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演完了就请出去,剩下的只有无尽的冷漠!

小说排行榜完结版 2018-11-01 09:42:57



1
第一章 刀捅肚子

“坏人,你们全都是坏人!”秦思瑶拿着尖锐的水果刀对着众人,满脸泪痕,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单君祁小心翼翼的靠近,试着劝说,“好好好,乖,你先把刀放下好吗?”

秦思瑶害怕的眼睛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站在单君祁旁边的女人身上,她声音凄厉地喊道:“林慕希,你给我过来!”

被叫到的林慕希脚步微退,双手不由自主的放在小腹上,因为她看到了秦思瑶眼里一闪而过的阴狠。

“少爷,不能让夫人过去啊,秦小姐手上拿着刀,会伤到夫人的!”刘妈着急的说着,她是单君祁的保姆,看着他从小长大。

“不行!我就要她!“秦思瑶突然提高音量,尖锐的刀放在了手腕上,只要一划就会血流不止。

“刘妈,你闭嘴!林慕希,给我过去!”单君祁暴怒咆哮道,看着林慕希的眼神恨不得让她去死。

林慕希直视眼前冷漠的男人,也是她的丈夫单君祁,嘴角苦涩:“你怕她伤害到自己,就不怕她伤害到我吗?单君祁,我怀孕了。”

单君祁一怔,也就是一秒,随即恢复冷漠,冷冷说道:“你不过去,思瑶就会-自-杀,你听清楚,你没资格为我生孩子!再说她精神失常是谁害的,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说完就把林慕希推到秦思瑶面前。

心里传来一阵熟悉的钝痛,脸上瞬间血色全无,她知道他不爱她,只是没想到他冷血到连自己的骨肉都不要,他无情的话语就像把利剑,狠狠的插向林慕希的心脏!

况且她不相信哥哥会强了秦思瑶,毕竟单君祁已经把林家整垮,她的哥哥也被单君祁找人切断了-命-根,现在还在监狱蹲着。

“我过来了,你可以把刀放下了吧。”林慕希冷漠的说着,却不敢靠秦思瑶太近。

突然秦思瑶站起,把刀抵在了林慕希的脖子上,手一用力,血液顺着林慕希的脖子往下流。

林慕希害怕的整个人都在颤抖,她只有紧咬双唇才能不叫出声,垂在两侧的手心都是汗。

“都别过来!你们这些坏人,是你们杀了我的宝宝!”秦思瑶抵着林慕希慢慢挪到楼梯口。

单君祁不敢动,他双手攥紧,深不可测的双眸紧紧盯着两人,林慕希脖子上的殷红刺痛了他的双眸。

家里的保姆吓的一个个都赶紧离开。

“秦思瑶你放开我……”林慕希声音带着轻颤。

“林慕希,我好不容易把你骗过来,怎么可能会放开你,我演这场戏就是想让你一尸两命,我知道你怀孕了。”秦思瑶透在林慕希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你……是真的装疯!”林慕希眼神充满恐惧,她求救的眼神望向单君祁,自己一直都怀疑秦思瑶是在装疯,只是单君祁把秦思瑶的精神病例症甩在她面前时,她才打消了疑虑。

“对!我就是在装疯,你可以去跟君祁说啊,你看他会不会相信你,不过,你也没命去说了!”秦思瑶在林慕希耳边露出阴冷的一笑,然后双眼含泪的看向单君祁。

“……君祁,我被-玷-污-了,已经没脸见你,我们下辈子再做夫妻……”秦思瑶说完就抱着林慕希一起滚下了楼梯,手上的刀狠狠的插在了林慕希的肚子上。

“啊……”凄厉的叫声响彻整栋别墅。

2
第二章 戏演完了就请出去

林慕希醒来已是隔天。

医院浓烈的消毒水味刺激着林慕希,她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手缓缓移向小腹,清楚的明白自己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她的……孩子。

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无声的渗入枕头里面。

身上的伤口能够愈合,那么心里的呢?

