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流浪的爱情小说全文一段流浪的爱情完结版欣赏

可米小说阅读 2019-09-12 07:41:09

《一段流浪的爱情》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玉玉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 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001第几次流产


  乔怜站在洗手间里,背靠着门,双眼紧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忐忑地抬起手里的验孕笔。

  两道清晰的红线,将她的心再一次垂入冰低。

  “阿怜姐,荆少又点名找你了!呵呵,真是好命啊!”

  楼下姐妹在喊。带着夜场特有的娇滴滴的语气,抑扬顿挫到不怀好意。

  乔怜只有在心里苦笑,这算是人人欣羡的好差事?

  两年八个月零一十二天,她清楚地记得跟荆楚瑜再相遇的日子。

  却已经记不得,这是自己第几次怀孕。

  毫无疑问,这个孩子依然会像前几次一样,被荆楚瑜亲手打掉。

  ***

  红狐狸夜场,三楼V包厢里。

  暧昧的灯光氤氲了男人冰雕一样无情的容颜,在与乔怜目光相接的一瞬间,眸子里顿出滔天的恨意。

  “背过去!”他低低吼出一句,未等乔怜转身,宽大的手掌便狠狠抓覆上来。

  乔怜几乎能听到自己肩胛上咔咔作响的骨骼声。下一秒,便是身后啷当阵阵的皮带扣响。


  他说过,他恨透了她那张脸,她那双眼。

  毫无前戏的生涩挤得乔怜痛出一身冷汗。她狼狈地跪俯在地,不由自主地吟哼一声。

  “怎么?还不习惯把自己当狗么!抬高点!”

  乔怜咬着唇不敢再做声,只把双手紧紧扣在昂贵的地毯上。

  她想,看不到荆楚瑜的眼睛也好——

  至少在自己的记忆深处,他还保留着那样如水温柔的眸色。

  不足为惧的黑暗永远遮不住阳光,就像他们曾经许下的永不离弃。

  乔怜已经认识荆楚瑜有十六年了,但那只是认识而已。

  要论见过的话,大概要从三年前那个走投无路的大雪夜,他把刚刚走出监狱的自己重新抓回来,狠狠投入这片新的地狱开始算起——

  压着一声粗重的喘息,荆楚瑜挺起腰身,将乔怜狠狠推了出去。

  灼热的白浆洒满女人颤抖的腿隙,点点滴滴都是讽刺的温度。

  ‘滋’一声灼响,男人的烟头重重碾在乔怜的背肌上。

  伴随着汗液靡靡的焦灼气息,乔怜啊得叫出来!

  “我再问你一遍,你把晓琳弄哪去了?”抓起乔怜的头发,荆楚瑜将她狠狠拎提起来。炯炯目光灼出一片燎原般的恨意,像不死不休的诅咒。

  这是荆楚瑜两年多来,每次做完后的必修课。

  逼供的手段不算花哨,但次次都极尽了残忍和暴戾。

  乔怜闭上眼睛,摇头:“死了……”

  “尸体呢?!”

  “不知道……”乔怜咬住唇,轻轻抿出三个字。

  同样的口供,她说了多少次,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

  坚硬的皮鞋横向过来,毫不留情地踹在乔怜柔软的唇瓣上。

  直到腥咸的气息蔓延到快要窒息的程度,她才挣扎着从地上滚爬起来。

  “你以为找不到尸首,法律就无法给你结案下重罪了是不是?

  乔怜,你算盘打得还真是响啊!可你别忘了,我会一点一点地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让你有天心甘情愿地哭着爬着求认罪,求着回到该属于你的锒铛大狱!

  晓琳生前受到的每一处伤痕,每一丝侮辱,我会十倍百倍地从你身上讨回来!”

《一段流浪的爱情》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玉玉小说

回复 一段流浪的爱情 即可阅读全文


002彼时年少


  乔怜什么也不说,就只是那样静静蜷缩在墙角。她的唇角挂着殷红的血丝,破败的衣裙零散在瘦削的身体上。

  有时候荆楚瑜也是想不明白的。像她这样出身低微心机暗黑的女人,

  就像一条喂不熟的狗,为了钱什么都肯出卖。可为什么无论自己怎么打压折磨,她的身上就是浮不出那种卑贱而低顺的气质呢?

  彼时,一场意外夺去了少年世界里的一切色彩。

  荆家的一名洗衣工带来了年仅十岁的小外甥女,笑握荆楚瑜的手说:“大少爷,太太说以后就让我家小怜过来照顾你。”

  荆楚瑜记得,他伸手过去的时候,摸到女孩软软的脸蛋。接着,一阵咯咯咯的笑声从此拉开两人再也分不开的序幕。

  在荆楚瑜失明的那十年光景里,他无数次想象着那个走路带着春风香,笑起来如银铃响的小姑娘,会长成什么样子——

  瘦削的肩膀,漂亮的黑长辫子,眼睛明亮明亮的。

  他以为她有着这世上一切天使才具有的品质,如洁白的羽毛,如金子般的心。

  哪曾想,她会为了区区二十万,伙同绑匪害死了自己年仅十二岁的妹妹荆晓琳!

