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女艺苑/小说】夕阳无限 作者/俞天鹏

海的女儿艺苑 2018-09-06 11:20:42

海的女儿艺苑 686 辑/月影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余天鹏 原创小说

 智慧本身就是好的。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追求智慧的道路还会有人在走着。死掉以后的事我看不到。但在我活着的时候,想到这件事,心里就很高兴。

俞天鹏,1965年1月出生,四川大学文艺学硕士研究生,四川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教授。

夕阳无限

作者/俞天鹏

 

当夕阳快要下山的时候,她终于爬上了 “脊骨梁”。

 “脊骨梁”是一个长不过二百米小山梁,在莽莽的大巴山系中,这样的小山脊不知有多少个。

然而,它却处在一面叫傲盘山的中上位置,加之, “脊骨梁”的坡度很大,一条很窄的山路几乎占据山脊不到半米的全部宽度,两旁就陡峭如削。

所以,登上 “脊骨梁”时,会给你带来一种惊险和高瞻远瞩的感觉。在脊骨上,有几块天然的石头搭成的平台。坐在这平台上小憩,对面的山像一面巨大的绿色屏风映现在你的眼前,在这屏风后,你能远眺那一道道山脉由青到淡,直到消失在天际。

屏风的前面,是从山间飘来又向山间飘去的嘉陵江。

江的这边是一个叫俞家湾的小山村,这里的房屋、树木以及那一块块庄稼地清晰可见。

小山梁上只长着草,而它四周却绿树成海――这不正是在山村中辛劳一生的牛的天然的艺术造型么?山脊即牛脊。这神圣脊梁,会开阔山村人的胸襟,带来他们很少有机会领略的飘逸的感觉。同时,在绿树环抱中,这脊梁给人又以踏实和亲切感,不会因过余惊奇和害怕而乱了心智。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她已经是八十六岁高龄的老人,况且还缠着小脚。山民一般砍柴时才会来这里的,因为这里较高,属于荒山野岭,就是外出走捷径也多是青壮年的事。然而,她今天仿佛是有意来这里。随着夕阳逐渐西下,她不停地向这里攀登,她感到这种攀登是一种升腾,一种向往,因此并不觉得累。

现在她已来到这个天然的平台上。俞家湾这片山村的景象全收眼底,一切都显得那么亲切!这片土地养育了她一生,也让她辛劳了一生。的确,八十六年来,她的生活几乎没有脱离这块山坡。她去过的最远的地方,是从这里能够望得到的仿佛位于嘉陵江源头的那座最远的山的背后的一个叫剑阁的城市,她的一个远房侄儿病倒在那里。这个侄儿从小父母双亡,是个孤儿,重病中无依无靠。她得知后,就毅然背着自己还在襁褓中的儿子,带着自己背柴买草得来的钱,走了二百多里路,去看这个侄儿。在她的精心照料下,侄儿的病终于好了。另外去得较多的地方就是东边永宁镇和西边的虎跳镇。在永宁她第一次见到了红军。虎跳是她经常卖柴的地方,有一段时间还在那里卖过饭。那时,她总是力争把饭买完,而自己就吃洗锅后沉淀下来一点东西来充饥。在傲盘山的顶端有一个寺庙,有时她也去那里祈神求福,保佑全家人的平安。

“脊骨梁”上方有一个草坪叫龙乘大坪,传说那里是本地的鬼城。她想自己死后也许会去那里吧,但对这个问题她没有作更多的思考,她继续关注的是脚下的这片土地。

在俞家湾的下边是鲁家,现在还能依稀见那些瓦房屋顶的一角。鲁家是她的娘家,她刚才正是从那里上来的,她的生活也是从那里开始的……

她们子妹一共有七人,她排行老大,有五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她的父亲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或是由于生活所迫,他离开家到外面去闯世界,后来听说当了“棒老二”。总之,他离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不久,母亲也改嫁了,抛开全家人不管。当时,她才十六岁,上有八十多岁的爷爷和婆婆,最小的妹妹才两岁多。全家的重任就压在了她的肩上。她勇敢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她耕田靶地,组织较大的弟妹生产,服侍老人,照顾小妹,忙里忙外,开动了生命的全部能量。也就是从那时起,劳动似乎成了她生命中的本能似的习惯,直到晚年,她还是在忙这忙那,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八十四岁时,她流鼻血不止。大夫束手无策,儿孙们哭成一团。后来,血奇迹般地止住了。第二天,她又站起来,蹒跚着虚弱的身子,抱柴做饭……只要生命还有一丝气息,她总会把它用之于劳动!

