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那就……肉偿吧,我看你也挺鲜的.”

小说免费阅读 2018-08-25 10:48:05


小说简介:

身具鬼谷道门奇术与医术的林煜入世修心。 他通天道,知阴阳,以一手鬼谷医术纵横都市。坐拥财色天下。 一手板砖,一手医经,打得了畜生,救得了苍生……

第366章 我没钱

    “我没钱。”林煜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那就……肉偿吧,我看你也挺鲜的。”梁雪说着挑了林煜的下巴一下咯咯笑道。

    “呃……我,我是正经人。”林煜后退了一步。

    “正经个屁,闷骚。”梁雪白了林煜一眼道:“你小时候,都是我搂着睡觉呢,你现在一眨眼又变成正经人了?你让老娘情何以堪,老娘当初对你简直就是掏心窝的,就差点就喂你奶了,可惜那时候我没有。”

    “你是谁?”林煜突然有点明白了这个女人的身份了,能说出来小时候搂着自己睡,差点喂自己奶的话,她……不应该是自己的亲人吗?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是你妈。”梁雪好没气的说。

    “你当然不是我妈,除非你十几岁就结婚了。”林煜感觉到无语,他觉得自己简直遇到克星了,这女人每一句话都能把人噎得半死。

    “我是你妈的妹妹,恩,算是妹妹吧,十几岁的时候,我家里遭遇了一声变故,亲人没了,所以我就跟着她。”梁雪道。

    “我妈妈……”林煜的神色复杂,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想知道什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梁雪问。

    “为什么抛弃我?”林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手脚是冰冷的。

    “天底下,没有哪个母亲会狠心抛下孩子的。”梁雪叹了一口气道:“当时帝都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变故,那场变动,是以秋家和林家为冲突引起的。”

    “刚开始只是一些小问题,但是后来发展的越来越严重,甚至影响到了政坛,然后越来越多的人跑进来,去争利益,去抢夺。”梁雪道:“而当时有幕后黑手在操纵着这一切,你被极寒真气所伤,命悬一线。”

    “而那时候,你父亲因为某些动荡,被支去参加一个任务,他本身是一个隐秘部门里的人,因为那场动乱人,他被有心人利用,出国了以后,就在也没有回来,从此毫无音讯,这一晃,就是二十年。”梁雪看了一眼屠夫道:“这个男人,就是当初和你父亲一起去国外的三个人其中之一。”

    “从国外回来以后,他便失踪了,任谁也找不到他,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当时在国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连个人影也找不到。”提起屠夫,梁雪还是恨的咬牙切齿的。

    “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林煜盯着屠夫问道。

    “情报失误,我们闯入了敌方大本营,然后……十队精锐的特种兵围着我们攻击,最后你父亲掩护我们三人撤退……之后生死不明。”屠夫沉默了片刻道。

    “为什么要让他掩护你们撤退?你们怎么不去死?一群没用的男人,缩头乌龟。”梁雪发飙道:“哪怕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是多少年了,你们三个始终没有露过面,难道讲下情况会死吗?”

    “我们对不起嫂子,我们对不起她。”屠夫突然号啕大哭了起来,难以起像一个四十好几,铁塔一般的男人,竟然哭的这么委屈。

    “是你们没用,你们三个,是他最信任的兄弟,临走的时候,姐姐在三嘱咐,一定要照顾好大哥,无论如何,让他活着回来看儿子。可是你们做的什么?”梁雪冷冷的说。

    “是我不对,是我没用,当初我要坚持一下,大哥也不会硬要殿后,也不会就这样生死不明。”屠夫悔恨的说。

    “找了你二十年没找到,可没料到你竟然躲到了刘家去当打手。”梁雪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拜托,你是战鹰的队员好不好?华夏龙头特种部队的人,你堕落到这种地步了?”

    “我……”屠夫哑口无言,他能说他也是为了生活吗?

