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作家】小说连载||荷花的清香(二)

前沿作家 2019-11-14 15:30:03


4


       我们都把书摊在中间那个被我和刘荣称为桌子的树墩上看起书来。我不时能嗅到荷花的清香。

        一只蛐蛐在不远处那棵柳树下的草林里叫起来。刘艺放下书说,真好听。我和刘荣立马站起来,悄悄靠拢去。蛐蛐不叫了,我们静静地等。一会儿,它又叫开了,我一扑,双手就罩住了它,小心地把它的翅膀捏住,拿给刘艺看。刘艺高兴得直叫。我和刘荣就得意地给她吹嘘我们小时候在野地里逮蚂蚱、逮蛐蛐、戴蜻蜓的事儿。当刘荣说他会编草笼,把逮住的东西养在里面时,刘艺就拧着他赶紧编个草笼。

       刘荣就叫我和刘艺看见哪里有高高的菅草就拔过来。我指给刘艺什么样的草是菅草,刘艺就和我四处跑着,一人拔来一把菅草,递给刘荣。刘荣就师傅一样悠然地腿一盘,坐在地上,用口哨吹着《外婆的澎湖湾》编起了草笼。我和刘艺都手托着膝盖,猫着腰,看着他编。三颗脑袋快挨在了一起。蛐蛐一抖翅膀,才惊醒我和刘艺,低头看看我捏着的蛐蛐,再看着刘荣编草笼。这时,我就能嗅到荷花的清香。

        刘荣编开了草笼的帮子。我和刘艺不由得啧啧称赞起来。刘荣越发得意起来,动作张张势势地逗我们发笑。草笼编好了。

        刘荣把蛐蛐从顶上的小门塞进去,把小门一关,递给刘艺,说,回去挂在床头,它会天天给你唱歌的。刘艺高兴地接过来,一看太阳说,唉呀,我得回去了。

        第二天,她和别人相跟着从我们身边过,竟然装作不认识我们。我们正生着闷气,她一个人忽然冒出来,说,在校园里咱们就当不认识,免得人嚼舌头。每天下午最后那节课快上的时候,你们留心我们教室后面中间的那扇窗户,要是没看见我,就说明我不能去你们的阅览室了。刘荣说,是我们的阅览室。刘艺做个鬼脸,溜走了。忽地又跑回来,问我们,蛐蛐吃什么?我们说,你给它逮蚊子和苍蝇吃。刘艺认真地哦一声,跑了。我和刘荣捂着嘴咕咕地笑起来。



         第二天下午放学吃完饭后,我和刘荣来了阅览室,心神不宁地等刘艺,又都不好意思流露出来。当看见刘艺从林间小路上骑车而来,都笑起来。

        刘艺风风火火地把自行车立在小路边上的那棵老柳树下,嚷着迟了迟了,真想放学后不回家吃饭了。就坐在了南边的那个树墩上,从书包里往出掏书。我说那你就在学校吃吧,她皱眉头说,天天水煮白菜,漂点油星星,咽不下。我说我们天天不就这么吃的嘛,她剜我一眼,红着脸不搭理我。拿出语文书来,扫一眼我们的书,脸就黑下来,说,看正书!我愣了一下,说,你还真当真了?刘艺说,那当然。刘荣先瞪我一眼,再冲我挤挤眼,我只得把物理书压在《尉缭子》上。

         本来我们就无心看正书,那股荷花的清香又干扰着我们,真是如坐针毡。

       我看见了不远处的树枝上有只蜻蜓。刘荣也看见了,冲我眨眨眼,喊一声,好漂亮的蜻蜓呀。刘艺抬头问哪了?我们指给她看。我跳起来说,我给你逮住它。刘艺瞪大眼,说,别吹牛。我得意地一笑,就去逮,刘荣也跑到别的地方去逮蜻蜓。

        蜻蜓一次次地飞起,我站着不动。它飞走一会儿,就再一次落在那枝树枝上,但会把头向着我,我只得慢慢地移动到它的后面。终于,我逮住它了!我身后的刘艺长出一口气,拍手叫起来。



        我把蜻蜓递给她。她看着抖着翅膀啃我手指的蜻蜓说不敢。我说它啃不疼的,要不,捏住它的翅膀。她说,我就喜欢看蜻蜓抖翅膀。我就鼓励她,她咬咬牙,捏住了蜻蜓的尾巴。蜻蜓一下抱住她的指头就啃,她吓得惊叫一声。万幸我一下握住她的手,要不,蜻蜓就逃走了。我又嗅到了荷花的清香。这么过了一会儿,她不怕蜻蜓了,我才放开她的手。她看着抖着翅膀挣扎着的蜻蜓,跟一个又怕又爱小猫的小女孩一模一样!不时就嚷着向我求救。

