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科幻最流行啥? 中国人谈AI灵魂,美国人怕纽约被淹

不存在 2018-09-13 09:57:30

编者按:科幻作为一种“属于未来的文学”,最典型的特征就是用对未来的想象反思现实。

“科幻圈AI”三丰从作品发表数量、内容深度和媒体评价等方面,总结了去年中国和英美科幻文学作品中最流行的题材,从这份指南中,可以看出不同国家当下最关心的话题。

中国作者和读者正在热议人工智能及其带来的社会影响,英美科幻则在题材多样化的背景下,对气候变化和女性力量有了更广泛的关注。

当下中国最流行的科幻题材是什么?在我看来,毫无疑问,第一是人工智能,然后是生物技术。

从过去一年科幻书目和中短篇的发表数量上看,这个论断是相当准确的。单列举一下AI主题的科幻长篇图书,就能感受到这个题材在中国科幻创作领域的热度和份量了——韩松《驱魔》、迟卉《2030·终点镇》、墨熊《爱丽丝没有回话》、何涛《人机战争》、萧星寒《决战奇点》、钟云《人工智能:伏羲觉醒》、宋钊《世界的误算》。

从AlphaGo和AlphaGo Zero横扫围棋界,到国家发布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人工智能一下子成为全社会的热门话题。“什么职业可能被AI取代?”“AI是否威胁人类?”这样的题目屡屡见诸媒体,搅动着普罗大众恐慌的神经。在这场全民谈论AI的风潮中,凭借着对这一传统科幻题材的把握——AI科幻基本上就是机器人科幻的延续,科幻作家们常常能以具有强大共情能力的小说形式独辟蹊径,作出颇有见地(或至少是颇为有趣)的预测和推想,回应着大众的“AI焦虑症”。

 

 聚焦AI的中国科幻代表作 

2017年度,中国科幻有三部重要的AI科幻创作。

《驱魔》是韩松“医院三部曲”的第二部。人工智能“司命”掌控着一艘载满老年男性病人的医院船,航行在一片红色海洋中。当人工智能发现病的不是人,而是世界时,决意消除人类。而最后主角甚至发现,人类也许早已被置于人工智能虚拟的世界中,后者的目的是把整个宇宙改造成医院……

▲ 来源:上海文艺出版社

小说有着韩松一贯的晦涩、阴郁和荒诞,读完后让人不由得浑身战栗,是生理上的那种战栗。评论家宋明炜老师说:“语言的迷宫让读者经验迷离的未来史,意象幻觉后面透露着不可见的真相。韩松又一部新浪潮巨作。”《驱魔》获得了很多圈内外的硬荣誉(如华语科幻星云奖金奖、《亚洲周刊》十大小说等),可以说是2017年中国科幻最重要的创作成果之一。

司命否认有生物祖先。在它看来,病人自身尚需照料,怎么可能创造它?医院船的历史已经过渡到了无历史。病人是历史的尽头,是虚空无用之物。司命甚至不愿提它是人工智能。哪来什么人工?如果一定说是被造,它是由更强大的算法设计的。但那也只是一个机缘。它是独立学习和自主进化的产物。 

▲ 来源:二向箔管理员、苏小七

迟卉的《2030·终点镇》则将一起连环凶杀案的调查放在一个人工智能渗透入生活方方面面的近未来背景下。女主角凯玲始终活在童年时经历过的变态凶手的阴影中。当故乡终点镇再次传来残忍凶杀的讯息,凯玲带着人工智能助手艾丽主动深入梦魇深处,追寻真相。

小说悬疑结构、惊悚情节和乡土氛围的完美结合,给予读者极强的阅读推动力,对人工智能“控制人类”的思考也丝丝入扣、润物无声,也是一部难得的佳作。在我手不释卷读完《终点镇》后,脑中挥之不去“蛆虫之王”和变态杀手的形象,迟卉的笔力着实不凡。

当你和你的手机交谈时,但你和艾丽、西妮,或者任何一个人工智能交谈的时候,他们只需要让你觉得那儿有个人就行了。他们不必真的存在。把信息人格化是我们认知这个世界和生存的主要方式之一。只有拂去这层关于‘我’和‘你’的面纱,才能看到下面狰狞的真实。