十八岁时,在爷爷婆婆和弟妹们的目送中,她出嫁了。陪嫁就是一双勤劳的双手。她选择的婆家很近,就是鲁家上面的俞家湾中的一户。从鲁家到俞家相距只有一公里多的路程,因此,出嫁并不影响她对娘家的老人和弟妹们的照顾。她婆家娘家一起忙。有时,遇到天旱缺水,在婆家忙完后,还要到河边给娘家的爷爷婆婆和弟妹们挑水吃。是什么给了她不知疲倦的神力?是一种责任,一种使命!后来,她亲自把爷爷婆婆送老归山,亲自把妹妹们一个个打发出嫁,让她们各自成家立业。她还亲自把弟弟送给张国涛和徐向前的红军队伍,可惜在过草地时就死掉了。

在婆家,也有爷爷婆婆,公公公婆,因此,她一生共为六位老人尽孝送终。她的丈夫也是一个老实的农民,他们一共生育了六个儿女,三男三女……

现在她的目光注视着俞家湾中一个叫“果林园”的地方,现在那里已是一片麦田。可当年那里却是几间茅草房,是她出嫁后的婆家。在那里,有在黑暗吸着烟袋的高龄的爷爷婆婆,有和他们一起操劳的父母。在那里,她生下了她的六个儿女,打发大女儿和二女儿,把幺女儿送给没有生育能力的三妹妹报养。在那里她接待过红军,那时家里有点肉,但没有盐,她就用大巴山人自己作的土酸菜给他们炒肉吃。在那里,她和丈夫把爷爷婆婆和父母送老归山,现在,他们的坟茔就在那麦田边的树林中……

她的目光又移到那个叫“山上”的地方,现在那里有几棵果树,果树已被荆棘缠报,有一小块荒地,旁边有一个废弃的石碾子。当年那里却有几间瓦房,是俞家湾住户的最高点。那是她和丈夫通过辛勤劳动而建立的新家。在那里她结了大媳妇和二媳妇,有了四个孙子。在那里她白发人送黑发人,痛失大儿媳。在那里,她再次见到出嫁后因战乱而出走的四妹。两姊妹相见时已阔别了二十多年,四妹的新丈夫已死,大儿也成家,由于生活困难,于是带着二儿和幺儿来投奔她的姐姐。两姊妹相见时,几乎已不认识,后来就报头痛哭,后来在她的帮助下,就在她住的附近安了家,于是四妹和她成了姊妹中最为亲近的照应。在“山上”下边,有几层梯田,那是她和丈夫亲自开垦的。白天她和丈夫在农田忙活,晚上就回家操持家务。有时,她丈夫要耕田到深夜,实在累极了,就与牛在田埂上睡。他们在完成那个时代作为农民的艰难使命,特别是遇到天灾人祸时,这种使命完全可以将人推倒生命的极限。记得丙子丁丑年,天下大旱,粮食颗粒无收,能吃的树皮野菜几乎吃光,俄死人已成常事。她的丈夫和大儿已俄躺下了,全身水肿,不能动弹,只剩下一双饥饿的眼睛还睁得圆圆的。她好不容易找来一点玉米面,加上一点野菜,煮成粥,她就坐在中间喂他们。给这个喂一勺,那双眼睛就望过来,给那个喂一勺,这双眼睛就会望过去。四双饥饿的眼睛就这样随着那只勺子不停地转来转去,然而,却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她在这样坚韧挺着!在她的呵护下,两条命终于活下来了……

