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urfing】Three body problem

南阳理工学院广播电台 2019-06-17 10:35:12

   本期编辑:沈文特

中文译文:

三体

 

    冷战美苏争霸,除核弹、洲际导弹外,还在一个隐秘的领域展开竞争......那就是寻找外星文明,取得战略主动。

   60年代的中国也不甘人后,在大兴安岭茫茫临海,以简陋的条件建立了寻找地外文明的“红岸基地”(对外宣称是对付美国高空侦察机的军事雷达),但简陋天线向宇宙发送的电波,微弱得令寻找外星人计划几乎不可能成功.....

   文革中屡遭迫害命运坎坷的天体物理学家叶文洁,因专业极强,鬼使神差被分配到红岸基地工作,忍隐多年才得知红岸的真正作用,天才的她发现了太阳对电波的增幅作用......于是某个星夜,她偷偷以太阳为中转站,向恒星分布最密集的人马座方向发出了经太阳增强后的呼唤信号!

    4年后某个值班的深夜,她又意外收到人马座方向阿尔法三星(三体星)的回复,她在回复中邀请三体人“到地球洗涤人类的罪恶”,帮助三体星人最终定位了地球。

   而此时,经过几百万年的发展,三体星科技已很高,但三体星因三颗恒星运动的不规律,也已越发难以存活,三体人对地球如饥似渴......

    于是,数千艘三体战舰分三批,横跨4光年的距离,浩浩荡荡杀向地球......预计400年后(即2060年左右)将到达地球.....杀机悄然降临

 这部《三体》让我重新认识了时间、生命与文明之间的关系。生命意味着什么?对每个个体而言,无不希望其越久越好。那么时间又意味着什么?它无时无刻不推动着我们朝着死亡迈进。看起来,时间与生命是对立的。但是,正因为时间赋予了生命以界限而使得生命个体能展现出异样的风采,这就是我们熟知的大千世界。

 同样的,对于文明与时间,正如生命与时间的关系一样,我们完全可以把一个文明当做一个生命的个体来对待。小说中的三体文明和人类文明的激烈碰撞,时刻都在体现着生命的价值。

给时间以生命,而非给生命以时间。前者能创造辉煌灿烂的文明,而后者只能接受被淘汰的宿命。保尔柯察金说过,“一个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我认为,这是对生命意义最深刻的阐释。每个人在其有限的生命里,都会有追逐梦想的想法,但却有相当一部分人仅仅是停留在有想法的层面而已,因为寻找这样那样的原因而违背了初衷。往往是这些人,常常抱怨现实的残酷与生命的不公平,就像《三体》中那个可怜的监听员。

当文明和生命没有了时间赋予的精彩,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或许比死亡更为难过吧。

不能“心有宇宙路自宽”,更多地认识宇宙、地球、他人和自己,我们需要反思自己,更好地热爱生命、拥抱生活!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我给出的答案是:不是的,生命的维度靠时间来丈量,我辈青年胸中尚有升腾的火焰!

文明的自身道德水平或许与发达程度并无关系。相反,无道德底线的高科技文明更可能对其他文明造成灭顶之灾。就如同人类历史上的两次世界大战一样,科技发达的德国有领先的科技作为支撑,自身的野心不能得到满足,所以开始了扩张的步伐。

人类之间的战争给人们带来是灾难,其实更容易被忽视的是人类对其他物种的破坏,工业革命是人类社会飞速发展,却也使其它物种遭到毁灭。在人类的视角看来,毁掉一片森林或许没有什么,但是这只是站在征服者的角度,或许,如小说中一样,将人类置于被征服的一方,那种绝望才会让人们真正醒悟。

在我看来这部科幻小说,与其说是科学幻想,不如说是对科学的反思。科技的发展已经让人类拥有了征服宇宙的野心和信心。如果人类没有一个与自身科学发展水平相符的道德底线制约,那么对于宇宙的探索,也许并不能给人们带来想象中的益处。道德律令与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的冲突,仍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青春之声,南工广播

用声音传达校园信息,在沟通中了解你我!

南阳理工学院广播站公众号

微信号:FM72-5

QQ:3355971371

新浪微博:南阳理工学院广播站

版面设计|孙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