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光棍节过完了,我们好好谈恋爱吧

南昌工程学院学生会 2018-09-28 13:32:13



1





光棍节那天我申请加班。因为我不想过这个可耻的节日,也不想若无其事地回家,抱着七公斤的肥喵假装自己不空虚。于是同事们一哄而散后,我独自守着灯火辉煌的整层楼,逐个翻手机通讯录、微信联系人、QQ好友列表,希望能翻出个中意的适龄男青年,跟他白头偕老。

当然,无果。有果的话,还用等到今天?

那些拥有不止一个男友和一打前男友的女人,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呢?我泡上大碗面,坐在饮水机前苦思冥想。

当然,我想不出答案。想得出的话,也不用等到今天了。

我哀叹一声。饮水机也跟着“咕噜”了一声。也许它是懂我的。我拍拍它行将干涸的大桶说,你也饿了吧,可惜你不吃方便面,否则我分一半给你。对了,你也孤单吧,要不我再找个饮水机陪你?呃,你是公桶还是母桶呢?

有些问题注定是没有答案的。我坐在最后一班回家的公车上想。然后就看见微信的大学同学群里,二黑在说话:还是光棍的请举手。

我立刻关了。什么嘛,简直像一场大考后老师说“没及格的请举手”或者“连专科线都没过的请举手”,这是赤裸裸的羞辱。

不过我倒想知道有谁会大胆地自取其辱,用自己的不幸来告慰我们这些同等不幸的灵魂。于是我盯着手机,期待同学们踊跃地跳出来说,我,我呀,还有我呢。

可惜没有。一个都没有。直到我到了家,洗了澡,上了床,群里还只有二黑那条孤零零的倡议。我有点替二黑难过,你知道,倡议没人应和是很尴尬的。犹豫再三,我站了出来,说,我,女光棍。

没人理我。我想二黑已经失望地睡了。但我不后悔,起码明天起床他看到我的回复,会缓解一下难过又尴尬的心情。

其实我跟二黑也没什么交情。我就是怕别人不开心。


2



第二天起床,群里还是空荡荡的两条。但余七给我发了条语音,他说,晚上一起吃饭吧,女光棍。

我顿时振作起来。三秒钟的语音,我听了快十遍。余七声音慵懒,带着无所谓的傲娇和恶趣味的戏谑。

你说怎么可能从三秒钟里捕获如此多情绪?我告诉你,如果你爱一个人到我这种程度,就能。

我对着枕头演练了十几遍回复,又对着手机里余七的对话框说了十几遍,但每次都是说了半天,然后手指上滑取消发送。折腾了半小时,我最后还是用文字对他说:好呀。

好呀。就这么简单两个字,偏要费这么大周折才传递出去。这就是爱情的副作用。暗恋中的男女,大概都是这么爱自找麻烦,因为太想到达某个地方,又不知道路在何方甚至是否有路,只能没头没脑地做着乱七八糟的尝试,然后自以为是地走向一个可能正确更可能完全相反的方向。这探路的过程是何等艰辛,想必每个被上帝甩进暗恋泥沼的人都深有体会。


3



我的血泪史,从十年前就开始了。

那年,十八岁的我刚刚光荣地考进了一所名牌大学,新生里有大把帅哥,可惜没有一个沦落到我们班,老实说余七也不算帅,只是很讨女生的喜。他能做到许多正常人做不到的事,比如从师兄那借来所有科目的作业答案,给全班同学搞到免费电影票,带领三个男生进女生宿舍楼……有次一位经济学家来讲座,我在礼堂外想尽办法也混不进去,余七来了,跟守门的两个同学嘻嘻哈哈一阵子,人家就让他进了。但他没忘了我,回头拉着我的手说“让我女朋友也进吧”,我俩就进去了。

智商情商都如此傲人的男生,我这辈子只遇到过这一个。

在被他拉着走进礼堂的几步路里,我认定了他。

我们很快相熟。不是我俩,是我们班的一群。这一群整天混在一起,疯疯癫癫四处耍。有次去郊区的森林公园玩。公园有秋千,双人那种,余七坐在上面,冲我们喊:谁来陪我?

我身边的湘湘立刻说,我!但站着原地没动。我笑着推她说,快去啊,去哇。

湘湘就跑过去,紧挨着坐在余七身边。余七把大长胳膊伸到湘湘肩上,做亲密状——只是假装,我看得清清楚楚,他的手是高高抬着的。但旁边的男生们见此情景,恶趣味爆发,哄着说,哎,亲一个,亲一个!