“山上”已经荒芜了,在其下面和果林园附近,带之而起的是几处高大的瓦房,那是她的儿孙们的新家。“山上”废弃的时候,她和丈夫都老了,儿孙们成了他们的依靠和慰藉。十年以前,丈夫离她先走了。她继续陪儿孙们活在一种成长和希望中!她的大儿子憨厚老实,但做一手好木活。二儿子和三儿子都是俞家湾的能人,能说会干,帮俞家湾人处理过许多大事。三儿子还是村里的干部。一个大孙子是镇上的干部。还有一些孙子在外面求学或工作,于是她常常要望着那最远山边的白云深处,在那里,她感受的是一种更高的希望!每当逢年过节,这些孙儿孙女们会回来,大家围着火堂,开开心心,快乐无比!有时她坐累了会去躺一会儿,但不久又会起来,继续坐在儿孙们中间,还不时地为这个拍拍灰,为那个理理衣。晚年她听力不好,不一定能听到儿孙们在谈论什么,但看到他们笑,她也会开心地笑着。儿孙们会从外地给她捎一些点心,这是她最爱吃的东西,但她从不独自享用,总是等湾里有人来做客或是与重孙子们一起享用。她有一个孙子在河北打工,两年未归家,她给他留下一块上好的腊肉,一直等到这个孙子平安会家才煮着吃。

年轻时她是俞家湾的好媳妇,她勤劳坚强,孝敬老人,善济邻里;年老后,她在俞家湾德高望重。她慈祥仁爱,明理宽厚,就是那些德行较差的人,见到她也会从内心油然而生敬意。湾里的人都叫她“大妈”或“大婆婆”。大集体挑水库时,人们白天黑夜都战斗在水库工地上,湾里的许多人只有都把孩子寄放在这位可敬的“大妈”这里,他们才会放心地劳动。空闲时,她常常会到湾里各家去走走,每当这时,各家都会热情相迎,就是那些与儿孙们有些矛盾的人也会把她敬为上宾。而她也会与他们边做家务,边谈着庄稼的事,谈着家里忧伤和烦恼,谈着欣慰和高兴……她是俞家湾人的人格楷模!年长的人会用她年轻的故事教育下一代,而年老的人又会以她言行为榜样,度过自己的晚年!

在这 “脊骨梁”的上面有一条路,缘路向动三十多里,是她三个女儿的家,三个女儿的家相距很近,彼此也能照应。在年轻时的那些艰难日子里,她的女儿们到虎跳卖柴,这里是必经之路。她打柴时也会尽量到这“脊骨梁”上来打,以便看看她的出嫁后的女儿们。而女儿们也每每怀揣着一根黄瓜或一点炒面,给又饥又渴的母亲充饥解渴,在各自的艰难处境中,他们以这种方式,心心相通,相濡以沫……现在女儿们也已经老了,大女儿头发已经雪白,和她坐在一起,就象俩姊妹。外孙们也很有出息,全都在外求学和工作。她向路的东边望去,她现在觉得已无所牵挂。

夕阳将她最后一抹光投向俞家湾,投向那滔滔的嘉陵江,投向那远处的山脉,天地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光明,无比温馨,无比美好!这不是风雨后的彩虹,而是一种永恒和慰藉!

她仿佛与这夕阳化成了一片!

第二天,她走了。她走后,就葬在这“脊骨梁”下。

海的女儿艺苑投稿须知:

本平台为综艺平台,刊发作品不只局限于朗诵作品

2 本平台已经开通原创保护功能,来稿必须是原创首发作品,题材不限,质量高的作品优先刊发。已经刊发于其它微信平台的稿件请勿投稿(纸媒可以),来稿者请自行编辑好格式,保证无错字白字。

投稿邮箱:604041980@qq.com 注明“投稿”。

朗诵作品,采取约稿与审稿相结合的方式,请先发邮箱,需经平台审核通过后,方能交由朗诵嘉宾朗诵,一旦作品刊发,朗诵者即为原创作者。

投稿请附个人简介,生活照,并加编辑微信群:haidenver604041980,以便联系。如有合适配图,更佳。来稿不能保证完全刊发,若两周未刊发,请另行处理

投稿须注重文学艺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纯文学作品。一旦投稿,则视为授权本平台,文责自负。

稿酬由读者来定,无打赏则无稿酬,打赏金额按三七分成,原创作者拿七成,平台留三成用于运营维护,稿酬7天后发放(不足5元不发放),请作者主动联系主编,7天未联系者视为放弃。由于编辑人员时间精力有限,稿酬发放后再产生的打赏不再补发。

管理团队:

主编:月影(微信yueying604041980)

编辑:老刘  心雨  雪花花瓣

朗诵嘉宾:海的女儿  金生

朗诵稿件审核:白云

关注本平台,每天都有惊喜

长按.识别.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