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人韵士】徐双山|中华五岳赋

诗摘词选 2018-06-11 17:41:34

诗人简介♥





徐双山,字隐之,又字天隐,号雪庐诗叟,斋署止观。1948年9月17日生于黑龙江省双城县,祖籍河北省迁安县。作家、诗人、楹联家、辞赋家、剧作家、书法家,高级编审。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华对联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哈尔滨文史馆馆员。发表作品四百余万字,作品被收入多种选集。出版有《徐双山中短篇小说选》(上下两部)、短篇小说集《知归鸟》,散文集《丁香结》《收藏记趣》《吟坛漫话》,报告文学集《人生档案》(上下两部)《止观斋诗稿》《止观斋词存》《止观斋吟稿》《徐双山戏剧曲艺作品选》等多部,并有数十篇骈赋发表入书。作品多次获奖。小传被收入多部辞书。

中华五岳赋 

止观斋主徐双山

东岳泰山赋





乾坤始奠,混沌初阑。阴阳相济,日月回环。盘古开天辟地,肩吾(1)储海积山。郁郁其山哉,乃诸生之根苑;茫茫之海也,为万物之本源。华夏泱泱,嗟群峰之神秀;大圜浩浩,结五岳之仙缘。惟独尊之泰岳,此雄甲于尘寰。叹天成之峻峭,喜地设之斑斓。名载诗经舜典,声闻黎庶时贤。

夫泰山者,岿然耸峙,奇挺峥嵘。配天绝域,齐峻纵横。溯其源于混沌,度岁月于泓汯。万代流传,盘古头颅所化;千秋演绎,日精月魄而生。其寿考五十亿岁,其物华万种风情。

翼展儒乡五百里,怀拥齐鲁三座城(2)。高可摘星捧日,宽堪卧虎巢鹰。临深渊而雁唳,劈绝壁而猿惊。气胜华山之险,势羞衡岳之争;骨轶恒峦之秀,魂骄嵩岭之名。前对圣人之论语,背依首府之泉鸣。左可排忧点翠,右堪涤虑餐英。北倚黄河濯浪,南窥吴越陈兵。东望沧波海若(3),西闻大漠驼声。

莫论雌雄,天下无双仙府;休言翘楚,神州第一奇峰。何以称尊五岳,只缘明德三公。夷吾所记,无怀氏之封禅(4);典籍留痕,东泰岳之迎龙。后继伏羲颛顼,相随黄帝神农。秦皇汉武,隋主唐宗。亲力亲为,一十三代帝王之足迹;遣官遣使,二十四代君主之宸衷。造化通灵,神佑七情斯感;祖龙跪雨,帝封五大夫松。祈冀江山固永,希求百姓盈丰。

登此山也!千秋路浑如蛇蟒,十八盘犹似钩梯。千六青阶,步履惟艰而挥汗;万般妙境,襟怀殷盛而观霓。放眼而疑高,叹叠岩而壁立;举头而惊陡,望霄汉而云低。思拱岱而壮尘寰,山同地老;牵流云而小天下,人与天齐。紫雾成形,飞絮奔来苍狗;白驹掠影,晴光映现金鸡。斗笔如椽,观壁间之丹刻;梵音似梦,听树上之黄鹂。嬴政刻碑焉在,胡亥留迹剥离。云路先声,虫二无边风月;雨帘后续,口三有品威仪。归去黄蜂,别仙人之洞府;飞来紫燕,照王母之灵溪。近睇巉岩,俯则弹冠论险;遥观绝顶,仰何愧履如夷。石栈泥潭,言其物外之地煞;风涛云壑,超然尘表之天衢。