    “另外两个混蛋呢,死哪里去了?”梁雪道。

    “他们两个和我一起,我到哪里,他们也到哪里。”屠夫说。

    “等会儿带我去见他们。”梁雪怒道:“滚一边趴着去,一会儿找你算账。”

    她说着转过身,对林煜道:“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没有了。”林煜摇摇头,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道:“不管当初发生过什么事情,只要让我知道,他们不是故意抛弃我的就好。”

    “傻孩子,当然不是故意抛弃你的。”梁雪有些心疼的说:“当初的帝都,乱成一团,幕后黑手到现在还没的找到。而你的身份又是挑动着秋家和林家的神经,所以……”

    “所以,我还不能让他们知道我的身份,我还不能去找我妈妈,对吗?”林煜道。

    “对。”梁雪点点头:“不过这些都是暂时的,终有一天,一切真相都会揭露,我也相信你终有一天,能够达到和秋林两家平起平坐的地位。”

    “我一直在努力。”林煜叹了一口气:“我想查明当初的真相,等到我有资格和他们谈条件的时候,欠我的,一并要还回来。”

    “你和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像了。”梁雪凝视着林煜,她感觉到胸口像是堵着什么东西一样。

    “我爸,到底还在不?”林煜沉默了片刻问道。

    “不知道,也许在,也许不在。”梁雪闭着眼睛道:“我不止一次梦到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妈妈却一次也没有梦到过他,她倒是经常梦到你。她说每天晚上你都会出现到她的梦里,她就像是看着你慢慢长大一样。”

    “呵呵,是不是我和梦里的自己,不太一样?”林煜微微一笑道。

    “不太一样,自从当天她发现了你以后,一直在默默的关注你。她说你比梦中的你,更加睿智,更加聪明,更加帅气。从你身上,她看到了当初的林逸辰。”

    “林逸辰……”林煜喃喃的重复着这个名字道:“这就是我父亲的名字吗?”

    “是,他是你父亲的名字。”梁雪的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有怀念,有痴迷。

    “你喜欢他?”林煜突然道。

    “啊?”梁雪吃了一惊,紧接着她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了起来:“你放屁,你不要胡说。”

    在帝都天不怕地不怕,在任何场合都敢横着走的梁雪,生平第一次脸红了,而且还是在比她小了十多岁的男人跟前脸红了,她就像是一个被人戳中了心事的少女一样。

    其实她喜欢林煜父亲的事情,秋若盈知道,根本不是什么秘密,但是被他的儿子当成戳出来,她真的感觉想死。

    “我有胡说吗?”林煜莫名其妙的问。

    看她的反应,就短简一定是被人说中心事了,呵呵,女人有些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自己喜欢的,却不承认 。

    “有,不许在提这个,你懂什么,小屁孩。”梁雪怒道。

    “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林煜讪讪的说。

    “闭嘴,你小时候老娘都能帮你换尿布了。”梁雪说着看了林煜下面一眼:“不过现在应该比以前大了吧。”

    “你是我小姨。”林煜尴尬的说,他觉得这女人根本就是在调戏他。

    “又没有真的血缘关系。”梁雪很快就放开了,她笑吟吟的说:“我是喜欢你爸啊,可是他就喜欢你妈。我当时就发誓,嫁不了他,就嫁给他儿子,反正老娘的名字一定要出现在你家的户口薄上。”

    “呃……”林煜苦笑道:“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我一点也没有开玩笑。”梁雪认真的说。

    “我该叫你小姨吗?这样会不会把你叫老了?”林煜岔开话题。

    “不,我喜欢别人叫我姐姐,你还是叫我姐姐吧。”梁雪笑吟吟的说。

    “好……不过我感觉有点别扭。”林煜确实感觉怪怪的,这是他的亲人好不好,他这样称呼是不是有些不妥当。

    “大男人家,哪那么多事情?别给我扭扭捏捏的。”梁雪瞪了林煜一眼。

    “我想见见我亲人。”林煜沉默了片刻道。

    “你想见你妈,现在还不行,因为你的身份不能败露,否则的话你会很危险。”梁雪道:“帝都安静了二十多年,谁也不想在起冲突。你妈怕顾及不了你。”

    “我知道。”林煜点点头,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我还是不够强了。”

    “你在江南,差的只是一把火罢了,今天晚上,林煜的名声已经彻底的打响出去了”梁雪道:“你缺少的只是财富而已。”

    “我要赚钱。”林煜认真的说。

    “用什么赚?”梁雪反问。

    “医术。”林煜想了想道:“我只会这个。”

    “你一个人的医术,又能赚到多少呢?况且就算是你成为天下第一神医,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快的接受你,因为不管是秋家还是林家,都是商业世家,你想压他们一头,只有从商。”梁雪道。

    “好好想想你下一步怎么走,然后对我说,资金的事情不用担心。”梁雪道:“我相信秋若盈的儿子,一定不会比别人差的。”

    “我想做药企。”林煜想了想道:“只有这个最合适我。”