从楼梯上滚下来,林慕希腹部血流不止,她求单君祁救救他们的孩子,可是冷血的他没有一丝停顿,直接抱着昏迷的秦思瑶冲出了别墅,而对她这个妻子却视而不见。

心像是被人刺了无数刀般疼痛,让林慕希觉得连呼吸都困难。

门打开的瞬间林慕希闭上了眼睛。

“君祁,真的是我把慕希伤成这样的吗?”秦思瑶眼睛一眨,豆大的眼泪源源不断的流下来,柔弱不已。

秦思瑶有林慕希垫底,所以伤的并不严重。

“好了好了,你别难过,当时你也是病发了。”单君祁心疼的把秦思瑶搂在怀里,深沉的目光看向病床上脸色苍白如雪的林慕希。

看到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的林慕希,单君祁的心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的刺痛。

“戏演完了就请出去。”林慕希声音沙哑,她本来想装睡的,只是这两个人实在是恶心到了自己。

“慕希,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不知道我病发了,我知道你哥对我做的事跟你没有关系……”

“别碰我!”秦慕希上前去拉林慕希的手,被她厉声制止。

“林慕希别不识好歹!思瑶特意过来看你,林致远对她做了那样的事,思瑶都还把你当朋友。”单君祁冷冷的说着,刚萌芽的异样情绪瞬间被冷漠替代。

“君祁,你别生气,慕希恨我也是应该的,毕竟是因为我,你们才会失去孩子。”

秦思瑶咬着下唇,满脸泪痕,说不出的惹人疼惜,却在单君祁看不到的角度,对林慕希露出得意的笑容。

“那你就以命抵命吧!”提到失去的孩子,林慕希就像失去理智般的野兽一样,从床上跳下来,狠狠的掐住秦思瑶的脖子。

“林慕希,你疯了!”单君祁上前,狠狠的把她推到在地,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秦思瑶护在怀里。

“哈哈……我疯了?就算我疯了也是因为你们,单君祁,你简直不是人,孩子死了你一点都不伤心难过,却把凶手当宝似的捧在手心里,你算什么东西?!”林慕希双眼含着恨意的看着单君祁还有他怀里的女人,后者回给她一个胜利的微笑。

“我说过,你不配为我生孩子,至于孩子失去了正如我意,你就当替林致远还债吧!因为你哥,思瑶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单君祁声音冷了几分。

在他的记忆里,林慕希都是举止得宜,爱笑的一个人,什么时候开始,她变的就像深宫里的怨妇般狠毒。

“我哥根本就是无辜的,是秦思瑶……”

“林致远,你别过来!你走开啊!”林慕希的话都还没说完,突然秦思瑶就尖叫着挣开了单君祁的怀抱,双手捂住耳朵蹲在墙角,嘴里念念有词。

“林致远,你别过来,我求求你!”

“秦思瑶,你别装了,你根本就没有疯!”林慕希顾不上肚子上的疼痛站起来,气的浑身发抖。

“啪”!

“林慕希,你闭嘴!你真的越来越歹毒!”单君祁一巴掌狠狠的甩在她的脸上,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


3
第三章 我诅咒你,断子绝孙

脸颊是火辣辣的疼痛,受伤的地方也在痛,林慕希知道是伤口崩裂,然而都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痛。

“思瑶,别怕,有我在,谁都不能伤害你。”单君祁的语气简直温柔如水,他轻柔的搂着秦思瑶,手若有若无拍着她的肩膀。

“呵呵……单君祁,我歹毒?我看你是眼瞎心也瞎,她秦思瑶根本就没疯,她是装的,我哥是无辜的,我哥没有伤害过她,这都是她亲口跟我说的!”林慕希声色俱厉的咆哮着,脖子上的纱布被染红,眼泪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够了!你再不闭嘴,我就让林致远死在牢里!”单君祁就像头被激怒的狮子般怒吼着,双眼因愤怒而沾满血丝。

“君祁,我这辈子都不能为你生孩子了,我要你把林慕希的子宫摘了,摘了她的子宫!”秦思瑶失声尖叫,双手紧紧的抓着单君祁的衣领,整个人充满戾气。

“好,我答应你,我全都答应,你先别激动!”单君祁几乎想也没想就同意,看到发病的秦思瑶,他心里一痛,眼里满是疼惜。

“单君祁,你不能这么做,你也没资格这么做!”林慕希无力的踉跄几步,双手紧紧的摁住胸口,那里在痛,像整颗心脏被人捅了无数刀又洒上辣椒粉般火辣辣的疼痛,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她失去做母亲的资格。