至若六大景区之盛,四相(5)妙境之常。引无数苍黎而膜拜,载几多圣者之行藏。过扇子崖而胆颤,临阴阳界而棲惶。有樊崇(6)率饥民起义,赤眉军在此地筹粮。望傲徕峰而目眩,游桃花峪而烟凉。门辟九霄,入天门而抖擞;阁开三界,登摩阁而张扬。仰步千朝荟萃,举头万仞苍茫。谁卷珠帘,正凝眸而雨霁;仙乘虹影,欲挥手而云翔。入松山而驻履,朝岱庙而焚香。群坊红宫,思孔夫子登临感喟;石关马岭,忆唐玄宗回马勒缰。过壶天阁,耳听壶漏(7);度云步桥,身裹云裳。六月星眸,凿洞穴,宋真宗夜宿;三更月色,支帐篷,诸臣子举觞。一品大夫,赏虬枝如华盖;六朝古刹,闻钟磬若宫商。读满空(8)之碑碣,敬佛祖之慈航。坪刻金刚般若,书为铁画龙章。冯冢(9)呼霞,聚浩然之剑气,闲亭(10)邀月,筛洁净之蟾光。人起深更,霞捧三竿,日观峰之观日;足量跬步,星移九域,玉皇顶之思乡。

余登此山也!咏古贤之诗句,观今日之姿容。感天高而地厚,悟路远而情浓。亦师亦友,亦史亦宗。如歌如梦,如典如聪。人览众山缱绻,耳听万籁朦胧。余亦有诗曰:


奉访名山阅古今,登攀风浣水云襟。

千秋故国千秋梦,万仞青峰万仞心。

共处三才明铁律,独尊五岳解金箴。

身微切莫低眉眼,正气凛然不可侵。


注:(1)肩吾:古代中国传说中的神仙,是与黄帝相提并论的得道高人。(2)三座城:泰山绵亘于泰安、济南、淄博三市之间。(3)海若:傳說中的海神。即庄子•秋水中的“北海若」”。(4)无怀氏封禅:《史记•封禅书》引夷吾所记:早在伏羲氏之前,无怀氏即已登泰封禅。(5)四相:佛教用語。佛教谓无常现象的四种特征。如生、住、异、灭;生、老、病、死;离、合、违、顺。(6)樊崇:西汉末年,樊崇率饥民起兵,以红色涂眉,号赤眉军。其北上泰安时,曾驻兵扇子崖。(7)壶漏:一种古代的计时器。以水箱的漏水流速,计算时刻。(8)满空:朝鲜僧人,曾于普照寺驻锡,后人立碑纪念。(9)冯冢:冯玉祥将军1932——1935年曾寄寓普照寺,其墓在泰山西麓,墓之正面有将军铜铸头像。(10)闲亭即筛月亭。


西岳华山赋





三元浩瀚,惟山川之永续;五岳巍峨,独太华之险踞。承天地之精魂,秉西京之王气。接远古之洪荒,吸日月之灵异。东沐紫雾晨曦,南连秦岭宝地;西望十三朝古都之替兴,北瞰十九曲黄河之东去。青史留痕,黄帝尧舜巡游;竹书纪事,秦皇汉武祀祭。百丈豪情,谪仙诗圣歌吟;千秋轶事,智者哲人隐逸。

八百里秦川,蕴龙脉而声扬;五千年古国,缘华山而名立(1)。

东峰壮哉!名曰朝阳。奇岩虎卧,怪柏龙翔。登高台兮,观丹暾冉冉;倚石楼兮,望绿霭苍苍。沐罡风兮,迎松涛阵阵;临崖畔兮,引碧水汤汤。上觅青虚隐隐,下视平野茫茫。鱼戏露池,喷珠吐玉;燕落棋亭,听雨撷芳。石月如鉴,古有巨灵显圣;黄髓似玉,今留仙掌昭彰(2)。蹬中条而劈道,托西岳而牵江。降蛟龙而入海,伏狂骏于脱缰。胸荡层云,思人生之短暂;目惊叠嶂,叹世事之沧桑。

危乎高哉!南峰落雁;峻矣险也!一柱擎天。树茂春秋,浓荫郁郁;泉通玉井,雪液潺潺。石坪宽约丈许,下临绝壑;天栈不足九寸,横担木椽。空背虚倚,舒臂缘索而进;缓步斜行,凝神屏气而攀。访白帝之祠,何求厚禄;寻老君之洞,无觅金丹。睡仙陈抟避诏(3),心被白云空锁;隐者贺老参禅(4),身随鹤羽同眠。但可涉难历险,思造化于万象;何须问道参佛,悟哲思于大千。

