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高潮,一边流泪!看懂年度最佳科幻神作就是这个feel!

这胖子爱看电影 2018-12-05 15:29:30

《降临》,逼格冲出云霄。一部裹着科幻外衣,但内涵冲击人性灵魂,冲破理性囚牢,引发观众思考,将商业和艺术拿捏到恰合时宜的中间状态的佳片。


胖哥强烈推荐,看第一遍是幸福的,看第二遍感觉智商都能提高些许。智力的任督二脉可能悄然打通。不能上天入地,但能开启心智。



丹尼斯·维伦纽瓦,这位加拿大导演在《边境杀手》后名气攀升。从《囚徒》开始,他的镜头语言和故事在冷静的叙事纠葛之下就藏着暗火。


他镜头下的角色很少有拼尽全力的嘶吼,在巧妙的叙事结构和人物丰富的内心建设下,在某一时刻,会出现对于观众情感的“致命一击”,让人顿有泪流满面的情绪崩塌。


《降临》根据获得星云将的小说《你一生的故事》改编而来。讲述外星生物“降临”地球,对人类造成的深刻影响。从各个国家对于外星人的不同处理方式,从一位女性语言学家的经历,给观众带来了几个可以思考终身的永恒命题。



非线性叙事,如迷宫般的巧妙布局,紧紧得勾住了观众的大脑。


靠着对于未知生物的探索,人类自身的变化吸引住了观众的眼球。


而最终的致命一击还是来自影片主题的绕梁回响:如果你突然一天具有了看透自我一生宿命的能力,你会如何选择接下来的人生。


逃避亦或拥抱。


该片用三分之二的时间,不断戳击观众的G点,在观众情绪和影片叙事同时抵达高潮时,宿命席卷而来,让观众陷入沉思,在欣然领会后容易动情流泪。



来,胖哥尽量不剧透的先给你撸出几大高潮G点。当我们在探索它们时,它们也在探索我们......


《降临》的叙事是精巧的迷宫!


影片采用倒叙加插叙的危险叙事方法。使用不当,极为容易冲散主线故事脊梁。导致最后的主控思想闭合失败。


令人惊讶的是,丹尼斯·维伦纽瓦不光采用了较为复杂的倒叙加插叙,而且最后还使用了环形结构,整部电影失去了明显的因果,以反结构,反情节,利用非线性叙事,非连贯现实模糊了起因,造成了结果的巧合。



但在商业性的权衡下,《降临》的主线故事又是以主动主人公,线性时间,外在冲突建构的大情节,经典叙事模式,让主人公凭借自己的欲望,与未知抗争,通过时间的连续性,以具有因果关联的虚构现实,将故事推向了一个表现绝对,不可逆转的闭合式结局当中。


如果简单解构故事,其实影片主要有两条故事线。


一条是由艾米亚当斯饰演的语言学家路易斯,参与到外星生物沟通的行动中。为了了解外星生物突然来到地球的目的,路易斯开始了与外星生物的沟通。



从未知的恐惧,到对高智慧生物的学习,到最后的恍然大悟。人类和未知生物,利用语言系统的数次沟通,成为了影片贯穿全篇的叙事脊梁。


而不时穿插进主线故事中,表现路易斯和女儿的事故线中,我们看到了一位母亲对孩子的无限思恋。


主线负责讲故事,而支线负责吐露主题和挑逗情感。


影片最大的陷阱,来自影片一开始就讲述了路易斯和女儿故事的结局。在故事双线于影片结尾重合时,我们回到了支线故事的最开端!谜题揭晓。



一个故事的结尾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分离变成了另一次结合的开始。因果在这里巧妙的失去了固定的意义。


因既是果,果既是因。


时间和故事不再是线性的,也不光是非线性的,而是永无开始和结尾,没有因果关联的环形状态。


利用环线叙事,是为了突破我们因为语言所造成的种种精神困局。


刨开故事的重重陷阱,迷宫般的巧妙布局,《降临》的故事其实非常简单。路易斯通过学习外星生物的语言,具有了看透自我一生的能力,但那绝对不叫穿越!