“思瑶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你凭什么拥有?”单君祁冷漠又无情的双眸怒视着林慕希。

“君祁,现在就让医生把她的子宫摘掉!”秦思瑶此刻的面目就跟神经病一样狰狞。

看着柔弱不堪的林慕希,单君祁眼里闪过一丝不忍,但是看到发病中的秦思瑶,那一点点不忍都被冷漠取代了。

“来人,把她押到手术室!”单君祁的话刚说完,门外的保镖就进来了。

在林慕希听来,单君祁的话就像地狱死者般恐怖,林慕希害怕的不断后退,退到墙角,退无可退。

“不要,单君祁我求求你,我们离婚,我离你们远远的,不要把我的子宫摘掉,我求求你……”林慕希不停的摇头,眼里充满恐慌,她想挣扎,奈何双手被两个保镖架住,动弹不得。

秦思瑶则笑的花枝乱颤,她就像法官一样,看着林慕希被带去执行。

“离婚?你想都不要想,思瑶什么时候好,你就什么时候离开!”单君祁上前,修长有力的手捏着林慕希的下巴,胸腔有股怒火在燃烧,思瑶被害的那么惨,凭什么她林慕希却想着离开去过舒心日子?单君祁这样不停说服自己。

“带走。”短短两个字,就把林慕希做母亲的权利给剥夺了。

“单君祁,你当真那么无情。”

可惜没有任何人回应她,心碎的林慕希流着泪哭喊道:“我诅咒你……林慕希诅咒你这辈子断!子!绝!孙!”


4
第四章 去死

林慕希在医院整整躺了一个月,回来之后就被囚禁起来,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她每天所触及的目光也就是窗户所能看到的视线内,她也不知道现在是几月几号,一日三餐都是刘妈送上来。

“被囚禁的滋味怎么样?”秦思瑶踩着尖锐的高跟鞋进来,精致的面孔看起来红润了不少,而她的双眸里却闪烁着精明的算计。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自认为待你不错……”坐在床上的林慕希并没有动,清冷的目光带着恨意的看着眼前的秦思瑶,这个害她家破人亡的凶手。

她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两人都喜欢画画,趣味相投的人,相处起来总是那么自然,而且两家还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更加亲密。

“待我不错?呸!凭什么他们所有人眼里都只有你林慕希?!我明明那么努力,可为什么教授却只能看到你?”秦思瑶脸色突然变的狠厉,不管她怎么努力,就是比不上林慕希,“包括我的君祁,你连我的君祁都要抢!”

不管到哪里,秦思瑶的光芒总是那么轻易被林慕希夺去,连单君祁也一样,她虽是他的女朋友,但他总是悄悄看着林慕希失神而不自觉。

“这就是你害的我家家破人亡的理由?”林慕希目光狠狠的看着秦思瑶,攥着被单的手关节泛白。

“是啊,最重要的理由就是……你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单君祁只能是我的。”看着气的浑身颤抖的林慕希,秦思瑶笑的更加得意。

她死死的盯着秦思瑶,双唇紧咬,嘴里传来血腥味,就因为秦思瑶该死的嫉妒心,把她害的这么惨。

“对了……我是被人强~奸了,不过那人啊,不是你哥!”秦思瑶在林慕希的耳边轻声说着,林慕希有多难过,她就有多畅快。

“我要杀了你!”林慕希突然把秦思瑶扑倒,双手紧紧掐在秦思瑶的脖子上,她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智,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杀了秦思瑶,为家人,也为她还未成型的孩子报仇。

“你也配!去死吧!”秦思瑶抬起脚狠狠踢在林慕希的肚子上。

“啊……”林慕希被踢倒在地,整个人缩成虾米,秦思瑶尖锐的高跟鞋踢在了她还未痊愈的伤口上,痛的她整个人都在冒冷汗,温热的液体涌了出来。

“居然敢掐我,找死!”秦思瑶咬牙切齿的说着,整张脸变的扭曲。

然后走到林慕希的面前,蹲下来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冷冷道:“等着吧,好戏要开始了。”