西峰峻哉!莲蕴灵根。崖削陡峭,壁立嶙峋。青藤蜿蜒,绿叶幽深。鸟瞰玉带,鹰傍青云。神骏踟蹰,天子驻跸;仙囊客醉,妙笔留吟。“车箱入谷无归路,箭筈通天有一门。”(5)崖路不盈尺,面壁慎行,试足擦耳;谷渊深万丈,悬空挽索,裂胆惊心。金锁关前,孰能施法而开锁;舍身崖上,人惧失足而舍身。岁月悠悠,巨石中裂,沉香劈山救母(6);风云漫漫,绝路前空,韩愈投书丧魂(7)。过此峰,敬凡夫之余勇;历此险,知智者之生存。

壮哉北峰,云台其名。三峰总绾,一岭南通。狐奔兔窜,珍禽荟萃;枝繁叶茂,草木峥嵘。三千年,老子青牛犁道(8);五百载,群仙道院藏经。华山自古一条路,险境从来万种情。百丈崖,天成地造;千尺幢,鬼斧神工。忽远忽近,猿猴啼险;忽上忽下,鹞子盘空。六百丈高峰,层层历险;五百级青阶,步步攀登。回心石上,何回心之喻;媪神洞中,祈媪神之灵。信矣哉!苦心人天不负;明乎也!有志者事竟成。

中锋玉女,美也奇哉!雄关鬼锁,天阙神开。霞飘悠谷,露洒苍苔。剑指风流,自古兵家之四塞(9);星驰俊采,今朝少昊之三才。蓦然回首,鸟自身边飞过;伫立凝眸,云从天外飞来。灿灿然,曙色流光缱绻;欣欣也,良宵明月徘徊。龙之窟,呈祥献瑞;石龟蹑,避难攘灾。玉女含情,萧史吹箫引凤(10);诗心掠美,骚人泼墨抒怀。洗头盆,洗却忧丝烦恼;舍身树,舍除俗骨凡胎。

神驰万仞,目骋八极。身凌绝顶,志与天齐。胸开气定,心旷神怡。情追四季,笔咏朝夕。春绘云藏倩影,夏描雾裹仙衣;秋赏雨中花树,冬裁雪后虹霓。喜云山之飘逸,爱雾山之迷离;诵雨山之潇洒,歌雪山之清奇。

大仁大美,大险大奇。大开大悟,大境大迷。如仙如圣,如幻如诗。如歌如梦,如醉如痴。访重峦而作赋,拜华岳而为师。余有诗曰:


攀跻白发叹龙钟,万仞钦尊向九重。

忆古思贤浑忘我,参山问道亦寻踪。

豪情放胆追晴日,险路惊魂踏顶峰。

纵目方知天地阔,振衣欲咏望云松。


注:(1)据清代著名学者章太炎先生考证,“中华”、“华夏”皆因华山而得名。(2)神话传说古代有河神巨灵,左手托起华山,右足蹬去中条山,给黄河劈出一条入海的河道,排放洪水,拯救万民。(3)传五代陈抟在华山南峰写过谢诏表:“一片野心,都被白云锁住;九重宠诏,休教丹凤衔来。”(4)南峰有贺老石窟,传为贺元希在此洞修炼。(5)杜甫句。(6)西峰有大石,状如莲花,故名莲花峰。旁有巨石中裂,形如斧劈,传为神话故事《宝莲灯》中华山三圣母之子沉香劈山救母处。(7)相传唐代文学家韩愈攀上华山,回头望去,恐惧失色,自度生还无望,写下遗书投掷岩下,同行者只得用酒将其灌醉,才抬下山去。(8)北峰有老君犁沟,相传老子在此修炼时,见山民开山凿道不易,便驱使所乘青牛,一夜犁成山道。(9)四塞,四方皆有天险,可御守。《史记·苏秦列传》:“秦,四塞之国。”(10)传说春秋时隐士萧史,善吹洞箫,箫声令秦穆公之女弄玉爱慕不已,抛弃宫廷生活,跟萧史来华山隐居。此峰的“玉女洗头盆”、“玉女祠”、“舍身树”等名胜皆因此得名。


