金庸交往的趣事。比如拍摄电视剧《神雕侠侣》期间,两人同行杭州,坐在西湖的游船上,张纪中问金庸“什么是浪漫的定义”

金庸的回答相当哲学:“不大常见的,就是浪漫……比如说两个人可以坐在家里看月亮,也可以站在水里看,那肯定站在水里就比家里边看得浪漫一点……”

那么,94岁的“金大侠”身体和近况究竟如何呢?昨天,都市快报记者特地采访了和金庸有着二十多年交情的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徐岱。

金庸近况:精神状态相当不错依然看书看杂志

熟悉金庸的都知道,这几年,他已经基本不接待访客和媒体。去年香港“金庸馆”开馆,他也没有出席。

金庸是我们浙江人,他出生在海宁辖下袁花古镇的一个名叫赫山房的大家族里。徐志摩是他的表哥,女高音歌唱家蒋英和“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是他的表姐和表姐夫。金庸和杭州的渊源同样颇深,他曾在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担任长达8年之久的院长一职。直到今天,浙大师生依然亲切地称呼金庸为“大师兄”。

年轻时的金庸

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徐岱和金庸是忘年交,早年金庸到浙大期间,徐岱经常以“全陪”的身份照顾其左右。后来,他不仅陪金庸多次游览西湖,还走了国内很多地方,如去太湖边探访“笑傲江湖”,去朱家尖海滩领略“神雕侠侣”,去少林寺感受中国寺庙文化等。

“这十年来,我基本每年都会去香港探望金庸先生。”徐岱说:“最近一次去金庸先生家里看他,是去年暑假。一来应香港‘金庸馆’之邀,他们开馆前,来杭州、来浙大拍摄了不少采访视频;二来也是应金庸太太的邀请,她邀我和太太一起去和金庸先生聊聊天。”

在徐岱看来,金庸的健康状况还是非常不错的:“我很负责任地讲,以一个94岁老人的身体来看,他的精神状态是相当不错了。”徐岱回忆,那次他去金庸家中看他,金庸非常开心,“有人讲他现在说的话越来越少,但我观察,他对熟悉的、有过交情的人,还是很愿意多聊聊的。我那次去,他还是聊了很多。”不过,徐岱说,毕竟年纪大了,金庸目前出门走动已不太方便,但在家里,金庸依然会看看书,翻翻杂志,也看电视。

上个周日,也就是3月4日,浙江大学原党委书记、浙江省政府原特邀顾问张浚生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杭州举行,享年83岁。金庸秘书从香港前来参加追悼会。“金庸先生的秘书带来了他的近照,我看了照片,金庸的身体依然很好。和我最近一次去他家中看到的一样精神。”徐岱说。

上周金庸派秘书来杭州参加故友张浚生追悼会

金庸当年到浙江大学任教,这场“姻缘”的促成,实际上就是应好友张浚生的邀请和牵线。

金庸曾说过,两个最要好的朋友,其中一个就是张浚生。1985年,张浚生到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第一个拜访的香港名人便是时任《明报》社长的金庸。让他记忆深刻的是,当时金庸招待他的并非寻常待客的一杯清茶,而是在一宽口大肚的玻璃杯里倒上的一小杯白兰地。从此两人成了莫逆之交。

1998年,62岁的张浚生离开香港回到杭州,主持浙江四校(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浙江医科大学)合并工作,并出任新浙江大学党委书记。当时他得知金庸已有封笔不再写小说、拟到北大或浙大做学问的意愿。他随即与潘云鹤校长商量,聘请金庸为浙大人文学院院长。有人说,正是张浚生,把金庸引回了家乡浙江。

2014年3月,在金庸90周岁的寿宴上,张浚生提出想在杭州为金庸出版一本书的想法,金庸爽快接受了这一邀请,并提出希望张浚生来把关文稿内容。张浚生于是扛大梁,成了这本书的主编,并亲自挑选了三位得力写手。这三人都很熟悉金庸在浙江、浙大的情况,他们保留了许多金庸在杭州、在浙江的珍贵影像资料。一位是应忠良,原浙江省海宁市的市长;一位是卢敦基,金庸的博士研究生;一位是何春晖,金庸在浙大人文学院任职时的助手。2015年,该书由红旗出版社出版,书名为《乡踪侠影——金庸的30个人生片段》。

金庸好友张浚生主编的《乡踪侠影》

金庸浙江往事:最爱杭州曾想在西湖边养老

2015年5月,《乡踪侠影——金庸的30个人生片段》新书出炉时,曾在浙大办过一个金庸资料图片展,披露了不少金庸鲜为人知的往事。快报做过相关报道(详见2015年5月22日《浙江大学金庸图片展 披露“大师兄”好多囧事》)。

算起来,金庸真正在杭州待的时间并不算长,但西湖可是金大侠笔下的御用地盘:像《射雕英雄传》里的武穆遗书;《书剑恩仇录》中,陈家洛与乾隆西湖赏月,红花会群雄与御前侍卫夜斗西湖;《倚天屠龙记》中殷素素与张翠山相遇在西湖边;《笑傲江湖》中令狐冲曾被困于西湖底后学会吸星大法;甚至《鹿鼎记》第一章就提到西湖……

主编张浚生在书中提到,书籍酝酿期间,金庸太太林乐怡就曾透露金庸本人的心思:他一生最喜爱的城市的确是杭州,确实有过在杭州终老的念头。为此金庸很早就在九溪玫瑰园买过一套别墅,但因生活香港长久、医疗服务较为方便等原因,最终未能成行。而且当年金庸打算装修别墅时,曾让施工负责人前往浙大探询教授们的意见。原来他想腾出一间作为客房,在与浙大教授坐而论道、用餐品茗后,不要让他们赶许多路回家,索性可以下榻于他的家中。

第一份工作是在杭州的报社

居然是苦哈哈的“字幕组”

在浙江省档案馆馆藏的“东南日报社”全宗档案里,有金庸1946年与《东南日报》签下的一份“东南日报社职工保证书”,还有金庸离开《东南日报》的“辞呈”。

那年金庸22岁,从海宁来到杭州,进入《东南日报》担任“记者兼收英文广播”一职,这是他人生第一份正式工作。具体任务是收听外国电台,如美国之音、大英电台(BBC)的英语广播,并择要翻译出来,偶尔也选一些英文报上的短文翻译备用。

一般情况,金庸晚上8点开始工作,一边收听英语广播,一边把重要的关键词记下来,再凭着记忆将收听到的新闻即时翻译成汉语。

是的,有点像今天的美剧字幕组,而且还是不能重播重听的字幕组,必须一条过的那种,这也证明金庸的英文很棒。

不到一年,金庸觉得做外交官才是他的梦想,向报社提出辞职,前往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后并入华东政法大学)攻读国际法。至此金庸离开杭州,到上海学习并后来获得作为《大公报》记者赴港工作的机会。

金庸先生的小说拍成的电视剧基本承包了八妹的童年!

点赞祝福金庸先生身体健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