    “你确定?做中药吗?”梁雪问。


第367章 是中药

    “是,中药。”林煜点点头道:“我相信我一定能做起来。”

    林煜说的没错,鬼谷医门有无数灵丹妙方,只要利用的妥当,市面上常用的药,他完全可以研制出来效果更好,而且不伤及人身体的中成药。

    这个市场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所以林煜相信只要给他足够的东西,他一定能做出来。

    “你想怎么做?”梁雪问。

    “从头开始。”林煜道。

    “不,那样太慢了。”梁雪摇摇头道:“我帮你在江南收购一家制药集团,以后你就是制药集团的老板,随便你怎么折腾,不管是缺资金,还是缺人,我都有。”

    “这样……有些不太好吧,你这是在拔苗助长。”林煜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想快点母子团圆,快点帮你母亲出一口恶气,那就最好按照我的话去做。”梁雪淡淡的说。

    “好,我听小姨的……不,是姐姐的。”林煜连忙改口。

    “咯咯,我真的很期待,帝都林家和秋家的人,看到你成长到一个匪夷所思的高度时,会是什么样的一个表情。”梁雪大笑了起来。

    “我也很期待那一天。”林煜点点头。

    “你妹妹,也在江南,抽空见见她,但是……不准让她知道你是谁。”梁雪道。

    “我还有个妹妹?”林煜有些诧异的问。

    “有,双胞胎。”梁雪说完招招手道:“走吧,见见你爸那些混蛋下属,特妈的一个个都消失了二十年了,全都是缩头乌龟。”

    “好。”林煜点点头。

    屠夫还在外面站着,看到两人出来,他向林煜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不用这样,我又不是你们首长。”林煜挥挥手道。

    “你是大哥的儿子,大哥是首长,所以你就是首长。”屠夫固执的说。

    “他们几个混蛋呢?带老娘去见见他们。”梁雪冷冷的说。

    “好……”屠夫点点头。

    一家微微显得有些破旧的旅馆中,当打开一个房间门的时候,梁雪不由得呆住了。

    刚刚推开门,房间里面便迎面扑来了一股刺鼻的药味。只见房间里面的床上躺了一名汉子,他的身体干瘦,身上几乎没有一点肉。如果不是他时起时估的胸膛,外人根本看不出来他还有生命的征兆。

    在他身边还有另外一名汉子,见到有人进来,他条件反射似的从椅子上蹿了起来,下一秒,他锐利的目光就扫射了过来,让人有种心中生畏的感觉,但是他的一条手臂呈不正常的扭曲背在身后,显然是被人用特殊的手法伤的。

    “你是……阎王?”梁雪看着那个独臂男人,她有些吃惊的说。

    “你……你怎么来了。”阎王看着梁雪,他的双眼几乎都要从眼眶里掉下来。

    “我来看看,你这个王八蛋到底死了没有。”梁雪冷冷的盯着这混蛋。

    “对不起……我……”阎王低着脑袋,看都不敢看梁雪一眼。

    “抬起头,看着我。”梁雪厉声道:“你怎么不敢?把你当初追老娘的勇气拿出来啊。”

    林煜感觉到满头黑线……其实他看出来阎王的年纪并不大,他追梁雪的时候,恐怕他只有二十岁,而梁雪只有十五岁。

    尽管是这样,但林煜觉得,能够变着花样去追一个未成年少女,这该是得鼓起多大勇气啊。

    不过看看自己的小姨,恩,恐怕她十五岁的时候,已经是一个迷倒众生的妖孽了吧。

    “梁雪……你,你怎么来了。”阎王明显的不敢面对这个女人。

    “你说我怎么来了?这些年,你们几个都死去哪里了?还有你,雪豹,你都变成这个鬼样子了,你还是不肯回去求援吗?你们是不是想死在外面,你知道这些年,我们找你们快找疯了吗?”梁雪向病床上的男人怒目而视。

    三个男人默然不语,良久,病床上的雪豹才叹了一口气道:“没能保护好大哥,我们……愧对大嫂,我们哪里还有脸回去?这些年,我们生不如死。”

    “是啊,你们生不如死,难道我们两个女人在那里就好过了吗?”梁雪高声道:“你们知道当时帝都的情况吗?你们知道当时我姐的心情吗?”

    “男人生死未卜,与男人一起的几个兄弟们也纷纷避之不见,帝都形势动荡不安,她一个女人在夹缝中寻求生存,从希望到失望,从失望到绝望。你们知道那些日子,丢了孩子和丈夫的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梁雪越说越激动:“哪怕你们是死了,你们的尸体拉回去让她看一眼,她心里也是好受的,你们怎么没有死在外面?”

