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连载】生无可恋的虚少女——第四章

诉拾者 2019-01-10 17:24:44



 努力的人,今天就休息一下吧



Article/仙儿





草莓牛奶少女与神隐之犬


 

——突然在眼前出现的景象都是什么呢?

 

午后的阳光温暖而炫目,整节车厢浮在光之海里。空荡的车厢异常宁静,列车和缓慢移动的森林反向驶去,不只是车厢里,连外面的世界都空无一人,抬头只看见高远的水蓝色天幕和丝雾般飘散的云。

 


对面的座椅上浮现出了田洋的身影,左边位置上又浮现小太阳的身影,远处的座椅还有几个人,但都看不太清,模糊中大家都在朝我挥手——

天空中划过一道痕迹,随即一阵飞机轰鸣声。大家都消失了……



现在是市赛过去的第三天,没有什么奇迹发生,我因为脚伤和状态而错过,曾经他们或崇拜,或鄙夷,现在都随着市赛过去而暂时消停。

小太阳之前来过家里两次,一次是来打招呼,和田洋玩的挺来的,第二次过来商量特训计划,表示即使会因脚伤而错过,之后也想帮我特训。

还是那样有使不完的能量。

 

嗯……草莓味还是巧克力味?

站在自动售卖机前。我的食指像不听使唤的一直徘徊在两个按钮之间,来去两下我就垂下了扒在透明玻璃门上的双臂。


难道不是这样吗?一旦面临选择,就会犹豫不决,但不用多久就会感觉累,像心里被什么拖住似的往地心沉,越想做决定就越是脑子一片空白。

刚想转身走掉——

 

“草莓!草莓牛奶!哼哼哼~”

“哼哼哼~”

一个纤细的女孩子轻快地站在自动售卖机前,注意到我站在一旁,就有点羞涩的收敛了一点。她快速地扫视一下,按下了草莓味牛奶的按钮,机器开始“哐”一声吐出一盒草莓味牛奶。



队里没有这种女生,是像草莓牛奶般的女孩子,轻甜的,我这么描述一定会被吐槽说是痴汉。但我从小就在内心悄悄羡慕过,因为无论怎么改变都很别扭。

不管是散发出的轻松愉悦,还是买牛奶,对她来说都是如此轻松的一件事。

 

“当然选巧克力味啊……”

 

隐约有一个声音传来,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可四下一看除了身旁的少女谁也不在——


还有一只狗。那是一只柯基,眼睛圆圆的,直立地坐在自动售卖机前摆着尾巴。我不禁想起了之前在医院附近的那只柯基,眼神很凶,和这只眼神完全不一样。不过除了眼神,其他地方倒是看不出什么区别。



那个少女似乎也听到了什么声音,四下张望着。

 

“请问……”

“嗯?”我低头看向发声的少女,她的侧脸被自动售卖机的光照亮了。

“你是不是……也听见了?”她像是在喃喃自语,声音很细很软。

“嗯。”我有很多种想法都只在脑内不断重复响起。面对一个初识的人,诸如“那就不是我的幻听了”,“刚才是不是有人站在后面排队啊”之类的本该轻松表达的,也都哽在喉咙里。



只看见那只柯基站起来,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积极摇着尾巴,摇几下转两圈,时不时还停下吐舌喘气。它想要什么。

“狗狗~”身旁的少女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了。

柯基异常乖巧的吧嗒吧嗒走到她脚边,蹦跶了两下,走到自动售卖机的玻璃门前。看一下少女,再看一下玻璃门。任谁都看得出它的意图。

“你想要吗?”

柯基伸出一只爪,拍着玻璃门。因为高度不够所以有点吃力,而且根本不清楚它想要什么。面包,还是牛奶。

“请问……你要先买吗?看你一直等在这里,是我失礼了,没注意到……”

 

“没事……我不买……”不是,我是来买牛奶的。

 

“这样啊,那先给你买吧。”

“可还不知道你到底喜欢吃什么呢?这个怎么样?”少女旁若无人地和柯基聊起来,这能聊起来吗?

“这个呢?还不是吗?”柯基连连甩头。

“到底是哪一个……”

在这个过程中,我仍然不知道我该买什么牛奶,反倒陷入一种无法挣脱的困境,什么也想不清,想走走不了,是一种平衡的状态。可如果只是描述为“懒”的话,又太单纯了,此时要是出现某种外力,我就能改变这种静止的状态。

 


“汪!”柯基冲我叫了一声。外力来了。

我四处望了望,自觉没有做什么举动。

“是这个吗?!”少女恍然大悟,指着我后脑勺挡住的部分,一盒巧克力牛奶。

“汪!”它又开始跟着自己的尾巴转圈。

 

“当然是巧克力牛奶啊……”男声又隐约出现了。

就在附近。

此时我并不在意到底是谁在讲话,反倒像被点醒了似的,脑内灵光闪现,是巧克力味。我准确地按下了按钮,一盒巧克力味牛奶滚落了下来,心中缓慢生出一种舒畅感。

少女蹲下身去,把巧克力牛奶打开,发愁着该不该用吸管。柯基看着少女慢悠悠犹豫的样子,一直跳来跳去的。

“直接打开,不要吸管……”又听见了。

 

“你刚才讲话了……对吧?”