湘湘忽然就抱住余七,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余七在一片欢呼声里红了脸。

我在人群里笑着,心里一片黑。

那天以后,湘湘跟余七就不一样了。我眼睁睁看着他俩彼此吸引着试探着,越凑越近,很快凑成一对。说不嫉妒是假的,但那之后的十年,我都一直跟湘湘保持着友好的情谊。我跟所有人都保持着那样的友好。


4



光棍节的第二天,余七带我去吃日本料理。我们好久没见了,有很多话聊,聊得欢乐又融洽。

只是我老是忍不住提湘湘。湘湘出差了呀?湘湘工作忙吗?湘湘知道你约我吗?你和湘湘快结婚了吧?

余七说你能不一直提她吗?我说你们不好吗?他说好也不能老提啊。

对不起。我有些惊慌。为了缓解气氛,我给他讲了想给办公室的公桶配个母桶的笑话,他笑了,但马上沉下脸说,不好笑。

服务生端来半只大龙虾,活的,大半截身体都没了,只剩一个大头竖在冰块里,但两根长须仍然缓慢而有力地晃着,一会指向余七,一会指向我。

我最受不了这个。那长须一指我,我就毛骨悚然,那是生命啊,它该多疼啊,它会有多少怨念啊。

一想到这些,我立刻觉得自己罪恶滔天,连乌冬面都吃不下去了。

余七看出来了。但他坚持不把那龙虾撤走,还给我讲道理,说它只是一盘食物,你不必这么在乎,这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如果你内心太柔软,会丧失很多美好的体验。

我说我就是做不到,我连生鱼片都吃不下去。

余七哀叹一声,说,你没救了。

这顿饭就这么不欢而散。余七开车送我回家,路过宠物商店时,我让余七停下,说,今天回去晚了,肥喵一定等得着急,我要给它买一包上好的猫粮做补偿。

余七毫无先兆地怒了,冲我吼:不许去!

我看着他,有点懵。

我就受不了你这副乡下小媳妇的样儿!余七吼道,你在乎湘湘的感受,在乎二黑的感受,在乎猫的感受,在乎龙虾的感受,甚至在乎一只水桶的感受,你干吗在乎这么多?你这么在乎别人,有人在乎你吗?

我无言以对。

沉默了一会儿,余七说: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特别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自己的,真正的想法,能说说吗?

我不敢看他,我的想法好简单,但常常越简单的想法越说不出口。

余七打开车窗,开始吸烟。他的头朝着车外,硬硬地梗着,三支烟后才终于转回来,看着方向盘说,有个事儿我想问问你。记得那次去森林公园吧,我说谁陪我坐秋千,你把湘湘推了上来。她亲我,你还跟着笑。我是冲着你喊的你知道吧?

不知道。我心里一紧。

那你知道湘湘是喜欢我的吧?

知道。

那你干嘛还推她跟我坐秋千?

我知道她想过去。

你有病!

嗯。

你当时到底喜不喜欢我?

……

说啊。

嗯。喜欢。

我靠!余七狠狠摁死最后一根烟蒂,发动了车。


5



余七你别怪我,我都还没怪你呢。在秋千事件之前,你起码涮过我三次。

第一次,我们四个人在食堂吃饭,你说搞到两张《哈利波特》的电影票,问我想不想去看。我心旷神怡地说,想呀。你怪笑着转向石大壮说,她答应了,你俩去吧。

第二次,我过生日,大家一起喝酒,你说我要是连干三杯,就对我说一句心里话。我二话不说干了,但你对我说的什么?你说女孩子别喝那么多酒!

第三次,你喝醉了往我们宿舍打电话,我接的,你上来就说姑娘我喜欢你。我眼泪都快下来了,保险起见又求证了一下,问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说你不是湘湘吗?

这些事我都会记一辈子,但从未想过有一天要拿出来跟你掰扯。可是今天,你倒像个怨妇似的不依不饶了。


6



我刚进门,就收到余七的微信。接连不断的,每十秒钟一条。

他说,就你啊,活该一辈子女光棍。就你啊,五十岁也嫁不出去。你就装洋相吧。你就给别人垫背吧。你就孤寡着吧。

你还能再恶毒点吗余七?

我被逼无奈,终于把当年被他涮得头破血流的经历说出来。让一个失败者强撑着陈述自己失败的理由,你晓得是件多羞耻多伤自尊的事吗余七?

幸好肥喵在埋头专心吃零食,假使它忙中偷闲忽然抬头看我一眼,我必定一头扎马桶里装死。

余七几乎是瞬间就回复了。他说,傻子我是在测试你啊,但我每次测试都失败了啊,我企图打击你,想看你难不难过,可是每次你都在那笑,笑得那么没心没肺,那么满不在乎,按说我脑子也不笨,但我就不明白一个人怎么能对喜欢的人这么无所谓,我只能相信你是真的无所谓。

我心里很乱,又开始进入不断打字不断删的节奏,但是不等我回话,他又发来一条,这一条石破天惊,直中命门,他说——

别再绕弯子了好吗?say love吧,我现在也是男光棍了。

我浑身的血液登时开始逆流。


7



我做梦都想跟余七在一起。这事实苍天可鉴。但我该怎么面对那条微信呢?这太挑战我的应对能力了。

五年前,我收到过余七的一封邮件,不长,说他跟湘湘分手了,他们之间有太大差异,已经找不到继续下去的理由,他更不想错失的人,是我。

那封发自深夜的信,我第三天才看到。当时我刚冲好一杯咖啡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看到信后满满一杯咖啡全洒在了键盘上。我顾不上清洗,就用鼠标和软键盘回了信:很开心,很荣幸。

然后我去找单位网管,说我键盘被咖啡淹了,给我换个新的吧。网管疑惑地看着我,说键盘坏了怎么把你高兴成这样?

