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文化网B版||听声音(张也.小说)

1号文化网B版 2018-10-10 11:56:27


1
总第74期  终审:第24-1期



作者简介:张也,原名张玉海,甘肃白银平川区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特约作家。《沃土》杂志特聘专拦作家。 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曾任多个职务。参加过两次核武器试验,荣立过三次三等功,大校军衔。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许多文章,其中科普散文《给人体更换零件》获全国一等奖。短篇小说《管电的人》获(后勤文艺)一等奖。出版小说《苦水河》、报告文学《公共食堂》、文学作品集《艺海拾贝》、纪实文学《步兵第十团纪事》、《神秘的核武器试验场》。


听声音(短篇小说)
张也

探家回到连队的当天晚上是大年三十。我们连的春节联欢晚会已经进行的白热化了。我顾不上收拾,带着满身的尘埃挤进了灯火通明的饭堂。

饭堂里挂上了几十个彩条,无数个彩色灯泡闪闪发光,变幻着亦梦亦幻的彩色光芒。正中间还挂了两个大红灯笼,把平时的十几个日光灯换成LED的新光源,饭堂被照得如同白昼。歌声、掌声、欢笑声一浪高过一浪地从门缝里、窗缝隙里拼命往外挤。

  我们团各个连的春节联欢晚会五花八门。有的连队猜谜语;有连队唱歌比赛;有的连队表演小节目。我们部队是十大王牌师的装甲团,在部队改革的关键时期,担当着战备值班的光荣任务,我们连又是1964年被新疆军区命名为“喀喇昆仑硬八连”的英雄连,所以,我们样样工作都要干在前面。
我们的春节联欢晚会叫做:“击鼓传花”,你可能觉得这是一个老掉牙的老节目,但是今天晚上却有了新的内容。主持节目的指导员宣布:“喀喇昆仑硬八连”的春节联欢晚会现在开始。

他首先代表连队党支部和全体干部战士向全国人民拜年;向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拜年;向全体干部战士拜年,并且请大家代问家里人春节好。

接下来指导员宣布了今晚节目的游戏规则:敲鼓的人背过身子,不准看大家,而后传花的人沿着饭堂周围互相传递大红绸子扎成的牡丹花,花传到谁的手里,如果鼓声停了,这个人就要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说、学逗、唱,什么节目都行。如果不表演节目,就要向原子弹爆炸时的倒计时一样,从5数到1。如果还不表演节目,就要加罚一个,一个节目变成两个节目了。

介绍完了,指导员问大家:“同意不同意?”一百多名干部战士一起回答:“同意!”

灯光把饭堂照得白亮白亮,战士们吃着糖、炒花生和水果,一个个喜笑颜开,整个连队一片欢声笑语。

鼓声响起,红花在战士们手上迅速地传递着,个个都提心吊胆,害怕红花落在自己手里的时候鼓声停了。

前几个被捉住的都表演了节目,都是男声独唱,一个唱了《怀念战友》,一个唱了《咱当兵的人》,还有一个战士唱了《党啊,亲爱的妈妈》。二排长张志礼被捉住后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眼看倒计时开始了,他急中生智,给大家表演了一套侦察兵的拳术,把全连惊得目瞪口呆,连长说:“这个节目有意义,过完节了给全连都教会,上了战场有用。”全连爆发出一片掌声。
击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红花迅速地传递着,当红花传到指导员手中时,鼓声停了,指导员想给上游赖账,没有赖成,想给下游赖账,还是没有赖,自己只好捧着红花站到了饭堂中央的空地上。

全连起哄让指导员跳一个维吾尔族舞,指导员说我压根就不会跳舞,六都不会跳。全连不依不饶,非让他跳舞不可。指导员一推再推,连长站出来了,举着五个指头,口中喊:“五——、四——、三——。”指导员急了,抓住连长的手指求饶,说:换一个节目,换一个节目。连长说行,我给指导员出一个题目,你要是回答不出来,跳个六也得给全连跳。指导员说,试试看。连长面对全连问了声:“行不行?”全连干部战士大声回答,说:“行。”震得饭堂天花板上直掉尘土。我们是有名的“喀喇昆仑硬八连”,三大民主发扬光大得十分到位,连长一句话就民主了。战士们平时十分乐意这样的民主。

