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生命也许跟科幻小说描绘的模样截然不同,它可能是这样...

世界科学 2018-11-07 09:59:03

这里说的外星生命是显微镜可见的那种,不是科幻小说里那种吓人的的怪物



人们对外星人的反应是恐慌?


1938年万圣节前夜,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在美国各地收音机上炸开了锅。一位播音员打断当晚的常规节目,插播了一条“特别公告”,描述了发生在新泽西州一片田野上的一次外星生命入侵事件,还配齐了恐慌的目击者的说明和枪声。这个故事当然是假的,是对赫伯特•乔治•威尔斯(H. G. Wells)1898年出版的科幻小说《星球大战》(The War of The Worlds)的一次戏剧化改编。但是,并非所有听众都知道真相。电台对这个戏剧片段的介绍相当含糊,而那些新闻播放过程中进来的听众,根本听不出来这则新闻是假的。


自从这次广播后,那些不幸受到惊吓的听众,其反应可想而知。数十年来人们一直在争论。一些人说,成千上万的人惊慌失措地冲出自己的家门,飞奔到大街上,确信国家正遭到火星人的攻击;另一些人则说,当时并没有发生这样的大规模恐慌。且不管真实的群体反应如何,该事件有助于强化一点认识,后来将永久存在于科幻电视节目和电影中,那就是:如果人类真遇到外星生命,人类的反应很可能不好。


但是,如果我们遇到的地外生命并非如科幻作品通常刻画的那样(噩梦般的、聪明绝顶的),而是微型的、无知无能的呢?


也许,极小的微生物群远在它们进化成好莱坞电影中那样的小绿人之前,也像地球上最早期的生命体一样存在。那时,我们的反应又将如何?


如果地外生命只是微生物

这是迈克尔•瓦纳姆(Michael Varnum)想要回答的问题。瓦纳姆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SU)心理学教授,同时是该校一个太空搜索研究计划——星际计划(Interplanetary Initiative)的成员。瓦纳姆说,虽然显微镜下的微生物不可能扮演科幻角色里的反派外星人,但事实是,我们发现地外微生物生命的可能性似乎要大于遇到先进外星文明的可能性。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已经开始怀疑,在我们的太阳系卫星上,比如,在木卫二“欧罗巴”和土卫二“恩克拉多斯”的地下海洋,以及土卫六“泰坦”的甲烷湖中,可能存在微生物。


“这个想法有点自以为是,”瓦纳姆谈及他的研究工作时说,“但是,我真的有种预感,比起10年前或者20年前,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可能更接近客观事实了。”


瓦纳姆及其ASU的同事最近开展了若干实验,试图测量人们对宇宙中其他地方存在微生物生命的新闻会如何反应。实验结果表明人们对这一报道的反应非常积极。


在多样化的研究中,瓦纳姆和他的研究团队通过软件运行了各种各样的文本,挖掘和分析语言中积极和消极的影响。一组文本包括太空相关新闻的媒体报道:1967年发现叫作“脉冲星”的神秘宇宙天体,1977年探测到未知的“Wow!”无线电信号,1996年新闻报道一颗火星陨石上存在化石微生物,2015年首次披露一颗遥远恒星的奇特闪烁,激发了科学家关于外星巨型建筑的推测。


另一组文本包括居住在美国的实验参与者撰写的文章,描述了他们自己对发现地外微生物生命的新闻作何反应,以及他们认为世界上的其他人会作何反应。另一组文本包括针对美国《纽约时报》关于火星陨石的文章,或是英国《泰晤士报》关于实验室中创造的合成生命的文章,实验参与者书写的读后感。还有另一组文本包括关于一个更近期事件的新闻报道——2017年发现的“奥陌陌”(Oumuamua),这是人类在太阳系内发现的第一个星际天体。


