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份关于“现代惊悚小说大师” | 斯蒂芬·金|的简易书单

鲜肉月饼推理侦探团 2018-07-10 08:45:15


文/个人意见

配图/WLROWG鲜肉月饼


我说了过年时要读很多史蒂芬金,我果然读了,好几天是结局陪伴着我迎接日出,我大学时念外文,美国文学的教授在课堂上直接了当的说史蒂芬金的作品是crap,垃圾,但经我细读,我实在觉得史蒂芬金是当代美国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弥漫浓厚美国气息不说,就连他的崛起畅销也是一出活生生的美国梦,太太从垃圾桶里捡回揉掉的《魔女卡丽》前三页叫他写下去,从此创造一代畅销传奇


*《魔女卡丽》台译《魔女嘉莉》,电影沿用台湾译名


▲《魔女嘉莉》2013电影版


不能因为一个人的书读起来有趣你就觉得他没价值,在《它》这本作品里面,有一段应该最接近史蒂芬金的夫子自道。里面写到,主角在大学修写作课,写一些怪物僵尸的故事都拿D,大家对于描写什么东欧的荒原之类的所谓严肃作品倒是被教授浓圈密点而且争相讨论,主角后来把卖出故事拿到的支票影本和退选单一起钉在那门课的公布栏上。


《它》是一本集各种各样恐惧症大全的作品,怕僵尸,怕鲨鱼,怕疾病,通通都集中在小丑这个最中心的恐怖角色上了,捉住人内心的生活化恐惧,是他最成功的地方,但我认为《它》精采归精采,却需要一些编辑,太过庞杂的故事削弱了作品的力量和文学性。


▲《小丑回魂》(《它》)2017电影版


《闪灵》可能是他最为人所知的作品之一,史丹利库柏利克的电影和杰克尼克逊的演出是影史经典画面,但电影是把这本小说当成一个出发点发展出自己的意象,跟小说的内容和意图都有差异,而谁说这个故事说得比较好,则是见仁见智各取所需,我很喜欢《闪灵》大雪封山只有三人孤立在大饭店里这个构想,严肃的小说家可能会不搞灵异专心的描写人性挣扎之类,但史蒂芬金就是忍不住要放进爆破场面和吓人音效,我认为这很有可能是他长久以来不被视为严肃作家的主因。


▲《闪灵》1980电影版


所以,我特别喜欢《魔女卡丽》,这本是他的长篇小说处女作,篇幅上跟后来其他的长篇不能相比,但不管是写作手法或叙事,我都觉得有后期小说没有的干净,和写作上的某种企图,第一本作品一定有其不成熟的地方,但《魔女卡丽》我认为是在充满阅读享受之余,又同时有文学性的作品,端看你从什么角度来看它。而《克丽斯汀》写一个青少年为一部二手车走火入魔的故事,我觉得前半部非常精采,但后面加上的附身情节(也算是解释这一切事件的缘起),对我来说是不必要的,在这里我觉得添加那个情节打断了书自己的节奏,就像是硬加上的配件破坏了整体造型那样,令人遗憾。



史蒂芬金是一个很令人着迷的作家,他有精致描写人性的作品,比如《肖克申的救赎》里面非恐怖的中篇,也有粗制滥造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作品,在畅销与文学,恐怖与人性之间,有太多值得探究的东西,和寡未必曲高,大卖也不代表粗制滥造,最后,《战栗游戏》(大陆译名《头号书迷》)最令我害怕,这本书实实在在的打到了我的弱点。


▲《危情十日》(《头号书迷》)1980电影版





回复“斯蒂芬金”获得相关电子书下载




类型小说是一个标籤性极强的文类,被贴上某个类型或次类型的标籤后,读者就会预期自己该读到怎样的小说。 但很有趣的地方是,绝少类型小说像推理小说这样,总是会有人试图绑架某个类型或次类型的定义。 例如,当本格的定义被拓宽后,就会有人指著某本书说「这才不是本格推理小说」,或是当推理小说已经不再局限於黄金古典时期的长相时,还是会有人跑出来说「这才不是推理小说啦!」。 但其实很多时候,这个标籤并不是分类,而是一种hashtag,你可以為一本小说贴上许多标籤,而不同的标籤可能也容许不同的观看标準。 随便出来撕掉别人贴的标籤然后宣称只有你的标籤是标籤,嗯,那某种程度上只证明了你的世界比别人小而已。 ——推理评论家 曲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