“嗯?”我以为少女在和我说话。

但她此时正不依不饶地对着柯基说话,我拿上牛奶,便走开了。

“我刚听见了,就是你讲话了……”

“给你……”

 

“谢了,日后我定当报答。”

“啊啊啊啊!你别走,我叫麦克斯韦!优娜·麦克斯韦!”转头时柯基已经叼着牛奶盒吧嗒吧嗒走远了。

原来她就是小太阳口中的天才少女啊。

 

那一刻,我也把那只柯基当成了声音的源头,是不是真的其实无所谓,有时候我只需要一个结果,来放置一个未结果的事件,其他的我不感兴趣。就像巧克力牛奶一样,选择困难时,我只需要一个选择,而不管自己的喜好。


就狗会说话这件事,的确难以置信,也许能够让你吃惊,不过这丝毫打动不了我,我想不出JUMPO!都一夜之间,没意思了的世界,还有什么可以新奇的。百米之王或许会有足够戏剧化的反应,说不定还能模仿一下田洋和小太阳的反应,但那都是过去了。

 

以后我还会遇到那只柯基,像这次给我外力一样,它连接着我的小世界和外部更为广阔的世界,是神隐世界来的存在。我不知道它还会带来多少故事,我只觉得这是一种错位,我这种状态遇到的,不是一切平淡似水,而是更新奇剧烈的化学反应。


我也许会被解救,某天的夕阳里我这么想着。




“唉——”


餐桌上的豆腐汤正散发着腾腾的热气,碗里的饭还剩一半。饱腹感在一瞬间产生,连带产生一种胸腔里的闷,我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一个小孩怎么吃饭还叹气呢?

妈妈带着点责备的语气,爸爸默默地吃饭没有给与反应。

“只是吃饱了想叹气而已……”

“她最近就是这种状态,没什么。”田洋说,一边晃动着玻璃杯,杯里的两粒冰块在灯光和汽水里碰撞。

“你现在没了那么重的训练任务,哪来的烦恼啊?”妈妈按自己的逻辑推理着。


解释起来真麻烦,我还想再叹口气,也只能忍住了。


“有情绪不能忍着,要宣泄出来,不然会生病的。”爸爸嘬了一口茶才语重心长的说。

“这几天你也是阴着脸回到家,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是这样面对别人……别人是不喜欢看见这种表情的……”

“要不周末我们全家一起去爬山吧,既锻炼身体,还能缓解压力。”

我就平静地看着他们两个人一句接一句,田洋早就悄悄溜回房间去了。


“我明天就去跑步,应该会好一点。”


并不会。



但我也只能说出这种话了,要我像以前一样,和全家欢乐地爬山,想想都费劲。变成虚少女之后,朋友很难把我叫出去,能在网上解决的就不要见面说,能短信一次性表达的,就不要电话先寒暄一阵,能自己做的事,就不要找人一起做了。

 

我称其为“节能主义”。



深夜12:14。


好不容易才结束了一天,钻进被子里是一天告终的仪式。

黑夜里,我眼前总是浮现白天的那个自动售卖机。白色光线,轻甜的草莓牛奶少女还有会说话的神隐之犬,都是令人记忆深刻的元素。


他们的存在和我是两个不同节奏的世界,还有小太阳和田洋,他们都是比我能量要多的人,只要他们出现,我的节奏就会出现变化,能量也是。

周围人的能量比我强,我就会感到更累,这就是我为什么拒绝一些聚会,并且奉行“节能主义”的原因。

 

“明天帮我特训吧。”深夜给小太阳传了一条消息。

我正在变成一个孤岛。



(待续)



这里是可御可萝的仙儿。

灵感是薯片,可乐和游戏

普通的文字和普通的长相一样

随着时间和光线,颜值忽高忽低,

一直在练习和调整,见谅




作者:仙儿

空山花灯路


 往  期  回  顾 

SAY SOMETHING

来过我生命的你

你得学会和这个时代握手言和

曾经,我也是一个在王者荣耀里怀揣的梦想的人。

【轻小说连载】生无可恋的虚少女——第二章

【轻小说连载】生无可恋的虚少女

                         

@图侵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