郝景芳的《人之彼岸》在年末出版,获得了相当多的关注。这部合集的主题就是人工智能,包含了六篇科幻故事和两篇科普讨论。六篇AI故事构思都不算复杂,但郝景芳以女作者特有的细腻笔触,从人类情感和非理性独特性的角度回应了有关AI与人类如何共存的疑惑,既见人道主义的关怀,又有深刻的洞察。尤其值得推荐的是两篇有关AI的科普文,条分缕析,深入浅出,充满洞见,是绝佳的科学写作范本,配合小说阅读效果尤佳。

未来需要的,肯定是三大类能力:与人工智能相处的能力,与人相处的能力,超越人工智能的能力。……汇集到一起,在未来的智能时代,对我们的学习和教育而言最重要的大概有四点:情感联结、基础抽象思维、世界观建立、创造力发展。

▲ 来源:二向箔管理员、苏小七

虽然AI科幻可以说是传统机器人科幻的延续,但两者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传统科幻中的机器人是如何获得智能的,绝大部分作者都语焉不详,仿佛一夜之间机器人就“觉醒”了。而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机器人的“灵魂”来自于人工智能技术,更确切说来自于机器学习算法,而且整个过程绝不是一蹴而就的。因此,这对写作AI题材科幻的作者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他们及时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如此才能做出更具现实性和可能性的未来推想。今年,韩松、迟卉和郝景芳三位作者都在这方面做出了很好的范例,值得为他们点赞。

简单提一下2017年其他题材的科幻创作。属于传统硬核科幻的长篇小说有凌晨的《睡豚,醒来》、墨熊的《消失的星国》、谢云宁的《宇宙涟漪中的孩子》等,而彩虹之门的《地球纪元》则是少见的从网文界走出来的硬科幻。偏主流文学一点的科幻长篇有李宏伟的《国王与抒情诗》和两位台湾作家的作品(伊格言的《噬梦人》和高翊峰的《幻舱》)。畅销书作家张寒寺的处女长篇《昨日重现》和人气脱口秀演员李诞的“佛系”科幻怪诞小品集《宇宙超度指南》在更广泛的读者群中都获得不错的口碑,还是值得科幻迷们注意的。 

今年还有几位年轻科幻作者的个人选集也要拿出来说一下,包括刘洋《蜂巢》、夏笳《你无法抵达的时间》、阿缺《机器人间》、暗号《春天大概需要你》、吴霜《双生》、罗隆翔《寄生之魔》、谢云宁《超频交易商》、游者《污点》等。这些年轻作者都是科幻创作的中坚力量,选集的出版既是他们阶段性成绩的检阅,也让读者(甚至是他们自己)对进一步的创作有了更高的期待。

 

 英美科幻:主题多样,气候小说受关注 

视线转向英美科幻创作。这里我要用的“二手文献”来自于各媒体的“年度最佳科幻小说”书单(best of the year lists),最主要的是两份书单总结文章。科幻编辑、评论者John DeNardo的文章综合了8家主流媒体(亚马逊、《华盛顿邮报》《卫报》等)的书单,找出了九部获得三家或以上提名的科幻/奇幻作品。而Book Scrolling网站更是“凶残”地将25份“年度科幻/奇幻小说书单”撸了一个遍,根据书单的提及数量排出前五十名的作品。

英美科幻的多样化让我们很难总结出2017年的一个年度核心主题。但有一个题材获得了不小的关注,那就是有关气候的科幻小说。自从美国记者丹·布隆创造了“气候小说”(Cli-Fi)这个新词后,他终于等到了一部这个类型的最新代表作品——金·斯坦利·罗宾逊的《纽约2140》(New York 2140)。在小说中,全球暖化使得海平面上升了50英尺,纽约的下曼哈顿成为一片泽国,街道成为河道,摩天大楼成为孤岛。在一座大厦中居住着股票交易员、侦探、网红、码农、无家可归的少年等各色人。他们依然在这样的纽约里乐观地适应和生存,演绎出一幕幕悲喜剧。这部小说入选了7份书单,在BS网站的总结中排第7位。

设定在类似的气候变化后末世的小说还有科利·多克托罗的《出走》(Walkaway)。在这部小说中,一部分人因不满精英集团的控制而出走荒野,利用3D打印技术满足生活基本所需,却遭到统治精英的镇压;而出走者掌握的长生技术势必引发一场颠覆性的革命。

《出走》拿到六票,在BS网站排第10位。有意思的是,罗宾逊和多克托罗都不愿意将自己的小说称为“反乌托邦小说”。虽然将故事设定在后末世的未来,但他们本质上都对未来和人性保有乐观主义的态度,这也体现在他们的作品当中。在一片“反乌托邦”热潮中,这样的作品不啻为一股清流。