在每个例子中,文本分析软件显示,不管是新闻记者还是非新闻记者,人们对地外微生物新闻的反应,似乎都更多展示出积极而非消极情绪。


比起对实验室产生的人造生命,人们对地球之外的微生物生命的反应更感兴趣。基于研究人员让实验参与者报告的人格特质、政治信仰、收入和其他人口统计学因素,研究人员没有发现实验参与者的反应有任何差异。(瓦纳姆和他的研究团队还发现,人们觉得他们的美国同胞对于此类新闻的反应,没有自己那么兴奋——瓦纳姆认为,这是美国人中存在的自我优越感倾向的产物。)最近,瓦纳姆在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年会上报告了这些研究结果。


研究结果似乎表明,只要外星生命不从天而降到我们的城市里,人们即使知道太空中存在不同于人类的生物,也许也会觉得没关系。即使有推测认为奥陌陌是一艘外星飞船——可能很可怕!瓦纳姆的分析则表明,人们对新闻的反应仍然倾向于积极,可能是因为奥陌陌这个星际天体正在远离地球,对地球不会构成威胁。“如果有很多外星飞船装载着武器,正向地球而来,我猜人们的反应将会截然不同。”瓦纳姆说。


瓦纳姆的研究结果对于一些研究太阳系外行星和宇宙生物学的天文学家而言,是很受欢迎的消息,其中就包括德国哥廷根马克斯•普朗克太阳系研究所的天体物理学家勒内•海勒(René Heller)。海勒去年开展了一项在线实验,让人们破译一则虚假的外星人电报,累计得到300条公众回复。“我自然非常高兴看到实验对象倾向于把地外生命的发现与积极的情感联系在一起,”海勒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之所以看到人们这样的反应很高兴,是因为本来另一种结果也同样说得通,人们可能会把发现地外生命的新闻与恐惧联系在一起,比如,恐惧人类被地外生命征服,或者恐惧人类文明全盘被地外生命抹杀。”


文本分析研究方法的局限性

海勒指出,瓦纳姆的研究存在一些局限性,而瓦纳姆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已经有研究表明,人们往往在表达中采用更为积极而非消极的语言。那500名写下自己假设的反应的实验参与者,是通过亚马逊的众包网站Mechanical Turk有偿来做的,该网站把研究人员和愿意参与调查和其他信息收集实验的人们连接起来。由于实验参与者居住在美国,研究人员的研究结果不容易外推到其他国家的人口。


瓦纳姆说,他的研究团队正计划开展后续研究,调查其他文化中的人们可能的反应,尤其是非西方人口。


总体而言,依据媒体提及和预测的测量方法并不完美。文本分析软件本身有一些缺陷,比如,软件程序不能识破挖苦话。


瓦纳姆的研究解决了人们对于外星生命存在的新闻会如何反应的问题,却还没有回答为什么如此反应的问题。为什么我们会对这种新闻反应表现积极?瓦纳姆提供的答案是,也许这样的反应会让人觉得宇宙非常好客,而且整个宇宙也不只是空荡荡、冷冰冰的模样。

反应背后的心理学

瓦纳姆的研究解决了人们对于外星生命存在的新闻会如何反应的问题,却还没有回答为什么如此反应的问题。为什么我们会对这种新闻反应良好?瓦纳姆提供的答案是,也许人们有这样反应,会感觉宇宙像是一个更好客的地方。瓦纳姆认为,这个想法给那些觉得宇宙是空荡荡、冷冰冰的人一些安慰。


但是,对于那些与其信仰公然相悖的人们来说(不相信存在地外生命),他们的反应又会如何呢?瓦纳姆的研究并没有让实验参与者报告他们的宗教观点。


“很多世界观,无论是宗教的还是世俗的,都表现出相当的灵活性,”瓦纳姆说,“你看,天主教会最终都跟符合日心说的太阳系重归于好了,是吧?”


作者:玛丽娜•科伦(MARINA KOREN)


资料来源: 

https://www.theatlantic.com/science/archive/2018/02/alien-discovery-microbes/553919/



精华阅读

 智能手机社会学

我们即将见证:有史以来最不平等的社会?

以史为鉴,展望人类工作的未来

从设计思维到系统思维:亟需更宏观的思考

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的社会情景

谬传与真相:人类起源、迁移与融合新探

宇宙的黑暗面

中国人工智能发展迅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