南岳衡山赋





唐尧虞舜,华夏荆蛮。春秋更迭,日月回环。惟楚有材,五千年之故国;于斯为盛,八百里之衡山。圣帝祝融,取上天之神火;释尊佛祖,佑圣迹之尘寰。化育乾坤物事,扶舆社稷江山。

夫此山也!上古丛生榛莽,周秦始筑庙堂。魏晋观宫林立,隋唐神示封王。五宋(5)岁燃香火,明清日渐焜煌。

尔乃妫氏(1)巡游之地,神明来往之巅。夏禹祭天治水,周王巡礼结仙。文帝册封诏定,徽宗御笔题镌。李泌食芋之隐,宗元书碣之缘。韩愈豪吟云散,朱张唱和情牵。杜甫缠绵韵笔,谪仙抖擞诗肩。读魏源之论岳,忆病叟(2)之遗编。蕴湖湘之文脉,聚书院之名贤。寿考葬之中野,名标《慎子外篇》(3)。

其寿也!历万世之岁序,享五亿之年庚。盘古左肢所化,日精月魄而生。尽阅人间兴替,饱尝碧落阴晴。其山也!二十八宿,其位次轸辰之翼;三千余仞,居云梦九嶷之恒。名始祝融之口,义疏《甘石星经》(4)。能铨德而鈞物,可变应而玑行。其性犹如权量,其形恰似天平。款款然可称天地,巍巍然名唤曰衡。

入此山也!群峰叠嶂,傲骨嶙峋。擎天捧日,拄地追辰。聚众河而散射,育膏壤而萌茵。汇湘江而叠浪,留盆地而藏珍。抱衡阳而宿雁,开湘郡而迎宾。春赏奇花异草,夏听细雨芳尘。秋品鲜蔬野果,冬观瑞雪铺银。闻鸟鸣之悦耳,喜猿越之撩人。狡兔与山猪共处,雉鸡与青鼬相亲。感风涛之飒飒,觉林莽之氤氤。曲径通幽,有磊岩之障目;清溪寄远,多嬉戏之游鳞。

于兹迄今,首攀回雁之峰,方得骋怀之境。知北雁之越冬,住南山之有幸。拜寿佛之袈裟,闻莲台之钟磬。负鳌头之盛名,肩开先之使命。同群雄高可比肩,与岳麓遥相呼应。

祝融峰危乎高哉!祝乃希求寓意,融为永世阳明。纪念人文火圣,缅怀始祖恩情。居七十二峰之魁首,享五千年史之殊荣。四季仙岚缭绕,三清树影恢宏。喜深幽于北斗,叹峻极于南衡。观日何须泰岳,赏云当胜蓬瀛。

天柱峰奇也雄哉!一岭缠云,双峰破雾。望立地之金梁,叹擎天之玉柱。感石木之通灵,惊乾坤之造物。杞人何必忧倾,华夏依然如故。攀陡峭之叠岩,踏盘桓之险路。登瞭望塔而观霞,坐八角亭而歇步。

石廪峰富矣仁哉!山生福相,石有仁怀。成其仓廪,佑庇吾侪。接谷神(6)之物赐,盼玄牝之门开。重神农氏之稼穑,祈百姓家之粮柴。五谷丰登,藏菽粟于仓廪;六畜兴旺,豢彘犬于黄埃。钵为仙有,石乃鬼栽。炼丹之所,论道之台。节序三秋,一收一储。门成二户,一闭一开。雨日每闻户响,晴时常见雁来。紫盖峰俊者美哉!望晴霄而戴月,迎旭日而披霞,碧霭如歌如梦,紫岚如盖如纱。白鹤徊翔其上,青鸾歇翅其涯。生蓬蓬之瑞草,开款款之奇葩。恰似瑶台之境,浑如仙子之家。引诗人之遐想,倩画笔之涂鸦。

余登此山也!叹南岳之巍峨,愧身躯之渺小。慰华夏之长青,看菁华之不老。感气韵之雄浑,赏风姿之窈窕。壮许国之情怀,解浮生之烦恼。余有诗曰:


来游南岳悟禅宗,回首浮生每惰慵。

瘦骨孰知行独步,贱名自愧傍双峰。

堪怜俭腹难容大,可叹酸眸常放松。

白发无师当重道,观书未必问晨钟。


注:(1)妫氏:舜(约公元前2277——约公元前2178年),姚姓,妫氏,名重华,字都君,谥曰“舜”。(2)病叟: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自署船山病叟。(3)《慎子外篇》,慎子即慎到,(约公元前390年~公元前315年),赵国人,《史记》说他专攻“黄老之术”。是从道家中出来的法家创始人物。其书分内外篇。(4)《甘石星经》,古代天文学著作。齐国人甘德与魏国人石申所著。甘德著有《天文星占》八卷,石申著有《天文》八卷,两书合称《甘石星经》。(5)五宋:五代与宋朝。(6)谷神:谷神即生养之神。老子《道德经》云:“谷神不死,是谓选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北岳恒山赋





悠悠青史,济济苍生。寻山五岳,饮海一觥。东西南北中,喻江山之一统;水木火金土,蕴天地之五行。常论史前纪左,休云后甲先庚(1)。且喜鼓琴舍瑟,堪惊搏虎骑鲸。仰高峰之险峻,敬浩宇之宽宏。数名山而知昆仲,有北岳而曰太恒。

夫恒山也!生于上古,始于太行。东接幽燕俊秀,西连雁塞苍茫。南障巍巍古晋,北瞻浩浩云乡。五大雄关虎踞,三玄妙道龙翔。五千年之屏障,六百里之脊梁。道教玄门之圣地,皇家封禅之礼堂。华夏文明之渊薮,帝王圣迹之梯航。事载帛书茂典,名垂竹简华章

尔乃黄帝始则画野,唐尧继踵分州。诸地封山镇守,玄恒载籍同俦。虞舜参天巡狩,圣躬敬地行游。葭月山中阻雪,彼时路上衔愁。帝望神峰而拜祭,天降灵石而排忧。封安王之美誉,传玄岳之歌讴。留遗踪于后世,建圣殿于高丘。夏禹贤能,封《灵宝真文》(2)于洞室;周王豪迈,会诸侯雄武于风头。忆秦始皇,访海寻仙过此;闻汉武帝,藏芬瘗玉(3)勾留。隋炀帝焚香叩拜,唐太宗挥笔绸缪。宋真宗之尽礼,元太祖之祈求。明仁宗之祷告,清圣祖之奉酬。浪叠千层,百代蛟龙得水;云翔万里,千年鸿雁衔秋。

仙风道骨,福地洞天。旌旗鼓角,烽火硝烟。兵事必争之地,名流必访之巅。商周代国之家,据险峻而存天下;燕赵开疆之域,借屏障而掌柄权。有大匈奴之骁勇,得慕容氏(4)之威严。道武帝劈山开路,杨家军据敌塞川。鲜卑族之守御,拓跋氏之攻坚。宋仗隘关而享乐,金凭城堡而挥鞭。

若夫八洞神仙,张果老潜修之府;九皋鹤影,茅真君(5)吐纳之家。昌容女修真食蔂,晋左思作赋烹茶(6)。赏李隆基之真迹,读汉班固之文华。留谪仙之名句,咏贾岛之芳葩。钦元遗山(7)之妙笔,叹徐霞客之生涯。

观此山也!叠岩会意,古木通灵。仙云有梦,神水无形。八洞七宫十二庙,四祠三寺九阁亭。开慧蜚声之书院,博才饮誉之碑铭。叠纸骑驴之踏印(8),饮泉问井之分泾(9)。仰首鸿蒙咫尺,凝眸碧霭藩屏。举步青阶拾句,启心紫阙流萤。迎八方之名宿,接九域之巨星。春赏奇花异草,夏听好雨雷霆。秋觅霜枫雁翅,冬观瑞雪雕翎。

十八般之盛景,六百里之风尘。敬悬根松之坚韧,惊紫芝峪之浑沦。看大字湾之婉转,嗟飞石窟之迷人。姑嫂岩之殉义,虎风口之归仁。金龙峡之峭壁,翠屏峰之浓茵。果老岭前谈趣,归元洞里寻真。映虹桥之夕照,醉云阁之清晨。

最是悬空之宝寺,人朝嵌壁之威仪。上载危崖而筑,下临深谷而居。撑木担梁,如大力神之竖举;飞檐翘脊,似仙鹤羽之横披。层层叠起,处处合宜。若安若险,不倚不离。释道儒,三教合龛之敬仰;人天地,三元同奉之祯祺。世代春秋不朽,古今中外称奇。但可溯源大巧,孰能破解悬疑?