连长说:把指导员的眼睛蒙上,我叫一个战友出列,让他听,听出来这个人是张三、是李四、还是王二麻子。听出来了就算你指导员有两把刷子,听不出来他必须给大家跳个“六”。一共听三个人。回头再问指导员:“行不行?”指导员说试试看。司务长拿来一条白色的毛巾帮助连长把指导员的眼睛蒙了个严严实实。连长说:“上来的人每个人只能说一句话。”指导员说:“不用、不用,三个字就足够了”。

连长说:“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

蒙好指导员的眼睛后,连长环顾了一下全连的干部战士,然后指了指炊事班的崔红顺出列,说:“开始。”从山西省保德县入伍的崔红顺用山西的土话说:“窟窿盖”。指导员说:“你们山西人真土,说话土得掉渣哪,怎么把姐夫叫窟窿盖?”  说得大家哈哈大笑,说完,用手在头上摸了一阵,在两肩上摸了一阵,又用鼻子闻了闻,十分肯定地说:满身的葱花味,肯定是刚刚做完饺子馅,要不是崔红顺,你把我的牙拔掉一棵。崔红顺忍不住扑哧地一声笑出了声,指导员拉开毛巾说:“听对了,听对了。”连长说:“不要能。这才是第一个,一共要听三个人才算。”说完,又让司务长帮忙蒙眼睛。

连长叫来第二个是一个不大不小,不胖不瘦的中等身材的战士,拉到指导员跟前说:“开始”。这个战士说:“饿得岗”。指导员说:“好啊友”,战士又说:“百得嘎,”指导员说:“岗伏通法,勿岗屋里法。”两个人一来一往的说话把大家听得云山雾海的。连长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刚刚从威虎山上下来的?能不能阳光一点?”

他们两个刚才的一问一答的对话,是浙江省台州市温岭市的地方方语言。战士说“饿得岗”,就是我跟你说。指导员回答“好啊友”的意思是好的、说吧。战士又说了“百得嘎,”意思是不要紧、没有关系。这个时候,指导员害怕大家听不明白,就对这个战士说:“岗伏通法,勿岗屋里法。”意思是咱们讲普通话,不要讲老家的话了。

你以为我们的指导员是浙江省温岭市的人吗?不是的,他是土生土长的陕西省西安市人。西安市的人,怎么对那么难懂的地方方言说得那么地道?我们英雄连队的指导员就这么牛皮,他对每一个干部战士都了如指掌,你不服都不行。

指导员说:“我一听就知道你是浙江省台州市人,而且是台州市温岭塘下村人,不要问,肯定是小朱,对不对?”

连长说:“不要能,还有一个呢,这才三比二。必须是三个全听出来才合格。”说罢亲自蒙上了指导员的眼睛。

春节前连队批准我回家看望父亲,我的父亲得了重病,打来电话是指导员接的,然后就批准我回家看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去世早,父亲生病了我这个独生子必须回去。部队规定,战士探亲在家里只能住15天,按时间算下来,我赶在大年初六回到部队,就是正常的。但是我却提前归队了。一来我父亲病情大为好转。二来害怕春节期间火车汽车拥挤,超了假就麻烦大了,所以我仅在家住了7天就提前归队了。

我正要寻找一个安身之地,只见我们排长招手示意让我过去,同时对连长说:“这儿有一个。”战友们小声对我说:“到指导员跟前,千万不要说话,连长让你说,你再说,而且只能说三个字。你一出声,咱们的节目就演日塌了。”