    这个女人的咆哮声让几个男人都沉默了,他们不敢说话,因为他们确实理亏。

    “当年的情况……有些复杂。”屠夫叹了一口气道。

    “复杂什么复杂?有帝都的形势复杂吗?别拿着你们以前的破事讲了,我不想听,阎王你的手臂,还有你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梁雪道。

    “回国以后,我们遭到了高手追杀。”

    “哪里的高手?”梁雪勃然大怒。

    “不知道,我只知道对方身手很好,我们三个几乎是九死一生才逃脱。”屠夫道:“因为他们两个都被那高手所伤,所以这些年,自理都不能,而我也无脸在回去,所以这些年就隐藏在其他的一些小世家,当当打手,为他们赚些医药费。”

    梁雪沉默了,并不是这几个男人懦弱,而是当时的情形,确实是情有可愿,良久,她才叹了一口气道:“当年的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你们。”

    “你的手,还有你的身体,没有去医院看吗?”梁雪指了指受伤的阎王和雪豹。

    “看了,伤人的是高手,他的手法比较特殊。”都是被人以真气所伤,复愿的可能性不大,尤其是豹子,他这辈子,恐怕都离不开药了。

    “我看看吧。”一直沉默不语的林煜走上了前。

    “你是……”阎王吃了一惊,他怔怔的看着林煜,喃喃的说:“像……太像了。”

    “大哥的儿子,林煜。”屠夫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当初他们听说林煜被人捋走,这些年来一直在追查林煜的下落,可是没有一点消息。

    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一次江南之行,竟然让他们遇到了大哥的儿子,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事。

    “好……好,大哥有后了,大哥有后了。”

    躺在病床上的雪豹怔怔的落下泪来,一个不管受过在重伤的男人,就这样哭出声来。

    “伤你的人,是以极寒真气贯穿任督二脉,导致你下体经脉变为寒性,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吧。”林煜为雪豹把了把脉道。

    “这点苦,不算什么。”雪豹摇摇头道:“只要能追查到当年幕后行凶之人,就算是受在重的伤,我也不会放弃。”

    “果然,和当年伤我的人是一样的,此人精通极寒真气。”林煜一边说一边取出了金针:“你的双腿,这些年一直用火龙草吊着吧?不然的话,你的双腿血液都会被冻住的。这就是极寒真气最歹毒的地方。”

    林煜总算是明白几个人为什么过的比较落魄了,因为那种火龙草极其罕见,要用特殊的渠道才能弄来,这些年三人只有屠夫才能去工作,这两人基本就是坐吃等死,日子能富裕了才怪了呢。

    “对,当年追杀我们的那个人很歹毒,他的内功阴寒无比,我受了伤之后,真气一直贯穿在双腿的经脉之中。发作的时候,我的两条腿几乎快被冻成冰块了。”雪豹点点头道。

    “呵呵,那个人很厉害嘛。”林煜笑了,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阴冷:“我发誓,三年之内,一定要找到他,当初他带给我,还有你们的痛苦,十倍奉还。”

    “谢谢,有子如此,大哥在天之灵,也该宽慰了。”雪豹的眼睛湿润了。

    “你放屁。”梁雪怒道:“你就这么确定他死了?你找到他的尸首了?或者说国外那个势力宣布他死亡了?没有,都没有,他只是失踪了,失踪了你懂吗?”

    “如果在敢让我听到关于他不利的言论,你不死我也要弄死你。”梁雪冷冷的说。

    “对不起……”雪豹垂着脑袋,一个中年汉子,终于哭出声来:“二十年,我们已经从失望到绝望了。”

    梁雪沉默了,雪豹的哭声让她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是啊,二十年了,她已经从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成长到一个十分有韵味的女人了。

    这三个人,当初离开帝都的时候,都是青涩的小伙子,虽然他们年轻,但是他们却是战鹰小队里面最精锐的一批人。

    而现在,他们的青春已经不在,这些年,他们一直生活无边的阴影之中,仇恨与失去亲人的双重痛苦在不停的折磨着他们,他们一直在与生活斗争,一直在顽强的活着。

    他们是战鹰的成员,他们是华夏最强的兵王之王。他们的性格坚韧,哪怕是被敌人从身上割下来一块肉他们也不会哼一声。

更多精彩 敬请期待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看精彩免费小说,可以投稿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