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微小说 | 宇航员

蝌蚪五线谱 2019-01-11 14:27:33

这是〖科幻微小说〗推送的58篇文章


 

 第六届“光年奖”科幻微小说一等奖 


宇航员在星球的地壳中行进,他早已不会说话,因为多年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话。


宇航员依稀记得自己在这充满气-液混合物的洞穴中行走的原因,他被拜托查明这个星球里巨大的洞穴迷宫存在的意义。


宇航员一开始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任务,可是谁也想不到,这洞穴网络竟遍布整个星球内部,把星球吃成一个空壳。


迷路的宇航员很快失去了自己的方向,他知道他已经错过了救援的时间,不会再有人来救他了,于是他决定向迷宫深处走去。


宇航员不记得自己在迷宫中走了多少年,他慢慢学会了在洞穴中呼吸,舔岩石上的盐,吃掉维生系统的残渣,但宇航员始终想不明白这迷宫是如何形成的。


一开始宇航员觉得这应该只是天然溶洞,后来宇航员感觉这地方是某种远古蛇形生物的巢,可是又找不到蛇形生物的残骸;再后来,宇航员觉得这洞穴可能是外星生物的祭坛,只在必要的时候才来祭祀;再后来,他觉得这大概是某个文明以自己全文明之力所做的建筑,而这个文明的最后一个信徒恐怕已经死去很多年了;现在,宇航员相信自己一直活在一只大鲸鱼的肚子里,脑海中的记忆是自己的现实生活,而眼前在山洞中行进的自己是每天晚上的噩梦。


该如何警告白天的自己呢?宇航员没事就在脑中思索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一开始他想过给自己留伤疤和字条,给自己皮肤上刻满了字,但是现实中的自己却从来不知道噩梦里的自己还在山洞里行进;后来他试着在大鲸鱼的胃里刻字,但是仍然没有效果,最后他放弃了,因为他有点想不明白鲸鱼是个什么东西;再后来他每天都在拼命大声喊叫,撞墙,故意摔跤让自己从噩梦中醒来,一样没有意义。


现实里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去看心理医生呢?宇航员迷迷糊糊想。


山洞中没有生命的痕迹,只有无穷无尽的蒸汽。可是有几次,宇航员看到一些奇怪的蛋型或者不规则的球体,若非某些文明用矿物精细雕刻而成的造物,便是某种异乎寻常的晶体。


他数了数,一共有24个面。不过这种晶体究竟有多少个面对于宇航员没有任何意义,唯一对他的帮助就是他现在除了数1之外还会数24。


想到这里,宇航员掏出兜里收集的晶体,一个个数着:1,24,124,2424,12424...一共24个!


宇航员想起,自己偶然会在山洞的拐角处看到一些难以名状的纹路,大概像是根茎长成内脏状的一堆胡萝卜,或者是触手上有很多人类五官的章鱼。但是看多了以后,宇航员相信自己是看到了错觉,只不过是液体流过的纹路罢了。


转过拐角,远处的星海显现出来,宇航员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迷宫的另一个出口,这一路上,很难说他搜索到了什么生命的痕迹,到最后这星球内部只不过遍布水蒸气和风声,能动的东西连影子都没有。


在走出洞穴的最后几步里,宇航员看到远处的风景在迅速变化。宇航员看向外域,太阳光不寻常地闪烁,紧接着缩小变成了白矮星,变得暗淡无光却又一层巨大的光圈,以至于天空都快被太阳风占满了,地球,月球像是铁屑沾着磁铁一样被吸进太阳里,冒出一点点火光。


他坚信自己看到了一些迅速移动的光点,那些光点看起来像是智慧生命的逃亡飞船,又像是着火的彗星,但是他们还是太慢了。


一个巨大的弧形日珥如同触手一样伸出,散落的光点瞬间不见了踪影,而日珥最终又链接回星球本体,就好像一个人挠了挠耳朵,不小心弄死了几只细菌一样。


原来他穿越这个星球内部的时候,不知不觉加速来到了这个时空的终末:恒星毁灭了。


这时间长河中飞快的景象刺激到了宇航员的大脑,宇航员一阵恶心,把自己的胃液全都喷在了面罩上,“这下可糟了”,宇航员心想。


他不知道自己在光锥之内还是之外,只不过能看到世界的全貌而不受毁灭影响,可是他紧接着看到,面罩上的呕吐物正在快速缩水,干燥成小颗粒,从面罩上跌落到自己的衣服里去,面罩迅速干净如初。


宇航员更慌乱了,他掉头就往洞口里跑,想原路返回地心深处,那里让他感到安心。返回那个气-液混合态的巨大洞口,他发现洞口正在缓慢地消失,液体和气体正在缩回入口内,最后的一点液体化成厚厚的冰壳堵住了地心洞口。


他往前扑腾几步,洞口就结冰得快一点,他把速度慢下来,洞口就结冰得慢一些。


这是为什么呢?宇航员心里想,他停下脚步,洞口就不再结冰。


宇航员再度转过身看去,太阳在时空中不满足于白矮星的形态,迅速把自己压缩进了史瓦西半径,开始自己最后的死亡进程,如同老年人化成婴儿一样佝偻,然后弯曲身体,太阳风狂暴,接着变得暗淡,最终变得透明。


黑洞的引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任何光都不能通过,星空的中间出现了一块黑域,那块黑域正在迅速变大,很难说那是一块“黑”域,那更像是一个透镜,中间有一处坏掉的暗淡小点,所有的星星如万花筒一般在星海透镜中翻滚,好像星空中一个失去控制的滚筒洗衣机。


宇航员突然记起,地球的史瓦西半径是0.88厘米,一块鼻屎那么大的黑洞,而月亮可能已经被拉成一根面条。


宇航员想转身回来,看到地心的洞口仍然还存在缝隙,但他知道他已经进不去了,因为宇航员脑中突然明白这些地心迷宫是人为塑造的,他也明白建造这些迷宫的人去了那里:他们把自己化成那洞中潮湿的蒸汽,在引力中与时间为伍,依靠在时间的场合中向着任意方向流淌而生存,永离末日。


他早该猜到的,但是他已经走出来洞口,来到了时间的最后,他已经回不去了。


宇航员饶有兴趣地看着最后一丝蒸汽消散在空中,有意思,他想,这些生命会有怎样的生活体会呢?他们的感官会是什么样呢?他们也会有哲学吗?


水声,风声越来越接近又变远,变大又变小,宇航员知道,那是虚空呼啸的波纹,引力牵扯着他,实体的虚无正在拍他的后背,向他打招呼,在他后背的世界里,哪怕星之海也会漏水,连死亡本身都会死亡。


宇航员跪下摸了摸地面,地面很硬,不过还是可以刨开一点土的。他用力刨出一个小坑,把在山洞里找到的那些个24面晶体全都埋在星球表面,这是他最后想到能做的事。


没准能发芽呢,宇航员想。


版权声明

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联系授权,盗转必究。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带你领略科普的世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