连长说:“大家都不准说话,谁说话谁来出节目。”饭堂里果然鸦雀无声。连长把我拉到指导员跟前,对指导员说:“这是第三个,开始吧。”
指导员摸了摸我的头,说:“说三个字”。我说:“葱卷饼。”指导员说:“山东娃娃。”又摸了我的胳膊和身子说:“这是一个娃娃嘛,身体这么瘦弱,没有吃好还是没有睡好,怎么不长肉,光吃葱卷饼不行,要吃肉。吃猪肉长人肉,你要多吃肉。咱们连的肉有的是,好好吃。把身体养得结实了才好开着坦克车去打敌人。我怎么觉得这个战士好像一排二班的李万明?李万明不是回山东省惠民县看他爸爸了吗?”说着指导员停住了手,站在我面前,用手掰着指头算了起来:“20天的假,元月25号走的,来回路上得四五天,家里住上15天,2月14号才到期。不对,不对,不应该回来这么早。”

我吓得大气都不敢气,用手捂住嘴差点笑出声来。指导员自言自语了一阵,又伸手在我身上摸了起来:“很像李万明,这个娃娃太可怜了,从小没有了妈,他爸爸艰难地把他拉扯大了,高中刚刚毕业就要报名参军,体重只有40公斤,接兵的标准是不低于45公斤。但是他的决心很大,死缠活缠硬是感动了接兵的人。当兵以后,这个娃娃决心很大。技术学习的非常好,很快就通过了考试,放单车了。这次他爸爸病很重,他却一直不给排长汇报,直到住进了医院,他的一个亲戚打来电话我们才知道。不知他爸爸的病情怎么样了?”

我开头还想笑,听着听着,指导员的话直往我的心窝子里钻,我再也忍不住了,沙哑着声音说:“指导员,就是我。”后面想说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眼泪哗哗地直往下掉。

指导员听出了我的声音,忘记了这是在演节目,一把撕掉蒙在眼睛上的毛巾,说:“李万明,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爸爸怎么样了?”

“指导员,我爸爸收到你寄去的500块钱精神就好了一大半,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差不多好了,住医院的费用就是你寄去的500块钱.我回去后他老人家高兴得很,说啥都要出院,出了医院也不休息,买了许许多多好吃的、好喝的,准备好好过个年呢。我说:爸爸呀,部队改革任务重得很,我们装甲团又担负着战备值班任务,我是一名坦克车的驾驶员,少了一个人,一辆坦克车就开不动了。爸爸呀,你的病好了,我还是回部队去吧。”

我爸爸含着眼泪说:“爸舍不得你走,但是爸心里知道你们部队上纪律严,战备紧张,再加上你有那么好的领导,你回部队吧,爸爸能成。”
就这样,我提前回来了。

全连100多名干部战士一个个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我和指导员的对话,一个个眼泪挂在脸上。

       


     推荐人:陈玉福


陈玉福

◇本平台优秀作品由著名1号作家、金牌编剧陈玉福先生重点推荐。

◇陈玉福: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作代会代表;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延安文艺学会副会长;国家广电总局“中国优秀电视剧原创剧本奖”获得者。

◇网址:www.chenyufu.cn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264429191

◇博客:http://blog.sina.cn/chenyufu

◇微信:cyfgs10567

◇出品单位:《西部人文学》编辑部

◇地址:甘肃省金昌市文化馆(公园路12号)         

◇本平台终审:蒋应红

◇投稿邮箱:2179721179@qq.com(小说);

905644521@qq.com(散文诗歌)

◇投稿须知:1、投稿请附上作者简介和近照一张,文末留注微信号, 并加主编微信:gsjcljh66,以便及时联系。2、本平台以刊发2000字以内的精美散文为主,兼顾精短小说、评论、诗歌等。3、本平台对拟刊发作品有修改权。4、投稿必须是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1号文化网五大微信平台

1号文化网B版:重点刊发精美散文,兼顾小说、诗歌、评论等;投稿邮箱:2179721179@qq.com(本平台)

1号文化网A版:重点刊发中长篇小说,兼顾散文、诗歌等;

1号文化网学生版:重点刊发中小学生作文,以培养中小学生对文学的兴趣、挖掘文学新苗为主旨;

西部文学推荐:重点刊发新人力作,兼顾其他文学作品; 

1号文化网诗刊:重点刊登现代诗歌,兼顾格律诗、骈、赋等。

           1号网媒平台


          1号系列网媒平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