余登此山有诗曰:


来游北岳慕其名,得悟人生贵有恒。

跬步休轻怀致远,细流勿舍汇陶泓。

磨针铁杵专心得,锻剑钢锋淬火成。

万仞重峦披雨雪,擎天立地不移情。


注:(1)甲、庚,指天干的第一位、第七位。(2)《灵宝真文》道家经典,传为原始天君所著。(3)瘗(yì)玉:“瘗玉埋俎,藏芬敛气。”埋玉,祭山之礼。(4)慕容氏:据《通志·氏族略》的记载上考究,慕容氏出自中古时期,部族首领高辛氏的后裔,建立鲜卑国。(5)茅真君:道教茅山派的祖师。(6)昌容:恒山女道人。自称殷王之女。食蓬虆(léi,蔓生植物)根,往来上下,见之者二百餘年,而颜色如二十许人。”晋左思《魏都赋》:“昌容练色,犊配眉连。”(7)元好问,字遗山。(8)叠纸骑驴:传说张果老纸化白驴而骑之。(9)饮泉问井:恒山有苦甜井,两井相隔三尺,却水质迥异,一甜一苦。唐玄宗赐匾甜井“龙泉观”。


中岳嵩山赋





九州五岳,万载八紘(1)。山川不辱,天地纵横。古豫多藏风物,嵩山最负声名。入载古今要典,广传中外苍生。太少双峰,翠两间之姊妹;迩遐一品,居四极之中桁。其岿然而拔起,乃嵬矣而高擎。东岱西华,敬东西之峻峭;南衡北岳,尊南北之峥嵘。望黄河之浊浪,听颍水之清泓。接洛都之浩气,临汴府之淑清。居中而不狂傲,向上而蕴精诚。势纳乾坤之概,魂吞神鬼之惊。

奇哉此山!山长野花异卉,地生瑰宝希珍。炎帝试尝百草,农桑惠及烝民。黄帝巡游太室,圣躬寻访奇人。仙叟世称华盖,遐龄或逾祥麟。通晓阴阳岁序,擅观日月星辰。帝乃拜师求教,国修历法施仁。

禅让登山,尧帝思贤若渴;守恒拒主,许由洗耳如痴。尧高风之鉴月,许亮节而如诗。享百岁而崩,圣日落箕峰颍水;怀五德而逝,贤星栖碑碣松枝。舜帝种麻得籽,登封负黍经商。继位于尧而继德,留名于世而留芳。寻访高贤大禹,旋交重任玳梁。

夏禹世居圣地,宿根深固嵩峰。驻登封而治水,率黎庶而遗踪。过家门而不入,斗龙口而前冲。太少双涂(2)育子,室山千古得封。其定都于福庇,夏开国于天容。母石王城明证,黄河颍水相从。

姬旦(3)登台测影,平王颁诏封嵩。万岁山呼,汉武帝礼登中岳;千秋神示,拓跋宏(4)文祭鸿蒙。崇福宫中,司马光著史;程颐门外,杨立雪鞠躬。三访高宗之慨诺,八游武瞾之豪雄。骆宾王之绝顶,梅主簿之苍穹。欧阳修之芦坂,范文正之霞笼。朱元璋之新帐,马大脚之别宫。乾隆爷之御笔,顾炎武之高崇。百五位诗人之足迹,三十家帝子之宸衷。