突然画风一转,秦思瑶一巴掌狠狠的往自己的脸上扇去,然后跪在地上,朝着林慕希不停的磕头,嘴里一直说着:“慕希,求你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咚咚咚”的响声,秦思瑶额头上鲜血直流。

“你怎么不去死!”林慕希知道她又是在演戏,果然门被踹开,浑身散发着怒气的单君祁走了进来。

“该死的人是你!思瑶,你这是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向她磕头?”单君祁怒视着林慕希,然后上前,一把把秦思瑶捞起来,搂在怀里,她额头上的血让他心疼。

“君祁,你放开,慕希说,我只要向她磕头,磕到她满意为止,她就会原谅我了……”秦思瑶说完又跪了下去,不停的磕头。

“啪”!

单君祁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林慕希的脸上。

“让思瑶给你磕头,你真的太找死!”单君祁目光冰冷狠厉的看向她,然后抱起秦思瑶决然离去。

5
第五章 我瞎了眼

医院。

“走开,你们都走开,我要找慕希,我就要她。”秦思瑶尖叫着,手上拿着把剪刀不停的在挥舞,不让任何人靠近。

“单总,秦小姐额头上还在流血,你看……”医生有点左右为难。

此刻的秦思瑶披头散发,满脸是血,整个人看起来说不出的惊恐。

“去把林慕希给我抓过来!”单君祁冷冷吩咐身边的保镖。

“不用抓,我来了。”清冷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脸色苍白的林慕希在刘妈的搀扶下一步步向他们走来,她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血迹。

“先生,能不能先让医生看看夫人?她伤口又裂开了,一直在流血!”刘妈抹掉眼角的泪水,她一手带大的单君祁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冷血了,把林慕希折磨成这样。

“思瑶在找你,过去。”单君祁把刘妈的话当空气,忽略林慕希身下的殷红,冷漠的说道。

“我只恨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林慕希冷笑,心像被人狠狠地戳了一刀般刺痛,他居然再一次把她推在了危险边缘,为了他那装疯的情~人。

林慕希让刘妈放手,然后挺直腰背的走向秦思瑶。

看到这样单薄倔强的林慕希,单君祁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下,但却转瞬即逝。

“林慕希,你最好别伤害思瑶,否则我让人立马停了你爸的药物。”单君祁压下心里的异样,冷漠的对林慕希说。

林慕希瘦弱的背影轻轻一怔,紧咬双唇,把眼里欲夺眶而出的泪水逼了回去,为他哭!不值。

即使她爸爸不爱她,甚至经常打她,但林慕希还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慕希,你怎么下身流那么多血?怎么办怎么办?你流血了!”秦思瑶故作害怕的扔掉了手里的剪刀,然后手无足措的站在那里。

单君祁对医生使了个眼色,医生欲上前,被秦思瑶大声喝止:“你们不要过来!”

“林慕希,你帮思瑶把血清理干净,然后把她的伤口包扎好。”单君祁示意医生把东西递给她。

单君祁知道他刚刚的话生效了,林慕希不敢伤害秦思瑶,至于思瑶会不会伤害林慕希,那就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

“帮她包扎可以,我想去看我哥哥,否则就让她的血继续流,单总你不心疼?”林慕希勾起一抹冷笑,双眸狠狠的盯着单君祁,双手紧握,指甲嵌入掌心也毫无知觉。

单君祁冷眸凝视着林慕希,然后说了个“好”字。

“林慕希,你斗不过我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林慕希上前帮秦思瑶清理血渍,两人距离那么近,她肆无忌惮的对林慕希露出得意的冷笑。

“秦思瑶你真是可怜,靠装疯来博取单君祁的爱。”下身不停传来刺痛,林慕希忍着,若无其事的在帮她清理。

这一刻,林慕希真以为秦思瑶是精神分裂,试问有哪个正常人会把自己伤的那么严重,只为陷害另一个人。

“你才可怜,君祁为了帮我报仇才娶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林慕希动作停顿一下,她早就知道是这样,只是从秦思瑶嘴里说出来时,心还是没由的被刺痛。

林慕希想加快手里的动作,只是隐忍了许久的身体终于再也无法支撑,眼前突然一黑,直接失去了意识。



Hello,伙伴们

有料小说之家

长按二维码关注阅读

老司机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