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目录丨《微型小说选刊》2018年第6期

微型小说选刊 2018-06-17 13:28:04





菩 萨

◎李立泰

父亲老咳嗽,半夜咳醒,披衣服坐起来,母亲也坐起来陪父亲,两个人面对着说话,母亲给父亲倒杯水喝,压压咳嗽。

父亲日渐消瘦。母亲也拿不出什么好的补品,当年能吃上饭就不错了,母亲最好的东西就是早晨的一个鸡蛋花儿,叫父亲喝。

吃的药嘛,厂医务室薄荷片、止咳糖浆,啥的。

父亲是先进工作者,早上班晚下班,对工作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服从领导、团结同志、任劳任怨、以厂为家……这些四个字的好词,毫不夸张,都用在父亲身上也不为过。上班三十年从没请过假,没缺过一天勤,全厂有名的老黄牛!

一次父亲随领导陪客人吃饭,父亲拘谨地光拣青菜吃。最后把剩下的半瓶酒,一盒烟,一个打火机(南方刚出的液体塑料打火机)交到办公室。

看看这就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国家主人,工人阶级父亲,公家的好处一星一点不沾,厂里的一草一木,一个钉头,半截铁丝也没往家拿过,真正的大公无私。

现在的年轻人看到这些,会说当年俺父亲憨,可父亲响应党的号召,毛泽东思想挂帅,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学雷锋、学王杰、学王铁人、学焦裕禄做革命的“傻子”。

这次领导也是变相地奖励父亲,安排他出差天津,看看大城市。

父亲工作这些年,从没出过远门,母亲为父亲做了件新上衣。母亲嘱咐父亲,给厂里办完事,转悠转悠,看看景致,再到大医院看看咳嗽。父亲说,行。

父亲买硬座,住旅店,不住宾馆,在小吃摊吃饭,给厂里省钱。厂里搞建设需要资金呀!最后一天上午办完事,去火车站买了返程票,下午去了天津第一人民医院。

大夫听诊器在手里暖着,待温暖了,父亲解开扣子,给父亲听诊,大夫感觉有问题,开了单子叫父亲去做透视,父亲不情愿去,一个咳嗽,还用透视啊?去吧,诊断需要。大夫说父亲。父亲透完视,X光报告交给大夫。

大夫问父亲:谁跟你来的?

父亲说:我自己来的。

大夫说:你不能回去了,需要住院观察。

父亲的脸腾地红了,说:大夫,我的火车票都买了,晚上七点的火车,要不火车票就瞎了。

大夫说:老同志,我不是开玩笑,你真的需要住院治疗,马上去邮局给你厂里打电话,告诉家人。

父亲无奈地说:好吧,那我给厂里说,让家里来人。大夫您写住院手续,我去去就回。

父亲出了医院,回头看看没情况,就撒了丫子,奔火车站去了。到了天津站候车室,父亲找个座位眯起来。你叫我住院,虽是好意,可是有那必要吗?厂里上新设备,人手紧,一个人当俩使。家里也离不开我,孩子小,老伴顾不过来。再说了,我不回家,住院了,还不把她吓个半死,啥病啊,这么严重吗?假如真需要住院,我再回来不迟。

想到这,父亲还暗自庆幸逃出了医院,只是觉得对不住大夫,态度多么好的人啊?俺这不是不知道好歹吗?好同志啊,对不起了!

几天来太疲劳了,父亲迷迷糊糊地打着小呼噜困着了。

睡梦中父亲忽然听到火车站广播喇叭喊: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下面广播寻人启事,钟祥明同志,钟祥明同志,听到广播后,请到进站口,有人找。播音员喊了两番儿。

父亲惊醒,扑棱坐起来,揉揉眼睛,朝进站口快步走去。

……未完

可读性·思想性·文学性

您阅读、写作的良师益友

微型小说选刊

长按二维码关注


长按关注“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文艺好书一网打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