壮哉此山!山非在大,有佛则祥。名何务远,载史则强。南针东汉开坛,禹甸佛门之肇始;北魏少林继踵,环球武德之独疆。中外威传四海,古今声震八方。忆往昔!师祖九年面壁,达摩一叶渡江。植菩提而驻锡,诵般若而焚香。传禅宗而结善果,布大法而启慈航。见性明心习武,参禅悟道希光。寺舍扶持信众,棍僧解救秦王(5)。举首观瞻,朝毗卢之壁画;凝眸步入,方丈室之斋堂。钦敬长揖,祭塔林之肃穆;虔诚跪叩,拜宝殿之焜煌。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倚名山而立,名因道观而行。杰阁联云,秦皇之中岳庙;飞薨映日,汉武之太乙城。宋真宗之扩建,历朝代之增楹。圣殿久经盛誉,崇宫独享殊荣。方士云集之地,道家修炼之盟。北魏奇人,寇谦之之学养;唐朝高士,刘道合之虔诚。宋代方家,董道绅之隐忍;金时智者,邱长春之博宏。动地神坛,祈千秋之固永;惊天法鼓,期万代之升平。

孔孟之基,根深蒂固。儒家之脉,源远流长。继往为深,华夏之隽才浩浩;于斯为盛,程朱之理学皇皇。忆许由之足迹,寻伯益之石床。敬先贤之鸿德,启后嗣之明良。广招继述誉髦(6),时逢吉月;兴建传灯书院,名曰嵩阳。博雅鸿儒,珠蚌玉郎荟萃;缣缃典籍,兰台石室庋藏。与岳麓睢阳并辔,携庐山白鹿齐芳。难忘程颐程颢,常思文正(7)李钢。赐福于民,融佛仙而联袂;奠安于国,同释道以同襄

美哉此山!嵩高惟岳,博大惟坚。雄横于地,峻极于天。三十六峰如黛,七十二寺通玄。纵望而疑月近,横观乃与城牵。入悠悠之幻境,飘袅袅之岚烟。步青阶而忘我,踏幽径而如仙。沐风涛之缱绻,望云霭之缠绵。惊奔狐而悟道,喜飞鸟而参禅。看虬枝之摇舞,听流水之拨弦。识不全之花草,赏不尽之飞泉。放眼而思宇宙,举头而叹大千。观星台之古老,将军柏之延年。大禹篆书之难觅,嵩山碑刻之炳然。御寨山之记勇,启母石之象贤。遥参亭中小憩,天中阁内流连。欲绘丹青而笔拙,苦吟诗赋而词愆。

欲不揣拙陋,有诗曰:


欲吟诗赋愧词穷,梦里参禅化鸟虫。

已负名山空有意,难酬圣迹总无同。

居中不傲钦龙虎,望远知坚笑狗熊。

但可与君成挚友,簪星捧月伴鸿蒙。


注:(1)八紘:维也。古代以八紘为天下。《淮南子•坠形》:“九州之外,乃有八殥。……八殥之外,乃有八紘。”高诱注:“紘,维也。维落天地而为之表,故曰紘也。”(2)双涂:大禹的两个妻子涂山娇、涂山姚,住两山之下,太室、少室因而得名。(3)姬旦:周公姓姬,名旦。(4)拓跋宏:北魏孝文帝,又名元宏。(5)秦王,即李世民。(6)誉髦:喻才德俊美之人。(7)范仲淹谥文正。

❖插图源于网络

平台顾问:包德珍 古木 博核 傅占魁

责任编辑:王淑梅

图文编辑:若 水 疏 影

策划编辑:孙忠凯 李静莹 郁犁 于影 陈立新

初审编辑:毛瑞花 祁凤杰 雷春翔

复审编辑:高盛毅 汤宪华

投稿邮箱:mm0127m@163.com

主编微信:m594166461

本号由《九州诗词》协办

往期精彩回顾♥

徐双山|中国五大名楼赋

徐双山|龙之精神不灭,国之昌运永恒

徐双山|华山赋(付姚立华读赞)

徐双山|我有诗情秋有月,何堪对影倍思乡

徐双山|独爱香魂人笑痴,灵根无语两相知

徐双山|白发犹堪问古贤,登临胜境可参禅

徐双山|登临方觉梦无边,参透三生问大千

徐双山|君情慰我情,彼此无隔绝

徐双山|我似闲云云似我,心无羁绊任遨游


看完此文用 秒,转发只要1秒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