  手术复明后的荆楚瑜从没想到过,自己第一次见到乔怜会是在法院宣判的公堂上。

  因为无法找到受害人的遗体,乔怜也不肯提供完整认罪的口供和证据。而且其他三名直接作案的绑匪也早已逃之夭夭。

  所以,法院最终只能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按照胁迫诱拐罪,判处她入狱三年有期。

  这对荆楚瑜来说,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结果。

  不仅为自己那含冤待雪的妹妹,也为自己那一整个白白倾心于她的青春。

  “乔怜,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回忆的凶火越烧越旺,快要燃尽了荆楚瑜这些年来所有的歇斯底里。

  他一把捏住乔怜纤细的脖颈,下一秒就要凑近了嗜血的距离。

  “晓琳是我妹妹,也是你妹妹!你是怎么对她下得了手?二十万而已,你他妈的就只值这点狗屁钱么!”

  “你不懂的,钱对像我这样的人来说……有多重要……”乔怜别过脸,只有这样的话,她无法直视着荆楚瑜的眼睛说出口。

  有些秘密,一旦决定了坚守。便是十八层地狱各个趟一遍,她也只能认了。

  “钱?”荆楚瑜凛然大笑,“对,我忘了你只想要钱。所以我成全你啊!这来钱最快的地方,不就是红狐狸会所么!像你这种卑贱下流的女人,也只配用这种方式赚钱!”

  荆楚瑜狠狠一撒手,乔怜晃倒了身子。落地前的一瞬间,她下意识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小腹。而就是这一个微小的动作,亦是难逃荆楚瑜的双眼——

  “你又怀孕了?”

  乔怜:“……”

  “呵呵,”荆楚瑜冷笑着逼近,睥睨的目光如血色红莲祭火般残忍,“你好像从来不吃避孕药吧?是不是觉得,有天若能生下我荆楚瑜的孩子,下半辈子可就有依靠了?”

  话音未落,男人飞起一脚横踹在乔怜的小腹上。

  那一股恍如隔世般的痛感仿佛在瞬间抽走了乔怜的三魂七魄——

  看着自己双腿间缓缓汇聚成的猩红逆流,乔怜欲哭无泪地咬紧了牙关。

  她不是没想过该怎么逃。只不过,在于荆楚瑜纠缠的这场死局里,她知道自己赢不了宿命。

《一段流浪的爱情》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玉玉小说

回复 一段流浪的爱情 即可阅读全文


003不能说的痛


  “算一下钟,见血按双倍。”

  荆楚瑜拽起床上的被单,随意擦了下皮鞋上的血迹。然后签单丢给服务生。

  在红狐狸会所,没有人不知道乔怜是荆家大少豢养在这儿的。

  两年多前,他一口气砸了二十万给会所,按次过来消遣。

  伤药费算双倍钟,一一往里扣就是了。

  这意味着乔怜除了能拿到近乎微薄的一点点台资来维持生活之外,什么钱也不会经她的手。

  乔怜当然明白,只要自己那个永远不会悔改的赌徒父亲还控制在荆楚瑜的手里,她就没有逃脱的余地。

  那个男人对自己的恨意,只会乘积乘方地加注过来。直到有天,燃尽她生命的尽头才会罢休。

  那一天,应该不远了了吧……

  “这是第几次了啊?”医生翻着厚厚的病历卡,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的口吻溢于言表,“你这年纪也不算小了,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把流产当避孕手段么?”

  乔怜低着头,略略搓弄着手心小声道:“我……我不能吃口服避孕药。我有肝病,以前有医生说,那个药会加重肝脏负荷。”

  “你有家住遗传史?”医生皱了眉。

  “恩,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是肝癌走的。”

  “那叫你老公戴安全措施啊!”医生提高了个八度,草草开了手术单,“我不是吓唬你,再这样下去肝保不保得住我不敢说,子宫怕是第一个要切了!”

  乔怜不做声。

  她从没想过这辈子会有自己的孩子,因为她唯一想为之生孩子的那个人——已经永远都没有可能了。

  “行了,去缴费吧。等下直接进去手术。哦,你要无痛的还是——”

  乔怜赶紧摇头:“不不,我做一般的就行。”

  无痛要全麻,贵八百多块的麻醉费。而乔怜需要钱,需要在最后的时间里攒下一笔——

  不能说的秘密。

  “呦,阿怜姐这是去哪晃荡了?”

  “貌似荆大少昨晚没可少疼爱你呢!”

  “阿怜姐,我听说荆大少在咱们这儿压了二十万的嫖资,每次过来就只玩你一个。怎么样,他活儿好不好啊?”

  乔怜拖着疲惫的身回到会所。天还没黑,那些已经舞炸起五颜六色羽毛的小鸡小鸭们都等在大厅里。一看到乔怜回来,什么样的话也都不客气地往外冒。

  乔怜是不合群的。大多数时候只一个人待在包房和大厅里外,做点卖酒打杂的事。

  所以在红狐狸这里,也没有人愿意与她交好。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灯都上了还在这儿扯狗屁。”丽姐是红狐狸的妈咪,这会儿晃荡着九曲十八弯的腰身,下来一阵驱赶。却独独把目光落在乔怜一人身上——

  “你这什么打扮啊?”

  乔怜今天素颜,穿一件很简单的高领衫和黑风衣。

  “你以为你是情殇买醉来的高级白领啊?赶紧换了去!”

  “丽姐,今天……他应该不过来的,我能休息一天么?”乔怜相信荆楚瑜不会来,并不是因为相信他对自己还有几分怜悯。她只是太了解荆楚瑜了,那个有洁癖的男人才不会愿意在自己流产过后,再来惹一身肮脏的血腥呢。

  “我知道荆少不会来,所以让你去隔壁维也纳馆。今天王老板在那办party,莹莹露露她们忙不过来的。”

  乔怜:“!!!”

《一段流浪的爱情》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玉玉小说

回复 一段流浪的爱情 即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