        刘荣也抓来一只,个头更大。刘艺两个都要,一手捏一只。这下好了,她连坐都忘了,哪还记得什么正书!我和刘荣又给她添油加醋地吹嘘我们小时候怎么逮鱼、蜻蜓、蝴蝶、小雀儿、小野兔、小野鸡。她听得张开的嘴就没合上。嘴角钻出一点儿涎水来。我们一笑,她醒悟了,娇羞地瞪我们一眼,吸回了口水,说,没想到你们农村孩子这么幸福。我和刘荣愣了一下,说,我们哪如你们城里孩子幸福呀,吃不好穿不好,早早得就下地干活了。刘艺说,玩的好就行!还有比玩更好的了?

        一只蜻蜓又抖着翅膀挣扎起来,她焦急地问我们,这该怎么办?她不能就这么拿着它们呀。刘荣说,这好办,我再给你编个草笼。赵野,拔菅草去。刘艺愁苦地说,只是,怕它们圈在草笼里也像那只蛐蛐一样难受得不吃不喝呀。还有,逮苍蝇蚊子真费劲儿,能喂别的吗?我和刘荣互相看一眼,忍住笑,说,不能。她就蹙着眉头噘了噘嘴。

        我把菅草给刘荣拔来。我和刘艺又看着刘荣编草笼。刘艺说,啊呀,手累死了!我说我给你拿一会儿,她抽扭一下身子说不。

        刘荣编了一只大号草笼,把蜻蜓放进去。蜻蜓在里面飞起来,刘艺目不转睛地看。我说,回去把蜻蜓放出来,它不会乱跑,就在纱窗上飞飞落落。刘艺高兴地跳起来。忽地一脸惊慌地嚷,她得把草笼送回去,不能这么去上晚自习。嚷完,她又想起了什么,急道,呀!浪费了半天!气死我了,就把草笼挂在车把上,骑上自行车跑了。



        我们抓住刘艺贪玩的弱点,天天给她逮昆虫玩,给她海吹我们小时候的事。等她惊觉,呵呵,晚自习也快上了,就会威胁我们,她明天不来了!可是,第二天她又来了,我们逗一逗她,她就放下书跟我们淘气起来,跟个假小子似的。一天,她板着脸,逼我们看正书,不让我们乱动,说,业精于勤荒于嬉!危险!我得同志!我们只得坐下来读正书。

       一会儿,刘荣站起来,刘艺说,坐下!刘荣红着脸说,我去去就来,就跑下渠坝。刘艺脸通红,低下头看书。

        刘荣拿着两只柳枝的皮蹙成的柳花悄悄地回来,蹑手蹑脚地来到刘艺身后,把柳花从她的脸两边垂下来。刘艺惊得一转头,看见是刘荣,就骂他吓死她了!刘荣却问她,这柳花好看吗?刘艺一把拿过两只柳花来,连说好看。刘荣说,还有更好看的。刘艺问是什么?刘荣说,柳条编的花盘。刘艺急忙说,你给我编一个。说完,她猛然明白过来,说,哼!我才不上你们的当了!就把柳花还给了刘荣,一屁股坐下来,拿起书来。

        刘荣悻悻地站了一会儿,把柳花丢在地下。刘荣还没坐下,刘艺一把拿起柳花冲他嚷,你怎么能把它们丢在地下呢?真是的。刘荣,那我拿着它们怎么看书呢?刘艺为难地看着柳花,站起来,把柳花插在两只树枝之间。可是,她看一会儿书就回头看看那两只柳花,终于一丢书,说,不读了!刘荣,你这个罪魁祸首!我要罚你!刘荣得意地问,怎么罚?刘艺一字一顿地喊:编个大花盘!

       编好了花盘,刘艺看看太阳,说,又浪费了两个小时。我得把它送回去。好了,我明天不来了!说完,骑上车就走了。我俩愣愣怔怔地看着她消失在小路拐弯处,然后互相看看,坐下来,气恼地打着水漂。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赵文元,男,巴彦淖尔市作协会员。主攻长篇小说,在小说阅读网、起点、榕树下、江山文学等各大网站均有小说连载。《最后一个乌托邦》在江山点击过十万,成为江山明星会员。短篇和散文多见于报刊杂志,现致力于短篇写作。


前沿作家

一起分享世界的点滴

投稿邮箱:

1536501477@qq.com

微信公众号ID 

: gh_a7ff6675c282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往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