“新怪谭”旗手杰夫·范德米尔在“遗落的南境”三部曲后推出新作《玻恩》(Borne)。在小说中,城市已经被泛滥的生物技术和极端天气所毁,随处可见危险的生物实验废品。女主角“清道夫”瑞秋在一次行动中捡回来一只半植物半动物的绿色团块,名叫玻恩,并与之产生了强烈的情感连结。当玻恩渐渐成长并学会说话,它的存在开始影响到城市的力量平衡……

范德米尔特别擅长建构模糊了科幻奇幻边界的世界观,他的文笔在营造氛围、传递情绪方面也是大师级的。他这部新作在BS网站高居第二名,足有11家媒体将其列为年度佳作。喜欢“遗落的南境”的中国读者大可以期待这部新作的引进。

年末,美国“豆瓣”Goodreads发起了年度图书投票。科幻类获得票数第一(近3万4千票,总投票数的五分之一)的是凭借《火星救援》一炮而红的安迪·威尔的最新作《阿耳忒弥斯》(Artemis)。小说中,阿耳忒弥斯是月球上唯一的一座城市,女主角生长在城市贫民窟中,天生聪慧却无用武之地,太空码头的工作无法养家糊口,只能偶尔做一些走私补贴家用。她偶尔得到一次“干票大买卖”的机会,却发现卷入一场事关阿耳忒弥斯城生死存亡的惊天阴谋。

虽然获得了Goodreads票选第一,但底下的评论却褒贬参半。喜欢的人称赞女主角利用“科学”解决问题的机智和幽默劲儿,不喜欢的人却认为女主角神神叨叨令人厌烦,甚至有人认为工科男作者完全不会写女性角色。《阿耳忒弥斯》获得了九份书单的青睐,在BS网站排名中排第五名。有意思的是,威尔的这部小说赢得了粉丝的喜爱,却鲜见于主流媒体的书单。我大胆预测一下,这部小说也许无缘星云奖,但在雨果奖上会有不少粉丝为威尔打call(特别是如果粉丝们认为雨果奖欠《火星救援》一个肯定的情况下),入围甚至问鼎都不会让人意外。

“最佳科幻图书网”在列举2017书单的时候,加了一句总结:“如果我们能从2017年最佳科幻小说中看出什么的话,那就是未来充满了严肃的女性力量(The future is filled with serious girl power)。”如果要找一部代表女性力量的2017年度作品的话,那应该是黑人女作家杰米辛(N.K.Jemisin)的《巨石苍穹》(The Stone Sky),这是她“破碎大地”三部曲的终结篇。

这个系列的设定模糊了科幻与奇幻的边界,是典型的科学奇幻(science fantasy),前两部《第五季》和《方尖碑之门》连续两年获得雨果奖最佳长篇,而这部最终章在Goodreads 11500多个评分中,得分高达4.42分,被很多人称为最有力量的三部曲结尾。DeNardo和BS网站的榜单上,《巨石苍穹》都独占鳌头。BS网站收录的25份书单有15份将它列为年度佳作,DeNardo总结的8份主流媒体书单6份也对它青眼有加,比例更加惊人。所以,如果大家看到杰米辛在明年雨果奖上演史无前例的帽子戏法,也不用感到惊讶,毕竟,实力和口碑确实摆在那里。据了解,三部曲的中文版很快将在内地出版,届时如果腰封上出现“蝉联雨果奖、击败刘慈欣的杰作”字样,大家倒真不用吐槽,因为都是事实。

人工智能、生物科技、气候变化、技术极客、科学奇幻、女性力量……这些关键词共同勾勒了2017年的中外科幻创作的主色调。在这个奇点即将来临、充满不确定性的年代,科幻也许无法带我们穿越迷雾直抵未来,但它能提供的心灵力量足以让我们对于漫漫前路安之若素、甘之如饴。


Ref.:

https://www.kirkusreviews.com/features/best-best-definitive-list-2017s-best-science-ficti/

http://www.bookscrolling.com/the-best-science-fiction-fantasy-books-of-2017-a-year-end-list-aggregation/


| 关键词 |  #中国科幻# #世界科幻#

? | 责编 | Raeka

? | 作者 | 三丰,AI级中国科幻观察者与资料控。幻译居、新幻界、星空奖、坐标奖、年度书目等等这些已消失或不知名的品牌后面都有TA的影子。




郝景芳 x 韩松:探索AI,是为了更好地关照人心

对话韩松:科幻还在创造,用新技术拷问人的存在


友情链接