新键盘换好,我一边心不在焉地处理工作,一边酝酿着好好地再写一封回信,我满脑子都是余七余七余七,这些年来每一个日里夜里想说的话,都迫不及待地往外蹦,我相信一旦开动,那封信我能八万字。

但我没写。因为没等我写,湘湘的电话就来了。

对不起,她说,我跟余七闹了两天别扭,现在已经没事了,希望没给你带来困扰。

我心里那一万只奔腾而过的羊驼啊。

但我还是笑着说,没事没事,你们好了就好。

后来余七又打回过一次电话,我们乱七八糟地聊了些芝麻蒜皮的事,确认了彼此现状都良好,他和湘湘的,我一个人的。我有太多疑惑,但都难以启齿。太尴尬了不是吗?

在那以后,我开始不知道怎么面对余七。说不怨是假的,但怨气再大也挡不住爱意,而爱再多,也只能停留在我一个人的心里。

也不是不想好好的找个别的男朋友。可惜不知是我太笨还是太倒霉,到现在也没找到。


8



我彻夜未眠。但到了第二天也没想出来如何回复余七。

几百个想法在我心里扑腾。穿衣服的时候,我想,看来余七是真心的呢,真能跟他在一起就此生无憾了。洗脸时又想,他和湘湘又是闹别扭吧,绝不能让上一次的悲剧重演。擦防晒霜时,我使劲地拍着脸发狠,管他呢,老子就是要拼一次。可在吃早饭时又怂了,还是看看情况再说吧。

到拎着包包出门,一肚子想法还没争出个你死我活。然后我就看见余七在车里对着我摁喇叭。

想好了吗?他揉着俩红眼睛问我,我在这儿等了你一夜。

我很惊讶,继而感动。有一瞬间我真想一把抱住这个满脸倦容的男人,说亲爱的我等今天等太久了。但我说出来的却是,饿了吧,我去给你买个饼。

余七一把拉住我:别走,说正事。

我乖乖上了车。

行吗,女光棍?他问。

你跟湘湘,到底怎么了?我也问。

你管她干嘛?他再问。

不管她怎么行?万一她又打电话来说你们只是闹别扭已经和好了呢?

她给你打过这样的电话?

看来我们之间,存着太多疑问。

也许每一对彼此喜欢又走不到一起的男女,心里都存着一部十万个为什么,一旦机会恰当,大家就会不停追问,你问我我问你,而被问者也懒得回答,因为他的答案是“这还用问吗”,其实呢,那个你认为毫无疑问的答案,对方可能偏偏毫不知情。好在,只要有这么一次彼此发问的机会,就算没有回答,大家问啊问的,也就问明白了。

我才知道原来余七根本没看到那次我回他的邮件,湘湘抢他一步先看到,自作主张删了,而且迅速跟余七和好。

据说有一种爱情,是“已经不想要了,但为了不让别人拿去,便还是死死抓住不放。”这正是湘湘的风格。而我则刚好相反,很多东西明明是我的,看到别人想要,我也会放开手说,那么,给你吧。

所以遇到湘湘,实在是我的大不幸。情场如战场。在一场爱情里面,对手很重要,若遇到刚好克你的敌人,你就死定了。

余七说现在他们已经彻彻底底地结束了。

我选择相信。然后开始接受余七的教诲。

太敏感太善良顾忌太多,就会把属于自己的幸福拱手让人。他说。

太在乎别人的感受,就会丧失你自己。他说。

别过分掩饰你的心,要敢于表达真实的自己,敢于说出“我要”两个字。他说。

一个怯懦的聪明人,比一个鲁莽的笨蛋更难得到真爱。他说。

来,跟我一起说“去你妹的,爱谁谁”。他说。

去你妹的,爱谁谁。我跟着说。

余七笑:看你这副可怜相。

你找我就是因为我可怜?

呃不不,是喜欢,心疼,爱惜,还有……

够了够了,不用编那么多理由,我也是聪明人。

呵呵。哈哈。

有时候两个聪明人要在一起,要花费更大的周折呢。因为彼此都更善于掩饰,更难以揣度。

可是为什么非要对爱的人隐藏真心呢?这真是一个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