而是用影片的名字,Arrival,更加准确,做动词时,它的意思是抵达!做名词时,它的意思有抵达者,新生儿的意思。



无疑,选取一个语言学家作为主角,那么两个生物的语言系统,他们沟通的唯一工具成为了全片关注的重点!


片中点出了沃尔夫理论,即人类的语言模式会影响思考方式,语言、文化和思维者三者有着密切的联系。对于一个词语的不同理解,会造成来自味觉视觉等各类感觉程度的差异。


影片通过语言系统,表现了人类不同的行为方式。人类与外星生物的不同是线性思维模式和环形思维模式的差异。


线性思维模式让我们只能回看过去和现在,抵达结果后,回想原因。是为什么造成了人类现在的结局。


如同我们的文字系统,主谓宾模式,从左到右,或者从上到下的造句,阅读习惯,都是线性的,只有在全部阅读完毕后,才能明白整个语句的意义。



但因为词语永远无法填满无限的意义。我们用线性思维表达的语句在不同的环境下,会出现“歧义”,让意义无法百分百传递到对方大脑中。形成无效的传播!


片中,全世界为了12个突然到访的外星飞船,一开始能够紧密合作,纷纷派出自己的语言学家,希望和外星生物完成沟通。



其中,中国和俄罗斯科学家使用了麻将和象棋作为沟通工具。本就是一分为二,或者结果始终是输赢清晰的工具,导致了双方沟通的无效,让武器一词成为了具有毁灭性,拟像为战争的意义表征。


武器带有威胁性,这是人类语言系统导致的狭隘的意义理解。在片中,外星生物想通过武器传递的,却是礼物,或者具有中性的工具的意义。



女主角在完全领悟到这一意义后,打破了自我线性思维的模式,成为了一个可以抵达自我一生任意时刻的抵达者。


她的一生仿佛不再具有唯一的因果,那个关键的电话,是她想打通,才有了后来一些列的为什么能打通。


因果在这一刻颠覆位置,模糊了身份。


胖哥其实并不愿意使用“因果”两字,因为他们具有太多的“歧意”,或者说“刻板成见”,我们的语言系统,早已固定了他们能够抵达的内涵,这也是我们思维的牢狱所在。


最后是语言改变了思维,各大国家打破了巴别塔的宿命,重新联合在一起。他们战胜了上帝害怕人类过于强大而制造的巴别塔式的分离,利用新的语言系统,完成了人类统一的梦想。



精巧的故事制造叙事骗局,语言系统的表现丰富了角色,制造了冲突,而当高潮到来时,影片的主题还是落脚到了人的宿命之中。


对于宿命的选择,那种中间状态,是人性最有魅力的动情时分。


路易斯拥有了抵达自我一生的能力,那么她会如何面对一生中极有可能形成的宿命呢?


我明知道我们会分开,我们明知道你会死去。我和你的结合,在美妙之后,附带着可能超越自我承受能力的永久性伤痛。


那么你会选择性躲避,还是尽情拥抱呢?



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都将面临困难的选择。在线性因果思维中,我们无法猜透果,所以,我们的选择带有盲目性和预见性。


但当我们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后,这些关键的选择时刻出现时,我们预先知道了所谓的结果,那么我们还会选择这个开始吗?


这是《降临》最内涵的主题。


故事,语言,和宿命,三重外衣,三重武器,三重因果,让观众在剧情和情感的双重高潮中,内心湿了一片。



对于人类来说,就像我们还没有创造出能更好的解释这个“抵达”意思的词语,能够将“因果”二词进行意义的升级一样。我们依然会选择去体味宿命带来的甜蜜与苦涩。


 Despite knowing the journey, and where it leads, I embrace it, and I welcome every moment of it.


这是我们人而为人的因果,这也是我们还没有具备抵达能力的语言系统所造成的思维和情感的局限。


《降临》的不是一种生物,而是一种未知,一种可能。


这种“可能”终究只能是一种超越当下一切的,来自外面的一次“降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